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5章 規格內的戰斗(2/14)

第325章 規格內的戰斗(2/14)

    “侍衛長究竟叫什麼啊?”

    “不知道,我被挑選進近衛軍團的時候,侍衛長已經是侍衛長了,反正一直侍衛長侍衛長的叫著,具體叫什麼,你可能得問其他的軍官才知道。”

    “听說侍衛長跟著陛下去辛特蘭打過巨魔?”

    “可能吧,不太清楚,其他軍團不知道,咱們近衛軍團能當官的,肯定都是有本事的。你們是後來的,不知道,我們前面那幾批被操練慘了,侍衛長可是能一個打三個的狠角色!”

    “然後一屁股把尾椎骨坐裂了,哈哈。”

    “噗,哈哈哈……”

    “嗯,哼哼!”

    “侍衛長!”

    “侍衛長!”

    沒有等到恢復卷軸,卻意外的買到了治療藥水,兩瓶大紅下肚,侍衛長覺得自己不僅骨裂治好了,連大便干燥的毛病都痊愈了。

    身體的舒暢讓久未巡夜的侍衛長興致大發,去營地溜了圈,卻尷尬的听見了手下在嚼舌根。

    雖然背後黑長官是拉近同僚關系的不二法門,從列兵一步步升上來的侍衛長心知肚明,但是當手下嚼舌根的對象是自己的時候,果然還是很不爽啊。

    “大半夜的,聊聊天防止犯困是好的,但是我看你們聊的這麼開心,連我摸到身邊都沒有發現,失職了啊。”

    “對不起,侍衛長。”

    “我很抱歉,侍衛長。”

    “要知道,我們雖然和這里的黑鐵矮人建立了初步的友誼,但是這里不只是我們,還有其他為瑟銀兄弟會干活的人,小心警惕。”

    “遵命!”

    “是的,侍衛長!”

    小小的教訓了一下敢嚼自己舌根的手下,侍衛長心滿意足的離開。

    瑟銀崗哨修建在峭壁之上的平坦台地上,可使用面積遠比在山崖之下看見的要大得多。因為受傷,黑鐵矮人專門給了侍衛長一間房間,此刻傷好了,還是回到兄弟伙伴的帳篷區去住更好。

    不僅因為更安全,也是掌控屬下的必然選擇。

    瑟銀崗哨究竟有多少黑鐵矮人,侍衛長探查過,卻查不出個究竟,因為主體塔樓下面隱藏著巨大的地下空間,太過分的探查會引起主人家的反感。但是有多少被瑟銀兄弟會豐厚的報酬所吸引的佣兵雇員,侍衛長卻摸了個大概。

    自己這些人,頂多佔到了佣兵數量的三分之一。

    雖然不畏懼任何人,但是也不能毫無防備。

    正是一位來瑟銀崗哨和瑟銀兄弟會進行稀有材料交易的藥劑商人出售的治療藥水讓自己提前一周擺脫傷病的困擾。在灼熱峽谷這個鬼地方,有錢未必買得到東西,別人願意賣你人情,你總得回報一二。所以,侍衛長承諾可以免費替這個藥劑商人看守一晚貨物。

    出門在外,想要睡個好覺是件奢侈的事情,尤其是作為行商,想要謀財害命的家伙永遠不會少。但是因為同是人類,或者說侍衛長一行的軍人作風觸動了這個藥劑商人,他難得的接受了同族的好意。

    這就是來自混亂秩序的悲哀,接受好意,你也需要承擔風險,付出代價。

    “嗨,伙計,睡了嗎?”

    當侍衛長端著夜宵在藥劑商人的帳篷門簾外問道時,他听到了利刃出鞘的聲音。

    看來這個藥劑商人不是個經常用刀的家伙,連給刀鞘上油的活都干不好。

    等待了片刻無人回應,侍衛長繼續說道︰“我听說你還沒有吃晚餐,就弄了點香辣蜘蛛腳,當做宵夜正合適,一起吃點?”

    “進來吧。”

    又思索了片刻,藥劑商人才點燃了蠟燭,邀請侍衛長進來。

    “放松些,朋友,我只是想要報答你的幫助,要知道那該死的傷痛困擾了我許久。”

    “買賣而已,十枚金幣,我賺的也不少。”

    “哈,我不是傻子也不少呆子,要是在……在暴風城還在的時候,听到這個價格,一定會一拳糊你臉上。但是在這個鬼地方,在這個時候,你這可是良心價,我承你的情。”

    藥劑商人默不作聲。

    “嘿,我們可是有信譽的正規佣兵團,不是什麼殺人越貨的黑心貨,別這麼盯著我,怪人的。沒毒。”

    侍衛長誰手挑了根香辣蜘蛛腳,塞進嘴里 哧 哧的嚼了起來。

    不得不說,熔火蜘蛛這種神奇的生物,看起來怪嚇人的,味道卻意外的不錯。幼年期的熔火蜘蛛,先用大火將它們耐火的腿部外殼烤紅,再浸入水中,反復幾次,幾丁質的外殼就會破碎,露出被粘液包裹的細長肌肉縴維,撒上調料小火烘烤,將那層粘液烤干烤脆,一道美味的香辣蜘蛛腿就做成了。

    除了微量的火元素會讓你大便干燥之外,這道菜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下酒菜。

    可惜此地無酒。

    在侍衛長一個人就 哧 哧消滅了一條香辣蜘蛛腿後,藥劑商人勉強放下了防備,將右手從身後拿了出來,從盤子里挑了一條沾裹調料最少的香辣蜘蛛腿,小口的嘗了嘗。

    “難以想象,味道意料外的不錯。”

    藥劑商人忍不住點評道。

    “哈哈,是吧。一開始,我還很好奇,這些黑鐵矮人是怎麼在這麼鳥不拉屎的地方活下來的。然而真正呆久了,才發現這個地方的生物遠比想象中的要多的多。有些看起來挺嚇人的,聞起來也不咋地的東西,卻意外的美味。”

    侍衛長面帶微笑,侃侃而談。

    “比如這個?”

    藥劑商人問道。

    “這個算是賣相好的了。什麼噴火龍肝,什麼蠍子雜碎湯,什麼碳烤坑道蟲……嘔,最後個你當沒有听到就好。”

    听著侍衛長的干嘔聲,藥劑商人將手里吃了三分之一的食物放回了盤子。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一次,我們被一伙大熔爐里的黑鐵矮人堵在了一個礦坑里,在援兵到達之前,我們彈盡糧絕了兩天兩夜,不吃不行啊。”

    侍衛長似乎意猶未盡,又仿佛痛苦不堪的表情逗笑了藥劑商人。

    “對了,你說你們是正規的佣兵團,那麼我想雇佣你們。”

    “哦,這個恐怕不行,我們和摩根財團簽了合同的。”

    “不,不,不是你們一個佣兵團,我需要的是向導。”

    “啊哈?”

    “灰燼之海,我需要一個帶我去灰燼之海的向導。價錢好商量。”

    “姑娘,生命美好,你有什麼想不開的?”

    “你!”

    藥劑商人突然拔出了藏在背後的短刀。

    “放松點,你的偽裝並不高明。本來,承了你的人情,幫你些小忙無可厚非。但是灰燼之海那地方,听名字你也知道,比流沙之地還危險,這已經超過我的底線了。”

    侍衛長拍了拍手站了起來。

    “方向,我們是正規佣兵團,你可以安心睡覺。再見。”

    無視了明晃晃的刀子,侍衛長轉身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