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6章 規格內的戰斗(3/14)

第326章 規格內的戰斗(3/14)

    </script>如果不能正確排解內心的陰郁,人遲早會被自己給逼瘋。

    至少侍衛長在和娜塔莉.瑟琳交談之後,是這麼認為的。

    與之前想的有些出入,這位女扮男裝的藥劑商人並非是什麼低調偽裝的*師,反而是一位曾經信仰聖光的牧師。

    曾經。

    在暴風城還沒有被獸人攻破的時候,娜塔莉已經是一名主教預備役牧師了。安度因.洛薩北上逃難的時候,她放不下那些需要她照顧的傷員,放不下呼喊著她名字的暴風城平民,所以她留了下來。

    然而失去了領主和軍隊的保護,留在艾爾文森林的人類生活苦不堪言。獸人的圍剿,生活物資的匱乏,嚴重折磨著獸人佔領區內的人類災民。

    整個暴風王國,只剩下湖畔鎮和西部荒野還有零星的反抗軍存在,那些依托暴風城生存發展的市鎮在獸人的暴虐之下,只剩下瓦礫和焦土。

    湖畔鎮的所羅門爵士下令炸毀了通往燃燒平原的大橋,特殊的地形將湖畔鎮變成了人類世界的一個孤島。西部荒野的偏僻與荒涼讓獸人提不起興趣。

    與其說這些抵抗者在譜寫一曲可歌可泣的抗爭史歌,不如說他們被獸人給放過了。因為在遙遠的北方,洛丹倫諸國和安度因.洛薩的聯盟,正在和部落殊死搏殺。

    然而,還有一些無力反抗的人們,只能選擇逃避,只能用野菜和植物根睫果腹。

    娜塔莉,就是這樣一個隱藏在深山中的難民營那名義上的首領。

    “在艾爾文,我們什麼都缺。湖畔鎮困守一隅。在西部荒野,人類比獸人更可怕。暮色森林倒是有些零星的聚落,但是那片森林適合耕種的地方都被獸人給毀了,剩下的地方靠種地根本養活不了多少人。”

    “那你們在哪住?”

    問完,侍衛長就發現自己問了個白痴問題。

    但是娜塔莉頓了頓神,還是籠統的回答了侍衛長的問題。

    “在東谷伐木場以東的山區。哪里能用的樹木都被砍伐干淨了,獸人來過幾次之後對哪里不感興趣,我們就暫居下來。”

    “好吧,你們可歌可泣的血淚史差點就感動了我,但是這些不是我陪你去灰燼之海的理由。除非你告訴我真相。”

    侍衛長不是沒有見過女人的腦殘,不會因為對方輕言細語的哀求就隨意動搖。

    一個牧師,離開自己的營地兩個多月跑到幾千里之外的灼熱峽谷和黑鐵矮人交易戰爭時期的緊俏物資————治療藥水。

    這本來就很不合理。

    如果這個自稱娜塔莉的女人能完成這趟旅途,就說明她不是個弱者。

    所以此刻的求助,就更顯得不合常理。

    “好吧,你開個價吧,你們不是佣兵嗎?我這一趟交易賺了不少,雇幾個人的錢,我還出得起。”

    見賣可憐沒有用,娜塔莉收起了臉上的淡淡哀愁,語氣重新生硬起來。

    “不是錢的問題,灰燼之海那破地方根本就是死亡的禁區,你沒去過那鬼地方不知道……”

    “我知道,如果不知道,我何必在這里和你嚼舌頭。”

    娜塔莉一句話頂得侍衛長無話可說。

    “實話告訴你吧,有個叛徒偷了我們的東西,想要逃亡北方,但是他遇到獸人的巡邏隊,無奈之下只能逃進灰燼之海。那東西對我,對我們很重要,我必須取回。”

    “哈,天吶,在灰燼之海找東西,和大海撈針有什麼區別?!”

    侍衛長不想再繼續談下去,準備起身走人。

    “我能感應到。只要那東西在我周圍三公里的範圍內,我就能感應到。”

    娜塔莉如是說。

    “很抱歉,我還是不能……”

    “你是個軍人!”

    侍衛長突然警覺起來,懶散的神色下是緊繃的肌肉。

    “如同你能看出我是個女人一樣,我一眼也能看出你是個軍人。你是個出色的軍人,有榮譽感的人,和萊恩陛下身邊的那些人一樣。雖然你和你的那些人裝成落魄的逃兵,為錢賣命的雇佣軍,但是請原諒我的直白,你們根本沒有見識過真正的潰兵是什麼樣。因為你們心中還有榮譽,你們眼中還有希望,所以你們的一言一行和那些真正的喪家之犬是不同的。”

    娜塔莉說到這里,就停了下來,安靜的看著侍衛長。

    “女人,你到底是什麼人?”

    侍衛長渾身散發出攝人的威勢,仿佛一言不合就會暴起傷人。

    “娜塔莉.瑟琳,暴風城差點當上主教的牧師。”

    女人的神情依然淡漠。

    “我不知道你在隱藏什麼,或者掩蓋什麼,但是你說的話我一句都不信。”

    侍衛長近乎咬牙切齒的說道,他想用這種方式逼迫娜塔莉動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嗎?如果你願意手下我的錢,那麼我們現在就不用如此尷尬而僵硬的交談了。”

    最終,侍衛長坐回娜塔莉的對面。

    “為什麼找上我?”

    “因為你,或者說你們值得信任。”

    “哈,哈,哈。”

    三聲神態夸張的冷笑後,侍衛長一言不發。

    “我沒有開玩笑或者誆騙你的意思。我不知道你們究竟在為誰服務,但是獸人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這一點你無法否認吧。”

    “嗯哼。”

    侍衛長不置可否的應付到。

    “我要找的東西對于對抗獸人部落至關重要,即使安度因.洛薩爵士在場,他也會幫助我的。”

    “一個難民營的主事人要找的玩意兒居然上升到了事關人類安危的高度,你要我如何相信你?娜塔莉.瑟琳差點主教小姐。”

    侍衛長幾乎認定了眼前這個女人謊話連篇。

    “我之前听你說過你們是應摩根夫人的請求來這里干活的,是吧。”

    娜塔莉突然說道。

    “那麼你們可以和摩根夫人求證,我是可以相信的。”

    “即使印證了又如何,那也只能證明娜塔莉.瑟琳是可以相信的,你又如何證明你就是娜塔莉.瑟琳?”

    侍衛長突然覺得這個女人不是在撒謊,而是試圖在掩蓋什麼。

    輕輕的嘆了口氣,娜塔莉伸出了左手,摘掉了黑色的皮手套,露出了白皙卻長著老繭的手。

    “願聖光賜福與你。”

    一團小小的光球凝聚在娜塔莉手中,然後她緩緩的將光球推到侍衛長身上。

    聖光的力量洗滌著侍衛長的身軀,讓他渾身舒坦。

    這個女人是個牧師。

    但是實力明顯不怎麼樣嘛。

    侍衛長用娜塔莉和自家國王做了下比較,不懷好意的想道。

    果然我大奧特蘭克聖光技術力艾澤拉斯第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