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36章風行者大戰薛迪凱

第136章風行者大戰薛迪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合一大章節!)

    听聞了里拉斯英勇戰死的消息,奧蕾莉亞感覺自己的心里永遠空缺了一塊。

    這一次的悲劇,正好趕上冬日祭典,齊齊聚集的風行者家族一共十八人遇難。面對屬下的勸慰,奧蕾莉亞還能用溫和而哀傷的表情敷衍,只有在夜深人靜時,在炙熱的復仇之火和冰冷的傷痛之寒反復灼傷之下的奧蕾莉亞才能無語喑泣,用劃過眼角的淚水施放內心的痛苦。

    是弟弟,是兒子,是理想化的男性自己,是所有遺憾和不足的補充,里拉斯如同奧蕾莉亞的半身一般,寄托了奧蕾莉亞太多的美好和期待。

    這一次,奧蕾莉亞是如此的痛恨自己,什麼勇敢,什麼責任,逃跑啊,不要回頭啊,是姐姐害了你啊!

    奧蕾莉亞將里拉斯的死歸結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自己從小教導里拉斯要做一個高尚的、勇敢的、富有責任感的人,那麼里拉斯就不會白白送命。

    傷痛中的奧蕾莉亞已經陷入了感性的泥潭,已經不願意去理性的思考,不願意去想弟弟里拉斯如同自己的教誨一般,真正做到了無悔的一生,是帶著榮光死去的。

    奧蕾莉亞只想要里拉斯活著,即使被人稱為懦夫也無所謂,姐姐會照顧你一輩子。只要你活著,權勢、財富,姐姐會給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活著,讓各種枯燥的聯系見鬼去吧,盡情的玩樂吧,等你玩夠了,想通了,姐姐會為你安排一切的;只要你活著,剩下那十七個風行者我管他們去死!

    在自責的胡思亂想中,奧蕾莉亞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思想越來越偏頗,自己的靈魂在巨大的傷痛下開始扭曲。

    第二日一早,離開了自家的廢墟。奧蕾莉亞等到了自己派出的信使。

    “怎麼這麼少?”奧蕾莉亞不滿的問道。

    “奧蕾莉亞大人,奎爾斯林所有可以調動的游俠都已經來了,請您諒解,畢竟守衛奎爾斯林也是遠行者部隊的重要責任。我們不可能全部出動的。”信使向奧蕾莉亞解釋道,畢竟四十人的游俠隊伍,確實稀薄了些,在有能力摧毀一個四百人大村子的敵人面前,是在不值一提。

    本來。奧蕾莉亞是準備大發雷霆的,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奧蕾莉亞想起了人類國王貴族的臉譜化微笑,心中若有所動。

    “沒有關系,畢竟奎爾斯林關系到邊境安危,你們能來我已經很滿足了,奎爾薩拉斯的子民正在受到迫害,我們奎爾多雷精靈的生命和財產權利正在遭受侵害,我們遠行者游俠的榮譽正在遭受損害。是什麼給了那些年年被我們收割,卻如同野草一般燒之不盡的巨魔膽敢侵犯我們家園的勇氣。是什麼給了那些長牙怪肆無忌憚、任意妄為的信心,又是什麼讓我們保持著沉默?這可悲的沉默,沒拖延一秒,就有無數的無辜者、無力者被侵略者殺害,到底在這片屬于我們奎爾多雷精靈的土地上,還有多少無辜者要用鮮血浸潤這邊土地?同胞們,我們不能再沉默,武裝起來,痛宰仇敵!”

    高等精靈漫長的壽命,決定了在他們面前。拖延毫無用處,所以高等精靈的官方語言都是直指主題要害的犀利之言,往往三句兩句就能將反對者詰難住。著就造成了奎爾薩拉斯的政治爭吵要麼很快就能結束,要麼形成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就是不同意的局面。

    最近兩年都在人類社會混跡的奧蕾莉亞突然發現人類那一套虛偽的,富有煽動性的官方言辭似乎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丑惡無用,至少現在就很好用。

    先煽動完在場的游俠們,奧蕾莉亞才轉過頭詢問銀月城方面的信使。

    “銀月城方面怎麼說?為什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

    “奧蕾莉亞大人,我聯系到了北方的一支巡邏隊,他們答應代為轉達。我覺得。您需要力量,哪怕是我個人微不足道的力量,所以我折回了。”

    信使的回答出乎奧蕾莉亞的意料,算算時間和路程,正常情況下信使應該在今天午後才能感到銀月城,如果他是折回,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

    如果是以前的奧蕾莉亞,她會懲罰這個信使,關他的禁閉,軍令如山,豈能隨意更改。

    然而現在,奧蕾莉亞簡直有種天助我也的沖動。

    “王國遭受侵略,子民正在流血。巡邏隊就繼續巡邏去了?啊?就這麼個巡邏法?”奧蕾莉亞笑了起來。

    “諸位,整理裝備,食用干糧,我們順著敵人撤退的路線追擊,符文石被盜,這背後一定有什麼陰謀,王國的安危由我們保護!”奧蕾莉亞發現自己煽動人心的這一套用的越來越熟練了,人類真是挺不錯的老師。

    “哦!”

    “遵從奧蕾莉亞大人的指示!”

    “奎爾薩拉斯萬歲!”

    “將侵略者干淨殺絕!”

    在屬下的反應中,奧蕾莉亞得到了一絲信心。

    四十人追擊幾百上千人,如果是里拉斯遇害前的奧蕾莉亞,絕對干不出這種帶著屬下送死的事情。但是現在,天知道殺害里拉斯的劊子手已經跑出多遠了,不趕快追上去,何年何月才能報仇?

    沉迷在復仇快感中的奧蕾莉亞徹底迷失在了仇恨的海洋中,理智的瘋狂著。

    復仇,只有復仇才是治療我內心傷痛的良藥。

    在游俠領主的帶領下,巨魔和獸人那蹩腳的掩蓋行蹤的手法簡直就是畫蛇添足。

    經過一天一夜的追緝,奧蕾莉亞強征了所見到的所有能夠戰斗的高等精靈,率領著一百人不到的小分隊抓住了運送符文石的獸人與巨魔的小尾巴。

    “奧蕾莉亞大人,對方有超過兩百人,我們怎麼打?”斥候問道。

    “奎爾薩拉斯的勇士們,一人消滅兩個敵人不就好了,還用考慮這麼多嗎?”奧蕾莉亞仿佛對敵人不屑。

    “奧蕾莉亞大人,所有的情報都顯示著,偷竊符文石的敵人屬于入侵者中的精銳,那些屬下未曾見過的怪物似乎就是人類王國正在交戰的獸人,如此輕敵似乎不太好吧。”有人提出了質疑。

    “況且我們追的太深了。周圍有著大股的巨魔。從他們的行動看來,巨魔似乎找到了對抗大結界的辦法。奧蕾莉亞大人,正面強攻似乎不理智啊!”屬下們勸解著奧蕾莉亞,游俠們不怕犧牲。但是也不願意無腦的莽干。

    “很好,看來你們還沒有忘記在遠行者學到的東西,分散出去,掌握周圍的動態,我們等待一個合適的地形。合適的時機,來一場酣暢淋灕的伏擊,讓他們知道,這里是屬于我們奎爾多雷精靈的地盤!”

    奧蕾莉亞知道,名望和聲威不是能夠無限制使用的東西,從善如流的轉變了立場,仿佛剛才準備蠻干的家伙不是她一樣。

    機會永遠屬于有準備的人,游俠們很快在一處濃密的灌木林中找到了合適的機會。

    看著獸人和巨魔們用同胞的遺骸制成的肉干煮湯吃,所有的精靈們憤怒了。

    一場突襲作戰,奧蕾莉亞身先士卒。高等精靈們僅僅傷亡四十多人,便全殲了兩百多的巨魔和十余名獸人。

    但是這樣的戰斗不可能持久,這樣的奇跡也不可能反復發生。憤怒讓精靈們無所畏懼,仇恨讓精靈們超常發揮,可是消耗的體力不可能通過仇恨來補充。兩百個巨魔對于祖金來說不過是五十分之一的軍隊,而四十個精靈失去戰斗力,奧蕾莉亞已經沒有了追擊的資本。

    “奧蕾莉亞大人,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收拾著現場,留給這一只高等精靈游俠小隊的時間並不多,這麼大的動靜。很快就會有其他巨魔軍隊前來查看。

    尤其是見識到了巨魔和獸人是吃精靈的,這只小分隊更不能拋下陣亡戰友的遺骸獨自撤退。一人背著一具尸體,還怎麼打仗?

    “先撤退,西北方向不是應該有個村子嗎?你們帶著陣亡者去那里安葬。並且就地尋找些食物,留四個人跟我在這里埋伏,我需要弄明白他們偷竊符文石有什麼用。”

    奧蕾莉亞吩咐完,所有的高等精靈迅速行動起來,離去者將箭支和清水留下,奧蕾莉亞拒絕了屬下遞過來的干糧。只收下了箭支。

    留下的五位游俠分成兩兩一組的守望配置,奧蕾莉亞一個人一組,三組人呈三角形分別潛伏在遺落在戰斗現場的符文石周圍兩百米開外。

    被奧蕾莉亞一劍斬斷車軸的板車將符文石滾落出去,不規則的大石頭一般砸進了泥土中。

    當古爾丹派人來查時,趕來的獸人們都一個個的撓腦袋,這要怎麼弄。

    “蠢貨們,有困難找巨魔啊,難道你們準備用手把這玩意刨出來?”

    “泰隆,我能揍你嗎?你頂著這副人類的皮囊,很欠揍的樣子啊。”

    “就是,要不是我打不過你,我早就揍你了。”

    當人類模樣的死亡騎士現身時,五位潛伏者們兩眼都通紅起來。

    名為泰隆.血魔的怪物用高等精靈的耳朵穿了一條掛墜,上面密密麻麻的,鮮血淋灕的長耳朵足足一百多個的樣子,遠處的奧蕾莉亞的眼楮已經泛紅了。

    里拉斯,我可憐的里拉斯,就是這個怪物傷害了你嗎?就是鬼東西在你死後依然不放過你嗎?

    奧蕾莉亞默默的抽出了弓,搭上箭,只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因為幸存者們沒有看真切,奧蕾莉亞只知道里拉斯是在和一個叫泰隆.血魔的人類外形的怪物交手時被害。雖然在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場上,奧蕾莉亞也曾經和死亡騎士交過手,但是那些不死的怪物幾乎沒有致命弱點,這讓奧蕾莉亞很為難。

    游俠領主的箭囊里有一支在太陽井中浸潤過的魔法箭︰風之矢,也被稱為風之優雅。這只魔法箭能夠于千米之外追蹤敵人命中目標,但是威力並不強,奧蕾莉亞並不能保證風之優雅能夠秒殺死亡騎士。而另一只從奧特蘭克新王卡洛斯.巴羅夫那搞來的實驗型新作,爆裂箭矢,從實驗中看,應該能搞死眼前這個死亡騎士,但是人類的弓箭技術……那丑到極致的箭矢,那頭重腳輕的結構,那毫無魔法依據的造型。如果說風之優雅是指哪打哪。那麼爆裂箭矢就是打哪指哪。即使是身為游俠領主的奧蕾莉亞,也沒有信心在三十步外用爆裂箭矢準確命中。

    然而奧蕾莉亞的底牌就這麼多。

    “你們這幫蠢貨離開了我就不會干活嗎?”

    古爾丹不愧是法術界的奇葩,山寨界的天才。僅僅研究了高等精靈的符文石才幾天,居然就被他研究出了能在大結界內使用的幻像傳音術。

    隨著古爾丹的虛影憑空出現。獸人們都乖的像小貓一樣。

    “主人,雖然我是個死亡騎士,力大無比,您也不能指望我把這玩意從地里給您摳出來啊,符文石又不受魔法影響。您的術士們也只有干看著。”泰隆.血魔在一旁說道。

    “該死,等有空了我一定要給你換個身體!當年的泰隆可是獸人中的獸人,戰士中的戰士,刀鋒下的陰影,現在的泰隆怎麼就是個耍嘴皮子的蠢貨!你們居然不向我報告運輸隊遇襲了,一幫人就在這里糾結怎麼把符文石從地里摳出來?去找巨魔!讓他們想辦法!明天天黑之前我看不到符文石,我要你們好看!”

    古爾丹咆哮完之後,幻象湮滅。

    其他獸人對于古爾丹的威脅戰戰兢兢,來自靈魂的責罰可不是那麼好受的。只有泰隆.血魔,這個古爾丹的心腹。最強力的死亡騎士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說道︰“看吧,我就和你們說了,有困難,找巨魔,你們不信,挨罵了吧?”

    “泰隆,我能揍你嗎?”

    “算我一個。”

    奧蕾莉亞的獸人語可不咋地,也就處于听得懂前進撤退之類的詞匯的程度。雖然不明白那幫獸人在爭論什麼,但是看得出來符文石對這伙獸人仿佛很重要的樣子。

    繼續潛伏著。不一會,獸人們叫來一伙巨魔,雙方合力,把符文石弄上了一輛木制輪車。一伙狗頭人拉著車子緩慢的行進,緩緩離去。

    而那個死亡騎士居然留了下來。

    “泰隆,你不跟我們走嗎?”

    “我想看看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你吧,巨魔的靈魂我不感興趣。”

    獸人術士們和巨魔還有狗頭人一起離開後,曾經的戰場就剩下了泰隆.血魔一個人。

    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蓄力吶喊聲中,泰隆.血魔體內的死靈魂和暗影之力透體而出。受到牽引的亡魂在死亡騎士的王者領域內,漸漸的幻化出虛影,過往發生的事情在泰隆.血魔面前重演著。

    “見鬼!這是什麼魔法!”從未見過這樣不魔法的法術,居然還能追溯時間奧蕾莉亞心知不好,自己和屬下的潛伏可能要曝光了。

    然而短暫的驚慮過頭,奧蕾莉亞突然發現,對面只剩下一個人了,這不是個好機會嗎?

    緩慢的移動,悄悄的靠近,在距離死亡騎士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埋伏好,奧蕾莉亞等著死亡騎士自己賣出破綻。

    “啊,哈,有,埋,伏!但是我不怕!”泰隆.血魔收回死靈魂,平息暗影之力,拔出佩劍,續點了之前三組精靈游俠隱藏的地方,說道︰“來吧!泰隆.血魔陪你玩!”

    泰隆.血魔!奧蕾莉亞听到死亡騎士用人類通用語喊出這個名字,怒火瞬間淹沒理智。

    兩組游俠按照之前的約定,一人拖延一人逃走,必須將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信息傳回去,不然高等精靈會吃虧的。

    “小白鼠出來吧,讓學別…..”

    不等泰隆.血魔裝完逼,奧蕾莉亞趁死亡騎士背對自己的時候,一箭爆頭。在五十米的距離,游俠領主級別的射手閉著眼楮也能百發百中。

    “這是什麼,腦子有點疼。”

    泰隆.血魔摸了摸後腦勺,直接將箭頭拔了出來,用舌頭舔了舔箭頭上的白色粘液,然後將箭只扔在一旁。

    撤退,別管我!奧蕾莉亞對著屬下打完手語,開始了和仇敵的戰斗。

    “問你個問題。”

    泰隆.血魔一箭入喉。

    “五日前你們偷符文石那個村莊。”

    泰隆.血魔一箭入胸。

    “有個叫里拉斯.風行者的精靈。”

    泰隆.血魔一箭破左膝。

    “是你殺的嗎?”

    泰隆.血魔雙膝跪地。

    “抱歉,我忘記你喉嚨中箭了。”

    泰隆.血魔腦門上正中一箭。

    奧蕾莉亞每說一句話前行五步,射出一箭,五箭過後。游俠領主已經站在了死亡騎士十米開外,爆裂箭矢搭在弓上,只等死亡騎士回話。

    本來兩位斷後的游俠看奧蕾莉亞神威大發,準備回身援助。但是看到泰隆.血魔開始一只一只的拔箭頭,就明白自己不是這個不死怪物的對手,在心中默默為奧蕾莉亞大人禱告之後,果斷的跑路了。

    “好了,礙事的家伙走了。我終于不用顧忌自己的形象了。”

    話還沒說完,奧蕾莉亞就松開了扣住弓弦的手。

    “轟”的一聲,泰隆.血魔被重重的砸在地上,嵌入土里,渾身 黑。

    上一世曾經在pla服役過的卡洛斯將傻大黑粗、喪心病狂的武器研發思想帶到了純潔的艾澤拉斯世界,他對大法師方磚說起自己的構想時,方磚為他掩飾了什麼叫做究極奧義的炎爆術,于是卡洛斯看著澡盆那麼大的火球,無趣的走開了。

    但是當卡洛斯將構想說給當年在達拉然被自己打過臉的胡林兩兄弟听時,瞬間天雷勾地火。本來素有仇怨的三人算是談到一堆去了。

    胡林兩兄弟一個進修煉金術,一個研發構裝魔導,在听聞了卡洛斯的構想後,紛紛表示得到了啟發。

    在卡洛斯成為奧特蘭克的國王後,更是加大了支持力度,爆裂箭矢就是胡林兩兄弟的首批成果。

    當時有奧特蘭克的將軍當面提出質疑,說這樣不穩定的箭矢有什麼用,威力大你瞄不準還不是白瞎。

    于是卡洛斯做了一百個木人靶,調集了兩百名弓箭手,演示了什麼叫做飽和轟炸。

    然後。所有人沉默了。

    再然後,阿歷克斯.巴羅夫大公親自下達了封口令。

    接著,火焰花成為了奧特蘭克王國的戰略級物資。

    奧蕾莉亞雖然不知道這些往事,但是從卡洛斯那一副得意的嘴臉和你快夸獎我吧的神情中。游俠領主毫不懷疑爆裂箭矢的威力。

    果然威力驚人!

    被嚇了一大跳的奧蕾莉亞都有些擔心,眼前的死亡騎士不會被炸死了吧?

    “過癮啊!”

    泰隆.血魔咳咳了兩聲,晃動著身體,跪了起來。

    “里拉斯,風行者,恩?真是美味啊!”

    被激怒的奧蕾莉亞收起了弓箭。拔出了短刀,準備給這個死亡騎士一點厲害嘗嘗,不知道被切掉腦袋他還能復活嗎!

    泰隆.血魔從一開始就是在玩耍,早就血液干涸的身體哪里來的要害,支撐身軀的暗影之力更是很輕松的腐蝕了木質的箭桿。

    名為泰隆.血魔的初代死亡騎士中的特裝型隊長機根本是在戲耍奧蕾莉亞。

    然而那要人命的爆裂箭矢一擊震碎了泰隆.血魔至少一百條死靈魂,讓泰隆.血魔收起了玩弄之心。

    “回頭是得換一副身軀了,這個逗逼的身軀對我的影響太大了,女人,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

    即使在劇烈的爆炸中,泰隆.血魔握劍的手也沒有松動過,長劍架住短刀,死亡騎士在力量上的巨大優勢展現無遺。

    “我是刀鋒之影,我是死亡意志,我是千魂之主,我是泰隆.血魔!女人,你激怒了我!”

    在泰隆.血魔瘋狂的反擊下,奧蕾莉亞絲毫無懼的以快打快。

    “我是奧蕾莉亞,一個姐姐。”

    精靈給人的印象就是弓箭好手,游俠給人的印象就是能用刀的弓箭好手,而很少有人知道,能夠成為游俠領主的精靈,沒有一個是近戰差了的。

    在這場近身肉搏中,泰隆.血魔發現自己居然處于劣勢。

    奧蕾莉亞如同舞蹈般的進攻完美的避開了泰隆.血魔的所有揮砍,而奧蕾莉亞的刀刃總是能夠在泰隆.血魔身上留下致命的傷口。

    “很好,女人,我還有七百六十七條命,你還能像這樣揮舞武器多少次?”

    泰隆.血魔肆意的嘲笑著。

    “直到你死。”

    奧蕾莉亞冷酷的回答,然而低落的汗水越發頻繁。

    “那麼就試試看吧。”

    泰隆.血魔在肆無忌憚的笑聲中和奧蕾莉亞對拼著。

    不行了,體力跟不上了,險而又險的躲過泰隆.血魔的劈砍,氣喘吁吁的奧蕾莉亞發現自己已經筋疲力盡了。

    “美妙的身體,古爾丹!我不做男人啦!”

    泰隆.血魔哈哈哈的笑著,仿佛勝利已經屬于他。

    奧蕾莉亞用最後的力氣將風之優雅搭在弦上,很隨意的射了出去。

    “啊~~~~~”

    泰隆.血魔感受到了魔法箭矢的威力,體內的死靈魂數量急劇的減少著。

    然而戰斗的時間拖延的太長了,奧蕾莉亞不確定獸人和巨魔什麼時候會到,爆裂箭矢引發的爆炸沒有引來死亡騎士的援軍已經是件很意外的事情了,奧蕾莉亞不敢賭,只好快速退走。

    終究,風之優雅的力量還是不足以殺死泰隆.血魔,遠遠回頭,發現泰隆.血魔手持耗盡魔力的箭矢,嗜血的眼神盯著自己離去的身影,奧蕾莉亞和泰隆.血魔做出了相同的動作————抹脖子。

    “下次見面,殺了你!”

    “好好活著,等我殺!”(未完待續。)

    ps︰  還欠6章,穩~!~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