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7章 規格內的戰斗(4/14)

第327章 規格內的戰斗(4/14)

    </script>瑟銀兄弟會和摩根財團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

    在侍衛長提出請求後,僅僅兩天,摩根夫人的信函就回復過來。

    摩根夫人的回信,除了娜塔莉.瑟琳的生平事跡,人物特征,甚至還附帶了一小張炭筆素描。信件的最後,摩根夫人還附了一句話︰娜塔莉.瑟琳是個值得尊敬的女人,如果可以,請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幫幫她。另,卡洛斯.巴羅夫陛下已經南下,如果他有其他的命令,請無視我的請求。

    昨天,布萊恩.銅須帶著人回到了瑟銀崗哨,一邊喝著麥酒一邊吹噓著自己的黑石深淵大冒險。雖然侍衛長對于布萊恩.銅須那套摸了一身黑油就混入敵人內部並且靠打昆特牌贏了一大筆錢的吹噓不削一顧,但是布萊恩.銅須帶回的信息卻不得不引起侍衛長的重視。

    暗爐堡的黑鐵矮人想要對獸人動手了。

    灼熱峽谷的地形就是個抽水馬桶,周圍一圈座墊器,中間一個大坑。

    獸人雖然勇武,還沒有腦子生袪]去大熔爐的坑道礦洞,在黑鐵矮人的主場打一場比城市巷戰更加可怕的坑道戰。所以,獸人在灼熱峽谷維持補給線安穩的是一座要塞和與之相配套的崗哨巡邏隊。簡單的說,獸人根本不關心灼熱峽谷誰說了算,只要南邊的補給能順利北運就好了。

    雖然獸人的想法是這樣沒錯,但是黑矮子們可不這麼想。灼熱只有一浩南,那就是我黑鐵浩南……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作為灼熱峽谷當之無愧的地頭蛇,黑鐵矮人在獸人勢頭最盛的時候也沒有慫過獸人,只是打起來得不償失,選擇了暫時避讓。而奧格瑞姆,部落的大酋長在北邊吃敗仗了,這件事傳到黑鐵矮人耳朵里,黑矮子們覺得人類打得,我們就打不得?是時候讓那幫綠皮見識見識被黑鐵支配的恐怖了!

    達格蘭.索瑞森手下的安格弗將軍正在策劃一場將獸人驅逐出灼熱峽谷的大規模作戰。

    要不是和布萊恩.銅須想出的這段時間,知道這個家伙是鐵爐堡國王麥格尼的弟弟,是個喜歡吹噓卻從不在正事上撒謊的優秀探險家,侍衛長簡直想把他以間諜罪扔進監獄。

    黑鐵矮人要和獸人開戰啊!

    你個銅須矮人,是黑鐵矮人的死敵啊!

    莫名其妙還帶著人類混進大熔爐逛一圈居然逛到暗爐城去了啊!

    然後這種國家最高機密級別的軍事行動計劃就被你探听到了啊,啊!

    這件事既不科學也不魔法,然而布萊恩.銅須辦到了。

    本來已經準備拒絕娜塔莉的侍衛長因為布萊恩.銅須的情報,決定接下這個任務委托。

    原因很簡單,順路。

    獸人的要塞就卡在灰燼之海外圍,利用一邊的灰燼之海,另一邊的天坑絕壁,獸人只用南北兩面布放就好了。

    而灼熱峽谷這鬼地形,使得侍衛長想要跟蹤追進這場獸人和黑鐵矮人的戰爭,只能從灰燼之海一側進發。

    為了聯盟的勝利,為了奧特蘭克崛起,為了國王卡洛斯.巴羅夫。黑鐵矮人和獸人都是將來會面對的敵人,侍衛長覺得自己必須掌握第一手的資料。不然將來陛下問起來,黑鐵矮人戰斗力怎麼怎麼樣,戰術特點是什麼,作戰方式如何如何,難道侍衛長要靠臆想和浮夸的吹噓來回答嗎?

    越是思考,侍衛長越是覺得旁觀這場戰爭的價值非常高。

    然而瑟銀崗哨人多眼雜,而黑鐵矮人要和獸人開戰的消息目前還算是絕密信息。那麼,接受娜塔莉.瑟琳的委托,就給了侍衛長一個絕佳的借口。

    “五百金幣?你怎麼不去搶!”

    娜塔莉听聞侍衛長同意接受任務委托,本來還非常的高興,然而再一听關于報酬的報價,瞬間翻臉。

    就算是戰爭年代,就算是鳥不拉屎的灼熱峽谷,五百金幣啊!能買多少物資了!

    “我可是整整為你提供了二十名全副武裝的戰士,哪怕是遇到獸人的狼騎兵巡邏隊我們也能正面擊潰的精銳,而且我本人也將同行,五百金幣,已經是友情價了。”

    侍衛長覺得莫名其妙的委屈,瑟銀兄弟會一次懸賞任務都是幾千金幣的起步價,自己已經算是友情價中的友情價了,娜塔莉你那看人渣的眼神是怎麼個意思。

    “我只想要個向導而已……”

    深呼吸兩口,娜塔莉.瑟琳平復了心情,無奈的看著侍衛長,重新敘述了自己的委托請求。

    “我只想要一個熟悉地形,能帶我在灰燼之海進行探索的向導。我是去回收被盜竊的財物而已,那個叛徒可能已經死了,即使還活著他也不是我的對手。我需要的是向導,是生存顧問,不是您口中那二十個全副武裝的大棒槌……我是說精銳士兵。我想我們兩個在理解和認知上出現了分歧。”

    “看來我們在理解和認知上是存在不小的分歧。我不知道你哪里來的勇氣和自信每一次都可以避開獸人的巡邏隊,哪里來的驕傲和決心僅憑一個向導就去灰燼之海玩挖寶游戲,又是哪里來的奇怪邏輯讓你在不擅長的領域質疑專家的判斷。”

    “我來往瑟銀崗哨已經很多次了,我每次都……”

    “听好了,這是作為你賣我藥水的回謝,告訴你這些之後,我們兩清。灰燼之海的可怕,在于那就是個被放大的灰壇子。在灼熱平原,飲用水都必須靠鑽深井來獲取,長年無雨的天氣讓火山灰和浮塵根本變不了泥塊。灰燼之海這個名字並不是什麼文藝的說法,只是事實的客觀描述。在那里,一步走錯,便是陷入灰燼的困境。運氣好,只是陷進去膝蓋那麼深就會踩到實物,運氣不好,隱藏在灰燼下幾十米深的裂縫回吞噬你,你百年後或許會有探險者發現你的干尸。那鬼地方不是一個兩個人能去的,沒有一只準備周全的隊伍,去了就是送死。”

    說完,侍衛長便轉身離開,他和娜塔莉只是認識,一起吃過一次宵夜,僅此而已,僅憑這點情分還不至于讓侍衛長搭上弟兄們的命去陪她。

    更何況侍衛長一直覺得娜塔莉說話不盡不實的,似乎在隱藏什麼。

    “等等。”

    娜塔莉叫住了侍衛長。

    “我,我,我……拿不出五百金幣。”

    “哈?!”

    侍衛長一臉詫異的轉過頭來。

    猶豫了許久,娜塔莉取出一個人頭大小的精致小提箱,用繁瑣的手段打開了箱子,然後轉了個面將里面的東西呈現給侍衛長看。

    里面,是三塊拳頭大小的月光石和兩塊散發著清澈光芒的金屬錠

    “我不可能隨身攜帶那麼多金幣旅行,所以我把貨款都換成了便于攜帶的魔法材料。這些月光石和真銀錠每一塊都價值一千金幣,你得找我五百金幣的零錢。”

    侍衛長被逗笑了,這叫什麼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