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8章 規格內的戰斗(5/14)

第328章 規格內的戰斗(5/14)

    </script>雖然娜塔莉.瑟琳一直把自己包裹的嚴絲合縫,但是在行進路途中,攀岩跳躍是少不了的必然運動。`樂`文`小說`此時,一個女人的身材如何,多少能看出來點眉目。

    豐乳肥臀小蠻腰,********體力好。用自家陛下的話說,是個好生養的體型。

    不怪侍衛長八卦。因為旅途的前半段,人類不是傻逼,繞開危險並不困難。而野生動物也不是傻逼,成群結隊的人類,貿然沖上去,誰吃誰還不一定。所以連續兩天的旅途,平淡的如同嶗山白花蛇草水。

    人的思維一但麻木下來,對于危險的感知就會遲鈍,在心里編排娜塔莉是為了整支隊伍的安危著想,侍衛長覺得自己挺偉大的。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從大熔爐彌散出的煙霧雲在灼熱峽谷內匯聚成團,即使太陽的光芒也無法穿透這些pm2.5,整個世界如同陷入黃昏一般。

    雖然現在應該是正午時節。

    “午時已到……”

    侍衛長抖了抖防塵的口罩,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們找個洞穴地縫什麼的地方吃個飯吧。”

    小伙子們听到自家老大發話了,很快就四散而出。

    然而在灼熱峽谷這鬼地方,地洞和岩縫不要太多,很快,回歸者就向侍衛長報告了兩處比較合適的位置。

    侍衛長選擇了比較近的那處。

    細膩的灰塵透過褲子黏在被汗水濕潤的皮膚表面,隨手一抓就是一團黑泥球。

    男人們毫無顧忌的在衣物地下扣扣抓抓的,娜塔莉就比較尷尬了。

    “需不需要幫你架個屏風什麼的?”

    侍衛長一邊和肉干較勁,一邊問道。

    “不用,我穿了兩層絲綢,問題不大。”

    “你不熱嗎?”

    “我不用處理……”

    想了又想,娜塔莉還是沒有想出合適的詞匯,便攤開雙手晃了晃腦袋,大概意思就是你懂的。

    “好吧,女人還真是個神奇的物種,夏天耐熱,冬天耐凍。”

    吃午飯沒有花費太多時間,但是從新上路沒有十分鐘,居然刮起了大鳳,沒有辦法,一行人只能原路返回之前的洞穴休息。

    用猜拳的方式輪出站哨順序,靠後的士兵們直接將背囊往地上一扔,再圍兩層面罩在頭上,倒頭就睡。而侍衛長則掏出筆記本想寫點什麼,可惜光線實在不好,還沒有寫幾個字紙頁上已經是一層薄灰。

    無奈的嘆了口氣,拍打了幾下,將筆記本重新收好,侍衛長在靠近洞口的岩壁找了個淺凹靠了進去,閉眼假寐。

    然而半睡半醒間,侍衛長在呼嘯的風聲中听見了似乎熟悉卻不可名狀的聲音,仔細傾听,那聲音卻無跡可尋。再睜開眼,侍衛長決定出去探查一下。因為上過戰場的老兵都不會忽略一些異常的征兆。

    “頭兒,您要去哪?”

    趴在地洞入口的哨兵正在吃灰,猛然感覺背後有人過來,站起來後發現是侍衛長,便奇怪的問道。

    “我去前面探探路,有些不好的感覺,注意警戒。”

    侍衛長拍了拍哨兵的肩膀,將面罩拉的更嚴實,便走進了介于霧霾和沙塵暴之間的大風揚塵天氣中。

    在能見度不足二十米的昏暗視野里,侍衛長左手按在胸口,感受著鴉爪掛墜的輕微顫動,以此來確定方向。

    他覺得這件事和鴉人阿什坎迪有關。

    因為沒有參照物,侍衛長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這種鬼天氣里,肌肉的疲勞度更容易積攢,靠身體推斷時間的技藝並不好用。

    三十分鐘?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都有可能。

    最終,侍衛長在一處詭異的斷壁裂縫中發現了鴉人。

    “嘿,放松些,是我!”

    阿什坎迪虛弱的睜開眼楮,用近乎最微弱的聲音說道。

    “我知道,是我在呼喚你。”

    當初,卡洛斯曾經和自己的侍衛長說過這樣一段話︰“那個鴉人阿什坎迪簡直強的過分,拿打牌來做形容,我們起手四張牌,他起手九張,我有一種感覺,如果我跟他生死相搏,很可能死的會是我。”

    侍衛長打不過自家國王,所以他直觀的體會到了鴉人阿什坎迪的強大。

    可以說如果不是這個鴉人在暗中一路開無雙,留在摩根崗哨的這一支近衛軍團小隊想要護送布萊恩.銅須抵達瑟銀崗哨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畢竟,侍衛長親眼見證過阿什坎迪一個人屠殺了一整個獸人百人隊的經過。

    在絕對的速度和機動性的加持下,無堅不摧的利爪刀刃撕裂一個獸人絕對不會超過兩招,那種讓人後背發緊的壓迫感,侍衛長畢生難忘。

    在護送人類盟友穿越黑石山之後,阿什坎迪便送給侍衛長一串鴉爪掛墜,至此音訊全無。

    然而再見面,強大如阿什坎迪,此刻卻是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樣子。

    “你怎麼了?和巨龍肉搏去了?”

    侍衛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便說了句廢話試圖調整下氣氛。

    “是的,和一條黑龍干了一架,我切了它的尾巴,他把我直接從天上掃到地下。咳咳。”

    場面頃刻間冷了下來。

    你還真和巨龍干架去了啊……

    “我在不遠處有個臨時營地,去那吃點東西吧。”

    侍衛長向去架鴉人起身,卻被阿什坎迪制止了。

    “我沒有事,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偉大的魯克瑪會撫平我的傷痛。我呼喚你,不是因為我的傷勢,而是想讓你通知卡洛斯,是時候履行盟約了。”

    “啊哈?”

    侍衛長一臉懵逼。

    “沒有依靠你們的幫助,我依然找到了我在尋找的東西的線索。而我對你們的幫助是實實在在的。”

    “嗯,無法辯駁。”

    “所以我現在要索取回報。”

    “再見到卡洛斯陛下,我會轉告他的。”

    阿什坎迪听到這里,有些不高興。

    “意思是你們現在無法履行約定?”

    “朋友,如果你不想好好交談,那我們的談話可以到此為止。”

    侍衛長也不是嚇大的。

    “抱歉,是我急迫了,請你體諒我的心情,畢竟我跨越了兩個世界來執行自己的使命。”

    “我理解,我保證見到陛下之後第一時間轉述你的要求。”

    “相信我,幫助我就是在幫助你們自己,如果那樣東西被濫用,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阿什坎迪說完,緩緩的閉上了眼楮。

    “真的不用我幫忙?你看起來需要治療。”

    “不用。”

    “那到時候我怎麼聯系你?”

    “我會找到你們的。”

    “好吧。”

    侍衛長一頭霧水的結束了這次對話。

    結果剛準備轉身離開,才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

    他要怎麼回去……

    來的時候是靠鴉爪掛墜的指引,回去靠什麼?

    這種能見度,想認路也沒有法子啊。

    將自己的困惑說了出來,阿什坎迪再次睜開眼楮,用虛弱的手指在空中比劃了幾下,為眼前的人類施放了一個類似于幽暗視覺的法術。

    當法術完成時,侍衛長覺得整個世界都陷入了黑暗,然而自己看的清楚了。

    真是種奇妙的體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