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29章 規格內的戰斗(6/14)

第329章 規格內的戰斗(6/14)

    當侍衛長結束和鴉人阿什坎迪的會面,準備返回藏身所時,風更大了。

    真是不幸啊!

    侍衛長在內心發出哀鳴。

    原本的麻煩只是如何找到留下的記號,而現在的困難是那些小石頭碼成的三角堆估計是扛不住這樣的大風……玩蛋啊!

    索性受地形限制,侍衛長很清楚,藏身所在西邊,那麼問題來了。

    哪邊是西。

    鴉人的法術是挺實在的,昏暗的視野中分辨率還挺高,可惜沒有參照物,判定

    方位就是個笑話。侍衛長無奈的找了個背風的地方窩著,只期待這場風暴早些平息。

    直到傍晚時分,太陽已經被群山遮蔽而光輝猶存的時刻,風暴終于停止了。

    這場大風吹散了籠罩天空的陰霾,灼熱峽谷迎來了少見的晴空。

    抖落遮風斗篷上厚厚的灰塵,侍衛長活動活動筋骨,開始返程。

    在野外行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回頭看。許多在野外迷路的家伙都是不知道回頭看的家伙。某異界著名詩人曾經說過————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你向前看時,內心記下的參照物標識是這個樣子,返程的時候,因為角度不同,看起來又是另一個樣子。所以道路還是那條道路,你卻不認識了。所以與其靠外形判定標的物,還不如靠距離和數量。

    侍衛長運氣不錯,阿什坎迪拍的buff也很給力,在月上中天前,就找到了之前那個避風的洞穴。

    “站住,口令!”

    “臘肉香腸。”

    作為卡洛斯的親衛,這些近衛軍團的小伙子們早在教官的皮鞭和老兵的拳頭下面養成了深入骨髓的敵特意識。雖然知道眼前的這個家伙多半是自家的侍衛長沒跑,哨兵還是把弓弩舉了起來。

    “頭兒,那個女牧師對你有意思啊!”

    對完口令,剛才還顯得精明強悍的哨兵畫風瞬間變成了一臉八卦的狗腿子。

    雖然層層頭上包裹的面巾只露出兩只眼楮和一小部分眉角,但是這個家伙還是用逆天的顏藝技巧表現出了包含羨慕、嫉妒、幽怨、空虛、迷茫中的堅強以及諂媚、邀功還有不可名狀的【你懂的】。

    “啊哈?!”

    侍衛長一臉懵逼,鴉人的法術效果還沒有完全消退,哨兵在他眼中的形象有些類似于浮世繪的抽象畫,雖然看得懂,但是看不明白,還在體驗這種新奇視角的侍衛長注意力都在哨兵的顏藝上,根本沒有听他說什麼。

    “那個娜塔莉.瑟琳,您才出去一個小時不到,就吵吵著您恐怕會遇到危險,要我們去救您,但是又說不出個一二三四五。侍衛長,您下手夠快的啊!”

    話剛說完,哨兵立馬擺出防御架勢,緊接著,侍衛長愛的右勾拳如約而至。

    招架,閃避,我不要臉……

    “啊!!!踩腳趾,小孩子打架才用這招!”

    “被這招制服的你比小孩子都不如。”

    乘機別住哨兵手臂的侍衛長用會感到肉痛又不會造成傷害的力度在他屁股上踢了腳,然後悠悠然的晃進洞穴里。

    “喲,頭兒,回來啦。”

    “頭兒。”

    侍衛長晃眼看了一圈,皺起了眉頭。

    “人呢?”

    “大熔爐那邊有動靜,去了一組人觀察情況。”

    听到這里,侍衛長緊皺的眉頭松了下來。

    也難怪黑鐵矮人要制霸灼熱峽谷,要攆獸人滾蛋,這見鬼的地形讓黑鐵矮人不管想在大熔爐干點什麼都會被人察覺,弄的一點**都沒有。

    正事談完,侍衛長隨便弄了點吃的擱盤子里就蹭到了娜塔莉身邊去了。

    “喲,還沒睡呢?”

    娜塔莉根本不想接侍衛長蹩腳的話茬,直接問道︰“是什麼情況?”

    “什麼什麼情況?”

    “是什麼讓你頂著那麼大的風沙出去了一下午加半晚上。”

    “例行偵查。”

    “那偵查到了什麼?”

    “安全。”

    “哈?!”

    娜塔莉胸口被堵了一口氣,說不清道不明的難受。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沒有立場去問什麼,最後直接側過身躺下,擺明了不想理會侍衛長。

    而侍衛長知趣的吃了兩口冷飯就閃人了。

    被大風吹散了霧霾後,灼熱峽谷的夜空漆黑如洗,閃亮的星星如同點綴在黑天鵝絨上的珍珠。一直到後半夜,鴉人的法術效果才完全消退,沒過多久,去偵查黑鐵矮人異動的士兵也回來了。

    躺在岩石後面望天的侍衛長起身履行自己的責任。

    “說說吧。什麼情況。”

    “侍衛……頭兒,你也知道,那麼大的風,我們什麼也干不了,都在洞子里窩著睡覺。然後好幾個弟兄都發現了。”

    “嗯哼。”

    “地底傳來不正常的顫動。”

    “然後?”

    “我們到了大熔爐的方向遠遠的觀察。”

    “看到了什麼?”

    “那麼大的沙塵,什麼也看不到。”

    “要是還在陛……那一位身邊,我想抽你軍棍,說人話!”

    “因為什麼都看不到啊,我們又不甘心,就往下走了點。”

    侍衛長沉默了一小會。

    “太危險了。”

    上司的關心還是暖人心的,幾個家伙都憨厚的笑了笑。

    “然後我們發現了大家伙。”

    “哦?”

    “黑矮子趁著這次的沙塵暴,在運送作戰傀儡,黑壓壓一片作戰傀儡。”

    “能估個數嗎?”

    “干擾太大,沒法估數,但是絕對恐怖。”

    “這次獸人有罪受了。”

    侍衛長問完話,又吩咐幾人早點休息,明天還要趕路。

    接著,侍衛長又回洞穴內轉了一圈,替那些睡覺不怎麼老實的家伙把毯子掩好,最後走到娜塔莉身邊望了一眼,停頓了片刻,便離開了。

    這個女人在隱藏些什麼,侍衛長明白這件事。

    這個女人隱藏的東西會不會危害到自己這個團隊,侍衛長第一次感覺到困惑。

    娜塔莉給他的感覺有些神秘,但是並不危險。

    不過感覺這種東西最不可靠。

    侍衛長沒有告訴任何人阿什坎迪被自己拍了buff這件事,也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在娜塔莉身上看到了類似于阿什坎迪的感覺。

    “所以說感覺這種東西最不可靠,煩死了。”

    侍衛長嘟囔了兩句,找了個角落躺下準備休息一會,明天下午就該接近灰燼之海了,在那之前還有水晶蜘蛛那麻煩的破玩意兒需要對付,戰斗中沒休息好走神了,死了活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