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2章 規格內的戰斗(9/14)

第332章 規格內的戰斗(9/14)

    安貧樂道無余財,殺人放火金腰帶。

    當侍衛長這一伙心懷不軌的旁觀者干起了老本行,日子瞬間就滋潤了許多。

    從獸人巡邏隊手里收繳毛皮肉干,從黑鐵密探哪里弄來奶酪烈酒,在山頂上搭個地窩棚子,望遠鏡一架,白天睡大覺,晚上吃燒烤,日子好不逍遙快活。

    “你們收斂一點,雖然黑鐵矮人和獸人的摩擦從來沒有停過,但是我們這種兩面拱火,很容易玩出事的。打獵的次數減少一半。”

    吃著從獸人那里收繳來的不知名果子,侍衛長對手下說教著。

    因為信息的不對等,讓人類在這場即將到來的黑鐵矮人與獸人的戰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對于外行來說,戰爭是個可怕的名詞、動詞、代名詞,神秘而血腥。然而對于內行來說,戰爭無非就是時間、地點、****娘的一架。

    從戰略的角度看,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是對的。然而從戰斗的角度看,優先級則變成了地利,天時,人和。

    因此,實地考察過後,侍衛長一行輕易的就判斷出了幾個可能的交戰地點。

    在適合隱蔽觀察的地點預先設置好多個觀察點,剩下的就只有等待。

    黑鐵矮人所圖非小,再加上之前探查到作戰傀儡軍團的異常情報,侍衛長判斷黑鐵矮人恐怕是想打一場正面沖突的殲滅戰。

    所以獸人大營南邊山區的這處需要攀爬半個小時才能抵達的觀察點,是侍衛長心目中的理想觀察點。

    雖然近衛軍團對于雙方巡邏探哨的獵殺可能引起了一些連鎖反應,讓黑鐵矮人和獸人都多出些疑惑。但是戰爭的齒輪轉動起來,不是一兩具尸體能夠卡住的。

    在第五天的夜里,外圍觀測的游離哨一身大汗的沖回來,用壓抑而興奮的聲音說道︰“動了,動了,黑鐵矮人有動作了!”

    實際上,隔著這麼遠,你就算扯著嗓子喊,傳到數公里外,也不過是雜亂的回響,但是大家都忍不住從淺睡中驚醒,滿臉的興奮。

    等了這麼久,終于開始了。

    “一組南邊,二組北邊,通知三號位的潛伏崗繞後觀察黑鐵矮人的後勤狀況,讓四號位的觀察大熔爐方面的變動,二號位的家伙記錄好獸人大營的情況就行,不要做多于的動作。記住,我們是旁觀者和記錄者,別把自己搭進去。”

    “是!”

    安排完畢,所有人都動了起來。

    侍衛長抽出望遠鏡試圖觀察情況,然而眼前除了大熔爐內升起的火光,只有一片黑暗。

    但是在這片黑暗中,藏著致命的殺機。

    深呼吸幾口,平復下激動的心情,侍衛長放下望遠鏡,耐心的等待。

    天時站在了黑鐵矮人這邊。

    今天的雲層特別厚,天色比往日更暗。

    獸人的外圍警戒崗哨上的火盆火把如同醒目的信號燈,還有獸人用小木棍將趨火的甲蟲從火盆里劃拉出來,把透著糊香的烤甲蟲扔進嘴里 哧 哧的嚼著,卻不知道黑鐵矮人的暗殺者們已經潛入了進來。

    黑鐵矮人有著石油一般的黝黑皮膚,灼熱峽谷的灰黑色土地是他們的天然隱蔽。

    經過幾天的細致觀察,侍衛長在屬于他的固定觀察位置上,閉著眼楮也能清晰的在腦海中勾勒出部落的布防圖。

    終于有精明強悍的衛兵勘破了黑鐵矮人的計謀。

    當代表敵襲的烽火點燃時,侍衛長光憑借位置就知道黑鐵矮人最少已經抹掉了七座哨塔。

    “黑夜中可怕的暗殺者。”

    取出筆和紙在昏暗的燭光下記錄著戰場上的見與聞,侍衛長反復提醒自己,必須放下對獸人的仇恨和偏見,必須客觀中立的記載眼前發生的一切。

    前哨沖突,黑鐵矮人完勝。

    獸人的反應非常快,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整個大營的火光便點亮了天際。但是因為前哨塔樓丟的太快了,或許是高層出現了決策分歧,或許是他們的督軍猶豫不決,迎戰部隊的集結和出發遠比火把燃得慢。

    暗殺不管用後,黑鐵矮人選擇了強攻。

    安全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即使有望遠鏡,侍衛長在昏暗的天光下也幾乎什麼都看不清,通過兩片凸透鏡,兩米多高的獸人在侍衛長眼中比跳蚤還要小一圈。為黑鐵矮人……算了,還是別細看了,傷眼楮。

    索性侍衛長是跟隨卡洛斯常年征戰的老兵,讀得懂戰場態勢,基本能靠腦補還原出大概的戰斗原生態。

    黑鐵矮人也是需要光亮才能視物的種族,可沒有黑暗視覺的種族天賦。

    在獸人的迎擊隊伍舉著火把呼嘯而出時,黑鐵矮人終于也有了反應。

    侍衛長“喝呀!”的叫了一聲,顯然被嚇了一跳。

    只見黑暗之中,剎那之間,密密麻麻的火光憑空出現,仿佛黑色大地上一塊紅色的傷痕。

    這種規模的火把,如果不是唬人的惑敵之計,黑鐵矮人最少觸動了五萬人吶!

    眼前的光景,讓侍衛長回憶起了聯盟與部落在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激戰,聯盟軍隊為了取得戰場主動,幾萬大軍星夜兼程趕赴伏擊位置時,那火光也如眼前這般。

    “黑鐵矮人在灼熱峽谷兵力在五萬以上。”

    快速記錄完畢,侍衛長繼續瞪大了眼楮,密切注視著戰況的發展。

    大約十多分鐘後,獸人的狼騎兵終于動了起來。

    適應了當地氣候的灰燼座狼承載著獸人狼騎士呼嘯而至。

    天色漸漸放亮,侍衛長通過望遠鏡,已經能模糊的區分黑土地和黑鐵矮人。

    黑鐵矮人的身高甚至比不了座狼的肩高,但是黑鐵軍團面對狼騎兵強大的沖擊力,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甚至沒有做出兵力調動。

    “不對勁,黑矮子在隱藏什麼?”

    黑鐵矮人的應對就是沒有應對,這讓侍衛長摸不著頭腦,真讓狼騎兵沖了起來,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當初白河谷之戰,侍衛長差點沒有被軍令逼死,對于獸人的沖擊力,他有著直觀的感受,如果沒有其他的後手,這支狼騎兵不說全殲這五萬黑鐵矮人,至少能留下一半喂狼。

    黑鐵矮人的自信從何而來,是作戰傀儡軍團?

    在侍衛長眼中,狼騎兵以分秒鐘大約兩毫米的速度前進著,放大到戰場上,狼騎兵的速度應該已經有七十邁了吧。

    然而黑鐵矮人還是沒有動作。

    天光見亮,侍衛長用望遠鏡打量著戰場態勢。

    突然,一些異常被侍衛長發現。

    “見鬼?那是什麼玩意!黃皮的娜迦,又或者蛇人?”

    侍衛長瞪大了眼珠子,終于發現黑鐵矮人隱藏了什麼。

    在黑鐵矮人的軍陣中,一些披著黑色外袍的神秘生物扯下了偽裝。

    那是黃黑相間,肩背長刺,有著蛇一樣下半身的奇異生物。

    而當侍衛長放下望遠鏡,準備將新發現記載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了天空中的異常。

    紅黑色的魔法雲霧籠罩在獸人狼騎兵的沖鋒路徑上,當獸人的狼騎兵全部進入紅雲的籠罩範圍後。

    死從天降。

    無數的火雨轟然而落,天地間一片橘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