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3章 規格內的戰斗(10/14)

第333章 規格內的戰斗(10/14)

    戰爭沒有必勝法則,卻有常勝訣竅。

    所謂敵人希望你做什麼,你就要反著來。

    怎麼才能增加勝利的幾率呢?

    以己之長攻地址短,將敵人拉入你的節奏,再用你豐富的經驗擊敗他。

    歸納成一句話————就是給你個難受。

    機動部隊,就是符合這個原則的存在。

    無論你想進攻、轉進、撤退,總是有一支跑得比你的軍隊在一旁看著你,就算什麼也不做,你也難受的要死,在他的眼中,你毫無隱秘可言。

    毫無疑問,狼騎兵就是獸人部落中的機動部隊。

    然而當這支獸人最強最快的矛被漫天的火雨燒成焦炭渣滓之後,獸人陷入了動態的劣勢。-

    部落的督軍非常理智的收縮了防御,依靠防御工事鞏固現有防線,沒有進入添油戰的節奏。

    防御工事這種東西,就是預支的時間。

    在戰斗發生之前,你耗費時間和力氣修築工事,戰斗發生時,敵人就需要花費時間和力氣來破壞或者爭奪工事。

    獸人花費了一年多時間建造起來的防御工事,黑鐵矮人不可能如履平地的跨越。

    侍衛長不相信剛才那種程度的魔法是能夠隨意使用的,獸人的督軍也不相信。雖然古爾丹用各種各樣的理由將術士北調,然後一口氣坑了奧格瑞姆一回,但是在海峽之南,在灼熱峽谷,在獸人大營,依然有少量術士在為部落服務。

    “那樣的法術不可能毫無準備,即使古爾丹大人……那個叛徒古爾丹,沒有數日的準備也不可能信手拈來。”

    不想活命的術士都不是好獸人,無論是資質不被古爾丹看好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既然留了下來,就不介意為了活命而抹黑以前的老大。

    得到保證後,獸人督軍決定教教那些黑鐵矮人什麼叫犯我強獸者雖眾必誅。

    雖然獸人在數量上遠遠遜色于黑鐵矮人,但是戰斗力上就不是我要打三個那麼簡單了。

    在天色放亮後,獸人的戰爭機器很快運轉起來,投石機和投矛毫不留情的撕裂黑鐵矮人的先鋒部隊,被黑鐵矮人奪走的崗哨一個又一個的被獸人奪回。

    然而黑鐵矮人似乎並不在意人員的傷亡,固執的和獸人進行著寸土必爭的肉搏戰。

    侍衛長遠遠觀望,無法得出準確的戰損比,但是大概估算,至少六到七個黑鐵矮人才能換取一個獸人。

    若是沒有看到那鋪天蓋地的火雨,侍衛長已經準備宣判黑鐵矮人戰敗了。

    然而那驚天動地的一幕讓侍衛長明白,這場由黑鐵矮人發起的,蓄謀已久的戰爭,不會那麼輕易的結束。

    果然,大約一個小時之後,獸人收回了大部分的外圍崗哨。

    然後,轟隆……

    侍衛長的位置,爆炸聲幾乎弱不可聞,但是火光和大地的震動清晰的表明了黑鐵矮人不愧矮人之名,遇事不決炸一波的傳統沒有忘記。

    “他們什麼時候安置的炸藥?”

    侍衛長直到此刻才真正收起了對黑鐵矮人的輕視,這一套組合拳打的獸人灰頭土腦,實在漂亮。

    獸人之前似乎還在嘲笑這些黑矮子居然不摧毀外圍崗哨,然而此刻才明白,不是不爆,時候未到。

    爆炸的煙塵不僅阻礙了獸人判斷戰場情況,也阻撓了侍衛長觀戰。

    用望遠鏡急迫的觀看著,煙土粉塵中,若隱若現的黑色身影無畏的沖向敵人。

    而被打的一臉懵逼的獸人雖然好戰,但是士氣這玩意兒就是個此消彼長的東西。

    塵埃落定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等侍衛長能通過望遠鏡看清晰時,黑鐵矮人已經開始打掃戰場了。

    “最少兩千多獸人完蛋了,大營危險了。獸人不向丹莫羅求援,恐怕要戰敗了。一邊倉皇應戰,一邊蓄謀已久,哈。”

    獸人大營南北開,侍衛長不相信黑鐵矮人南面猛攻,北面會毫無動作,而且作戰傀儡並沒有出現在戰場上,那些重型傀儡一個兩個只能是獸人秀操作的笨重靶子,但是成建制的出現在戰場上,就變成了能夠帶來死亡風暴的終極殺戮機器。

    或許是獸人大營的投石機和床弩擁有足夠的壓制力吧。

    侍衛長這麼想著,繼續觀察著戰爭的進展。

    第一波交戰的黑鐵矮人已經退了下來,在大軍團後方的重整建制,休息進食,而第二批次的黑鐵矮人可沒有給獸人留下安逸吃飯的時間,攻城部隊推著一個個粗管子就攻了上去。

    “這是什麼?大炮?天啊!”

    侍衛長看著黑鐵矮人密密麻麻的手推大炮架,背後的冷汗森森的流。

    依然沒有什麼響亮的聲音傳來,但是光影效果和著彈點的土石飛濺依然證明了黑鐵矮人退出來的可不是玩具,不是大炮仗,而是真正的殺人凶器。

    從清晨到正午,僅僅六個小時不到,獸人幾乎丟掉了所有的外圍防御,被黑鐵矮人圍到了大營之外。

    一開始,侍衛長還有心思吃點肉干奶酪,喝兩口酒水。然而隨著戰況的激烈,侍衛長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手中的望遠鏡上,偶爾放下望遠鏡也只是快速的記錄著戰場上發生的事件和自己的猜想。

    四個多小時了,侍衛長也是滴水未進。

    “黑鐵矮人蓄謀已久,但是近戰搏殺依然是獸人佔據絕對的優勢。現在獸人最後也是最堅固的防御工事沒有被擊破,為了隱蔽行軍,黑鐵矮人的彈藥儲備不會太充足。戰爭的勝負如果不能在天黑前決出,那麼黑鐵矮人就不可能全殲灼熱峽谷的獸人。就算死了三四千獸人,大營里至少還有七八千,甚至一萬多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讓獸人找到機會打出一波反攻,黑鐵矮人此刻分散包圍的戰略就會成為敗筆。”

    在洛丹倫和獸人大大小小戰斗了近一百場的侍衛長清楚的明白獸人的士兵很有點神經刀的意思,打順了神鬼難擋,打的不順也就那樣,一樣會被聯盟士兵打懵逼。

    所以下午的幾個小時就特別重要,黑鐵矮人如果能一鼓作氣打出行雲流水般的組合拳,真有可能畢全功于一役。

    黑鐵矮人明顯還有後手,但是獸人也不是案板上的肉,僅僅十多分鐘就估算出了黑鐵矮人火炮的特性,僅僅是一分鐘的炮擊間隔,至少一千多獸人就跨越了五百多米的距離沖到了火炮的射擊盲區內,同守衛火炮的黑鐵矮人戰了個痛。

    緊張,刺激,第一次,侍衛長發現看別人打仗比自己領兵還疲憊。

    頭有些暈,一方面是用眼過度,另一方面是有些脫水了。

    強迫自己放下望遠鏡,又吃了點食物補充些水分,離開窩棚,朝著外圍警戒的士兵那邊看了看,發現手下沒有偷懶,就吹了記響哨又揮了揮手手,示意手下過來繼續監視,而自己需要休息片刻。

    如此隱蔽偏遠的地方,哪里會有人來掃蕩嘛,士兵對于上司安排自己放哨原本是心有不滿的,然而軍令如山,有不滿也只能憋著。不過在接過望遠鏡時,一切不滿都煙消雲散了。

    “侍衛長,獸人發動反攻了。”

    “嗯?我看看。”

    剛剛躺下的侍衛長刺溜一下爬起來,一把奪過了望遠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