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4章 規格內的戰斗(11/14)

第334章 規格內的戰斗(11/14)

    血色殘陽籠罩血色的大地,晚霞如血染紅了流血的戰場。

    一下午的時間,黑鐵矮人不計傷亡的猛攻動搖了獸人的意志。

    看似平靜的夜,只是洶涌暴怒的假象。

    與黑鐵矮人燈火通明的布置陣地不同,獸人的大營一片寂靜,點點營火反而讓整個營地顯得更加寂寥。

    在侍衛長所在的觀察哨,視野範圍就那麼大,不可能掌握整個戰場的動態,所以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有匯總所有觀察點的情報後再進行整理分析才辦得到。

    篝火在背光的山岩之後點燃,**的烤肉送到侍衛長手上時已經變涼。

    然而侍衛長舍不得離開觀察點,這場戰爭太重要了,如果不說親眼所見,誰又能想到地底之下,黑鐵矮人居然蘊藏著如此強大的力量。

    必須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傳達給卡洛斯陛下,否則毫無準備的奧特蘭克軍隊會吃大虧的。

    侍衛長想的很深,很遠。

    後半夜,原本只有兩個人的一號觀察崗迎回兩組移動觀察哨兵,在簡單的塞了點吃食充饑後,哨兵們向侍衛長報告了自己所偵查到的情報。

    “黑鐵矮人掘斷了獸人大營的水源,獸人堅持不了多久。”

    雖然這條消息很重要,但是侍衛長還是對屬下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這兩個家伙居然利用戰爭中調度不靈的混亂,摸到了黑鐵矮人後方,發現了黑鐵矮人的工程兵在鑽深井抽水,準備將流經獸人大營的地下水脈截流。

    抓了個舌頭後,黑鐵矮人的計劃就不再對人類保密。

    “那些蛇怪,就是召喚火雨的那些蛇怪,有些奇怪。如果說它們是黑鐵矮人的召喚物,看起來又不太像。我們不敢靠的太近,只能用望遠鏡觀察,並繪制了一些畫像。”

    雖然另一組沒有帶回什麼讓人耳目一新的情報,但是厚厚一疊草莎紙素描,生動的勾勒出了那些神秘生物的外貌,價值也不小。

    還有好幾組人在外,戰場的迷霧還沒有完全剝開,這場戰爭的拼圖還顯得凌亂不堪,但是站在軍事觀察員的角度,侍衛長認為獸人應該考慮突圍的準備了。

    有心算無心,先機已失,再不走,恐怕走不了了。

    其他人也同意侍衛長的判斷,這場戰爭,獸人想贏,有些難了,保和已經是最好的局面。

    因此,觀察點恐怕就需要挪挪位置了,將人手向北調動,才能更好的進行觀察。

    “趕快睡一會,後半夜就出發,通知二號觀察崗分一個人跟著你們這組往北邊去,然後你們這組的觀察位置也往北邊挪一挪。嗯,讓二號觀察崗剩下的人不要去集結點了,直接後撤到灰燼之海的支援站去。”

    在心中盤算了一會,侍衛長做出了人員調配的安排。

    幾乎同一時間,獸人大營。

    “督軍,北上求援的勇士回來了。”

    “這麼快?”

    和外在的平靜不同,督軍大帳內,獸人軍官們吵做一團,有人認為應該堅守待援,有人認為應該趁夜突擊,有人認為退守保全是最好的選擇,還有人甚至提出反攻大熔爐,大不了換家唄。

    而無論持什麼主張的人,在听到這個消息時,都閉上了自己的嘴。

    “讓他進來。”

    原本還心存疑惑的督軍見到奄奄一息,被人用擔架抬進大帳的獸人時,內心一緊,卻也有些釋然。

    “蜘蛛,水晶蜘蛛。通往丹莫羅的隧道里全是水晶蜘蛛。其他人拼死斷後,讓我回來報信。”

    艱難的說完這段話,滿身結晶傷痕的獸人昏迷了過去。

    “哼,小伎倆,沒有食物,那些八條腿的爬蟲能活多久。”

    獸人督軍故作輕松的隨意點評著。

    示意衛兵將傷患抬下去休養。

    “再召集一隊勇士,給他們最好的裝備,一定要沖過封鎖,把消息傳遞給丹莫羅的同胞。”

    扭頭對自己的副官吩咐完,督軍將注意力轉回之前的議題,灼熱峽谷的獸人應該如何對敵。

    在燃燒平原,以及更南邊的艾爾文,幾十萬獸人大軍主力猶存,督軍根本沒有將黑鐵矮人放在眼里,他一直堅信,勝利終將屬于部落。

    目前,雖然南下燃燒平原的通路被黑鐵矮人截斷。但是都不用自己去通風報信,向北方輸送物資的運輸隊最多三五天就能將異常情況回報給大酋長奧格瑞姆,最多十天,燃燒平原的獸人就會趕來將不自量力的黑矮子碾成渣滓。

    因此,督軍還是傾向于固守待援。

    他唯一擔憂的是黑鐵矮人再一次用那種漫天的火雨襲擊營地,那問題就大了。

    不過手下的術士再三保證,那樣的法術必然需要準備很長時間,不會毫無征兆的,狼騎兵的覆滅是指揮官的輕敵和愚昧,獸人大營只要有自己在,必然固若金湯。

    手下士氣高昂一心求戰,術士為了保命求全無限吹噓,督軍營帳內看似熱鬧的會議一直持續到天亮,地下水枯竭的消息才上報。

    在灼熱峽谷,飲用水全部都是通過深井打通地下水脈獲取,整個區域根本沒有一滴地表水。在督軍的嚴令下,這個消息被封鎖起來。

    截斷水源這種事,必然是黑鐵矮人干的,沒有一個獸人對此抱有懷疑。

    存水還夠一日之用。

    那麼之前的軍略就必須有所改變了,必須正面擊破黑鐵矮人的大軍,不然整個大營很難堅守到援軍抵達。

    心中盤算著雙方實力對比,自己還有八千多敢戰的獸人勇士,而黑鐵矮人大約還有四萬多人。

    一個打五個……似乎自己優勢還是很大。

    獸人督軍下定決心要正面出擊的時候,天色已經微微發亮了。

    而黑鐵矮人那邊,安格弗將軍正對著阿格曼奇大發雷霆。

    “大帝正在燃燒平原為我們的行動爭取時間,索瑞森大帝親自上陣,為我們爭取時間。而你卻告訴我,黑鐵矮人引以為傲的傀儡軍團無法使用,你這是叛國!阿格曼奇,你這是叛國!昨天,如果傀儡軍團能夠上陣,昨天我們就能把那幫獸人碾成渣滓!”

    “不要對我大喊大叫,安格弗,你是將軍,我也是。火妖給出的技術有紕漏,你們敢去和弗萊拉斯大吼大叫嗎?”

    傀儡統帥阿格曼奇用低沉的聲音反駁著。

    “告訴我,什麼時候能修好。”

    “明天中午之前,應該有一半的作戰傀儡能修好。”

    “那麼就一半。時間很緊迫,如果不能在燃燒平原的獸人突破封鎖前結束戰斗,我們都等著面對大帝的怒火吧!”

    “就不能讓火妖們再用一次那個法術?”

    阿格曼奇提議道。

    “哈哈,好主意,你去和它們商量商量?”

    面對安格弗的諷刺,阿格曼奇不再接話,而是扭頭就走。

    使用了火妖提供的新型動力核心,黑鐵矮人的作戰傀儡居然在長途行軍後集體趴窩了。

    阿格曼奇決定自己親自動手,還能多修復兩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