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5章 規格內的戰斗(12/14)

第335章 規格內的戰斗(12/14)

    <!--章節內容開始-->兩天,僅僅兩天,作為灼熱峽谷一方豪強的獸人就敗了,慘敗。

    最後一役,侍衛長因為位置受限,沒有能親眼目睹全過程。听著北方觀察點的人描述他們的所聞所見,侍衛長還是在腦海中描繪出了當時大致的景象。

    獸人不敢困斗,發動了反擊,大約四千獸人分六路反沖擊,黑鐵矮人猝不及防,被打了一波小團滅。

    然而黑鐵矮人似乎鐵了心要把戰斗拖成添油戰,許多在腰間綁著炸藥的自爆工兵邁著風騷的舞步喊著響亮的口號沖進獸人中間發動了戰技︰【阿拉胡阿克巴】。

    在黑鐵矮人的清真戰術下,原本可以趁勢推高的獸人連二塔也沒有破。

    等獸人想出應對方式時,黑鐵矮人也緩過了氣,後續兵團已經支援了上來。

    最終,獸人不敢繼續激進,怕出擊的部隊被黑鐵矮人隔在大營之外,無奈收兵。

    緊接著,就是一下午的火炮投石機對轟。

    直到傍晚,獸人似乎都認為戰場的天平還是傾向于自己這方。

    然而當黑鐵矮人的作戰傀儡軍團走上戰場後,戰場態勢終于扭轉了。

    巨大的作戰傀儡行進時的顫動,仿佛可以隨著地面傳遞到人心,即使是嗜血好戰的獸人,也無法完全克服巨大密集恐懼癥。

    黑鐵矮人的傀儡軍團完美的演示了什麼叫多就是好,大就是美。

    最少一千台五米多高的擬人形態重型作戰傀儡背著夕陽的余暉邁著鬼畜的步伐壓向獸人的大營。

    沒錯,一步兩步,是魔鬼的步伐……

    從收集的情報看來,黑鐵矮人的作戰傀儡明顯出了什麼問題,至少說內部懸掛系統有什麼問題,集團作戰的作戰傀儡在機動力上甚至比不上侍衛長他們做懸賞任務時遭遇的哨戒守衛型號的作戰傀儡。

    但是這並不影響傀儡軍團的威懾力。

    任誰看到那黑壓壓一片大家伙走過來,心里都要顫兩顫。

    獸人是挺莽的,但是不傻,用血肉之軀去填這個坑,他們不干這種虧出血的事。

    于是,外圍突擊的獸人有序的回到了大營,試圖用投石機和床弩,用堅固的圍牆,用堆砌的土木壁壘來對付敵人。

    然而黑鐵矮人掀開了他們的最後一張底牌。

    火元素。

    黑鐵矮人抽干流經獸人營地的地下水脈不光是為了斷其飲用水,更是為了給火元素創造一條通路。

    侍衛長結合觀察資料得出了這個結論︰黑鐵矮人中制定這個作戰計劃的人是tm個天才,也是個瘋子。

    火元素生物順著干涸的水脈一路潛進獸人營地下方,然後順著獸人開鑿的取水深井蔓延而出。

    別管是寵物兔大小的活性火花還是獵犬大小的次級火元素,還是從新凝聚起來的高等火元素又或者大型火元素,都它喵的是火元素,高溫是它們的共通特性。

    于是,獸人的營寨開始燃燒,混亂中的獸人顯得不堪一擊,而失去彈藥的投石機和床弩的獸人明顯沒有更好的辦法對付黑鐵矮人的傀儡軍團。

    獸人的督軍試圖整備人手,進行一次賭命的出擊。這個決定不能說不正確,北面是黑壓壓一片重型作戰傀儡,南邊是黑鐵矮人的主力軍團,西邊是大熔爐的絕壁,東邊是灰燼之海,水源被斷,糧食被燒,固守只是等死,殺出去才有活路。

    然而運氣卻不在獸人這邊。

    肆虐的低等火元素生物被獸人輕易的碾殺,中高等的火元素卻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家伙,沒有專門應對元素生物的武器或者相應等級數量的法爺,這些元素生物就如同移動的天災。

    更加可怕的,當獸人整隊想要出擊時,一只超大號的火元素沖破了桎梏,在獸人的營寨內重塑了形體。

    火焰之王,外圍觀察的人類士兵用帶著顫抖的聲音向侍衛長描述著自己的所見。

    遠遠望去,那只巨大的火元素有著近乎金黃色的外表,獸人僅僅是靠近它,皮膚就被烤的 黑,弓矢還沒有觸及它的體表,已經化為灰燼。

    獸人中的術士用暗影法術攻擊它,火焰之王被撕碎的形體化作了更多的活性火花,地面被碎裂的火元素碎片擠佔成了火的海洋。

    在獸人陷入混亂之時,黑鐵矮人可沒有發呆。南面軍團,黑鐵矮人中的爆破專家成功的炸開了獸人的圍牆,黑鐵大軍魚貫而入。拆東牆補西牆的獸人只能倉皇迎敵,而片刻後,姍姍來遲的傀儡軍團也突破了獸人的防御。

    接下來的戰斗,已經不能稱之為戰斗,那簡直是一場屠殺。

    “除了一小股獸人逃入了灰燼之海,其他的獸人大多數戰死,也有投降的,但是黑鐵矮人開始打掃戰場了,我們不敢靠的太近,不清楚是被黑鐵矮人抓回暗爐城當奴隸還是被就地格殺。”

    十四個人的觀察小組,記載後厚厚一疊的觀察筆記。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在考慮一個問題,如果是我們遇到黑鐵矮人,能贏嗎?

    一時間,營地內,篝火旁,竟無人言語。

    “這場戰爭很重要的。黑鐵矮人準備充分,計劃縝密,不可一世的獸人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頓啊。大家都是在希爾布萊德為聯盟流過血的漢子,知道真實的獸人可不是給農夫市民宣傳的那樣不堪一擊。但是我們也看到了,光能打沒用,有備勝無算。連黑矮人那樣的軍團都能大敗獸人,陛下到來的時候,必將無往不利!”

    侍衛長半是總結半是打氣的說道。

    “陛下什麼時候來?”

    離開熟悉的軍營,遠離生養的家鄉,在貧瘠焦灼的地方執行任務,奧特蘭克的小伙子們雖然忠誠,卻也會產生這樣那樣的想法。

    “陛下的前鋒已經快到鐵爐堡了。”

    想了想,侍衛長決定將這個消息說出來,也能鼓舞士氣。

    “休息兩天,然後與灰燼之海的人匯合,大家返程。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回家了,陛下從不虧待功臣。”

    “聯盟必勝,奧特蘭克萬歲!”

    一席話語,打算了戰爭帶來的陰霾,這些遠鄉的游子渴望著回歸故土,更渴望建立功勛。侍衛長忍不住拍了拍關于這場戰爭的情報,回憶著有沒有什麼疏漏。

    夜,就這樣悄然過去。(未 完待續 ~^~)<!--章節內容結束-->

    <center></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