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6章 規格內的戰斗(13/14)

第336章 規格內的戰斗(13/14)

    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全靠一身加九追十六。網

    來的時候一路遛狗,回去的時候就得躲著走。

    侍衛長突然現自己對黑鐵矮人這個種族其實並不了解。

    你說贏了就贏了吧,戰利品一搶,俘虜一綁,火一放,人一撤,這仗就算打完了。

    不,黑鐵矮人們就不。

    連續數天的篝火晚會白天睡,打牌喝酒可勁的醉,就是不回大熔爐。

    黑哥哥,不,黑叔叔,你是我叔行不!幾萬大軍啊,就算你們黑鐵矮人體型比人類小,吃的比人類少,那也是幾萬大軍的開銷啊!

    侍衛長看著歸路被黑鐵矮人阻斷,不禁有些心煩。

    明天就是約定的日子,無論娜塔莉瑟琳找沒找到她想要的東西,雇佣合同都準時到期,她想要跟著隊伍一起返回瑟銀崗哨,走她來時的路回去也行,又或者有其他想法也無所謂,既然扮演著佣兵團的角色,自然按照佣兵的規矩辦事。

    不過獸人的潰兵也逃入灰燼之海,讓侍衛長有些小小的擔憂。

    雖然明白,倉皇逃竄的獸人沒有食物沒有飲水,更沒有工具材料,幾乎不可能在灰燼之海生存,甚至連繞過灰燼之海逃回燃燒平原都是白日做夢,但是心中依然有一絲不安。

    完成觀察任務後,只留了兩組人在外圍繼續觀察,大部隊都撤回了灰燼之海外圍最初的接應營地休整。

    “那邊有聯系沒有。”

    接應營地,侍衛長一邊休息一邊問。

    “第三天和第六天回來補充過物資和飲水,不過我覺得今天他們是不會回來了,合同約定十天,那個女牧師應該會堅持到明天吧。”

    負責接應的人回憶了下,將情況告訴自己的上司。

    “嗯。”

    侍衛長模稜兩可的點了點頭,陷入沉思。

    就如同娜塔莉的探險一樣,在物資消耗殆盡前探索一片區域,然後回來補給,再探索一片區域,她的路程遠近取決于行動效率和攜帶的物資補給。侍衛長帶領的整個隊伍其實也一樣。

    從離開瑟銀崗哨那一刻起,隊伍攜帶的物資就一點一點的在消耗,每一天,隊伍都需要狩獵、取水,盡量就地取食,降低消耗,否則就算你背包里全是食物和飲水,也堅持不了多久。

    獸人和黑鐵矮人開戰之前的渾水摸魚,讓隊伍囤積了一小批物資,但是架不住這麼多張嘴一起吃。

    到底是再等一等,等到黑鐵矮人鬧瘋了,玩夠了,滾回大熔爐後原路返回,還是南下繞行,侍衛長猶豫不決。

    等待黑鐵矮人的大軍撤離,原路返回,那麼物資補給只有兩天的富余,也就是說兩天內拿不定主意,整支隊伍就要忍饑挨餓了。

    南下繞行,路程至少是原路返回的三倍,但是瑟銀崗哨在整個灼熱峽谷都布置了觀察哨,修建了不少秘密的物資倉庫,只要願意花錢,就可以買到補給品,關系到位了,價格還有折扣……

    原路返回,需要穿過黑鐵軍團的布控區,太過危險,必須等黑鐵矮人撤軍,南下繞行雖然安全許多,然而三倍的路途,怎麼趕路也要耗費兩倍半的時間,這讓侍衛長害怕錯過重要的消息。

    嘴里嚼著不知道隨手從哪來摸來的干草睫,侍衛長心中盤算著利害得失。

    反正還得等一天,侍衛長還有時間慢慢思考。

    整個營地都彌漫著一股任務完成後的輕松愜意和懶散。

    就如同沒有去過長島的人總是臆想長島的雪,沒有去過挪威的人幻想挪威的森林,沒有到過灼熱峽谷的家伙活該餓死一樣。

    在荒蕪的表象下,真實的灼熱峽谷並不死寂。

    一下午的時間,閑的蛋疼的士兵們跑出去打獵,居然帶回來兩只沙蜥和一只鉤尾蠍,大小不等的沙蟲若干。

    雖然看上去這些東西似乎難以入口,然而剝了皮,去了殼,理干淨內髒毒腺,吃起來味道也不是那麼糟糕。

    接應營地的位置選的不錯,不用擔心篝火燒烤的煙氣被人察覺,于是,天色黯淡下來後,每人拳頭大小的熱氣騰騰的肉食總是能溫暖人心。

    吃吃喝喝,打鬧嬉笑,除了負責放哨的家伙略顯苦逼,辛苦許久的戰士們享受著難得的愜意。

    直到……

    “前方有五百米動靜!”

    哨兵傳來警報,愜意的晚餐時間宣告結束。

    三兩口將吃食塞進肚子,用最快的度套上防具,刀劍叉腰弓弩上弦,所有人都找到隱蔽的位置觀察情況。

    “一幫小兔崽子!”

    侍衛長回頭看了眼,忍不住罵了聲,然後從地上爬起來弓著腰幾步躥到篝火旁用沙土滅火,將明晃晃的火焰滅到暗紅的烤碳,才返身匍匐,準備應對突情況。

    天色已暗,即使用望遠鏡觀察,也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黑漆漆的身影略顯蹣跚的靠近。

    “不太對,去兩個人靠近看看情況。”

    侍衛長將視線抬高,觀察著遠方敵人可能埋伏的位置,卻沒有現什麼異常。

    在小心的戒備中,出擊的士兵架著那那個黑影返回。

    “天啊,這是什麼!”

    焦黃而稀疏的毛,枯萎而衰老的身軀,干裂異變的皮膚,昏暗無光的眼瞳,暗影的力量剝奪了他的生機,只有臉部依稀可辨的輪廓顯示這個家伙曾經是個人類。

    “侍衛長,銘牌!”

    正當眾人圍著這具還能喘氣的干尸觀察時,有眼尖的家伙現它手里捏著什麼。

    “聖光啊,他是馬雷克!探險隊出事了!”

    來人是陪同娜塔莉瑟琳進入灰燼之海的成員之一。

    然而曾經的帥小伙,此刻只剩下最後的人型了,他的嘴唇一張一合,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

    因為他的聲帶、舌頭、嘴唇,都腐朽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原本輕松的氛圍凝重了起來。

    在希爾布萊德,侍衛長見過不少被術士的法術折磨的人類,和眼前的士兵幾乎一模一樣。

    生命吸取。

    有術士對他使用了生命吸取,吸取了他的生命力滋潤自己。

    “是逃難的獸人。”

    “那些吃人的牲口!”

    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馬克雷張著嘴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異常的焦急。漫長的旅途讓他原本就接近崩潰的身體更加脆弱。最後,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將銘牌扔到侍衛長身上,又用手指在地上花了兩條杠,便咽下最後一口氣。

    “什麼意思?”

    “不太懂,怪我們救不了他?”

    “別瞎說,馬克雷是個好小伙。”

    侍衛長思考了一下,心中有所觸動。

    “還有兩個活口!四個人,不五個,還有兩個活著。他是來求援的!為戰友求援。”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