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7章 規格內的戰斗(14/14)

第337章 規格內的戰斗(14/14)

    是信仰的堅持還是生命的奇跡,又或者是陰謀的詭計。本文由  首發

    生命力枯竭的戰士帶著謎題返回基地,到底是為了拯救戰友的生命還是渴望炙熱的復仇,又或者是隱藏暗處的未知之敵低劣而骯髒的下作手段,隨著逝者如斯夫,已經不舍晝夜了。

    俗話說得好,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又不給你開窗戶,那很可能是他老人家想吹空調咯。侍衛長思前想後一晚上,眼楮都熬紅了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

    這個時候,他想起了自己的頂頭上司,偉大的有產階級代言人卡洛斯.巴羅夫同志曾經說過————所謂鋼鐵的戰士,鋼鐵的意志,概括歸納也就是六個字,不拋棄,不放棄。

    自家人都被吸成人干了,狂徒卻逍遙法外,這個場子不找回來,恐怕人心要散啊。

    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啊。

    所以將問題簡單化,別管存不存在幕後黑手,有沒有陰謀詭計,這個事情不找出個背鍋的,不算完。

    當天夜里,侍衛長點了五個腦漿子比較足的,跟著自己就摸進了灰燼之海。

    一鼓作氣呼朋喚友殺進去找場子,氣勢是足了,然後呢?補給怎麼辦,後路怎麼留?萬一失敗了誰來救,觀戰記錄的資料又是誰去送?

    仇人還沒有找到,侍衛長先是紅臉白臉一起唱的壓制住了蠢蠢欲動的手下真正犯蠢。然後挑選人員準備裝備劃分物資攜帶,最後還要參加遺體火化儀式,順便致悼詞,一切忙完,新的一天都來臨了。

    雖然六人救援兼復仇小隊的每個成員都是滿腔怒火,但是侍衛長選出來的人,智商都還是水平線以上。整個行動實在是太突然太感性了,沒有充足的準備也沒有縝密的計劃,大家其實心里都明白,與其說是拯救與復仇的旅途,不如說求個精神上的安寧。

    在灰燼之海這種特殊的地方,夜晚比白天更安全。

    原因很簡單,白天風大,灰燼浮塵在夜晚會沉浸下來,只要有點亮光,再把腰給彎下來,就能看見亮晶晶的一片。在灰燼之海,就沒有真正的安全可言,但是選不反光的地方走,總是安全許多。

    六個人兩兩之間由十米長的繩索互相綁著,在危險的灰燼之海以詭異的行進路線進行著迂回曲折的行軍。

    尋蹤追跡,不僅需要豐富的理論實踐經驗,更需要一顆沒有摻水的腦瓜子。

    簡單點說,就是useit。

    雖然灰燼之海荒涼廣袤,要在這麼大的範圍找人看起來如同大海尋針,但是參考獸人的潰敗方位,娜塔莉一行的探索範圍,以及馬克雷那虛弱不堪的身體的運動極限,已經能夠推測出大概的探尋範圍。

    果不其然,在下半夜,六人小隊發現了打斗的痕跡。

    “頭兒,你看。”

    有眼尖的家伙從沙碩塵土中扒拉出一塊帶有斧痕的破損小圓盾,上面還有黑褐色的干涸血跡。

    “是我們的人,應該是返程的時候遇到的。”

    “嗯,太近了,幾個小時的路程,不太像是轉移前進時的遭遇,說不通。”

    听著手下七嘴八舌的分析,侍衛長默默的掰下一小塊木屑,往地上一扔。

    “我們走這邊去看看。”

    當你不知道該干什麼的時候,隨便干點什麼也比傻站著強。

    侍衛長忠實了履行了這條原則,將命中交給了信仰。

    于是果不其然的空大了。

    一夜的行軍雖然不至于讓這些三大五粗的糙漢身心俱疲,卻也提不起多少精神。

    天光放亮,白日的灰燼之海即將狂暴起來,而走錯路的侍衛長一行鳥毛都沒有見到一根,無奈之下,只能先找個地方避避日頭,補補瞌睡。

    隨著氣溫的升高,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燒烤金屬的味道,空氣也開始渾濁起來,細膩而微小的pm2.5顆粒隨著被加熱的上升氣流開始在近地空間內上躥下跳,很快,空氣就變得渾濁不堪。

    灰燼之海起浪了……

    趕在灰塵暴肆虐之前,侍衛長他們終于爬上了一處風化嚴重的岩台。

    “這里就差不多了,看天氣,今天的風不會太大,這兒的高度足夠我們不吃灰了,安排好警戒順序,大家休息會。”

    取出致密的黑色羊毛毯抖了抖灰,侍衛長盤腿坐下將自己卷成了一坨。

    看著灰塵翻滾猶如海浪驚濤的場景,既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又有些心焦。

    一夜的探尋無果,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吧。

    然而野外營救三原則︰不傷害自己,不傷害他人,不被他人傷害。

    白日的灰燼之海,行走其中目不視物呼吸困難,是一等一的死地,人類如此,獸人自然也是如此。

    沒有特殊的裝備或者強力的法爺帶隊,在灰燼之海白日強行趕路就是找不痛快。

    想著想著,侍衛長想了很多,漸漸的有些困頓了。

    探頭往下看了看,果然煙塵距離岩台還有十來米的樣子,只要不起大風,基本對眾人沒有威脅。

    睡一覺吧,晚上再探一圈,也就仁至義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從肌肉的疲乏程度推測,頂多兩個小時到三個小時,正是那種沒有睡舒服,渾身難受的時間,侍衛長被警戒的哨兵推醒了。

    這個小伙子不錯。

    侍衛長在內心發出由衷的感慨。

    如同這樣困守孤島的境地,哨兵竟然沒有打瞌睡,確實不錯。

    “頭兒,那邊有什麼東西在晃我的眼楮。”

    听著這個話,侍衛長忍不住抬頭望望天,雲層還是很厚,太陽看起來就是那副有氣無力的死魚樣子。

    剛醒來,腦袋瓜子不怎麼靈光,侍衛長也沒有明白哨兵想要表達個什麼意思,簡直就是一臉懵逼。

    “有東西,反光,那邊。”

    哨兵一手抓著毯子,一手生出來比比劃劃的。

    然而百聞不如一見,一道光斑劃過侍衛長眼前,在眾人休息的岩台上歪歪扭扭的劃過,又晃晃悠悠的回來。

    “我感覺像是求救信號。”

    侍衛長想了想,如是說。

    “我覺得也像。”

    哨兵認同的點點頭。

    “很好,仔細觀察,繼續警戒。”

    “哦。”

    對答完畢,侍衛長重新裹好毯子,繼續補瞌睡。

    有什麼事天黑了再說。

    希望不是陷阱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