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38章 雪山采集任務︰晦暗的氣息

第338章 雪山采集任務︰晦暗的氣息

    “我討厭這個稱呼,秘密使節。凡是自稱秘密使節的家伙都出事了,凡是想要保守的秘密最終都泄露了,這是個被詛咒的,帶有魔性的詞匯,禁止,必須禁止!”

    卡洛斯發泄著自己的無名怒火,然而誰也不敢接國王的話茬。

    兩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卡洛斯在鐵爐堡都談成了幾百萬金幣的貿易大單,聯盟各方卻在北邊卻相互推諉扯皮,著實讓明眼人看著慪火。

    希爾布萊德的戰事,關乎洛丹倫諸國的生死存亡,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打的還像那麼回事。然而南征事宜,同樣關乎聯盟與部落的生死存亡,卻有那麼些人,好了傷疤忘了痛,在後面各種扯後腿。安度因洛薩爵士親自坐鎮南海鎮,統一規劃調度大軍行動,依然壓不住這股歪風邪氣,泰瑞納斯接到洛薩的求援信,也是頭疼不已。不光是其他幾個國家,即使洛丹倫王國,內部也出現了許多不同的聲音。

    北方大陸,流竄的獸人是不是還在襲擾村莊,鼠目寸光的貴族們已經開始惦記著戰後邀功請賞。

    一時間,好像只有暴風城的遺民和奧特蘭克王國一心想著打獸人。

    這種感覺看不見摸不著,卻能給人帶來切身之痛。當卡洛斯一連收到十二封催促他回南海鎮參加聯盟大會的信函時,脾氣徹底爆發了。【愛書屋】

    一頓聲嘶力竭的臭罵,對于改善現況無濟于事,罵道最後,卡洛斯自己先冷靜了下來。戰爭的勝負,在于力量的對比,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是取勝的不二法門。那些阻撓南征的人,除了少部分投機者,更多的是在之前的戰爭當中流血犧牲的人。你無法指責他們什麼,因為他們無愧于聯盟。但是你又不能放任不管,人心散了,隊伍就沒法帶了。向傲天流小說一樣,敢要出個不,管殺不管埋?哈,恐怕洛丹倫諸國先就爆發內戰。

    所以這件事只能用政治的方法攻心,武力無用。

    卡洛斯用魔法通訊和父親商量再三,最終決定不參與南海鎮的聯盟大會。

    理由?傷了,病了,走不動了,奧特蘭克的國王身先士卒,戰斗在抗擊部落的第一線,這個理由夠不夠。

    糟心的事情交給聯盟的大元帥總指揮安頓因洛薩去處理吧,奧特蘭克人扮演好自己打手的角色就行了。

    但是政治人物,比如奧特蘭克國王卡洛斯巴羅夫這樣的政治人物,是必須注意自己風評的。背地里怎麼干都行,別被人抓住把柄就行。你卡洛斯傷了,病了,走不動了,要在鐵爐堡養傷,這個可以。你養傷養到灼熱峽谷去,這個就有些過了。

    所以在自己的侍衛隊里抽簽抽出個倒霉鬼,每天替自己好吃好喝躺著裝病當豬養,卡洛斯領著一票小弟秘密南下了。

    臨走前,卡洛斯看著作戰地圖,越看越糟心。薩爾多大橋還是沒有打下來,米奈希爾港的聯盟駐軍還是只有三萬,獸人的水面力量開始重建,物資給養的運輸越來越困難,濕地的聯盟軍隊別說給格瑞姆巴托的獸人造成壓迫態勢了,連走出西部濕地的能力都欠缺。擁有傳送門的奧特蘭克軍居然成為了東部濕地最有威懾力的一股力量。但是受限于技術力量和元素潮汐的漲落,傳送門的運力是有極限的,增兵到一萬四千人,卡洛斯在濕地的勢力已經達到極限。聯盟靠不住,就只能靠自己,一邊防備著格瑞姆巴托的龍喉氏族,一邊修復道路,一邊開始向卡茲莫丹滲透力量,一邊囤積資源。有對比才有落差,一時間卡洛斯有一種偌大個聯盟,只有老子一個人在干活的錯覺。

    雖然知道是錯覺,但是這種感覺依然很不爽。

    還好麥格尼是個實誠的人,得知卡洛斯有意與鐵爐堡南北並進肅清卡茲莫丹地區,非常仗義的提出了補償條款,願意在簽訂的貿易協定之外給出金錢和物資上的補償。卡洛斯矯情了一小會之後,爽快的接受了,這也算是出發前唯一的好消息。

    伊米爾的忠誠值得信賴,然而小心思太多,將他換回濕地大營主持日常事物後,卡洛斯點了一個嶄露頭角的新人將領作為留守人員的領頭人,然後點兵點將帶著一票武裝到牙齒且擁有和善眼神的戰士到瑟銀崗哨進行友好的國事訪問去了。

    矮人的土石工程力艾澤拉斯第一,這點無需質疑,一千一百四十七米長的山體隧道,短短一個多月就清理通暢,不服不行。

    剛剛進入灼熱峽谷,身穿大襖的奧特蘭克人就傻逼了。

    一千一百四十七米長的隧道,那一頭是冰天雪地,這一頭是焦土煉獄,畫風偏差也太大了。

    沒法子,脫吧。

    頭兩天適應天氣,磨磨唧唧的走走停停,直到第三天,大部隊才原路返回。

    鬧了個大烏龍,因為卡洛斯小看了灼熱峽谷的地理特性。

    因為沒有準備充足,一千多人的大部隊根本找不到充足的水源。

    沒法子,撤了七百人返回卡茲莫丹,找矮人村落購買了許多大木桶,裝著麥酒之類的飲品,精簡完隊伍,卡洛斯一行才真正的啟程。

    一路上,沒有見到向導所說的塵火谷一霸————水晶蜘蛛,卡洛斯頗感遺憾。然而黑鐵矮人的襲擊讓卡洛斯找回了點樂趣。

    是誰給他們的勇氣尾行最終,又是誰給他們的信心深夜偷襲,區區五百人不到的黑鐵矮人就敢襲營。

    還沒有等卡洛斯動手,一幫子驕兵悍將已經完成了反突襲。

    能被卡洛斯隨身帶在身邊的人,那都是面對獸人敢放話一個打三個的狠角色,還有一百多王教國立騎士團的現役聖騎士,二十多號法師,以及猛如狂犬的某高等精靈。

    黑鐵矮人的膚色雖然在黑夜中有天然的隱蔽性,但是索拉在一公里外就察覺了黑矮子們的行動。好整以暇的奧特蘭克士兵用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殺宣告了自己的到來,卻忘記了自家國王其實是個武斗派。

    沒有撈著架打,卡洛斯心情不佳,而黑鐵矮人在這次襲擊之後,就沒有了後續動作。

    一路行來,十一天後,卡洛斯終于抵達了瑟銀崗哨。

    被卡洛斯留在燃燒平原護送布萊恩銅須的近衛軍們看著自家國王,簡直淚流滿面,一個個眼楮都快放綠光了。

    “陛下,陛下,不好啦,侍衛長被妖女捉走啦!”

    听到屬下的話語,原本還想拍拍肩膀握握手的卡洛斯一臉懵逼。

    我他喵的又不是唐山葬,這莫名的即視感是怎麼回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