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40章 雙峰天地合,新月海天決

第340章 雙峰天地合,新月海天決

    艾澤拉斯的王權其實挺有意思的。

    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年代,王權非常的重,因為所有人都希望得到庇護,心靈和身體能夠有所依托。對于王權的尊重,是艾澤拉斯大部分智慧生命自下而上發自真心的。

    但是對于國王本身,人民的敬重似乎就要打折扣了。

    探究其根本,得出的結論簡直讓人苦笑之余,又尷尬不已。

    因為人民需要一個國王,也僅此而已。

    做得好,是國王賢明,做的不好,是國王昏聵,一直做不好,干你丫的推翻你。

    達到一個國家如此,小到地方組織勢力也是如此。

    原本,今天是希爾薇.摩根來瑟銀崗哨的日子,但是出了點意外,會面推遲了。

    希爾薇在卡洛斯身上下了很重的賭注,所以並沒有找借口搪塞自己的盟友。信使直言不諱,燃燒平原的獸人內亂似乎要平息了。黑鐵矮人在黑石山關隘阻擋了獸人的援軍,全殲灼熱峽谷的獸人駐軍這件事似乎激怒了整個部落,獸人發起了新一輪的掃蕩,似乎準備肅清周邊的所有殘存抵抗者,摩根崗哨首當其沖,艾爾文森林的人類抵抗軍也不得幸免。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摩根財團內部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一些掌權者似乎認為轉移財富到洛丹倫才是上上之選,繼續抵抗只能徒勞無功。摩根夫人,無法如約而至,殺人去了。

    瑟銀兄弟會是從暗爐城分離出來的黑鐵矮人勢力,雖然有摩根財團牽線搭橋,但是對于卡洛斯一行還是非常的戒備,主事人一直沒有出現。而卡洛斯也隱藏著身份,享受著貴賓的待遇,安靜等待。

    黑鐵矮人和獸人的那場戰爭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但是看著那厚厚一堆字跡潦草的戰況記錄,卡洛斯依然感覺觸目驚心。

    上一輩子,有人調侃重生穿越有三**門︰皿煮、大建、流水線。說的就是用眾人平等的口號發動下層斗爭,尋求起家資本;大搞工業化,攀科技走技術碾壓流;以及看似萬能的分工制作、流水線生產。

    然而真正落到實處,卡洛斯只想對那些鍵盤斗士說兩個字︰扯淡。

    還是毛爺爺說的好,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所有的問題,歸納到最後都是人與人的斗爭,卡洛斯也想搞工業化,爆產能。然而數年的努力,也就是掃平了國內的反對派,擴大了和外部勢力的交流貿易,將鋼鐵產量提高了十倍。

    十倍,看起來多,但是考慮到那可憐的基數,卡洛斯沒有任何的成就感。

    反過來看暗爐城的黑鐵矮人,各種黑科技,早就已經全面普及了流水線生產,連傀儡大軍這種機械軍團都使用了一百多年。真要說比技術實力,侏儒自稱第一,銅須黑鐵兩家矮人恐怕並列第二,人類即使去掉辛多雷和奎爾多雷兩家精靈,也成不了第三,贊達拉的巨魔和贊科島的地精就笑笑,不說話。

    基礎代差那麼大,你拿什麼去追趕。

    看的越多,想的越多,卡洛斯越有一種錯覺————只有魔法才能興邦,只有法爺才能救國。

    火妖的出現,讓卡洛斯有了一絲緊迫感。記憶中,作為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的眷族,火妖似乎一直窩在地下侍奉自己的主人,從未有在地表出現的記錄。

    雖然聯盟的支持者們還在後面扯皮,但是扯皮的原因無非也是述求利益。然而部落和獸人的存在危及了聯盟內部所有種族的根本利益,所以戰爭一定還會繼續。所以最後的聯盟部落主力大決戰依然會發生。

    別說幾十萬人的大會戰了,就算是幾萬人的戰斗,也不是隨便說打就能打的。但看丹莫羅和艾爾文地區的地形,適合這樣大決戰的場地,無非鐵爐堡、燃燒平原以及艾爾文森林三處。趁著獸人內亂,鐵爐堡周邊地區已經光復,可以排除。獸人也是需要吃喝拉撒的,他們來到艾澤拉斯也在就地收集物資,如果被人類打過燃燒平原,被壓在艾爾文森林,那麼在暴風王國的焦土殘骸上,獸人根本無法養活自己。通過簡單的排除法,不難看出,最後的決戰地,依然還會是燃燒平原。

    這不是歷史的慣性,而是理智的選擇。

    記憶中另一條時間線的燃燒平原之戰,人類和獸人戰了個痛,最後圖拉揚開掛贏了。

    卡洛斯攪風攪雨這麼多年,此時此刻的聯盟實力遠勝另一條時間線的聯盟。如果正面拼實力拼操作,聯盟一點都不虛部落。

    但是身處高位,知道的越多,底氣越小。黑石塔的奈法利安以及地下的拉格納羅斯都是不確定因素,黑龍軍團和火焰大軍哪一方也不比部落弱,再加上看不出深淺的黑鐵矮人……

    在這麼多心思叵測的家伙眼皮子底下和獸人進行大決戰,安度因.洛薩的心還真大啊。

    尤其艾格文復活兒子去了,麥迪文還沒活過來,阿萊克絲塔薩的監禁play依然繼續,伊瑟拉沉睡翡翠夢境,諾滋多姆不知所蹤,瑪里苟斯遠在北極。無論奈法利安又或者拉格納羅斯發難,誰能擋得住?

    卡洛斯第一時間想到了暴雪的親兒子,暗夜精靈的扛把子,德魯伊的熊爬子,瑪法里奧.怒風。

    然而先別說東部王國和卡利姆多那限制配合的遠洋貿易能帶來多少交情,就說精靈此時內部的破事也不少,最關鍵的是現在瑪法里奧應該還在沉睡當中。

    如果向瑪法里奧.怒風求助,大德魯伊估計會認真考慮事態的嚴重性,一年半載的就能給出答復。要是找泰蘭德或者範達爾.鹿盔……

    卡洛斯自己先搖了搖頭,暗夜精靈是不用指望了,求人不如求己。

    腦袋空空坐著發呆,時間過得很慢。

    思考問題看似發呆,一晃眼就到睡覺的時間。

    為了暫時的隱藏身份,卡洛斯也沒有進行例行的巡視,洗漱一下就吹了蠟燭準備睡覺。

    可能是思考問題太費腦子,精力不濟的卡洛斯沾枕頭就睡。然而昏昏沉沉中,屬于戰士的那份警覺提醒他,外面有事情發生。

    是打斗聲!

    瑟銀兄弟會想害朕!

    不對啊,不合理啊,侍衛呢?

    卡洛斯跨上胸甲,也顧不得掛扣,隨便拿了根布帶子一系,拎著把刀就就到門邊。

    側身用力推開門,等了兩秒才一記漂亮的翻滾躲到門柱後面探頭快速觀望一下,然後躲好。

    再觀望。

    再躲……好。

    “你們這是鬧哪樣?”

    卡洛斯將刀子往前一拋,穩穩的插在地上,看熱鬧的值夜士兵們蜂擁而散,只留下穿的很清涼的某女性高等精靈和穿的很涼爽的疑似人類女。

    “這個【嗶嗶】是誰。”

    “這個【嗶嗶嗶】形跡可疑。”

    索拉和希爾薇各退一步,停止打斗,卻依然各自保持著警惕。

    卡洛斯無語望天,兩個夜襲的女人撞一塊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