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41章 DEEP♂DARK♂FANTASY

第341章 DEEP♂DARK♂FANTASY

    論整體實力而言,還真不好比較希爾薇摩根和索拉碎星者誰的戰斗力更高。

    一者是百萬游魂怨念的聚合體,是一個人的軍團,是能夠手撕黑龍的狠角色,是游魂不滅摩根不亡的大佬。

    一者是奎爾薩拉斯幾千年才出一個的異端,因為學醫救不了【愛書屋】而轉投游俠,還能混入法師塔拿到魔導師文憑的天才,能打能奶還會biubiubiu,要不是思想極端,簡直就是奎爾薩拉斯新一代的領軍人物。

    真要說這兩人打起來誰能贏,還真不好說,魔法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此情此景,希爾薇面部表情如此豐富,又是這個打斷,明顯嗑藥了,將自己和【愛書屋】的聯系斷開,實力大打折扣。而索拉,穿著如此清涼,想也沒有帶多少法力增幅的裝備,光靠游俠那一套肉搏技巧,還真不一定能贏。

    一時間,卡洛斯還真有讓兩人打一架看看的心思。

    然而有些事情想想就好了。

    “請進。”

    “回去。”

    側身迎希爾薇進門,又對著索拉揚了揚下巴,卡洛斯的差別對待引起了激烈的抗議。

    “我為聯盟立過功,我為抗戰流過血,我和獸人拼過刀,我替陛下擋過槍,卡洛斯你不能這麼對我!你不能這麼對我!”

    “別鬧騰了,這位是真正的秘密使節,你攔了別人的道,還要宣揚的人盡皆知嗎?”

    卡洛斯黑著臉說道。

    “哪有穿這樣的秘密使節!一看就不是正經人。”

    卡洛斯不說話,就是盯著索拉看,一直看到索拉眼神游離,心里發虛。

    “換身衣服,去宿營地逛一圈,把嘴碎的收拾一頓,然後早點睡,明天估計有大場面。”

    “我覺得……”

    索拉還想說點什麼,卻被卡洛斯打斷。

    “我似乎太縱容你了。”

    響鼓不用重錘,索拉明白今晚的試探該結束了,自己有些越線了。

    “遵命,陛下。”

    不同于之前撒潑賣萌的聲音,嚴肅起來的索拉話語中自帶一股沉著的自傲。

    躬身行禮,大步流星的離開,現場只剩下卡洛斯和希爾薇。

    “你的屬下還挺有個性的。”

    希爾薇掩著嘴笑著說。

    “先進屋吧。”

    卡洛斯實在不想接這個話茬。

    重新點上蠟燭,取出酒杯,滿上,踫一個,干一口,好了,氣氛有了,可以開始聊天了。

    “不是說遇到麻煩了嗎?”

    “是挺麻煩的,某個家伙想要卷夾公款秘密北上當個富豪安度余生。”

    “想的挺不錯的。”

    “為了這個目的,他縱容手下亂來,企圖制造混亂。然而還沒有等我過去搞肅清,那家伙就被自己的養子給宰了。”

    “哦?養子?這家伙做人有點失敗啊。”

    “一個有野心的小家伙。”

    “讓我猜猜,你讓他接替他養父的職務了?”

    “嗯,不怕屬下有野心,就怕下屬是廢物。”

    一連串的閑聊,卡洛斯終于確定了眼前這個女子目前的狀態,于是松了口氣。

    “好了,談正事吧,你火急火撩的要我來瑟銀崗哨,自己也急匆匆的趕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兒?”

    卡洛斯一直很好奇這一點,于是直接問了出來。

    “大事。”

    希爾薇嫵媚的笑了笑。

    “別鬧。”

    卡洛斯此刻真沒有什麼調情的興致,又不能像訓斥索拉那樣說話,只能感到滿頭黑線。

    “我沒鬧,真的是大事。【愛書屋】”

    希爾薇笑顏如花,喜悅之情發自真心。

    “好吧,您請說,別賣關子了。”

    卡洛斯舉起雙手示意自己輸了。

    “你就沒有感覺奇怪嗎?瑟銀崗哨憑什麼在大熔爐旁邊安然無事。”

    “是挺奇怪的,雖然這地方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但是真要圍困,也就是三五個月的事兒。”

    “我也是最近才探出底,瑟銀兄弟會的幕後金主居然是達格蘭。”

    “誰?”

    卡洛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住了。

    “達格蘭索瑞森。”

    “誰!”

    卡洛斯反應過來了,卻不敢相信。

    “黑鐵矮人之王,達格蘭索瑞森。”

    “……”

    卡洛斯是真的被這個消息震驚了。

    黑鐵矮人最大的反抗組織瑟銀兄弟會的幕後金主居然就是暗爐城的主人,索瑞森大帝!

    這是什麼神展開。

    “其實不難理解,無非權力的游戲而已。”

    “你是說……”

    卡洛斯從慣性思維中走出來,似乎有點明白了什麼。

    “某些黑鐵矮人不想當狗,或者說不想連骨頭都沒得啃。”

    希爾薇繼續提示著。

    “黑鐵矮人和火元素不是一條心!”

    卡洛斯突然興奮起來。

    上輩子玩游戲就覺得很奇怪,黑石深淵、黑石塔下層以及熔火之心三個副本,包括任務線,如果仔細琢磨,彎彎繞繞的東西太多了。

    拉格納羅斯把黑鐵矮人當奴隸使,黑鐵矮人無力反抗炎魔之王的威能,只能乖乖當狗。然而泰坦重鑄秩序後,元素位面與艾澤拉斯物資世界分離,老索瑞森的召喚法術持續削弱,拉格納羅斯無法長久的降臨物資位面,只得修建熔火之心蓄積力量。

    當拉格納羅斯無法直接控制黑鐵矮人時,作為炎魔之王眷族的火妖對于黑鐵矮人就不是那麼充滿壓迫力了。一方面,黑鐵矮人希望繼續從拉格納羅斯那里獲取力量,另一方面,黑鐵矮人又希望獲取更高的地位。

    因為兩者之間的沖突,令達格蘭索瑞森玩的這招“人也是我鬼也是我”就不是那麼難以理解了。

    “那麼瑟銀兄弟會的目的是什麼?他們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

    卡洛斯抓住了其中的關鍵。

    “不知道。”

    希爾薇一臉正經的說。

    “哦,不知道……你在逗我玩兒?”

    “真不知道,瑟銀兄弟會的家底太豐厚了,各種稀有礦藏珍貴寶石魔法材料在庫房里堆積如山,而且據我所知這樣的庫房不知道有多少。這根本不是一方反叛實力拿得出來的。”

    希爾薇說著說著,似乎回憶起了什麼,兩眼開始放光。

    “這不是重點。首先,是你接受了瑟銀兄弟會的委托,然後找上我。其次,我拿了你的好處,摻和這趟渾水。現在的情況是你告訴我你不知道瑟銀兄弟會招兵買馬到底想干什麼!”

    卡洛斯滿臉的【愛書屋】。

    “真沒有開玩笑,之前財團和瑟銀兄弟會的協議,他們先給了錢,卻並沒有什麼特殊要求,只說有筆大買賣,就算談不成,訂金也不會追回。有這種好事,憑什麼不干。”

    希爾薇似乎怕卡洛斯生氣,低著頭解釋著,自己也挺委屈的樣子。

    “瑟銀兄弟會給了你多少好處。”

    卡洛斯也沒真生氣,為了緩和氣氛,就隨意問了句。

    “五十輛馬車的秘銀錠,三千柄長槍,一千塊盾牌,還有一些火藥和軍械材料。”

    “啥?”

    “對了,本來他們還想提供一些黃金的,財團用不上,就給換成草藥了。”

    “訂金?”

    “訂金。”

    人傻,錢多,速來。

    卡洛斯縱然身為巴羅夫家族的長子,奧特蘭克王國的國王,也被黑鐵矮人的豪氣震驚了,這些東西換在洛丹倫,最少價值五百萬啊,擱這,就變成訂金了,還是不用還的那種。

    想我卡洛斯巴羅夫土豪一生,出門吃飯都不帶找零的,錢包里只有金幣沒有銀的,身上裝備都是大師留名的,原本以為這已經是頂級的富豪生活了……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有錢任性,沒錢認命。

    “什麼時候和瑟銀兄弟會的主事人見面。”

    卡洛斯端正了態度,誠懇的問道。

    “我之所以急忙忙的趕來,就是為了和你串通口氣,瑟銀兄弟會最多明後天就會派人來和我們商談正事,到時候我們兩家說漏嘴了就不好玩了。”

    希爾薇伸手去拿酒瓶子,發現不知不覺間,三瓶酒已經喝空了。

    “我去拿。”

    此刻,卡洛斯認為希爾薇簡直就是散財童女,恨不得供起來,殷勤的緊。

    “時間還長,不急。”

    希爾薇一把拉住了卡洛斯,不讓他起身,眼神里表達的意思再明白不過。

    “……”

    卡洛斯下體一緊,有些心理陰影。

    “我吃了雙倍的藥,不然你那個女屬下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希爾薇將頭發一盤一撒,又松開自己的衣襟,單手抱胸,眼中充滿期待。

    todoornodo,thisisauestion!

    卡洛斯陷入了迷茫。(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