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42章 枯藤老樹昏鴉,死吧死吧死吧

第342章 枯藤老樹昏鴉,死吧死吧死吧

    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咳咳,串詞了。

    因為瑟銀崗哨位于灼熱峽谷西北部群山的高崗之上,遠離大熔爐,所以清晨的空氣和能見度都不錯,而今天更是難得的晴天,簡直稱得上風和日麗。

    曾幾何時,男人為了女性的秘密花園而沉醉,而痴迷,以至于世界聞名的大文豪佚名寫下“為b生為b死為b奮斗一輩子,吃b虧上b當最後死在b身上”的千古絕句。然而那檔子事,沒有的時候想,體驗過了痴,經歷多了煩。

    想想也是,吃你受罪爽上三五分鐘,剩下的只是為了面子死撐,全無快樂,小丁丁磨的還有點痛。

    所以留文無數的佚名大文豪又放話了------同性才是真愛,異性繁衍後代。

    無數人將之曲解為基佬之愛,然而此話的本意,是指志同道合的的性子才能創造出超越種族的奇跡,才能實現大愛無疆的真正博愛。

    多麼勵志的話語啊……

    一大早,卡洛斯醒來,莫名其妙的就進入了思考人生真諦的賢者時間。

    想想,也有三個多月沒有接近過女色了吧,為了一堆拯救世界的破爛事,壓榨了太多的精力,完全沒有感覺到有這方面的需求。而索拉近乎痴女的追求目的性太明確,讓卡洛斯拒絕著拒絕著就拒絕習慣了,根本沒有把她當女人看。

    地位起來後,一般的庸脂俗粉就看不上了,而合適的又遇不到,久而久之,就變成了“以前喜歡一個人,現在喜歡一個人”的情況。

    希爾薇的到來,讓卡洛斯開始重新思考人生。

    想當初,我的人生目標不是坐擁三千女僕,享受風月人生嗎?怎麼莫名其妙的就把拯救世界的重擔扛到肩上了?

    卡洛斯開始思考這件事。

    哦!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聯盟的諸位都是辣雞!

    卡洛斯想著想著,突然恍然大悟。

    艾澤拉斯的歷史是英雄的贊詩,也是血淚的泣歌,無數的犧牲和奉獻勾勒出這副壯麗的畫卷。作為先知先覺的人,卡洛斯一開始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對于艾澤拉斯世界的喜愛讓他完美的融入了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外來者的疏離感。

    “原來我也希望尋找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啊。”

    淡淡的說出這句感慨,卡洛斯似乎想通了什麼,整個人豁然開朗,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然而對于現實並沒有什麼幫助。

    索拉總是出現在視野的邊框,若有若無的看著在門口擺造型的卡洛斯,非常的煞風景。

    “你,過來。”

    索拉半邊身體掩在牆後,只露出個腦袋探看。

    “別看了,談完正事,早就走了。”

    索拉盯著淡淡的黑眼圈,用棒讀的方式說道︰“騙人,我守了一晚上,根本沒人出門。”

    “……”

    卡洛斯實在不想破壞自己的好心情,穿著一身便裝就離開了居所,留下大開的房門閃人。

    藥效過了的希爾薇摩根想要離開,還用走門?卡洛斯都不想和智商下線的索拉說話。

    一晚上的時間,該談的正事談了,該辦的正事也辦了,剩下的就是將規劃好的事情落到實處。

    從希爾薇口中得知,黑鐵矮人內部的權力斗爭很激烈,似乎有一些心甘情願給火元素當奴隸的黑鐵矮人想將暗爐城變成神權社會。作為暗爐城的國王,黑鐵矮人至高無上的主宰,達格蘭索瑞森當然不會坐以待斃。而拉格納羅斯只在乎自己的命令有沒有被落實,自己的意志有沒有得到貫徹,至于黑鐵矮人的最高領袖是誰,炎魔之王並不在意。這,就有意思了。

    如果瑟銀兄弟會的背後主人真的是達格蘭索瑞森,那麼一切都說的通了。

    小索瑞森不願意頭頂上有個炎魔之王,還養著一群火妖大爺,更不願意自己的王位被一群信仰炎魔之王的狂熱者篡取。

    那麼如何在不引發拉格納羅斯的怒火這個前提下搞大清洗呢?

    養寇自重唄。

    說白了,瑟銀兄弟會就是達格蘭索瑞森布下的陷阱,所有不听話的人,都去死一次吧。

    如果將以上猜測作為基礎再推論另一條時間線的燃燒平原之戰,一切就都不難理解了。聯盟和部落在地表作戰,黑鐵矮人無論是防備黑龍軍團還是在內部搞大清洗,都無力干涉獸人和人類的戰爭。

    而現在,如果能談成初步的合作意向,就不難繼續深入的進行利益交換。卡洛斯覺得自己不光能得到豐厚的物質回報,只要運作得當,聯盟內部的聲望加分也不會少。

    這筆買賣做得!

    雖然有摩根財團從中牽線搭橋做擔保,但是最為此刻瑟銀崗哨內部最大的一股武裝力量,黑鐵矮人的警戒防備工作做的非常嚴密,不斷有下屬向卡洛斯報告各種各樣的情況。

    “保持最大的克制,不要挑起沖突。”

    卡洛斯下達了死命令。

    希爾薇說最多兩天時間,瑟銀兄弟會就會派人出面開始談。然而卡洛斯足足在瑟銀崗哨等了九天,希爾薇和一只黑鐵矮人的談判使節團才一起到來。

    “這是第三位特使了。我們的猜測應該是真的,暗爐城內部的斗爭已經白熱化了,兩撥使節團死在了路上,這位大使是坐我的飛艇來的。”

    找了個機會,希爾薇摩根悄悄將這些消息告訴了卡洛斯。

    會談,低調而隱秘。

    卡洛斯在瑟銀兄弟會的帶領下,第一次進入瑟銀崗哨的主體建築————那棟由黑鐵構築成的堡壘。

    令人驚奇的是,層層重兵把守的堡壘地下結構的最深處,居然還有一道用魔法機關隱藏起來的豎井。乘坐升降機往下大約兩分鐘的行程後,巨大的熔岩洞穴呈現在眼前。

    地底滾燙的熔岩之河散發的暗紅光芒照亮了整個空曠的洞穴,堅硬的黑色花崗岩地面上,神秘的未知符文閃耀著魔化瑟銀的七彩光輝。

    在走出升降梯後,卡洛斯發現希爾薇摩根已經到了,正在和一切黑體矮人交談。

    “很高興見到你,卡洛斯陛下,請容我做下自我介紹,我是羅克圖斯暗契,這次會談的發起人。”

    一個衣冠得體的黑鐵矮人站了出來,接待了卡洛斯。

    “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麼我也不想拐彎抹角了,你想得到什麼,我需要做什麼,我又能得到什麼?”

    卡洛斯直接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三個問題。

    “不比心急,人類的王,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先看一樣東西。”

    羅克圖斯暗契沖卡洛斯點了點頭,又看了看希爾薇摩根,見兩者均無異議,就示意屬下搬動了某個杠桿。

    一個由特殊材質鑄造的耐高溫牢籠從岩漿河里緩緩升起。

    當熔岩流盡後,牢籠中關押的生物大聲咒罵道︰“死吧死吧死吧!世界終將臣服于炎魔之王,你們都去死吧!”

    “你們人類世界有那麼句話說得好——幫助我,就是幫助你們自己。”

    羅克圖斯暗契摸了摸胡子,如此說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