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45章 太陽依然照常升起

第345章 太陽依然照常升起

    南海鎮的碼頭,聯盟的獅王旗幟迎風飄揚,奧蕾莉亞站在安度因洛薩身邊,迎接著奎爾薩拉斯的艦隊到來。

    經過漫長的紛爭和等待,高等精靈終于全面加入聯盟的軍事行動。而奎爾薩拉斯的態度,給予了安度因洛薩強而有力的支持。聯盟的參與者們,終于達成了意見的一致,完成了基本的團結。

    南征,再無阻礙,復國,指日可待。

    遠方的海面,已經可以看到許多黑色的小點,根據經驗判斷,距離艦隊登陸,最少還要一個多小時,所以奧蕾莉亞提議︰“洛薩元帥,艦隊靠岸還有一會兒,先去避避風吧。”

    “沒事,吹吹風有助于保持頭腦的清醒。”

    奧蕾莉亞不置可否,自行離開了碼頭,找了處避風的地方,墊著斗篷就坐了下去。

    對于安度因洛薩的人格魅力和高尚品德,她是尊敬的。但是和圖拉揚那群腦殘粉可不一樣,奧蕾莉亞可不會堅信“兩個凡是”————凡是洛薩說的都是對的,凡是洛薩的決定必須堅決執行。

    而且奧蕾莉亞的特殊身份也給了她享受特別待遇的理由。

    依靠聯盟的力量,奧蕾莉亞可以從容的審問戰俘,收集自己摯愛的的弟弟里拉斯的情報。

    因為自己是高等精靈,是奎爾薩拉斯的游俠將軍,是身份尊貴的志願者,每一個聯盟的將軍、士兵都對自己抱有基本的善意。所以即使在審訊中使用了某些非人道的手段,同樣仇視獸人的人類也會當做沒有看到,甚至會為自己提供某些便利。

    然而當自己那些同胞來了之後,一切都將不太一樣了。

    自己是銀月城的英雄,是無數人的榜樣,是被踫上了道德神壇的標桿,奧蕾莉亞風行者必須是完美的、無私的、仁慈的,是被民意所綁架的。

    從某個方面來思考,奧蕾莉亞甚至不希望奎爾薩拉斯軍隊的到來。

    與另一個世界的奧蕾莉亞風行者不同,這個世界,奧蕾莉亞並沒有親眼見到自己的弟弟里拉斯支離破碎的尸體。雖然那場戰斗的目擊者和幸存者的表述都證明里拉斯無愧于奎爾多雷的稱謂,直至戰死也沒有辱沒戰士之名。

    但是。

    但是……

    但是里拉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啊!

    萬一!

    萬一里拉斯只是重傷被俘虜。

    萬一我摯愛的弟弟還活著呢?

    雖然希望渺茫,奧蕾莉亞卻在內心當中抱有一份如同風中殘燭一般的希望。這份渺小的希望讓她沒有陷入最深的絕望的深淵。

    隨著古爾丹的為部落兩肋插刀,北上洛丹倫的獸人頂著背後插著兩把刀的傷痛南下逃竄,大量來不及轉移的獸人成為了聯盟的俘虜。

    在不斷的審訊和資料整理下,聯盟逐漸弄明白了一些他們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古爾丹的背叛,比如奧格瑞姆的困境,比如里拉斯可能的下落。

    奧蕾莉亞抬頭望天,思考著自己下一步該如何行事,突然,一張大臉擋住了她的陽光。

    “你不去陪著洛薩?”

    奧蕾莉亞攏了攏耳發,低下頭問道。

    “元帥只是不滿意將軍們的懈怠,利用這個機會小小的為難一下他們。向我這樣勤勞為公的家伙,就不去吹海風了。給。”

    圖拉揚遞出一瓶蜂蜜酒給奧蕾莉亞,然後坐到她的身邊,發現奧蕾莉亞不自然的動了動,便意識到自己坐的太近了,引起了女神的不自在,于是挪了挪屁股為兩人調整出個合適的距離。

    “你的侍從說你還沒有吃早餐,喝點蜂蜜酒吧,養胃。”

    圖拉揚溫情的說道。

    “謝謝。【愛書屋】”

    奧蕾莉亞沒有客套,拔出瓶塞抿了一小口,味道還不錯。

    圖拉揚喜歡自己,男女之間的喜歡,奧蕾莉亞心知肚明。但是奧蕾莉亞並不是那麼的喜歡圖拉揚,和****無關。幾百年的歲月,讓奧蕾莉亞的心境平和而淡然,功成名就的她早就沒有了為愛情要死要活的沖動,與之相比,親情對她更加的重要。

    母親早死,父親沉迷于家族名望和權勢當中,一幫親戚仗著自己的名譽狐假虎威。二妹總想超越自己,三妹叛逆無知,只有四弟里拉斯,能帶給自己家的溫暖

    母親是在生下四弟之後不久病逝的,還記得母親拉著自己的手,囑咐自己長姐如母,以後弟弟妹妹們就靠自己照顧了。奧蕾莉亞含著眼淚承應了母親的囑托。

    對于里拉斯,奧蕾莉亞付出了姐姐和母親兩者身份雙重的愛,而里拉斯也沒有辜負奧蕾莉亞的期待,成長為了奧蕾莉亞所期待的陽光少年。

    又有多少人知道,這對姐弟間的羈絆,是奧蕾莉亞所有美好期待的延續,是另一種形式的生命傳承。

    里拉斯就是奧蕾莉亞心中另一個沒有遺憾、沒有缺陷、沒有迷茫的自己。

    听聞里拉斯的死訊,奧蕾莉亞不僅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喪子之痛,還有一種身體和精神被分裂撕碎的傷。

    在這樣的傷痛下,奧蕾莉亞根本承受不起一段戀情,一段和短命種之間的戀情。

    “真羨慕卡洛斯啊,光復鐵爐堡的榮耀,當國王真好,可以不用管那麼多的破事,想打哪就打哪。”

    圖拉揚首先引開了話題,男女之間不談工作,不談親愛,那就只能從兩人都認識的朋友身上聊起。

    “呵呵,如果再見面,我會轉述你的評價。”

    奧蕾莉亞忍不住笑了起來,笑顏如花。

    她知道圖拉揚只是想逗她開心,但是這麼編排朋友,真的有些不地道。

    整個聯盟內部現在都知道,卡洛斯對于聯盟的不滿有多大。整個聯盟都在看,奧特蘭克在戰,整個聯盟都在輸,就他卡洛斯在贏。雖然明眼人都知道里面的彎彎繞,知道這不是聯盟的真實實力的體現。

    但是卡洛斯在聯盟內部的紛爭中,無疑成為了犧牲品,偏師打成主力,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按照原本的計劃,兩個月前聯盟發起對于濕地的全面進攻,然而一股莫名其妙的息戰風潮來的迅猛無比,一時之間,局面就僵持住了。

    國王領主們開會,開會,開會,溝通,交流,串聯,將政治的齷齪體現的淋灕盡致。

    然而士兵們卻並不關心。

    因為之前的戰斗打的實在太辛苦了,休整,也是極好的選擇。

    所以雖然卡洛斯沒有出席之前的王國會議,卻沒有人在利益分配上苛難奧特蘭克,畢竟卡洛斯的老岳父泰瑞納斯才是聯盟最大的金主。

    所有的聯盟高層都知道獸人必須打,部落必須戰,趁他病要他命是基本的戰爭法則。但是怎麼打,怎麼戰,講究就大了。之前的希爾布萊德戰事,得益人是洛丹倫諸國,而南征,暴風王國是個繞不過去的坎兒。

    這才是癥結所在。

    所以洛薩才如此看重奎爾薩拉斯的態度,高等精靈這顆籌碼是在太重要了,徹底改變了聯盟內部的天平配重。

    “他在南邊也很辛苦吧,獸人雖然可惡,卻不是可以輕易戰勝的敵人。”

    “誰說不是呢,等你們奎爾薩拉斯的艦隊到位,海上運輸補給的壓力就會小很多,我們就能抽出艦隊參與對薩爾多大橋的攻勢了。現在的難點還是打通阿拉希和濕地的陸上聯系啊。根據情報顯示,部落的守軍在薩爾多大橋設置了爆炸裝置,一但時局不利,他們就準備炸毀大橋。現在戰況僵在那,非常的難受。”

    圖拉揚說著說著,話題又引申到了戰局上面。

    “所以我早就提出過,直接強攻好了,做好薩爾多大橋被炸毀的準備。”

    奧蕾莉亞不客氣的說道。

    “哦,軍事上來說很正確。但是薩爾多大橋可是人類和矮人合力修建了五十多年才建成了,那時候還是阿拉索帝國啊。現在,誰願意承擔修復薩爾多大橋的重擔?跨海大橋,那可是天文數字的修葺費用。”

    圖拉揚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然而就那麼一小股獸人守軍,至少拖了你們人類五萬軍隊在阿拉希,這其中的利弊得失,就不好計算了。”

    奧蕾莉亞偏了偏頭,看著圖拉揚,想听他怎麼解釋。

    “所以輪到我上場了。”

    “哈?”

    “上面的大人物們意見統一了,其實事情還是很好辦的。聯盟將組織一次由白銀之手作為尖兵的攻堅作戰,奇襲薩爾多大橋的獸人守軍。”

    圖拉揚露出自信的微笑。

    要麼成功,要麼尸骨不存啊!什麼尖兵作戰,說白了不就是期望聖騎士用個人實力碾壓獸人守軍嗎。但是這個的作戰計劃就是在燃燒的火藥桶上跳舞,一旦失敗,就是粉身碎骨的結局。

    奧蕾莉亞原本想說別死了……

    話到嘴邊就變成了︰“祝你好運!”

    說完,干了一口蜂蜜酒,將瓶子遞給圖拉揚,當做提前的踐行,這個時間點,奧蕾莉亞知道自己走不開。

    “謝謝你的吉言。”

    圖拉揚豪爽的對瓶吹。

    喝著喝著,臉就紅了。

    這算不算間接接吻。(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