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43章沒有人覺得自己是蠢貨

第143章沒有人覺得自己是蠢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祖瑪沙爾,惡苔巨魔激烈的爭論著,而族長端坐高位,看著自己的子民們爭吵、謾罵,卻不為所動。

    因為督軍莫蘭鐸和祭司米哈伊德贊同祖瑪沙爾加入部落,支援祖金,而祭司伊爾莎雯斯和祭司馬黎卡反對惡苔氏族卷入對自己無益的爭斗,兩派人激烈的爭執著。

    面對這樣勢均力敵的爭執,身為族長的他明明只要開口表達立場,就能終止爭吵,卻選擇了在一旁看熱鬧,多麼惡劣的家伙,這家伙不配當族長!

    伊爾莎雯斯在闡述自己觀點的同時,不斷打量著族長的反應,看到的確實一張滿不在乎好無所謂的臉。

    果然取代他才是正確的選擇!伊爾莎雯斯在心里對自己這麼說。

    無論人類還是巨魔,當自己為自己找好借口或者理由之後,當跨過了心里那道坎之後,或者說當立場轉變之後,總是習慣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抨擊自己的對手或者敵人。

    我要暗殺你是因為你會害了大家。

    我要暗殺你是因為你不配當族長。

    我暗殺你所有人都會獲益。

    我暗殺你不是為了個人利益。

    你死了大家都會得到好處。

    你死了一切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所以你去死吧。

    為自己找好了理由的伊爾莎雯斯的心變得堅如鋼鐵,硬如磐石。

    她的支持者馬黎卡祭司正在同米哈伊德祭司言辭激烈的爭吵著,而督軍莫蘭鐸和族長正喝著酒水看戲。這一幕讓伊爾莎雯斯有了種感悟,就算族長不來,督軍莫蘭鐸也有可能發動軍變廢除自己和馬黎卡的權利,將祖瑪沙爾強行綁上祖金的戰車。

    果然,獨牙.惡齒說的對,高尚的品格只能用來自我陶醉,想要拯救眾生挽救和平,需要是鐵和血,需要的是烈火與殺戮。

    真是充滿諷刺和傷痛的領悟。

    “族長大人。已經是晚餐時間了,我們先停止爭論,填飽肚子吧。”伊爾莎雯斯見馬黎卡有說不過米哈伊德的跡象,果斷的發言打斷。

    “恩。肉也該烤好了,先吃飯吧。”族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率先離開。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舉行會議的祭壇廣場,馬黎卡走到了伊爾莎雯斯身邊,質問道︰“伊爾莎雯斯祭司閣下。為何在爭論中您一言不發?”

    “因為毫無用處。”伊爾莎雯斯回答。

    “難道我們就任由那個只知道吃飯打架睡部下妻女的族長帶著大家去送死?”馬黎卡憤憤不平的說道。

    “馬黎卡閣下,我們不是都做好最後的準備了嗎,為什麼還如此憤怒。”伊爾莎雯斯在馬黎卡的耳邊輕輕說道。

    “我,還是想再爭取一下,畢竟,你懂的,一旦……就回不了頭了。”馬黎卡遮遮掩掩的說道。

    “從來沒有第二條路,你以為那個蠢貨族長為什麼不說話,任由我們爭執?他只是想留在祖瑪沙爾過夜而已,我們的爭執在他看來就是一出愉悅心情的鬧劇。”伊爾莎雯斯用最大的惡意抨擊自己的族長。

    “那我們怎麼應對?”馬黎卡發現秘密的離開幾天之後。伊爾莎雯斯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人,說話辦事再也找不到以前那個柔弱女祭司的影子。

    “繼續吵,族長想看我們吵架,我們就吵給他看,把會議拖到明天。”伊爾莎雯斯回答。

    “您的意思是……”

    “變故就在今晚。”

    “好的,但是伊爾莎雯斯祭司閣下,那麼我們就祈禱您尋來的外援有絕佳的表現吧。”馬黎卡嘆了口氣。

    激烈而無用的爭論一直持續到天色徹底放暗。

    “既然你們誰都無法說服誰,那麼今天先休息吧,明天我們再繼續討論。”族長打了個哈欠,示意今天的會議結束了。

    “那個隨時都處于發情期的家伙。是怎麼當上你們族長的,惡苔氏族前途黯淡啊”等到伊爾莎雯斯回到住所,關上門後,獨牙先生從陰影中現身。

    “因為他活的夠久。”伊爾莎雯斯簡單的應付了獨牙.惡齒。接著就直奔主題,“人類準備好了嗎?”

    “我辦事,你放心,有你的地圖,那條公狗死定了。”獨牙先生回答道。

    “那就好。”伊爾莎雯斯淡淡的應付了句,看起來興致不太高。

    “伊爾莎雯斯。看著我的眼楮,然後回答我,你想怎麼處置我的那些人類朋友,怎麼處置我。”獨牙先生突然問起這個。

    “除了督軍莫蘭鐸的軍隊,剩下的巨魔都听命于我和馬黎卡,放走人類,也是抨擊莫蘭鐸的理由之一。你不用擔心,我會信守諾言的。”伊爾莎雯斯知道獨牙先生在擔心自己過橋拆河,便出言安撫。

    “但願如此吧。女祭司閣下,請你找個理由開門吧,我該離開了。”獨牙先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不再和女祭司伊爾莎雯斯交談,準備開始行動。

    “對了,讓你的的人在左手手臂綁一條白色布條,免得誤傷。”

    打開房門的伊爾莎雯斯感覺有人自己耳朵邊吹氣,再回頭,獨牙先生已經不見了蹤影。

    在祖瑪沙爾東南方向十公里不到的一處大岩洞里,整整一百名人類精銳正在等待行動的信號。

    “我的朋友們,是時候行動了,左手手臂綁一條白色布條的是友軍,其他反抗的巨魔都能殺。”

    當獨牙先生在岩洞現身時,噌噌噌噌的拔刀聲連成了一首樂曲。

    “多麼悅耳的聲音。”獨牙先生非但沒有被嚇到,反而很享受這樣的聲音。

    “獨牙先生,該我們行動了嗎?”這只小分隊的人類指揮官問道。

    “是的,為了你們的國王,我們大家共同的朋友,卡洛斯陛下想要惡苔巨魔族長的腦袋。”獨牙先生的通用語異常熟練,如同唱詩一般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詠嘆調。

    “那麼, 帶路吧,巨魔先生,國王會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包括你說的那顆腦袋。”指揮官信心滿滿,一點也不為自己的安危擔憂,頗有視萬軍如無物的氣派。

    “那麼,跟緊我,別迷路,今晚天黑。”獨牙先生說完,轉身離開。

    而被人盯上自己腦袋的惡苔巨魔的族長閣下,正在和自己的祖瑪沙爾督軍莫蘭鐸開無遮大會。

    “莫蘭鐸,情況怎麼樣了?哼哈……”

    “父親大人,有您坐鎮,那些祭司派翻不起天,吼~~~~”

    “說具體的,哼哼哈嘿…….”

    “至少六百人已經倒向我這邊,那個蠢女人還以為她依然掌控著局勢,    。”

    “很好,明天攤牌吧,干坐著開會太無聊了,啊噠噠噠。”

    “好的,父親大人,明天我再找機會和剩下的人談談,最好能讓哈米爾那個蠢貨倒向我們,哇噠噠噠噠噠噠。”

    “你的那個看起來很不錯呀。”

    “那我們換?父親?”

    “恩,換。”(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