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2章 與龍共舞(2)

第352章 與龍共舞(2)

    被重力束縛住的靈魂啊,可悲而渺小……

    鴉人阿什坎迪屹立高峰,用一種近似慈悲的眼光注視著腳下的芸芸眾生。

    無論人類、獸人、矮人還是食人魔,在阿什坎迪眼中都是有缺憾的下等種族,甚至自己的那些同伴,在失去翅膀之後,也變成了殘次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阿什坎迪的想法和通天峰上那些大賢者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不同就是,阿什坎迪瘋狂的崇拜著泰羅克,崇拜著鴉人一族的最強戰神。因為泰羅克墜入暗影,所以阿什坎迪殺戮了所有阻止自己離開通天峰的曾經的戰友。因為泰羅克希望庇護失去翅膀的被流放者,所以阿什坎迪與通天峰的同胞戰斗。因為泰羅克希望找回被盜走的神器,所以阿什坎迪跨越黑暗之門,來到陌生的艾澤拉斯世界,如同大海尋針一般的履行著使命。

    懷著強者的優越感,阿什坎迪眼中的艾澤拉斯神靈脆弱、貪婪、不堪,和德拉諾那些被鴉人支配的種族沒有什麼差別,翱翔天空中的巨龍也承受不住自己致命的劈砍,哪怕是那個號稱人類之王的卡洛斯,在自己眼中也不過是比較麻煩的家伙。

    麻煩終歸只是麻煩,無關勝負,無關性命。

    然而,此時,此刻,阿什坎迪感受到了如沐春風般的恐懼。

    眼前這個藍頭發的人類老頭,渾身洋溢著和藹的光輝,散發著溫馨的氣息,衣著得體、相貌慈祥,簡直就和睡前讀物中那種戒指里的老爺爺一樣的造型。

    就這麼個看似人畜無害的老人,卻讓鴉人阿什坎迪恐懼到感覺不到恐懼。

    從理智上分析,這樣的絕壁高峰,不是普通人類能都抵達的地方,凜冽的寒風也不是人類那沒有羽毛遮蔽的皮膚能夠輕易抵抗的。在這種地方出現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人類老東西對你溫和的笑,笑的如同晴天安好,怎麼想也不合理,最關鍵的是阿什坎迪根本不知道這個老人什麼時候出現的。

    遇到這種詭異的情況,阿什坎迪的一般應對手段無非拔刀就砍或者振翅迂回。然而不知為什麼,阿什坎迪此時此刻根本興不起敵對的念頭。

    一個鴉人和一個看起來是人類的家伙就在險峰決定之上如同拉家常一般的侃侃而談。

    “泰羅克陛下的情況不太好,安甦的力量終究不如魯克瑪,而失去了通天峰的統治權,斯提克斯一直處于高階賢者們太陽權柄的威脅之下。若非那些叛逆畏懼泰羅克陛下不顧一切的復仇,被流放者早就被整肅干淨了。”

    明明知道這些鴉人的幸秘不應該對人類……不,是不應該對任何外人提起,但是阿什坎迪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最奇怪的是阿什坎迪用的是最純真的鴉人語,而這個人類老頭居然听懂了。

    “所以你追查的東西對你的主人非常重要,重要到你跨越世界的境界也要追回,是嗎?”

    “是的,聚焦之虹是斯提克斯鴉巢對抗通天峰的重要手段,是上古埃匹希斯帝國的重要遺產,能追回必須追回,不能追回也要杜絕落入獸人或者艾澤拉斯原住民手里。”

    阿什坎迪有些動搖,雖然傾訴讓他得到某種心理上的慰藉感,但是本能的,他覺得自己說了某些不該說的話。

    “那你為什麼要殺黑龍?難道聚焦之虹落入黑龍手里了?”

    老人的眼楮散發出詭異的光彩,完美的和藹形象因為嘴角的一絲扭曲而出現破綻,流露出半分猙獰的味道。

    “應該還沒有,根據我的探查,聚焦之虹現在還在獸人手里,那些投靠了黑龍的獸人還沒有來得及把聚焦之虹先給他們的黑龍主子。不過這有什麼關系,我討厭黑龍,討厭他們的黑皮膚黑翅膀黑尾巴,看見了就想切了砍了。”

    阿什坎迪的回答很隨意,而老人卻听的喜笑顏開。

    “真是個好孩子,嗯,好孩子!”

    因為老人爽朗的笑聲,阿什坎迪覺得自己被“感染”了,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來。

    “那老人家,你似乎也很討厭黑龍,這是為什麼。”

    在交談的過程中,阿什坎迪第一次主動發問。

    老人听到鴉人的提問,也是略感意外,但是低沉的“嗯”了一聲之後,還是回答了鴉人的提問。

    “我給你說個故事吧。很久以前,我有四個親如手足的兄弟姐妹,然而我最信任的那個兄弟不僅辜負了我的信任,背叛了我的族群,還順手殺了我全家老小。他和黑龍長得挺像的。”

    阿什坎迪听懵了,不是在談黑龍嗎,怎麼莫名其妙的扯到老人年輕時的愛恨情仇上了?

    “你說我該恨我曾經的兄弟嗎?”

    “該。”

    “我應該報復他嗎?”

    “必須的。”

    “但是我年老力衰,而他正值壯年,這該怎麼辦?”

    “他殺你全家,你也殺他全家好了。”

    阿什坎迪根本沒有听懂老人隱晦的故事,只是根據鴉人的邏輯給出了答復。

    然而,正是這個答復觸踫到了老人的g點。

    “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我開始喜歡你們鴉人了。”

    雖然阿什坎迪被利爪之王泰羅克賜予了某些安甦的法術,也算擁有魔法力量的人。但是他完全沒有感覺到,外表看似普通的老人身上那磅礡的魔力。直到剛才,老人才接觸了超過兩位數的致死法術對于阿什坎迪的鎖定,並且再次加強了【超效魅惑暗示】這個光環類法術的效力。

    換句話說,阿什坎迪終于撿回了一條命。

    “你有什麼打算,老人家,雖然殺幾個人類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但是重任在身,我沒有時間去幫您復仇。不過,人類王國里奧特蘭特的國王還欠我一個承諾,或許我可以讓他幫助你完成復仇。”

    不知道為什麼,阿什坎迪看老人越看越順眼,忍不住主動提出了幫助。

    “好孩子,不急,不急,復仇這杯佳釀要慢慢的醞釀品位才過癮。不急,不急。”

    也不知道是說給鴉人听還是說給自己听,好人一邊說著,一邊深呼吸。

    “好吧,雖然和您交談很愉快,但是我也該繼續我的使命了。還沒有請教您的姓名……”

    “真是個忠誠盡職的好孩子!”

    老人似乎很驚訝在自己近乎洗腦的【超效魅惑暗示】下,鴉人還能想起自己的責任,由衷的對阿什坎迪流露出了敬重的神情。

    忠誠之人總是容易獲得別人的好感。

    “嗯,我叫瑪里苟…..我叫馬里奧,對,你叫我馬里奧就好了。”

    老人對鴉人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