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4章 與龍共舞(4)

第354章 與龍共舞(4)

    “標榜偉大的多是因為渺小,渴望不朽根本不明白永恆的煩惱。如果你的王需要依靠的只是這種程度的力量,那麼它活不了太久了。”

    “馬里奧大人,即便是您,也不能侮辱偉大的泰羅克,利爪之王是鴉人最初的榮耀,也是最後的救贖。”

    “好吧,我道歉。”

    在一處食人魔挖掘的洞窟內,馬里奧和阿什坎迪在一個簡陋的大木箱前侃侃而談。

    如同魔導師和魔法學徒都被稱為法師一般,食人魔也分為三六九等,最強的食人魔能夠徒手屠龍,而弱小的食人魔也會淪為野獸的食物。然而這個洞窟之內,那些鮮血尚未流干的食人魔,明顯不是弱者。龐大的身軀,厚實的鎧甲,優質的武器,這些食人魔若排開隊列,將會是戰陣上的帶來殺戮的奪命使者。然而就是這些如同殺戮兵器般的強壯食人魔,無一例外的被切開喉嚨放血致死。

    在藍龍之王的威壓之下,食人魔敏銳的野獸本能害了他們。化名馬里奧的人類老者目光所及,食人魔天然畏縮,斗志全無,鴉人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割喉。

    完美無瑕的配合,馬里奧瞪誰誰傻逼,阿什坎迪割誰誰倒地。清理完整整一洞窟近百名食人魔後,一老一少兩位人型生物有充裕的時間翻查自己的戰利品。

    實際上也沒有耗費多少時間,魔法與奧秘的守護者近乎本能的感受到了“聚焦之虹”的召喚。

    “讓我看看,這是什麼?一個能量整流器?未知的材質,熟悉的工藝,你們的利爪之王原來不僅僅是個強大的武士,才是個法師,是個科學家?”

    馬里奧一臉興致盎然的樣子對鴉人說道。

    “泰羅克大人的威能我無從得知,但是這正是我所尋找的聚焦之虹,感謝您的幫助,馬里奧大人。”

    “嗯……”

    藍龍之王對于鴉人阿什坎迪的感觀尚且不錯,于是說出了文章開頭的那段勸告,卻引來了鴉人的憤怒,引來了鴉人在強效自然魅惑法術下近乎洗腦般好感加成情況下的憤怒,于是馬里奧毫無誠意的道歉了,而鴉人欣然接受。

    【哎,短命種始終不明白,崇拜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感情。】

    藍龍之王在內心默默的想著,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平淡的問道︰“你準備怎麼把這個大家伙帶回你原本的世界,它的魔力波動是如此的明顯,我能探查到,其他人也能。而且對于你的體型來說,它有些太大了,帶著它你恐怕就不能飛了。”

    “是的,直接帶著聚焦之虹返回不是個明智的決定。人類的國王還欠我一份承諾,既然馬里奧大人已經幫助我找到了聚焦之虹,那麼要求那些人類幫我運回去就好了。”

    阿什坎迪隨意的說道。

    “哦?!你很信任人類?”

    馬里奧有些詫異的問道。

    “嗯,人類的國王是個合格的武者,他和我交過手,所以他明白毀約後我的報復有多可怕。”

    阿什坎迪的話語中不自覺的流露出自豪和自傲。

    “是這樣啊。那你也應該明報毀約後我的報復有多可怕吧?”

    “馬里奧大人,您不必敲打我,阿什坎迪有恩必償,有仇必報。”

    “是嗎,那就好。不過你現在準備怎麼處理這玩意兒?”

    “如果可以的話,還想請馬里奧大人施以援手,我去找個一個合適的地方,希望馬里奧大人幫我抑制住聚焦之虹的魔力波動,我想先把聚焦之虹藏起來,等償還以及討要完所有的恩情後,再帶走它。”

    阿什坎迪明顯事先思索過處理方針,說出的計劃條理分明。

    “沒有問題,舉手之勞。”

    藍龍之王贊同的點了點頭。

    “那麼請馬里奧大人在此稍候,我很快就回來。”

    “嗯。”

    阿什坎迪是典型的實干派,說走就走,說干就干,留下馬里奧在地窟內看守聚焦之虹,一個人外出尋找合適的場所隱藏聚焦之虹。

    化名為馬里奧的人類老者,藍龍之王其實不是條矯情的龍,當年連番大戰,整整兩年沒有清理過鱗片的日子瑪里苟斯也從容應對過。無視了屠殺場一樣的環境,瑪里苟斯一屁股坐在了裝著聚焦之虹的大箱子上,絲毫沒有在意阿什坎迪心中重于性命的聚焦之虹是否會被自己一屁股坐壞。

    因為真正的聚焦之虹早就被安置在永恆之眼,在自己的巢穴之內。而正因為有了聚焦之虹這顆來自于德拉諾星球的神器器物,看守者艾澤拉斯奧術能量節點核心的瑪里苟斯暫時性的離開位于諾森德的巢穴,才能抽出短暫的時間處理一些“雜事”。

    自從永恆之井大爆炸之後,整個艾澤拉斯的星球能量網絡就變得雜亂而破碎。在對抗燃燒軍團的那場大戰中,作為魔法的守護者和梳理者,藍龍軍團遭受到曾經的戰友,黑龍軍團的致命的背叛,甚至瑪里苟斯的所有配偶和子女全部被耐薩里奧屠戮殆盡,若非阿萊克斯塔薩領導的紅龍軍團搶救出一批龍蛋,藍龍之王恐怕要成為孤家寡人了。

    一萬年來,瑪里苟斯一面履行著自己魔法與奧秘守護者的職責,一面小心的呵護著重生的藍龍軍團,幾乎沒有離開過位于考達拉島的永恆之眼。一方面是不能,因為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維持能量網的穩定,瑪里苟斯手下能獨當一面的藍龍幾乎為零;另一方面是不願,因為這些新生的孩子是瑪里苟斯最後的願景,藍龍之王最後的溫情。

    然而一切,都在青銅龍克羅米背著一個大箱子造訪藍龍軍團時改變了。

    瑪里苟斯現在還能清除的回憶起當時會面的每一個細節,保持著侏儒形態的克羅米背著一個真正有她兩個大的青銅箱子假裝很吃力的晃到了自己面前,說她找到了泰坦的遺物,可能對自己有用。作為接受過泰坦改造的守護巨龍,瑪里苟斯僅僅是觸摸聚焦之虹,便明白了它的功效和作用。

    “克羅米,你想從我這里獲得什麼?說明你的來意。”

    藍龍之王實在太了解那一幫子青銅龍是典型的無事不登三寶殿,而克羅米也不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送什麼東西。

    “時代變了,瑪里大叔,您老宅在家里也不是回事,對吧,出去逛逛吧。”

    克羅米昂著小腦袋直視著比三個自己還大的龍楮,說出了令瑪里苟斯詫異不已的話。

    “紅龍女王失蹤,綠龍女王無法離開翡翠夢境,現在能在艾澤拉斯行動的龍王只剩下您了。”

    “哈哈哈哈!”

    瑪里苟斯笑的悲涼而狂暴。

    “恐怕我前腳離開考達拉,黑龍軍團後腳就打上門來……”

    瑪里苟斯說著說著自己停了下來。

    藍龍之王反應過來,青銅龍克羅米話里有話。

    “不能說?”

    瑪里苟斯作為守護巨龍,很明白青銅龍的能力和限制,很委婉的問道。

    “時代已經變了。”

    克羅米似是而非的回答,並且施法將一小段記憶畫面傳遞給了瑪里苟斯。

    差異,震驚,狂喜,藍龍之王作為魔法與奧秘的守護者,從來不畏懼什麼解密游戲。從克羅米提供的記憶畫面中,瑪里苟斯至少推斷出十條以上的有用信息。然而這些都無所謂,真正讓藍龍之王感到狂喜的是這些信息都指向一個結論————耐薩里奧離開了艾澤拉斯!

    我把你當做兄弟,生死與共的兄弟,你卻殺我全家!

    瑪里苟斯不明白耐薩里奧為何背叛,並且在漫長的歲月等待中也不想再弄明白背叛的原因。當傷痛堆積到一定程度,仇恨濃郁得發酵成甘甜的復仇佳釀,藍龍之王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黑龍軍團集結完畢,這股力量絕對不是瑪里苟斯現在手中這只藍龍軍團可以抗衡的。但是耐薩里奧不在,任何一只黑龍都沒有能力獨自對抗藍龍之王的沖天怒火!

    利用聚焦之虹,瑪里苟斯可以短時間內鎮壓住躁亂的魔網能量,而聚焦之虹匯聚起的這股強大奧能反過來可以營造出一個瑪里苟斯依然鎮守永恆之眼的幻象。

    只要操作得當,瑪里苟斯完全可以從自己的職責中短暫的抽身而出。

    一萬年了,瑪里苟斯悲涼的心境第一次被如此強烈的沖動所填滿,即使明知道青銅龍克羅米是在利用自己打成某些她想要的目的,藍龍之王依然是如此的甘之如飴。

    “是啊,我也該好好放松放松了,那麼克羅米,關于度假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

    在回憶中,時間悄然而逝,敏銳的感官通知了馬里奧————阿什坎迪回來了。

    “馬里奧大人,我在西南方向發現了一處不錯的藏物處。”

    鴉人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將一位尊者留在尸血橫留的洞窟中是件很失禮的事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系,處理好你的事情,我就能安心做我的事了。”

    瑪里苟斯覺得鴉人阿什坎迪其實挺不錯的,暗自決定,如果它能活到最後,會補償它的,畢竟做個假貨坑人這種事不太厚道。

    “對了,馬里奧大人,我出去的時候發現黑龍的巡視變頻繁了,是否需要避開那些大爬蟲?”

    “當然……需要避開它們,龍族的好奇心很強的,被它們發現聚焦之虹就不好了。”

    “您說的是,我問了個傻問題。”

    提及黑龍,仇恨再次佔據藍龍之王的內心,之前些許的愧疚蕩然無存。

    “時間不早了,我們行動吧。”

    “好的。”

    對于馬里奧的好感滿滿的充斥著內心,種族主義者阿什坎迪第一次覺得人類其實是個不錯的種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