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5章 與龍共舞(5)

第355章 與龍共舞(5)

    </strong>越周密的計劃越難以實施,並非計劃周密有什麼過錯,而是因為過多的步驟總是會有意外發生,誠如墨菲定律所述。看小說到網

    越簡單粗暴的行動越容易成功,並非簡單粗暴就是好,而是因為你拳頭比對手大。

    當然,拳頭沒有你的對手,被揍死活該。

    卡洛斯不得不說,維克多.奈法里奧斯,也就是黑龍王子奈法利安的魔法真心管用。上千數量的人類被替換成了矮人的體型,然而戰斗力卻沒有任何一丁點的損害。這幫艾澤拉斯人類王國的專業打手們,僅僅別扭的那麼一小會兒,便習慣了從糊你熊臉到踹你膝蓋這種戰斗方式的轉變。

    礙于驗明的軍紀,陣列中沒有大聲喧嘩的吵鬧,但是你捅我一下,我給你一肘擊的小動作卻不少。

    變身很完美,滲透很完美,暗爐城方面內奸的接應也很到位。

    黑龍王子就差豎起大拇指露齒一笑,頭頂“計劃通”了。

    然而,特別強調,然而計劃總是沒有變化快。

    當偽裝成黑鐵矮人軍團的奧特蘭克軍隊一路光明正大的以換防矮人部隊的名義疾進大熔爐時,意外發生了。

    黑鐵矮人黑不黑大家都能用眼楮看,至于腦袋鐵不鐵,就只有打過交道後才能明白。

    “站住,是誰?哪個部分的!我沒有接到命令……回去。”

    一位黑鐵矮人的守備軍將領用耿直而樸素到不講道理的話語將卡洛斯一行擋在了大熔爐之外。

    隔著厚重的大地,奈法利安也能感受到腳下大約八百米深的的鑄造儀式場傳來的魔力波動,黑鐵矮人的血祭儀式快要開始了,或者已經開始了。

    然而高貴的黑龍王子卻被一群螻蟻一般的黑鐵矮人擋在了路上。

    奈法利安要不是顧忌到還有人類軍隊在場,真想一口龍息啐死這群不長眼楮的家伙。即使保持人類形態,用維克多.奈法里奧斯的身份,黑龍王子最少也有兩位數的方法要解決眼前的麻煩。換個時間地點,換一群被利用的人,眼前的問題甚至都構不成麻煩……然而奈法利安此刻空有一身本領,卻顯得無計可施。

    這就尷尬了。

    “**師閣下,您就不能用個法術biu的一下把那白痴洗腦了,然後放我們過去嗎?”

    “不能。”

    “那麼放個法術biu的一下把他們全部炸死呢?”

    “不會。”

    “這樣啊……那麼讀個條biu個一下把他們全部變成山羊呢?北極熊也可以。”

    “……”

    奈法利安用一種“你**在逗我”的眼神看著偽裝成黑鐵矮人外觀的卡洛斯,試圖從卡洛斯一臉胡須的大餅臉上分析出他內心的想法。

    “看樣子也不行啊,那您能biu的一下把我們變過去嗎?”

    “我學醫不精,不能biu的一下解決問題,真是對不起了啊!”

    奈法利安用陰陽怪氣的語調說著反話。

    “沒事,我原諒你。”

    卡洛斯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是很大度的,然後轉身離開去和瑟銀兄弟會的人員溝通。

    該死!我完美無缺的計劃怎麼會出這些紕漏!

    奈法利安迅速的思索著,是哪里出了問題。

    行進路線是精心安排的,血祭儀式的時間是有講究的,這些計劃一但指定並開始實施,就很難再改動,畢竟魔法是門精細的手藝,任何的偏差都可能導致未知的結果。而奈法利安確定,無論是黑鐵矮人還是它們背後的火藥,都沒有那種能力篡改自己指定的方案。那麼為什麼血祭儀式的時間被提前了呢?!

    其實,卡洛斯之前提到的那幾個biu一下的解決方案奈法利安大約還是都能辦到的,然而黑龍王子抬頭看了看昏黃的天空,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就是問題所在,這只人類雇佣軍還沒有進入地下,他們還有退路。

    幾天以來,卡洛斯流于表面的質疑和試探根本沒有掩飾過,一但自己使用了超過【維克多.奈法里奧斯】的力量,必然會引起不可預知的反應,進而導致自己計劃的失敗。

    失敗,是奈法利安最不能接受的。

    瑟銀兄弟會的真矮人和那位盡忠職守的矮人同胞在一旁溝通協商著,奈法利安和卡洛斯都是一臉焦灼的樣子,然而一者是真焦急,一者是裝焦急。

    談了快一個小時,期間還有兩只百人規模的黑鐵矮人巡邏隊通過,卡洛斯一行仍然被黑鐵矮人的守備軍以沒有接到調動通知的名義拒絕放行。

    “怎麼辦?”

    “****母的!”

    “干吧?”

    “干!”

    即使討厭計劃出現意外情況的奈法利安最後也同意了這個簡單粗暴的問題解決方案。

    一千多人對三百人,還處于近身位,戰斗沒有任何懸念,卡洛斯一行暴起發難,幾乎在兩分鐘內就完成了一場近乎屠殺般的戰斗。事後,奈法利安第一次在人前現實出他超凡的魔法實力,三百多具被收刮干淨的尸體在悠長的咒語聲中中緩慢的被大地吞噬,曾經鮮血淋灕的戰場再次變得空曠切干淨。

    雖然被拖延了快三個小時,卡洛斯的部隊再次得以前進。

    “卡洛斯,我感覺不太對,維克多.奈法里奧斯有事情瞞著我們,瑟銀兄弟會也在說真實的謊言,再往前走,我們就深入地底世界了,是否…..”

    希爾薇.摩根的矮人形態是個粗壯精干的漢子形象,她湊到卡洛斯耳邊用于造型毫不搭邊的婉約聲音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有什麼關系,反正我們也沒有說實話,大家都以為自己是螳螂,對方是蟬,就看誰笑到最後才是真正的黃雀咯。”

    雖然沒有听說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句諺語,但是希爾薇.摩根還是明白了卡洛斯的意思。

    “你騙了他們,也騙了我?”

    希爾薇.摩根用一種很平淡的語氣問道,卡洛斯卻從中听出了點不和諧的意味。

    “不能小看那紙契約,雖然三方都有作弊手段,然而小心駛得萬年船。”

    卡洛斯嚴肅的說道。

    “抱歉,剛才我的情緒出現波動了,你是對的。”

    希爾薇.摩根表情扭曲了一下,又恢復了正常,顯得平靜而理智。

    “很好,走吧,正好見識下黑鐵矮人的地下世界是什麼樣的。”

    短暫的交談後,卡洛斯一行正式踏入大熔爐。

    而大熔爐的深處,血祭儀式的現場,數以千計的黑鐵矮人奴隸、囚犯、政治斗爭失敗者被關押在鐵籠里,或者咒罵,或者冷漠旁觀,或者毫不在意的從胡子里抓虱子。

    暗爐城的矮人法師們同樣對于這些即將用于血祭的活祭品也毫不在意,一遍又一遍的反復調試著大魔法陣的魔力流動,加強能量節點的穩定性。

    “大師,您看是這樣嗎?”

    一個黑鐵矮人法師恭敬的向一個人類老者虛心請教到,而周圍的黑鐵矮人仿佛理所當然一般,對于這一幕視若不見。

    “這里,這里,還有這里,需要改動。”

    “明白了,我這就去。”

    黑鐵矮人法師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後,立刻一路小跑著離開。

    “馬里奧大人,這些死了的蛇怪軟綿綿的,坐上面真的舒服?”

    “總比坐地上強,不是嗎?”

    藍龍之王笑著對鴉人說道,並且絲毫沒有從火妖的尸體上起身的意思。半徑十米的魔法結界阻隔了外人的感知,精神控制了地位最高的矮人法師,擊殺了火妖監視者,瑪里苟斯用最簡單的方式取得了儀式場的控制權。

    並且修改了血祭儀式需要的魔法陣。

    “阿什坎迪,你知道他們最大的錯誤是什麼嗎?”

    “嗯?”

    鴉人不明所以,完全沒有懂得自己尊敬的老者說的什麼。

    “他們不明白啊,我才是魔法之王!”

    瑪里苟斯微笑著說道,用愛護的眼光看著阿什坎迪,如同愛著自己最鋒利的刀兵。

    “我對于法術,尤其是艾澤拉斯世界的法術並沒有什麼深入的了解,所以不知道什麼樣的程度才能被稱為魔法之王,不過馬里奧大人您的力量自然是極強的。”

    阿什坎迪發自真心的說道。

    “哈哈,是這樣嗎?然而還不夠強啊,不然宰掉的就不是兒子,而是老子了。”

    說著意味不明的話語,藍龍之王嘴角泛起快意的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