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7章 與龍共舞(7)

第357章 與龍共舞(7)

    行走在燃燒平原的荒礫焦土間,人類形態的瑪里苟斯瀟灑得猶如閑庭信步般說不出的瀟灑。

    一萬年了,除了當初從紅龍那里結果被搶救回來的龍蛋,看著那些雛龍破殼而出,瑪里苟斯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守護巨龍得到泰坦的賜福,擁有近乎永恆的生命。

    然而龍王本身卻依然沒有超脫出生物本能。

    友情、親情、愛情。

    責任、義務、使命。

    瑪里苟斯在層層光環之下,也只是一只有血有肉的老龍。

    無數次,瑪里苟斯都想質問耐薩里奧,你忘記了我們共同對抗迦拉克隆的情誼嗎?

    無數次,瑪里苟斯都想質問耐薩里奧,你忘記了我們從獲得守護之力時就擔負的使命嗎?

    無數次,瑪里苟斯都想質問耐薩里奧,我tm當你是兄弟,你卻殺我全家,有意思嗎?啊!

    然而現實卻無比的殘酷。

    瑪里苟斯不是耐薩里奧的對手,被重創的藍龍軍團完全不是黑龍軍團的對手,惡魔之魂的陰謀讓其他四色龍王失去了和黑龍之王正面對抗的能力,無論是自己,又或者阿萊克絲塔薩又或者伊瑟拉以及諾滋多姆,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遇上耐薩里奧,能夠全身而退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想要鏟除耐薩里奧,如果不能創造一個黑龍之王不得不戰的死局,再集合其他幾位龍王的力量圍殲,就只能先戰勝黑龍軍團,再用數量的優勢拖垮黑龍之王。除了這兩個辦法,瑪里苟斯想不出其他可能性。

    然而看似最有可行性的兩個方案,確實一個比一個難。

    瑪里苟斯都記不清自己在腦海中模擬過多少次和耐薩里奧的戰斗,勝算最大的一個方案就是由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負責正面強攻,自己在側翼掩護牽制,最後由諾滋多姆鎖死耐薩里奧的時間線,完成擊殺。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首先,耐薩里奧不是個傻子,他甚至比其他四位龍王更聰明,這樣大規模針對他的計謀不可能一點痕跡不露;其次,上古之戰,因為黑龍軍團的背叛,其余四色龍族軍團皆是損傷慘重,黑龍們放棄了自己的使命與責任,然而紅龍藍龍綠龍青銅龍們卻不能因為復仇而孤注一擲,現實就是在履行泰坦們賦予任務的同時,四色龍族根本抽調不出足夠的力量去剿滅黑龍軍團。

    最終權衡的結果就是此恨綿綿無絕期。

    一邊想著這些過往,瑪里苟斯以人類不可能達到的速度穿過燃燒平原廣袤的土地,以字面含義的健步如飛快速接近著黑石塔。

    沒錯,瑪里苟斯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個刺探老兄弟,老對手,黑龍之王耐薩里奧老巢的機會。

    棋子已經落下,局面也做好了,瑪里苟斯內心忍不住涌現出幾分自傲。多麼完美的布局,到現在為止,即使那條小黑龍察覺出不妥,也不知道是誰在幕後推手。雖然此刻的藍龍軍團確實不是黑龍軍團的對手,但是黑龍軍團也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不是見誰咬誰的瘋狗。因為自己完美的復仇計劃,黑龍軍團損失慘重,耐薩里奧痛失親自,並且藍龍軍團置身事外不會遭到打擊報復,多麼完美的劇本啊!

    雖然奧妮克希亞不合常理的迷之撤軍命令讓瑪里苟斯重創黑龍軍團計劃的第一步落空,但是大軍出行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前後調度之間,黑翼之巢的防守必然出現漏洞。

    更何況神器鑄造儀式場,自己的伏筆已經埋下,等到那邊發作,黑翼之巢必然出現更大的動蕩,那正是自己發動的最好時機。

    當瑪里苟斯的思緒整理完畢,他已經站在了黑石塔下。

    雄壯的黑石之塔本就是鏤空山體鑄造而成,黑龍和火元素為了爭奪這座鬼斧神工般的要塞,進行著無休止的戰爭。目前黑鐵矮人佔據了黑石塔下層,而黑龍們佔據著黑石塔上層。如果有誰以為利用飛行能力從黑石塔頂的露台潛入是個好選擇,那麼等待他的將是黑龍無情的烈焰。在魔法與奧秘的守護者,藍龍之王瑪里苟斯的奧術之瞳下,黑龍軍團布下的結界法術清晰無疑,甚至老藍龍還忍不住點了點頭,為黑龍的魔法技藝在心里點了個贊。

    藍龍之王的內心被仇恨煎熬著,然而此刻卻顯得那麼輕松愜意。一萬年的時間都等過來了,此時的片刻等待又算的了什麼。

    就這樣,瑪里苟斯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北方一千公里外的灼熱峽谷生變。

    等著等著,瑪里苟斯隨身攜帶的一串手鏈傳來了魔法波動,這讓藍龍之王感到了些許詫異。

    布置下十六層反探查結界,瑪里苟斯慎重的激活了手鏈上的魔法,一頭老龍的形象出現在瑪里苟斯面前。

    “塞納苟斯,我的老友,好久沒有接到你的魔法通訊了。”

    瑪里苟斯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瑪里苟斯,看來你的心情不錯,我很久沒有見過你笑了。”

    魔法影像露出些許的驚訝神情。

    “是的,遇到了點好事情。”

    瑪里苟斯淡淡的回應著。

    “好吧,看著你的人類形態,我大概明白為什麼使用考達拉的通訊法陣聯系不上你了。雖然我不想破壞你的好心情,但是不得不告訴你個壞消息。”

    塞納苟斯忍不住嘆了口氣。

    “說吧,你知道最壞的事情一萬年前已經發生了,現在的我能接受任何的壞消息,因為已經沒有辦法更壞了。”

    瑪里苟斯用他蹩腳的幽默感說著並不好笑的調侃。

    “我的兒子死了。”

    “是嗎……什麼!”

    瑪里苟斯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發生了什麼?破碎群島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向我求援!為什麼!”

    瑪里苟斯的語氣中壓抑著憤怒,低聲詰問著老友。

    “幾個月前,一批獸人穿越迷霧結界抵達破碎群島,進入薩格拉斯之墓。守望者向我提出了協助探查的請求,我同意了。然後,前去探查的暗夜精靈和我兒子以及另外三個棒小伙再也沒有回來,第二批探查人員帶回了暗夜精靈的尸骸和我兒子的龍晶。”

    塞納苟斯用略帶哀愁的平淡語氣說道。

    “破碎群島是我族悲劇開始的地方,也是那場災難的終結的地方,不容有失,等我回到考達拉,我會派遣援軍去支援你的。”

    瑪里苟斯皺著眉頭說道。

    “別逞強了,老伙計。破碎群島不需要你。那個黑色的混蛋帶給藍龍的傷害不是一萬年的時間可以抹平的。考達拉是龍眠神殿的屏障,這個百年是我們藍龍負責守衛龍眠聖地。如果不是因為二十年前那次維庫人的遠征耗損了我太多的精力,我甚至想反過來給你一些支援。”

    “我不需要!”

    瑪里苟斯果斷的拒絕了。

    “所以我也不需要。”

    短暫的沉默之後,瑪里苟斯首先開口。

    “那麼我的老友,你如此緊急的找我,是為了什麼。”

    “為了我的小星星。”

    “史黛拉苟薩?”

    “是的。小星星繼承了我的血脈,擁有無與倫比的天賦,然而過于優異的體質令他的發育極為緩慢,這不好。”

    雖然塞納苟斯沒有明說,瑪里苟斯依然明白了老友想說什麼。

    藍龍是魔法的守衛者,發育的過程中自然離不開魔力的積累。然而藍龍一族從不缺乏魔法的天才,反而深受其害,越是優秀的雛龍越是容易因為魔力失控而夭折。還有一種情況卻是另一個極端,所謂天才中的天才,藍龍中的極品,卻因為生長所需的魔力過于龐大,靠進食和吸收無法滿足身體需要而餓死。

    “我想要小星星繼承他父親的龍晶。”

    “你是認真的?”

    瑪里苟斯發自真心的關愛每一只藍色雛龍,不忍心進行這種危險性極大的舉動。

    “這是她的宿命,再不進化到幼龍形態,小星星快老死了。哈哈哈哈……”

    雖然塞納苟斯笑的沒心沒肺,瑪里苟斯卻笑不出來。

    和老朋友的聊天是如此的滋潤著內心,以至于瑪里苟斯不願意結束魔法通訊。

    但是從魔法反饋來的消息提示著藍龍之王,大熔爐生變了,行動的時機到了。

    “我明白了,等我返回永恆之眼,我會再聯系你的,現在,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做。”

    “好的,你去忙吧,我的老友,讓你的敵人見識一下魔法之王的憤怒是多麼的可怕!”

    瑪里苟斯再次露出詫異的神色,然而不等他說話,塞納苟斯單方面的結束了通訊。

    “這個老混蛋……”

    也不知道為什麼,塞納苟斯的眼角有些濕潤。

    閉上眼楮,調整心情,再次開眼,奧術的風暴涌動在瑪里苟斯眼中。

    身形一閃,藍龍之王已經進入了黑石塔的大門。

    “讓我看看你都背著我們都干了些什麼,我的老兄弟。”

    瑪里苟斯用快到令人懷疑自己眼楮花了速度不听的瞬移閃現加速沖刺,人類的外形都出現了龍族化的特征。用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瑪里苟斯就穿過了黑鐵矮人鎮守的黑石塔下層,抵達了黑龍和矮人的戰場緩沖區。

    毫不留情扼殺了一個有所警覺的獸人,瑪里苟斯忍不住啐了一口。

    “墮落!”

    隱去身形,藍龍之王的隱身術完美無瑕,穿越半掩的石質大門,瑪里苟斯進入由獸人和龍人鎮守的黑石塔上層。

    放緩步伐,藍龍之王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黑龍軍團因為千里之外的變故而產生混亂。

    “來吧,讓我看看吧,我的兄弟,你偷偷的藏了些什麼在家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