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8章 與龍共舞(8)

第358章 與龍共舞(8)

    靈魂,靈魂,是個厲害點的法職都繞不開的詞。

    然而靈魂究竟是個什麼,就算專業對口的術士大爺恐怕自己也講不清楚。

    會用不會說,大概就是這個情況。

    希爾布萊德戰役,獸人戰敗之後,聯盟俘虜了不少獸人術士,繳獲了許多術士相關的書籍。雖然各國口頭都嚷嚷著獸人的知識是禁忌的坑爹貨,然而私下誰沒有翻譯研究,誰沒有進行秘密實驗……

    這其中,又以法師之城達拉然為最。

    當法爺,除了天賦凜然,還需要個好師傅,好出身,好運氣。每個最終晉升大法師的家伙,將他的生平歸納總結下來,就是一本傲天流的傳奇小說。

    當術士則不然,雖然我吃喝嫖賭全會,坑蒙拐騙專精,紋身打架****種地干活全不行,但是我知道,我有一顆高貴的靈魂,這就夠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卡洛斯作為戰斗在第一線的聯盟將領,自然不會輕視獸人術士的威脅,因為曾經多方面的去了解術士這個職業,而並非妄自尊大的以為玩過一款游戲就了不起。

    並且,還真讓他找到一些資料。

    與艾格文麥迪娜同時代的法師梅里冬風因為研究通靈術而被達拉然除名,被歷史放逐。但是巴羅夫家族作為提瑞斯法議會的幕後支持者之一,總有那麼點特權。雖然提瑞斯法議會的核心領導層已經全滅,但是想要調取些外圍資料總還是有辦法的。

    所以當卡洛斯拜讀了梅里冬風曾經的大作《soulisaholyshit》之後,就差五體投地了。

    在書中,人類歷史上第一位亡靈大法師梅里冬風詳細的闡述了自己在研究通靈術的過程中因現象而反思本質的過程,並且得出了靈魂就是坨神聖的****這個結論。

    《soulisaholyshit》這本書戲謔的不像是一位大法師的學術研究,更像是梅里冬風法術實驗失敗之後的氣話語錄合集。然而卡洛斯明白,作為歷史上第一個亡靈,第一個達成不死的人類,你可以質疑梅里冬風的人品,卻不能質疑他的實力。

    因此換了個思路去讀這本書,卡洛斯頓時豁然開朗。

    不要在乎梅里冬風給出的結論,重點是他的那些實驗,以及實驗的目的性。

    從這些方面入手,可以清晰的看出,梅里冬風從靈魂的載體,靈魂對于物質世界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靈魂的散溢和保存,靈魂的穩定性和幽靈是否為質變的靈魂這幾個方面去反推靈魂的本質。

    一但把握帶核心關鍵,整個思路就豁然開朗,《soulisaholyshit》這本書哪里是什麼研究靈魂的著作,這根本就是一本亡靈法師轉職攻略!

    在達拉然和提瑞斯法議會的雙重抵制下,梅里冬風打的一手好擦邊球,用學術研究的幌子記載了如何成為一位亡靈法師。

    人才,真tm人才!

    看著眼前矮人儀祭場的血祭,卡洛斯忍不住想起了梅里冬風。

    原因很簡單,這場血祭,卡洛斯居然看懂了一半。

    靈質提純器!

    血祭儀式的供能,轉化,節點流轉什麼的,卡洛斯統統沒有看懂。

    然而血祭儀式的最終結果是什麼,卡洛斯卻看明白了。

    一批又一批的祭品被推上斷頭台 嚓掉,血肉滋養大地,靈魂飛升天際,卻被覆蓋儀祭場的法陣束縛住,消磨掉,最後擠壓、碾碎,塞進神器里。

    原本恐懼、怨恨、充滿憎惡的無行無跡的靈魂被點燃,負面情緒被當做柴薪燃燒,靈質被提純,一個個似痛苦似解脫的靈魂充斥著整個儀祭場,想逃脫,卻掙不脫舒服。

    “你看到了嗎?”

    卡洛斯小聲的問道。

    “看不到,但是听到了,哀嚎聲很響亮。”

    希爾薇摩根淡定的回答。

    “你呢?”

    卡洛斯又問。

    “什麼?”

    一直對自己黑鐵矮人形象耿耿于懷的索拉用顏藝【愛書屋】表現了自己的茫然。

    “鬧鬼。”

    卡洛斯眼角抽了抽,決定略過這個話題,看來魔法領先人類世界一百年的奎爾薩拉斯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切,鬼有什麼好怕,活人我都不怕還怕鬼。”

    索拉見卡洛斯無視了自己,忍不住反唇相譏。

    當卡洛斯將注意力集中到奈法利安身上時,卻發現大法師閣下居然是一臉的咬牙切齒。

    “維克托閣下,我們什麼時候發動?”

    卡洛斯湊到維克托奈法里奧斯身邊,小聲問道。

    “等等,再等等,我還得再觀察片刻。”

    “好的。”

    卡洛斯返回自己原先的位置,總覺得有哪里不對。

    是什麼呢?

    一股違和感涌上心頭。

    人員已經布置完畢,黑鐵矮人並沒有發現身邊多了一千多號陌生臉孔,計劃執行到這里幾乎完美無瑕,就等待奈法利安一聲令下,大家干黑鐵矮人一票大的!

    完美的計劃啊,究竟哪里不對?

    “等等,我為什麼要听奈法利安的命令!”

    卡洛斯突然產生了這個疑問。

    因為他說的有道理?屁啊!敵人的話,再有道理也不能听啊!

    產生懷疑後,卡洛斯感覺自己的腦海中突然清明起來。

    是敵意!

    在進入儀祭場之後,自己突然失去了對奈法利安的敵意。

    平心而論,保持著【愛書屋】形象的黑龍王子是個成熟、有親和力,言辭誠懇,知識淵博的大法師,完全讓人討厭不起來。然而越是這樣,卡洛斯對于奈法利安的忌憚就越深,突然之間對于奈法利安失去敵意這種事,簡直是天方夜譚!

    一但抓住了某個破綻,整個事件就清晰起來,這讓卡洛斯想到了另一件事。

    在某一條世界線,耐薩里奧在徹底被古神迷惑之前,用自己最後的理智進行了一次自己對世界改造的嘗試————成為奧特蘭克的王位繼承著,迎娶洛丹倫的公主,成為聯盟的主宰,最後用愛走天下,揮鞭救世界。

    咳咳,簡單點說,就是靠魅惑人類的能力兵不血刃的取得人類世界的主導權。

    既然黑龍之王耐薩里奧擁有這種能力,黑龍王子很大概率也擁有這種能力,就算比不上他的父親,也差不到哪去。

    一但疑點被發現,奈法利安在卡洛斯眼中就充滿了疑點。

    為什麼我們都是黑鐵矮人的形象,你確實人類形象,為什麼黑鐵矮人對你毫無疑惑?

    卡洛斯越想越覺得所謂的變裝魔法是個陷阱,自己身邊有好幾位大法師,他們即使不是奈法利安的對手,也不可能毫無察覺的中招。唯一的機會,就是看似簡單的變裝魔法,在和黑鐵矮人置換外形的時候,奈法利安暗地里動了手腳。

    “見鬼!魔法陣被改動了,必須打斷這場儀式!”

    奈法利安突然毫無形象的大聲喊叫起來。

    好巧妙的設計,好陰險的計謀。即使奈法利安自豪自負自我滿足,也不得不承認,在魔法的交鋒上,自己這次的跟頭栽大了。

    “這不是鑄造神器的儀式,他們在召喚炎魔之王!”

    奈法利安沒有說實話,卻也沒有騙人。儀式法陣被篡改,這點他早就發現了,但是儀式的目的性,卻沒有改變,依然是強化儀祭場核心的那把神器,所以奈法利安選擇繼續觀察。而直到現在,奈法利安才察覺,那個篡改法陣的家伙使用的手法————捧殺!

    篡改者沒有削弱神器的威能,反而加了把火,賦予了它更強的威能,削弱空間屏障的威能。

    提問,距離大熔爐最近的空間屏障是哪里?

    答案,火元素世界,拉格納羅斯的居所,熔火之心。

    當神器的鑄造完成那一刻,大熔爐和熔火之心的空間將被削弱到極致,這柄神器直接受到炎魔之王的賜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麼,問題來了,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會友好的和奈法利安打招呼嗎?

    yes!

    yes!!

    yes!yes!yes!

    奈法利安再自負,也沒有在火元素世界和拉格納羅斯肉搏的勇氣。

    儀式必須被打斷!

    “動手!”

    卡洛斯見這是個機會,催動聖光之力,他的黑鐵矮人皮膚出現龜裂,奈法利安的法術效果被聖光驅散,返回人型的卡洛斯大手一揮,亂戰,開始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