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65章 做一個決定好難

第365章 做一個決定好難

    從卡茲莫丹返回濕地大營,卡洛斯走了二十一天。

    從濕地返回奧特蘭克城,卡洛斯只用了一瞬間。

    魔法,引領核心科技。

    不要和安度因洛薩見面,是阿歷克斯巴羅夫給自己兒子的忠告。原因很簡單,此時的聯盟是屬于將軍們的聯盟,是在狂熱的氛圍下以殺死獸人打垮部落為目的的軍事組織。泰瑞納斯米奈希爾將洛丹倫王國的軍事指揮權交給了安度因洛薩;死了兒子的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在海上圍剿獸人那所剩無幾的艦隊;吉爾尼斯在希爾布萊德戰役的最後階段遭到部落的瘋狂打擊,吉恩格雷邁恩正在安撫國內的那幫子貴族;激流堡從陸路打通了前往濕地的通路,保證糧道暢通是萬能的借口。

    所以卡洛斯不能去見安度因洛薩,否則會被綁上道德的火刑架。

    你是不是聯盟的一份子?

    是的話應不應該為聯盟貢獻自己的力量?

    奧特蘭克人行不行啊?

    奧特蘭克這麼行為什麼不讓他們上?

    政治家都明白軍事不過是政治的延續,但是將軍和士兵們眼里戰爭就是戰斗,不過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游戲。

    偏偏政治家們不能當著士兵的面去否認這一點,否則誰還去打仗!

    這就造成了卡洛斯非常尷尬的境地,因為他不僅是奧特蘭克的國王,天生的政治家,更是聯盟內部公認的能打仗會打架的戰爭狂人。不管安度因洛薩是否有這樣的想法,聯盟內部其他人都會將過于沉重的“希望”寄托在卡洛斯身上。

    這份“希望”會壓垮整個王國。

    所以阿歷克斯巴羅夫希望兒子至少在其他幾家的國王趕到前線之後再重返戰場,不要去當那“領頭羊”。

    骯髒的政治……

    卡洛斯對于這些人心的算計非常反感,卻無法否認自己的父親在政治覺悟上比自己敏銳太多。不能保存自己,又如何殺傷敵人。所以卡洛斯雖然反感,卻還是听從的父親的建議。

    要離開戰場,總得有個借口。

    那麼什麼借口好呢?

    當然是回老家結婚啦!

    嘉麗雅米奈希爾,阿爾薩斯米奈希爾唯一的姐姐,泰瑞納斯米奈希爾的親身大閨女,洛丹倫王國的長公主,卡洛斯的未婚妻。

    多麼完美的理由,別人是打完這一仗就回老家結婚,完美的必死flag。卡洛斯是結完婚去打那“最後一戰”,完美的反向flag,邏輯上毫無破綻,任誰也說不出個“不”字來!

    回到奧特蘭克城,卡洛斯享受到久違的王權。

    雖然自認為並沒有做出多大成績,只不過是干了點微不足道的分內工作,然而在他人眼中,卡洛斯已經是一個活著的傳奇。

    吹出來的……

    和安度因洛薩或者戴林普羅德摩爾這樣的大佬相比,卡洛斯過于年輕,然而年輕也有年輕的好處,那就是成為大人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雖然奧特蘭克王國的財政一直很緊張,但是作為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不介意花點小錢讓詩人和樂手為卡洛斯創作點膾炙人口的酒館小調。

    于是,當風塵僕僕的卡洛斯一路從法師塔返回王宮,衛兵們跪了一地,讓年輕的國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簡單的洗漱整理後,換上一身新衣服,卡洛斯去見自己的父親,在親熱的擁抱之後,卻發現兩個人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作為攝政大公爵,阿歷克斯的表現無可挑剔,團結朋友,打壓對手,收稅征糧,營建拓荒,奧特蘭克王國的事物都有條不紊的運作著。通過魔法傳訊,阿歷克斯和兒子卡洛斯的聯系一直沒有中斷過。同樣,卡洛斯也有很多事情想要和父親探討,交流看法。

    然而當兩人真正見面了,卻發現似乎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母親快要分娩了,嘉麗雅說要照顧婆婆,也去凱爾達隆了,婚禮在凱爾達隆辦吧。畢竟凱爾達隆的環境比奧特蘭克城好太多。”

    阿歷克斯首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沒有問題,您安排就好。”

    卡洛斯微笑著回答。

    “前線怎麼樣?”

    阿歷克斯關切的問道。

    “總的來說是我們佔優勢,但是後勤補給線拉太長了。現在在灼熱峽谷通往燃燒平原的主要道路上,已經打成添油戰了,獸人不敢撤退,我們也只有耗著非得等後邊的部隊頂上去,形成絕對的數量優勢,真正的決戰才會到來。”

    卡洛斯想了想,把自己的真實看法說了出來。

    物資籌措都可以放一邊,糟糕的運輸道路才是關鍵。從洛丹倫運送糧草到鐵爐堡,出發的時候有滿滿十車,路上一兩個月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只剩下六車半不到,人吃馬嚼的損耗太大。也虧得鐵爐堡的鍛造業發達,聯盟的軍械損耗可以從矮人那里補給,不然洛丹倫諸國的後勤估計更惱火。但是糧食,始終是硬傷,尤其是灼熱峽谷的水源稀缺,光飲水就佔了運輸車隊一半的運力,所以鐵爐堡方面,十多萬軍隊沒事堆雪人打雪仗,在灼熱峽谷和獸人死戰的卻自有那麼一萬多人。因為沒有辦法,部隊再多,就該被餓死了。

    “至少還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囤積軍械,糧食的話,矮人重新掌控了卡茲莫丹,我離開的時候他們的田地已經播種了,如果矮人能提供一部分糧食,那洛薩爵士的壓力就小很多了。不過這只是我的看法,具體怎麼樣還是要看他,畢竟他才是聯盟統帥,最高指揮官。”

    “你的意思是現在只不過是在對耗,真正的戰爭要在夏收之後?”

    阿歷克斯皺著眉頭,神情凝重的問道,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復。

    “沒錯,這是我的看法。”

    卡洛斯點了點頭。

    “那我們能解散軍隊咯?”

    阿歷克斯迫切的想知道自家兒子的看法。

    奧特蘭克王國的戰爭動員令直到現在也沒有解除。雖然獸人在希爾布萊德戰役被打敗,奧格瑞姆南逃,但是誰也不確定獸人是否會卷土重來。在當時那樣危機的情況下,頒布戰爭動員令都那樣的困難,現在一但將民兵們解散,再想征召,那就不是一年半載的事情咯。所以頂著巨大的財政壓力,阿歷克斯至始至終沒有終止戰爭動員令。

    卡洛斯真心的感覺到了難。

    收斂流民,重建家園,直到此時此刻,奧特蘭克王國的人口頂天不過四十萬,軍隊就召集了整整七萬。這樣的兵民比例說是全民皆兵也不為過,要知道洛丹倫王國兩百萬以上的人口基數,也才維持了十五萬人左右的兵力。

    無論什麼世界,想要分享勝利果實,總歸不過兩個條件。第一你得站在勝利者那邊,第二看你出力的多少。

    雖然泰瑞納斯把女兒都送過了,卡洛斯心里依然有一絲不安,畢竟先王艾登準備投靠部落獸人的事情擺在那里。戰爭時期,你好我好大家好,打完了反攻倒算的事情還少嗎?維持如此龐大的軍隊,不僅僅是害怕前線戰事不利需要支援,更是防著被“隊友”捅刀子。君不見另一條世界線,巴羅夫家族拯救了聯盟,依然被秋後算賬嗎?

    前車之鑒啊!

    所以縱然勞民傷財,卡洛斯還是做出了艱難的決定。

    “再緩一緩吧。”(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