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67章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

第367章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

    古賢有雲︰生之求也,不外乎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于是,銀行點鈔員一放假,就成為了人生贏家,一上班,就變成苦逼傻叉。

    卡洛斯躺在床頭,意識已經完全清醒,身體卻完全沒有動彈的沖動。

    有的沒的想這想那,突然有一種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沖動。

    果然溫柔鄉是英雄冢啊!

    在外打拼大半年,每天不是和人勾心斗角就是抄刀子砍人,為了糧草運籌燒腦子,為了兵甲補給廢嗓子,為了內部糾紛瞪眼子,為了盟友矛盾擺場子。好處是得了不少,然而完全沒有享受到了。

    說好的酒池肉林,說好的女僕三千……統統沒有享受到啊!!!

    平心而論,卡洛斯有一種玩脫了的感覺。

    在聯盟內部,那幫大頭兵嘴里,有些人已經稱呼卡洛斯為“騎士王”了。什麼聖騎士的典範,什麼洛丹倫道德的標桿,什麼接近完美的男人之類的。

    講道理,這些溢美之詞對于凝聚人心維護統治都是極有益處的,外人喊喊簡直不要太贊。問題是汝母的自家人當真了,那問題就大了去了。

    本來昨天晚上準備叫上幾個姿色尚可的侍女嗨皮一下,結果開會開的太晚,一幫子屬下一路追到了寢室門口還不想走,又談了好一會兒。關門之後累的不行,倒床就睡,把做點色色的事情這件事本身給忘記了。今天一大早起來,想起了,正準備落實一下,搖鈴鐺招來有眼力勁的侍從。還沒等卡洛斯放話,侍從已經自動報告,某某大人某某騎士已經在外面等著陛下的召見,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我有點餓了,準備一份清單點的早餐。”

    揮揮手讓侍從離開,卡洛斯突然失去了奮斗的動力。

    瞧瞧這腱子肉,瞧瞧這胸大肌,瞧瞧這人魚線,瞧瞧這十六塊腹肌,再瞧瞧這張眉清目秀的臉。灑家姓卡名洛斯,別號巴羅夫居士,現于奧特蘭克王國干著國王的活,有錢有權有身材有臉,正是春風得意十里桃花開的年紀,怎麼突然就寂寞了呢?

    侍從端著托盤送來早餐,侍從放下早餐關門離開,卡洛斯繼續光著膀子思考人生,卡洛斯突然領悟到了什麼!

    這不就是它喵的婚前恐懼癥嘛!

    和某個女子發生x關系,是每個男子走向成人的道路上必然遇到的風景,不小心造出人命甚至都不太動心。然而婚姻和初戀一樣,對于男子來說都是刻骨銘心的,甚至對這份念想的執著超過了女子。

    曾經,自己的姐姐伊露西亞是卡洛斯成長過程中豎立起的“完美女性”,初戀對象,是一種自我意淫的產物。卡洛斯甚至煞有介事的制定過一份《推倒企劃書》,完美的穿越人生怎麼能夠少了“姐姐”這份沉甸甸的功勛。然是隨著時日長久,卡洛斯終于明白了,那不過是自己對于未來的恐懼和上輩子記憶作用于這個時代所產生的迷之優越感的產物。伊露西亞是自己的姐姐,是親人,自己想要娶姐,就必須面對整個人類道德文明的反噬。

    開玩笑,我卡傲天拯救世界還忙不過來,哪有功夫搞什麼道德大革命。

    于是,被這個世界逐漸同化的卡洛斯漸漸放下這種齷齪心思。

    初戀已成往事,那麼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呢?

    哈!

    說不怕就不怕,誰怕誰是養狗的!不僅不怕我卡洛斯還有點小激動啊。公主啊,洛丹倫王國的公主啊,根正苗紅的貴族啊,算逼格比我卡傲天還高的公主啊,是不是,有什麼好怕的。

    一般人家的女兒要干農活討生計,就算模樣好,得不到保養早晚走樣,洛丹倫的公主就不一樣了,嬌生慣養錦衣玉食,那是越長越水嫩啊。我卡洛斯目前當不了洛丹倫逼格第一人,娶個老婆洛丹倫逼格第一女人,不虧嘛。

    是不是,完全不虧嘛。

    打死不承認自己陷入婚姻焦躁狀態的卡洛斯磨磨唧唧一份早餐吃到太陽偏西也沒有動。

    直到自己的父親親自找上門來。

    “沒什麼,只是長時間在外闖蕩積累下來的疲勞一次性爆發而已,休息休息就沒事了。”

    沒有暴露癖的卡洛斯在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走進房間試探自己的額頭後,便穿衣服起床。

    “嗯,卡洛斯你是辛苦了,原本我也不準備打擾你的休息,不過有幾件事必須你下決定,所以只能我親自來一趟了。”

    阿歷克斯.巴羅夫最為一個渾身散發著成熟知性氣息的中年老男人,完全羞澀于對已經長大的兒子表達慈愛,只得往公務上扯。

    “先說家事吧。你的婚禮已經派使者通知各國的貴族王室了,日期訂在兩個月之後。”

    “母親還有一個多月就到預產期了吧?”

    卡洛斯突然插嘴問道。

    阿歷克斯忍不住老臉一紅,點了點頭,嗯哼兩聲應付過去。

    “阿萊克斯和維爾頓都送回凱爾達隆了,听說要為你籌備婚禮,兩個小家伙都很興奮。”

    “是嗎?弟弟們都長大了啊。”

    卡洛斯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心里卻忍不住嘆了口氣。對于兩個弟弟為了巴羅夫公爵的名號已經開始明爭暗斗的事情,卡洛斯只能假裝不知道。父親送兩個弟弟返回凱爾達隆湖心堡,未嘗沒有斷絕某些別有用心的家伙對阿萊克斯以及維爾頓的覬覦。

    “伊露西亞在達拉然開了一家魔法材料店,幫你賣贓物,看你的打算是要去一趟達拉然的樣子,那麼到時候就陪你姐姐一起回凱爾達隆吧。”

    “沒問題。”

    父子間談話,也沒有必要遮遮掩掩,卡洛斯打仗一向注重戰爭收益,好多見不得人的戰利品,都委托伊露西亞拿到達拉然去銷贓了。有方磚這種達拉然老流氓引路,法師的地下拍賣會是個銷贓的好手段,完全不怕秋後算賬反追倒算。

    “嗯,孩子們都大了,我也老啦,要不是這些年一直打仗,我早就想為你安排一門婚事了,和你同齡的那些孩子,早就已經當父親了。也是苦了你了。”

    阿歷克斯突如其來的感傷讓卡洛斯不知道如何接話。

    此身既已許國,何以許家……

    又不是小鳳仙。

    事業未竟,何以成家?

    淦,都tm混成奧特蘭克的國王了,還要什麼事業。

    獸人為滅,何以成家怎麼樣,听起來不錯的樣子,但是自己兩個月後就要結婚了啊。

    不應景。

    卡洛斯還在想著說辭,阿歷克斯已經走到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在一起,我們家族好久沒有團聚過了,為父一定要為你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軍費這麼緊張,節儉一點比較好。”

    卡洛斯完全沒有過腦子,張嘴就來,惹了父親的白眼。

    “女人一輩子就風光這麼一次,嘉麗雅是個好女孩,還有個好父親!”

    “好吧,這種事情您比較有經驗,听您的。”

    卡洛斯說完就被父親狠狠的一巴掌扇屁股上。

    “混賬話,我只有你媽一個女人!什麼叫我比較有經驗!”

    父子倆插科打諢一般的閑扯了一陣,阿歷克斯離開卡洛斯的房間回去辦公了。作為攝政大公爵,他的負擔非常的重。

    而卡洛斯在和父親聊天過後,對于婚姻的恐懼焦躁有所減輕,端過餐盤拉著椅子坐到窗台旁,悠閑的吃著不知道算早餐、午餐又或者下午茶的這頓飯。

    開始思考問題。

    洛丹倫大陸,尤其是希爾布萊德地區,光是已經捕獲的獸人已經能超過兩萬,各地發現落單獸人的情報依然層出不窮。對于如何處置這些獸人俘虜,聯盟內部已經有所爭執。卡洛斯回憶著另一條世界線,關于獸人的安置問題也是促使泰瑞納斯對巴羅夫家族動手的一大導火索。南征還沒有結束,這個問題暫時被壓制,等到南邊打完,更多的獸人俘虜被運到洛丹倫,這個問題的尖銳性就更加突出了。

    好在時間還多,卡洛斯坐擁七萬大軍,還不需要急著表態,還有足夠的時間思考應對。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卡洛斯突然一個人念出了聲︰“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