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69章 你以為做人開心就好?好!

第369章 你以為做人開心就好?好!

    當今的艾澤拉斯有兩大文明圈。一者是卡利姆多大陸的卡多雷帝國繼承者,以太後風語氏(瑪法里奧睡夢中一臉黑人問號!?)當朝,攝政王鹿盔為首的暗夜精靈泰達希爾政權,雄霸卡利姆多中北部,分基都開到最南端的希利甦斯大沙漠了;另一家就是東部王國洛丹倫聯盟,以北約(好像並沒有錯)七國為首的政治軍事聯盟組織,矮人鐵爐堡政權目前正在申請加入該組織正式成員國資格。

    在艾澤拉斯兩極爭霸的政治格局(大霧)下,帝國方本著吃老本的精神一直默不住聲作大死,反倒是最後後起之秀的聯盟方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在聯盟方一片繁華盛世的氣氛中,凡事都要分個三六九等的不良風氣逐步蔓延,于是有人提出了一個質疑————誰家才是聯盟的柱石?

    洛丹倫王國?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微微一笑,扇扇手掌,不行不行,我們洛丹倫王國永遠都是發展中國家。

    吉爾尼斯公國?

    吉恩.格雷邁恩的拳頭重重砸在桌子上,議會那幫狗屎通通都該送上絞刑架,皿煮什麼的最討厭了!!!

    激流堡?

    安度因.洛薩大人,我們都是良民!阿拉索帝國永垂不朽!

    提爾庫拉斯?

    戴林.普羅德摩爾————誰制霸了海洋誰就能成為航海王!大建,必須大建,只有大建才能救聯盟!密甦里在哪里?

    達拉然?

    請不要誤會,我們只是一個學術組織,真的,什麼鯨魚人、泥精靈、兩棲狼人、會飛的科多獸、獅身角鷹雙足飛龍、其拉巨兔以及臭名昭著的“恐怖藍白格子方塊”通通都與達拉然無關,請廣大聯盟加盟國相信我們。

    奎爾薩拉斯?

    是你們人類求我們才加入的哦,沒錯,是盟約,是古老的盟約,才不是我們想要主動加入呢!哼~~~

    奧特蘭克王國?

    卡洛斯.巴羅夫說過︰“凱爾薩斯你它喵的就是個凱子!”

    也不怪卡洛斯氣憤,在亡靈天災攻破銀月城污染太陽井之前,奎爾薩拉斯才是洛丹倫的文明先進國,是希望的燈塔,是自由的象征,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是生命進化的標桿,是人上人才能居住的國上之國。

    上一次會面是因為獸人挑事,奧蕾莉亞挑頭,凱爾薩斯才和善的“接見”了卡洛斯。這一次,雖然同意了見面,然而高等精靈貴族的狂傲故態萌發,傲嬌氣味十足。更何況凱爾薩斯本身就是達拉然統治階級的重要組成部分,擁有*師的職稱,有自己的法師塔,兼任多名法師的指導教授。一句話總結就是貴不可言。

    所以說搜身,沐浴更衣什麼的,少不了啦。

    所以卡洛斯本著有求于人就該低聲下氣的覺悟認啦。

    所以矛盾沖突就有啦。

    所以卡洛斯悄悄在某黑色封皮的小本本上寫下了凱爾薩斯.逐日者這個名字。

    位于克洛斯群島的舊達拉然在戰火中遭到獸人洗劫,城市建築毀于一旦。然而法爺們本著魔法才是第一生產力的覺悟,用僅僅一年多的時間,居然就在洛丹米爾湖南岸,奧特蘭克城西北方向重新修建了一座新達拉然城。

    雖然城市建設還沒有結束,然而新達拉然已經恢復了往日六成的繁榮,不得不對這幫法爺道一聲佩服,寫上一個大寫的*字。

    雖然從奧特蘭克城騎馬到新達拉然只需要十天不到的時間,然而卡洛斯在軍隊中呆太久了,已經習慣了“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緊迫感,扔下大部隊,領著三十多號親衛居然一人雙馬只用了五天四夜就走完了這段路程。

    什麼?讀者老爺們居然有人問為什麼不走傳送門!開玩笑,您給錢嗎?

    但是事實證明,欲速則不達,急匆匆趕來的卡洛斯充分感受到了生活的惡意。

    求人的時候像條狗,日完立馬嫌你丑。在重建達拉然的初期,奧特蘭克王國的人力物力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條件,達拉然法師議會跟巴羅夫家族好的跟蜜里調油一般。然而現在一期工程結束,用不上了,卡洛斯的到來安東尼達斯居然就派了個中級法師慰問接待。

    淦!碧池!三藕浮碧池!!!

    最氣的是因為通知上說卡洛斯一行會在十日後到達,伊露西亞和方磚叔為了接待卡洛斯,忙著趕工結賬,雙雙不在達拉然。

    這就尷尬了,連個熟人都沒有……

    最後,卡洛斯心一橫,花錢找了個向導直接跑凱爾薩斯的法師塔門口叫門去了。

    然而凱爾薩斯當時正在指導學生進行法術研究,他的管家是個大精靈主義者,根本不理會凱爾薩斯和卡洛斯的私交如何,也不管卡洛斯.巴羅夫同志的國王身份,禮貌而疏離的高規格接待了卡洛斯和他的隨從。

    嗯,沒有提前送上拜帖是我的錯。

    嗯,達拉然人人平等,我就假裝信了。

    嗯,浴池裝修很華麗,水溫合適,花香精油味道不錯。

    嗯,飯菜非常可口,歌舞表演非常美妙,此間樂不思蜀……個屁啊!

    從早上登門拜訪,一直到天邊出現紅霞,卡洛斯才見到了凱爾薩斯本人。

    雖然凱爾薩斯當著卡洛斯的面狠狠的責罵了自己的管家,然而管家一臉“因為您是主人所以您隨便罵我但是我沒有做錯我維護了高等精靈的形象我是奎爾薩拉斯的子民我高傲我自豪”的表情讓卡洛斯覺得凱爾薩斯在做戲。

    雖然凱爾薩斯是真的很過意不去。

    “非常抱歉,卡洛斯,今天的法術實驗是關于奧術能量三維態分離重組對于物質形態的在改造這一課題,很重要也很危險。接到你來訪的消息時,實驗已經開始了,很難中斷。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希望你原諒我的傲慢和無禮。”

    凱爾薩斯的姿態放的非常低,縱然卡洛斯看不清他的臉,也能听出他的愧疚。

    于是,卡洛斯決定暫時略過這一茬。

    “哪里,沒有提前送上拜帖本身就是我的失誤,反而是我要請你原諒我的焦急。”

    然後接下來十多分鐘的對話都是毫無營養的客套話。

    “哪里哪里。”

    “應該應該。”

    “不要爭,就是我的錯。”

    “我的錯,你不要背鍋。”

    “誰搶我的鍋我和誰急!”

    “好吧,你的鍋。”

    “……”

    廢話說話,卡洛斯終于想起了正事。

    “冒昧的問一句,那個所謂的奧術能量三維態分離重組對于物質形態的在改造是個什麼玩意兒?”

    “哦,用你們凡人能听懂的話說就是變形術。”

    凱爾薩斯如實回答道。

    “……”

    沒錯,法師界只有兩種人,法師和凡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