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2章 三年血賺,無期不虧

第372章 三年血賺,無期不虧

    法師不愧是高投入高回報的高風險職業。

    看看吉安娜,身為商業立國的庫爾提拉斯公主,有個聯盟海軍上將當爹,還混的那麼慘,都快修煉出金輪眼了,就是俗稱的見錢眼開。

    因為現在的吉安娜小公舉只是個中級法師。

    看看克爾甦加德,身為達拉然法師議會的副議長,就算不貪污不受賄,一身正氣兩袖清風,依然住豪宅享奢華,躺著都來錢。

    為什麼?

    因為克爾甦加德是大法師,貨真價實的大法師。

    在這個年代,人類法師的地位實際上非常的尷尬。

    因為沒有核心競爭力。

    整個人類世界大約有四千到五千施法職業者,扣掉牧師和轉職聖騎士的牧師,法師大概就三千出頭的樣子。

    數據可能不準確,但是誤差也不會太大。

    而這些法師里面,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達拉然學出來的。可以毫不夸張的說,達拉然代表了人類的魔法勢力,體現了人類力量的魔法實力。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光魔導師軍團就有兩千服役人員,安東尼達斯還經常向凱爾薩斯和克拉甦斯求教,連高級法師晉升教程都是銀月城幫忙編撰的。

    在高等精靈面前,人類法師就是學徒,是學徒,學徒,徒。

    魔法是無價的,但是學習魔法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就是方磚賣身為奴(無誤)的原因。

    這就是吉安娜拜金(大霧)的由來。

    這就是克爾甦加德紙醉金迷(!?)的資本。

    因為克爾甦加德已經跨過了那條線,從被動的汲取知識步入了主動研究原理的領域。

    用句中二點的台詞形容克爾甦加德就是我已經窺見到了真理之門的那一邊的世界。

    宴席非常的奢華。

    卡洛斯雖然不是法爺,但是架不住他媽是啊。從小到大魔法典籍當故事書看,卡洛斯的魔法知識不僅不差,甚至比現在的吉安娜還要強一點。

    所以就出現了卡洛斯和克爾甦加德一邊吃吃喝喝一邊愉快的吹牛逼,吉安娜瘋狂的想插話卻找不到機會的場面。

    而卡洛斯和克爾甦加德和吉安娜關系都不錯,眼神交流之後,就是不給吉安娜說話的機會,每當吉安娜找到自己可以說話的時機,話題立馬轉變,氣的吉安娜只能暴飲暴食。

    “卡德加的身體怎麼樣了。”

    克爾甦加德突然問到。

    “不太好說,他的身體情況也屬于聯盟的最高機密之一。我並不太清楚。”

    卡洛斯思索片刻,給出了回答,于是兩人忍不住一起嘆了口氣。

    曾幾何時,當年的間諜小學徒如今已經成為了達拉然乃至聯盟熾手可熱的大法師。

    平心而論,卡德加對于聯盟的幫助太大了,大到已經無可替代。

    作為最後的守護者麥迪文的法理繼承者,麥迪文留給徒弟的最後一擊是詛咒也是賜福。卡德加私下也和卡洛斯講過,自己的天資只能算一般,否則紫羅蘭之眼也不會讓他去當奸細。然而在承受了麥迪文的臨死一擊後,卡德加自己都感覺到身體有了變化。並非是指身體老化,而是魔法天賦上發生了變化。卡德加自己都懷疑老師臨死前已經恢復了清醒,那最後的魔法並非剝奪了自己的生命力,而是用生命力換取了魔法力量。

    毫不客氣的說,卡德加在戰爭中,一個人對抗了部落一半的術士。

    然而毆牛 愀獾納硤邇榭 丫 晌 稅捕紉洛薩的心病。

    對于擁有達拉然副議長身份的克爾甦加德來說,如果卡德加倒下了,安東尼達斯很可能派遣他去接替卡德加的位置。老實說,這不是個好差事。

    吃吃喝喝半下午就過去了,除了吉安娜化郁悶為食欲,宴會上的兩個大男人其實吃的少喝的多。克爾甦加德輕輕松松用一本自己撰寫的魔法筆記將吉安娜哄去了休息間,得到了與卡洛斯獨處的時間。

    “卡洛斯,你不夠朋友!”

    接風宴過後,克爾甦加德開始發難。

    “啊哈!?”

    卡洛斯完全懵逼了,不知道這演的哪一出。

    “我最新的學術巨作《re:從零開始的法師生活》單價才300枚金幣,去你家店鋪買幾張破紙,前前後後花了我快20000金幣了!”

    听完克爾甦加德的抱怨,卡洛斯整個人都問號了。

    然後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克爾甦加德所謂的那幾張破紙是什麼……

    伊露西亞,干的好!方磚叔,回頭給你漲工資!

    卡洛斯忍不住發至真心的笑了起來。

    天下術士出獸人,獸人最帥古爾丹。

    作為抗擊在獸人部落第一線的希爾布萊德主力軍團,卡洛斯在部落大潰敗時狠狠的搜刮了一筆,弄到了許多獸人術士的法器以及書籍。

    雖然術士使用的武器上交了一部分給聯盟,然而書籍類的戰利品大部分都被卡洛斯給黑了。

    黑了干嘛?

    賣啊!

    卡洛斯從不認為術士使用的暗影法術就是邪惡的,他一直認為力量就是力量,關鍵在于使用的人。就好比那句老話,殺人的是人,不是刀。

    所以當達拉然派人對卡洛斯義正言辭的要求“消滅邪惡殘存”時,卡洛斯就回了一個字滾。

    本著法爺的錢不是錢,是【嗶】的原則,卡洛斯伙同姐姐開黑店賣贓物,狠狠的賺了一點零用錢,沒想到克爾甦加德也是肥羊…顧客。

    這怎麼能不讓人開心。

    “哈哈哈哈,憑咱們的交情,說那些,回頭給你辦張會員卡,預存一萬枚金幣享受八五折待遇。”

    克爾甦加德被激怒了,死亡凝視準備中。

    “八折。”

    克爾甦加德進入狂暴狀態,引導施法時間縮短百分之五十。

    “五折……”

    克爾甦加德恢復了平靜。

    “說實話,我個人建議你干一筆就收手吧。法師對于知識的渴望會引導不堅定的心靈走向瘋狂。現在聯盟需要你,需要奧特蘭克軍團,所以你現在無論做什麼都沒有關系,最頂層那些家伙都會當做看不見。等到戰爭勝利了呢?卡洛斯,見好就收吧,別玩火。”

    這些話說出口,就是恩情,卡洛斯忍不住再次嘆氣。

    “想要戰勝敵人,就必須了解敵人,我曾經向洛薩元帥提出組織人力物力解讀獸人法術的秘密。然而你們達拉然居然和我提錢!哈哈,你敢相信,作為最大的受益者,你們達拉然居然要向聯盟收費,才願意提供有償服務!我倒賣戰利品的事情其實知道的人不少,但是大家為什麼都裝作看不到?因為你們達拉然過分了。”

    說著說著,卡洛斯火氣有些上涌。

    “沒法啊,重建達拉然,得花錢呀……”

    明明是在勸告卡洛斯,克爾甦加德也忍不住開始唉聲嘆氣。

    獸人洗劫了克洛斯群島的達拉然舊城,雖然紫羅蘭城堡內最寶貴的魔法知識保存依然完好,但是達拉然的財物損失確實巨大的。

    重建達拉然,法爺們的財政也很緊張。

    兩個人嘀嘀咕咕的交換著一些對方無法獲取到的消息,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眼看天色漸晚,克爾甦加德挽留卡洛斯共進晚餐,好接著秉燭夜談,卻被卡洛斯拒絕了。

    “我約了房屋中介看房子,下次吧,我在達拉然還要呆一段時間,有機會再聊吧。”

    “好的,提前通知,我好安排時間。”

    克爾甦加德帶著卡洛斯去找吉安娜,管家卻告訴二人吉安娜早已經離開了。

    “……什麼情況?”

    卡洛斯有些茫然,吉安娜黑了自己的錢跑路了?幾百金幣,不至于吧!

    “我的筆記……”

    克爾甦加德一臉蛋疼,這倒霉催的熊孩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