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3章 心中的正義大過胸前的**

第373章 心中的正義大過胸前的**

    男人的成熟在于干得比說的多。

    女人的可愛無非于口嫌體正直。

    明明喜歡的死去活來,嘴上卻死命的唱反調,這種反差感產生了名為“萌”的元素……才怪 。

    萌的基礎是顏值不是反差!

    就如此此刻的吉安娜。

    “還要!我還要!多一點,再多一點!”

    雖然本人完全沒有感覺到這話語有多糟糕,然而卡洛斯其實也沒發現。

    自從戰爭開始,卡洛斯獲取成就點數的主要途徑就變成了干獸人,使勁干獸人,往死里干獸人,日常任務什麼的從有條件就做變成了想做就做,然後進化(退化)到有條件還要看心情做不做。

    天國的系統君一如既往的高冷,完成任務給獎勵,愛做不做誰管你。然而系統成就商城里的好東西一如既往的強力,價格始終如一的坑逼。久而久之,卡洛斯都快忘記成就點數這玩意兒,反正最有用的似乎是經驗值。

    吉安娜不愧是庫爾提拉斯的公主殿下,商業立國的誠信典範。黑了克爾甦加德之後,也沒有忘記收了卡洛斯的錢,還要辦正事。

    佔地兩百多坪的三層住房,卡洛斯很滿意,雖然半個月的租期就要三千六百枚金幣,不過考慮到這里是寸土寸金的達拉然,好像還挺便宜的樣子。

    手下正在打理臨時居所,卡洛斯則帶著吉安娜在現成的主臥室扯淡。

    限時任務︰【金幣砸臉︰吉安娜的黑歷史】。

    任務要求︰用一百枚金幣侮辱吉安娜.普羅德摩爾的尊嚴。

    任務獎勵︰開啟【毆打小盆宇】成就任務線。

    【毆打小盆宇】︰欺凌艾澤拉斯未來的花蕾們,讓他們見到你就回憶起童年被支配的恐懼。全球制霸從娃娃抓起。

    本來這麼不靠譜的任務,卡洛斯直接想放棄。1000點成就點數雖然豐厚,然而成就本身太坑,欺凌吉安娜,壁咚瓦里安,辱罵阿爾薩斯,敲詐利亞姆.格雷邁恩,教唆薩爾走上哲學之路……

    卡洛斯毫不懷疑,如果自己真的做到了,未來的艾澤拉斯必定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

    不過總覺得走上這條爭霸之路,自己會丟失某種不可描述的寶貴。

    結果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魔法少女特別窮。

    陷入財務危機的魔法少女吉安娜在賺了卡洛斯一筆中介費之後,試圖從她眼中的肥羊手里撈取更多的好處。反正按年齡算卡洛斯是哥哥,叫幾聲又不會懷孕,按備份算卡洛斯和戴林.普羅德摩爾面前算一輩子,喊一聲叔叔也不吃虧。

    于是不勝其煩的卡洛斯和別有用心的吉安娜玩上了昆特牌。

    拼本事做的弊,有什麼可恥的!

    本著這樣的想法,吉安娜把把天胡,次次神抽,開心的飛起。而惱羞成怒的卡洛斯氣的用金幣往吉安娜懷里仍……

    任務進度居然漲了!

    不是說好的打臉嗎?

    哦~~~~~

    卡洛斯突然悟了,現在幼年期的吉安娜唯一的尊嚴居然在胸口!

    多麼痛的領悟啊。

    一次兩次就算了,次次往胸口砸,就算是小財迷吉安娜也會暴走的。

    “算了,本來胸就小,再砸就平了。”

    卡洛斯嫌棄的看了一眼吉安娜剛剛開始發育的胸大肌,用關愛的語氣說道,準備結束牌局。

    好一招以退為進!

    “別啊,說好的四十局,誰跑誰小狗!”

    吉安娜瞬間急了,拉著卡洛斯的手不準走。

    “哼哼~~~”

    “嘿嘿!”

    “不準用魔法作弊。”

    “沒問題!”

    吉安娜恬不知恥的承認了自己作弊。

    不就是不用魔法嗎,我庫爾提拉斯海洋貿易立國,水手上岸除了喝酒就是打牌,我吉安娜公主拼技術(偷牌)一樣能贏!

    于是,才打了二十七局,卡洛斯的任務就已經完成。

    吉安娜被金幣砸的喜笑顏開,把卡洛斯的撒氣行為當做了敗犬的哀鳴。

    接下來十三局,卡洛斯手牌不好就直接認輸,吉安娜贏的喜笑顏開,結果最後一局,陰溝里翻船了。

    “你作弊!”

    吉安娜發出了不甘的吶喊。

    “大家熟歸熟,一樣告你誹謗啊。”

    卡洛斯用一種你還是圖樣圖森破的眼神看著她。

    最後一局,是吉安娜自己提出的玩大一點,五倍注,結果被卡洛斯天胡,干淨利落的高分拿下,之前贏的吐出去了一大半。

    “欺負小孩子……”

    “喲,現在承認自己是小孩子咯,早干嘛去了?”

    卡洛斯突然伸出手,從吉安娜的衣襟里撤出一張卡牌。

    “偷牌換牌這種小把戲只有初學者采用,高手講究的是切牌和洗牌,玩的是心理戰,你還是太嫩了。哦吼吼,啊哈哈,嗯哼哼哼哼。”

    不得不說,少年期的吉安娜有著大蘿莉的外表和野小子的性格,相處起來挺有意思,遠沒有被復活的麥迪文忽悠瘸之後那麼聖母。

    兩個人吵吵鬧鬧的耍了一陣子,吉安娜放棄了糾纏卡洛斯。

    其實道理很簡單,贏多贏少的問題。人總是貪心的,當你在牌桌上從一無分文贏下一千萬,卻在最後輸掉九百萬。絕大多數人都會覺得心如刀割,卻忘記了自己從最開始就一無所有。

    貪婪,人類最大的原罪啊!

    所以對于吉安娜這麼快調整好心態,卡洛斯很是驚奇的,卻又非常贊賞。

    “對了,你對于羅寧這個人了解嗎?”

    卡洛斯突然想起一件事,主動岔開話題問道。

    “听說過,上上上屆昆特牌大師邀請賽上的黑馬,運氣好到爆炸。”

    吉安娜還沒有從已經結束的四十場牌局中完全脫離。

    “額,還有呢?”

    卡洛斯只好繼續問。

    “長得挺帥的小紅毛。我和他沒有什麼接觸啦,但是達拉然這些大師里面,只有克拉甦斯大法師對他比較青睞,即使是我的老師安東尼達斯也不怎麼待見他。”

    “哦?”

    卡洛斯扔過去幾枚金幣。

    “只是小道消息。听說羅寧的天賦還不錯,當然啦,和本大小姐比還是差了那些一截。”

    “……”

    卡洛斯裝作收錢的樣子,吉安娜立馬正經起來。

    “听說有一次任務,其他人都死了,只有羅寧一個人活著回來。”

    “這不是很正常嗎?”

    卡洛斯有些不解的問道。

    “听說又有一次任務,其他人都死了,只有羅寧一個人活著回來。”

    吉安娜用一成不變的語氣說道。

    祥瑞御免?

    卡洛斯腦海中閃過這四個字。

    “听說只要出任務,其他人都死了,羅寧一個人也能活著回來。”

    當吉安娜說到這里,卡洛斯大概明白了。

    “關鍵有羅寧參與的任務,大部分都成功了。”

    卡洛斯徹底明白了。

    羅寧不是命犯天煞孤星就是有人中傷誹謗。

    之所以提起羅寧,是因為卡洛斯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比起另一條世界線的發展,羅寧和溫蕾薩前去格瑞姆巴托營救阿萊克絲塔薩的時間整整早了三年。

    換個說法,也就是此時此刻大表哥耐薩里奧還在德拉諾搞科研,根本不在艾澤拉斯。

    當初得到消息卡洛斯並沒有在意,誰能想到事情的發展超出了預計之外。

    聯盟南征火熱進行中,整個東部王國最能打的這一票人類精英越過銅須矮人的地盤和部落獸人打的不可開交,位于濕地補給線後方的格瑞姆巴托龍喉氏族就顯得格外的礙眼。而最強運氣王羅寧同學的行動就關乎到聯盟的大局了。

    卡洛斯的存在和行動已經影響了世界線的走向,他現在腦子里的記憶只能當做知識用,已經不能作為行動的參考了,所以他需要獲取更多的信息,然後歸納總結出自己的判斷。

    听著吉安娜不著調的達拉然八卦消息,不知不覺天色已經黑了。

    “你該回家了。”

    卡洛斯下了逐客令。

    “咦?卡洛斯叔叔,你好意思讓妙齡美少女深夜獨自歸家?”

    吉安娜裝出大驚小怪不可思議的樣子。

    “你不是法師嗎?biu的一下回去不就好了。”

    “額,我欠了宿管費,肯瑞托魔網管理局的人把我宿舍的魔網給斷掉了。”

    “啊哈?”

    卡洛斯頓時眼楮都瞪大了。

    達拉然的魔法技藝已經完成魔法能量的聯網供應收費了?

    這種開門查水表的即視感是怎麼回事。

    “所以啊,讓我住一晚唄。”

    吉安娜挺起自己絕壁般的胸膛,表述出自己義正言辭的請求。

    無奈的搖搖頭,卡洛斯讓出了這間主臥室。

    讓屬下再收拾一件寢室,等待過程中,傳來了消息,卡洛斯的姐姐伊露西亞听說弟弟的到來,連夜趕回了達拉然。

    “暫時不用收拾了,明天再說吧。”

    帶上兩個親信,卡洛斯決定去見自己的姐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