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4章 女孩為何穿短裙

第374章 女孩為何穿短裙

    “你在研究這些獸人的法術?”

    卡洛斯壓抑著怒氣,用略顯低沉的聲音問道。

    就如同毒梟一般自己不吸毒,賭場老板一般自己不參賭一樣,卡洛斯在人前說著力量本無罪的話語,背地里其實也不怎麼待見古爾丹留下的法術遺產。

    所以在童心大起準備玩次秘密潛入給伊露西亞一個驚喜的時候,偶然撞破了自家姐姐正在研究暗影術法的行徑。

    好吧,雖然沒有喜,但是驚有了。

    “卡洛斯!我還以為你明天才會過來。”

    伊露西亞倒是露出了驚喜的神色,笑意堆上容顏。

    “不是和你說過,不要看這些蠱惑人心的書籍嗎?為什麼不听話。”

    卡洛斯可不是沒有見過女人對自己笑的初哥,不會那麼輕易的被伊露西亞糊弄過去。

    “蠱惑人心?我不並這麼看。獸人所謂的術士其實是個很模糊的職業定位,而術士可不簡單的暗影法術使用者。分析他們的法術體系,其實囊括了暗影術法、靈魂契約論、通靈術三方面。除了暗影力量對我們法師來說比較新鮮之外,靈魂類法術其實也包含在通靈術里面。你不願意我研究暗影術法,我就不看咯,但是獸人對于靈魂契約的研究真心不+錯,挺有意思的。”

    伊露西亞吧啦吧啦的科普了一大段屬于“法爺內部的知識”,卻完全沒有明白卡洛斯的反對從何而來。

    力量確實是無罪的,犯下罪孽的是使用力量的人。

    但是力量是有趨勢性的,使用力量的同時就必須付出代價。

    就好比使用聖光的聖職者會不自覺的傾向于秩序性,聖光之力越強大紀律性越強,甚至會出現教條主義的傾向。

    再好比使用魔法力量的法師,尤其是人類法師,特別是大法師職稱以上的法師,這種受力量趨勢性影響的外在表現就更明顯了。擅長火焰法術的性子都比較暴躁,愛恨分明,喜歡你就特別耿直,借錢什麼的毫不在意,不喜歡你直接大火球糊臉;擅長防御系法術的大多顯得木納頑固,比如安東尼達斯,別看老頭子似乎很和善風趣,實際上是個固執強硬的老東西;而擅長水元素的克爾甦加德也是如此,如果不是爹媽給了一副好皮囊,恐怕早就傳出了達拉然的副議長是個娘娘腔的傳聞了。

    所以顏值才是正義。

    咳咳,跑題了。

    所以,暗影法術雖然本身是無害的,但是長期使用,終歸會深化內心的陰暗面。而對于通靈術的研究,尤其是靈魂契約的研究,終歸是繞不開惡魔奴役這個課題。

    你以為你盜取了惡魔的力量,奴役了惡魔的身體,踐踏了惡魔的意志?

    殊不知最終付出的代價便是將扭曲自己的意志用盜取的力量把自己獻祭給了被驅使的惡魔。

    不要注視深淵,因為在你注視的時候,深淵也注視著你。

    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過來,我的姐姐,到我這里來。”

    卡洛斯的話語得到了伊露西亞的回應。

    拉著伊露西亞的手,卡洛斯引著自己的姐姐走到屋子一角的落地全身鏡面前。

    感覺到搭在自己肩膀上那雙手的溫暖和重量,伊露西亞不自覺的王後靠去,依偎在卡洛斯的胸膛,看著鏡子里自己的容貌,有些出神。

    “我的姐姐,你不覺得你的膚色有些……夢幻的光澤嗎?”

    卡洛斯想了好一會,也沒有想出一個合適的詞匯來形容這種感覺,最終用了“夢幻”這個詞。

    “嗯?”

    伊露西亞想要扭頭去看卡洛斯的臉,卻被弟弟有力的雙手摁在了懷中,動彈不得。

    “看看,這是我的臉。”

    卡洛斯膝蓋一彎,想要蹲下來,好讓自己的臉出現在鏡子里。結果膝蓋頂到伊露西亞的大腿,讓伊露西亞整個人貼到了卡洛斯身上。具體的說,就是卡洛斯扎著馬步,伊露西亞坐到了卡洛斯大腿上。

    “多大的人了,鬧什麼鬧。”

    伊露西亞整個臉都紅了起來,顯得嬌艷含蓄。

    可惜卡洛斯看到此情此景,絲毫沒有什麼香艷的心思,反而在內心一聲嘆息。

    “嚴肅點,對你進行批評教育呢!”

    卡洛斯將一只腳往後撤了一步,穩住了身體的重心,保持著如此費力的姿勢繼續說。

    “對比下我們兩個的臉。不是膚色,不是容貌,主要看看神采。”

    徹底依偎在弟弟懷里,伊露西亞看著兩人靠得如此接近的臉,進入了迷之妄想境界,完全沒有明白卡洛斯想要說什麼,就一個人發呆走神了。

    保持這種姿勢是挺累的,等了一分多鐘,卡洛斯感覺兩條腿的肌肉已經完全僵硬,全身開始發熱,卻得不到伊露西亞的回答,便搖了搖自己姐姐的肩膀。

    “嗯,什麼?”

    伊露西亞回過魂來的反問,讓卡洛斯瞬間累覺不愛。

    “看看你的臉,這種……這種冰肌玉骨的感覺,這種虛幻感,這種朦朧的錯覺,仿佛整個人的可見度都被調低了。”

    卡洛斯明白自己想的是什麼,卻無法用言語表述出來,急的後背微微冒汗。艾澤拉斯人類世界的詞匯量還是有問題。

    看著伊露西亞一臉的嬌羞夾雜著迷茫,卡洛斯明白自己白說了。

    不是在贊美你啊!

    “只有受折磨的靈魂才會在身體上表現出這種癥狀。”

    卡洛斯最後選擇直白的話語,實在沒工夫照顧伊露西亞的心情了……因為腿麻了。

    “靈魂是不可輕易觸摸的,為什麼你們達拉然大圖書館封印了所有關于通靈術的研究書籍?因為它對于身體是有害的。我見過這種癥狀,整個人變得虛無縹緲,身體透明化,這是靈魂受到折磨的癥狀。我的姐姐,你有意無意中損傷了自己的靈魂,你在用自己的靈魂換取力量。”

    伊露西亞听著听著,身體緊張起來,被卡洛斯察覺到。

    “我沒有!”

    “知識就是力量,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實際上你都這麼做了。”

    卡洛斯強硬的打斷了伊露西亞的辯解。

    “我……我只是想幫你,我討厭這種無力的感覺,我想要幫助你,我想要站在你身邊……”

    伊露西亞說著說著,開始流眼淚。

    作為一個天賦還不錯的法師,伊露西亞知道卡洛斯沒有騙自己,當她開始正視自己身上的變化時,就明白了自己的弟弟說這些話真的是關心自己。

    “好了好了,別哭了,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你接觸這些文獻資料,不該讓你參與這些齷齪的交易,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明明是批評教育,怎麼看見幾滴眼淚花自己就開始認錯了?

    卡洛斯蛋疼的很。

    上一世的記憶中,幾乎所有有點資本的女術士都有這種另類的美感,她們稱呼這種現象是“心靈的綻放”。

    神tm的綻放,連身體(物質)的穩定性都維持不住了,這種虛幻而空靈的美有什麼用!

    所以卡洛斯在發覺伊露西亞身上出現這種征兆的時候反應如此激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