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5章 因為這方便懷孕

第375章 因為這方便懷孕

    曾經有個叫做弗洛伊德的靈長類養殖專業的神棍級德魯伊曾經拋出過一套理論,其核心思想就是不管什麼想法,在簡單的三步推理之後都能歸結為你想m。ˋˋウ

    比如,你餓了。你為什麼會餓?因為你的饑餓感來源于繁衍後代的緊迫感。所以你想m。

    又比如,路上兩條狗在打架。兩條狗為什麼會打架?因為不管公母總是為了交配繁衍。所以你想m。

    還比如,街上的招牌破損了。街上的招牌為什麼會破損?不管是管理人員的疏忽還是破壞者的惡意放肆都是欲求不滿的外部表現。所以你想m。

    再比如,隻果落地了。

    怎麼樣,這總和m聯系不到一起了吧!

    呵呵。

    隻果為什麼會落地?這是隻果樹x成熟的表現,是繁衍後代的自然選擇。所以你想m。

    淦~~~

    好吧,是你逼我出絕招的!

    請解釋一下人類滅絕的原因!!!

    呵呵噠。

    人類為什麼會滅絕?是因為人類失去了繁衍後代的原動力,從而導致長遠思想的系統性滑坡,最終導致自我滅絕。所以你想m。

    哈哈哈,是在下輸了,給大德魯伊弗洛伊德跪下,果然被世人尊稱一句神棍的都是有五把刷子的家伙。

    卡洛斯對于這一天的到來,其實是有心理準備的,然而事實證明,準備的並不充足,否則也不會胡思亂想大半夜。這不,天都快亮了。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忘記了。

    無非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明明是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難道你不無情你不冷酷你不無理取鬧。

    那到底我哪里無情我哪里冷酷我哪里無理取鬧。

    這麼說你哪里不無情你哪里不冷酷你哪里不無理取鬧。

    ……

    男女之間的爭執,幼稚的還不如為了糖果打架的小盆宇。

    唯一的差別就是男與男的口舌之爭,最後不是不歡而散就是衍變成拳拳到肉。女與女的口舌之爭,不是口干舌燥就是撕破臉皮。唯獨男女之間的口舌之爭,往往衍變成另一場口舌之爭。

    嗯,是這樣,沒毛病。

    客觀理性的分析一下卡洛斯的周邊女性環境,就不難理解了。

    在物質生活並不充裕的艾澤拉斯人類文明圈,那真的是不勞動不得食,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

    拋開勞動人民最美麗的政治正確,你不得不承認,勞動婦女真美麗不到哪里去。

    繁重的體力勞作壓垮了她們的精神追求,風吹日曬璀璨了她們的精致皮膚,終日為生活奔波讓她們無法追求文雅的氣質,最可怕的是無知不能帶來心理上的認同和滿足。

    這就是為什麼三代以上的貴族男性很少去找村姑偷情的主要原因。

    因為看不上。

    卡洛斯從小就覬覦自家姐姐,為什麼?除了姐姐這種幼馴染的屬性加成,還不是因為自己姐姐長得漂亮。美麗是需要呵護的,不用干重活的伊露西亞那雙手就能秒殺奧特蘭克一半的女性,嬌嫩的肌膚又能再秒殺五分之二,再加上法師的職業加成以及知書達理的高雅氣質,剩下的百分之九點九也得甘拜下風。

    所以說喜歡伊露西亞有什麼錯!

    沒錯啊,就和男人變態有什麼錯一樣,本來就沒錯是吧,對吧,廣大紳士們一定是滋瓷的對不對啊!

    卡洛斯並不指望從別人那里獲得認同和贊可,做了就做了,沒啥後悔的。

    唯一的問題是後續的麻煩。

    那就是伊露西亞的身份問題以及父母那里的溝通問題。

    什麼?你說馬上要和洛丹倫公主結婚了!

    這根本不是問題好不好。

    在依然有不少貴族家庭選擇近親婚姻以維持血統純正的時代,卡洛斯把姐說實話是有群眾基礎的。可惜巴羅夫家族不講究這一套,真是可惜了。所以父母那一關就很難。

    其次,人活于世不能不顧及他人的眼光和看法,自己想要給伊露西亞一個說法簡直比單槍匹馬滅了部落還難。在貴族的圈子里,有些事可以說不能做,有些事可以做不能說。和親姐姐發生了點什麼,這種事充其量就是茶余飯後的趣聞,但是你想要公開宣揚,就會感受到那股來自整個階級施加的無形壓力。

    我以為只有我能給你幸福,事實上我並不能辦到……

    就是這種糾結的念想,才是卡洛斯在戰爭爆發後漸漸疏遠伊露西亞的原因。

    國王的力量來自于役使人民,所以無法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聖騎士的威望在于做到了一般人無法堅持的操守,所以才擁有如此崇高的聲望。

    不管是國王的權柄還是聖騎士的威望都是卡洛斯無法舍棄的重要資本,所以在和姐姐發生了點什麼之後,雖然不後悔,卻感覺特別麻煩。

    一直想著這些,卡洛斯徹夜未眠。

    天光放曉,伊露西亞一直從睡夢中醒來,被擁抱的感覺很好,忍不住用臉蛋蹭了蹭溫暖的臂膀。

    “早安,卡洛斯。”

    “嗯。”

    “呀!你醒著呀。”

    伊露西亞沒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語居然得到了回應,瞬時間有些羞赧。

    卡洛斯緊了緊自己的懷抱,低頭在伊露西亞眉宇間親吻了一下。

    “那個,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去。”

    伊露西亞想要起身,卻被卡洛斯緊緊的環抱,無法動彈。

    場面漸漸從溫馨變成了淡淡的尷尬。

    “真是的,多久沒有和姐姐一起睡了,還是這麼愛撒嬌。”

    伊露西亞用側臉對著卡洛斯,臉上似乎閃耀著聖潔的母性光輝。

    畫面很美,卡洛斯卻有種不安穩的焦急感。

    “對不起。”

    伊露西亞突然向道歉。

    “嗯?”

    “想必卡洛斯現在一定很困擾吧。姐姐的任性給你添麻煩了。”

    “……”

    “明明卡洛斯就要和嘉麗雅結婚了。嘉麗雅是個好女孩,你以後一定要對她好,知道嗎。你是國王,是巴羅夫家的驕傲,是注定光芒萬丈的大人物,所以洛丹倫王國的支持很重要。姐姐雖然是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半吊子法師,卻也會在背後默默支持你的。你的道路還很長,中間不能跑偏。等結婚了就算個真正的大人了,不能再任性了,知道了嗎。”

    伊露西亞用一種哄小孩的口吻說道,期間,笑的溫馨而燦爛。

    “你,到底想說什麼。”

    卡洛斯有些心悸的感覺。

    “晚些時候我會用法術抹去這段記憶的。”

    “嗯!?”

    卡洛斯已經記不得自己到底“嗯”了多少次了。

    “所以,卡洛斯你不用有負擔。不過是姐姐的空虛寂寞,不是弟弟你的錯。”

    伊露西亞松開手臂撐起身子在卡洛斯唇點輕輕一點,繼續說道。

    “過了今天,一切沒有不會改變,好不好。姐姐會徹底忘記了,卡洛斯你記在心里就好了,不要說出來,也不要做什麼。”

    “太狡猾了。”

    “什麼?”

    “伊露西亞你太狡猾了。”

    “啊哈?”

    “都這麼說了,怎麼可能忘得掉……”

    在戰場上挨過那麼多刀從未皺過眉頭的卡洛斯突然很想哭。

    人渣不是錯,既想當人渣又舍棄不了良知。

    太痛苦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