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6章 逃避可恥但是有用

第376章 逃避可恥但是有用

    每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的穿越者都有一顆“總有刁民想害朕”的心。

    不看了,說的就是你,你,你,還有你。

    換誰穿越都一樣。

    因此,當獨行俠的時候可能滿不在乎,一但有點勢力了,情報機構的建設穩穩的擺在重點。簡直恨不得手下都是克農啦,人鳳呀之流,再不濟也要來個余則成。

    卡洛斯也不例外。

    當初王城之變後,自己登基為王,合法的獲取了奧特蘭克王國的統治權,避免的內戰的發生。但是最為利益交換的一部分,卡洛斯或者說巴羅夫家族,也放棄了很多“贏家通吃”的權力。比如國庫的大部分財產都留給了先王後薩莎,比如一些暗中投誠的家族,或多或少都得到了一些好處。從長遠看,巴羅夫家族的收益是巨大的,但是客觀的講,這種行為就是拿青春賭明天。

    而最讓卡洛斯介懷的一件事,就是曾經的奧特蘭克情報部門在艾登死後,所有人員離奇的人間蒸發。雖然事後殺了一批,卻不保證有沒有漏網之魚,更不知道收留這些人的到底是哪些人。而最最最無法接受的是居然一個投誠者都沒有!

    這意味著什麼,讓人不寒而栗。

    不過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從新開組組建屬于自己的情報機構,固然沒有了艾登時代的基礎,卻也更不容易被人滲透。情報工作,謹慎第一,情報工作者,忠誠最重要。

    所以,達拉然內部也有卡洛斯的情報特工。

    誰?

    還用想嘛……

    “方磚,事情查出來沒有。”

    “喲,連敬稱都不帶,看來老板您心情不佳啊。”

    “老東西,一年吃我兩萬金幣,還使喚不動了是不是?”

    “別提什麼兩萬金幣,老夫幫您干了多少髒活累活,換個老板十萬二十萬不是輕輕松松的。”

    “輕輕松松帶進墳墓等著盜墓賊來挖?”

    “好吧,好吧,老板您心情不好,我不跟你貧嘴了。”

    “嗯。”

    “結果是不知道。”

    “哈?”

    “根據您提供的資料,在獸人攻破舊達拉然之前,是有這麼個高等精靈的線索。然而獸人來了,您懂的。新達拉然百廢待興,牛鬼蛇神最是不缺,但是找不到您要找的那個女精靈。既然是奧蕾莉亞閣下為您提供的情報,實際上要知道結果,去問奧蕾莉亞.風行者好了。反正就憑你們兩個的交情,一個字,穩。”

    好吧,卡洛斯沒有打死方磚的唯一理由估計就是沒有必殺的把握。

    這老東西是越來越富態了,態度也是越來越囂張了,卡洛斯真是後悔當初沒有請個畫師記錄下他落魄的樣子,以至于現在這老東西越來越把自己當個人了。

    當初奧蕾莉亞提供情報說在南海鎮有過一夕之歡的女精靈有了自己的孩子。雖然奧蕾莉亞時候聲稱是路邊社消息,但是卡洛斯可不敢完全當做玩笑,對于那個連名字都沒有問過的女精靈,卡洛斯一直在搜尋。

    然而獸人攻破了達拉然……

    所有的線索都在戰爭中消失了。

    當然,如果去請凱爾薩斯幫忙,那麼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不過,假如給你一個像半羽仙人提要求的機會,你會找媛媛要張簽名照嗎?

    作死也不是這麼作的是吧。

    好不容易壓抑住躁動的洪荒之力,卡洛斯繼續向自己的私人魔法顧問咨詢魔法相關事宜。

    “那把劍你看過了吧,作何評價。”

    卡洛斯指的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

    “那幫黑矮子真是鍛造出一把了不得的東西啊,老板,我知道您是個武器控,但是請您認真的听我說,那把大劍能別用就別用吧,當做收藏品就好了。”

    “哦?”

    卡洛斯突然對于方磚接下來要說的話充滿期待。

    “那濃郁到連我這種專精火球術的法師都能夠察覺的詛咒之力,嘖嘖,此物大凶,用之不祥啊。”

    切,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

    “嗯,傳說中這把劍帥到沒朋友。”

    “哈?”

    這次反輪到方磚懵逼了。

    “此劍名為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傳聞此劍一出,從此再無兄弟。”

    好爽啊,當這句台詞說出口,卡洛斯整個人都精神了,仿佛一夜未睡加上半上午糾結在此刻都蕩然無存,仿佛吃了人參果一般,身上十萬八千個毛孔沒有一個不舒展,十萬八千根毫毛沒有一根不貼慰。

    果然人生的意義就算在于裝逼啊!生命不息,裝逼不止。

    “額,雖然不明白老板您在說什麼,但是我指的是這把劍蘊含著負能量,對身體不好。”

    方磚想了想,在拍馬屁與盡職盡責之間選擇了後者。

    “沒事,我是聖騎士,聖光會照耀我的。”

    “好吧,您說服了我。”

    卡洛斯和方磚的關系比較特殊,兩人相識的時候一個還是豪門闊少,一個窮困落魄。這些年方磚也算丟掉節操幫卡洛斯干了不少見不得人的活,徹底的把自己綁在了卡洛斯的陣營里。方磚明白,自己要是背叛,恐怕下半輩子都將面臨無止境的追殺,所以心態擺的很正————反正你要麼忍我,要麼殺我,還指望我恭維你,想多了吧,老夫說話就是這麼臭屁!

    兩個人聊天打屁間,交流了很多信息,不知不覺一下午就過去了。

    “對了,你知道能夠自己對自己施加的遺忘記憶的魔法嗎?”

    卡洛斯突然問道。

    “知道。超強效閃光術和大腦封閉術咯。”

    “主要講講這個大腦封閉術吧。”

    卡洛斯光听名字都腦補出了所謂的超強效閃光術是個什麼鬼。

    “字面意思,封閉大腦中某部分記憶區域唄。”

    “能詳細點嗎?”

    “兩塊艾澤拉斯鑽石,四磅重的黑蓮花萃取物,十三勺強效秘法精華,再加上一瓶泰坦合劑。用這些材料進行施法後,再回憶一遍你想要忘記的事情,就會真的忘記。因為想要遺忘的事情都是刻骨銘心的,所以當法術完成後,大多數人都會淚流不止,所以這個法術也被稱為【哭泣的潘多拉】。”

    卡洛斯听完,心里一緊,覺得有些難受。

    “順便一提,整個法術的材料成本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最少九萬枚金幣,足夠施展九千次強效閃光術哦。”

    “干,這敗家娘們!”

    “嗯?”

    “咳咳,沒什麼。”

    又談了一陣子,方磚告辭自己弄晚餐去了,房間內似乎只剩下卡洛斯一個人。

    “探姬,方磚有沒有和不該見面的人說過什麼。”

    毫無動靜。

    “是嗎,看來是我多心了,繼續觀察。”

    卡洛斯說完,窗外似乎起風了,窗簾被風吹動,擺出大波浪的形狀。

    王者之道使人孤獨,卡洛斯背靠躺椅,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發呆。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讓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如果沒有找到,只能證明自己還不夠強。”

    卡洛斯不知道怎麼地想起了這句話。

    又過了一會,侍從輕輕的敲了敲門。

    “陛下,長公主請您共進晚餐。”

    “知道了,告訴長公主,等我忙完了就去。”

    卡洛斯繼續望著天花板,假裝自己很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