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47章新巨魔補完計劃

第147章新巨魔補完計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艾澤拉斯世界的人類有多少?

    洛丹倫納稅人口兩百萬,奧特蘭克王國二十萬不到,吉爾尼斯百萬出頭,達拉然和庫爾提拉斯忽覺補給,南方的暴風王國百年生息也算個兩百萬,再加上逃稅的山民也野人。

    在獸人入侵之前,往多了算也就七百萬的樣子吧。

    第一次獸人戰爭把暴風王國打慘了,往少了說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于戰火,而隨之而來的獸人清剿和饑荒至少還要帶走三分之一的人口。

    第二次獸人入侵打到現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原本的富庶之地,也被打成了一片白地,洛丹倫聯盟光陣亡士兵都快破七萬了,還不算殘疾和重傷的,同時失去秩序後的盜匪和饑荒,還不知道要帶走多少人類的生命。

    粗略的統計下,現在的人類也就六百萬不到的樣子。

    巨魔呢?

    巨魔有多少?

    即使遠古時期,阿曼尼和古拉巴什兩大帝國被新興的卡多雷帝國按在地上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曾經統治整個古卡利姆多大陸的霸主種族底蘊猶存。

    在永恆之井大爆炸的天崩地裂之下,新秩序得到重鑄,人類崛起于東部王國,精靈收縮在卡利姆多大陸中北部。而巨魔,滿世界都是。

    諾森德、卡利姆多、東部王國、潘達利亞,再加上海外的破碎群島,只要你想得到的地方,幾乎都有巨魔存在的痕跡。

    別看現在巨魔好像混的不怎麼樣,但是細思極恐啊,這是一股多麼可怕的力量。

    遠的不說,光盤點下東部王國的巨魔勢力。

    北方的洛丹倫大陸,阿曼尼巨魔的遺民們在上古時期,被改名換姓的老冤家聯合新興的人類給胖揍了一頓,把社會秩序都給打崩潰了,從此洛丹倫的巨魔遺失了自己的文明和傳承,分裂成了無數的氏族社會。散居在洛丹倫的深山老林里,使用獸牙石器,如同野人一般的生活。

    無法統計洛丹倫究竟有多少巨魔,但是將祖阿曼、辛薩羅和沙德拉洛、祖瑪沙爾等城市里。還擁有基本文明的巨魔人口加起來翻個五倍,也是只少不多的。

    就這樣,保守估計也在五十萬以上。

    這還是被胖揍了幾百年的洛丹倫巨魔。

    而南方的荊棘谷,古拉巴什巨魔已經重整旗鼓,在巨型城市祖爾格拉布養精蓄銳。意圖恢復往日了榮光。

    在祖爾格拉布的勢力範圍內,百萬巨魔絕不是個口號。

    海外群島,神秘的贊達拉部族,實力成迷。

    失落文明淪為高等野獸的野巨魔更是數不勝數。

    做個大概的統計,還保持著社會結構的巨魔在東部王國大約兩百萬左右,野生巨魔只怕不止兩百萬。

    卡洛斯成為國王後,獲取信息的渠道更多樣化,準確性也得到提升。在查詢了大量的資料後,終于得到一個大致可靠的數據。但是統計完數據後,奧特蘭克的國王流了一背的冷汗。

    這是何等可怕的數量。如果巨魔聯合起來,放棄了魔法的暗夜精靈還能再次力挽狂瀾嗎?如果東部王國的巨魔聯合起來,人類和高等精靈真的還能再次打敗這些可怕的怪物嗎?如果洛丹倫的巨魔聯合起來,聯盟有那麼一絲的勝算嗎?

    萬幸啊,兩千年前的那一戰,徹底摧毀了巨魔的社會結構,碎片化的氏族部落無法和王國化的人類相抗爭。

    人類雖然在體型體格體力體質上都遜色于巨魔,但是文明的火種焚毀了野蠻的軀體,什麼都比人類強的巨魔過著連寵物狗都不如的生活。

    可是,誰又能保證這樣的情況永遠持續下去呢?

    比艾澤拉斯的原住民多了一世記憶的卡洛斯深深的值得尋回文明火種的巨魔是多麼的可怕。無論是祖爾格拉布的古拉巴什巨魔還是贊達拉氏族牽頭的巨魔,兩次巨魔的逆襲,都差點顛覆整個世界。

    無法判斷這是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卡洛斯能感覺。能觸摸,能用心去體會,那麼這個世界對他而言就是真實存在的。

    在真實純在的世界,卡洛斯可不敢去賭一幫探險者就能破滅巨魔掀起的驚天狂潮。

    巨魔遲早都會崛起。

    巨魔那龐大的種族基數和從遠古時期存活下來的贊達拉死剩種決定了巨魔遲早都會崛起。

    既然巨魔的崛起無法避免,而人類又沒有殺光所有巨魔的實力,那麼怎麼辦?

    或許這個問題會讓無數的哲學家、思想家絕望到自殺。

    但是軍人做派的卡洛斯有一套自己的思維模式︰巨魔終將找回自己的文明。這無法避免。那麼,就讓巨魔按照我的意願崛起,按照人類的模式文明。

    這個計劃被卡洛斯列為最高機密,被知情者稱為《新巨魔計劃》或者是《巨魔補完計劃》。

    計劃的大概步驟分為五步。

    第一步,用白色恐怖的手段執照一批被人類和同胞雙重威脅的巨魔群體。

    第二步,給予他們殘酷的希望和現實的絕望。

    第三步,引導這麼巨魔接受人類的文明。

    第四步,用這些人類化的巨魔去同化和對抗更多的巨魔。

    第五步,制造和激化新老巨魔間的沖突,將人類和巨魔之間的仇恨轉化為新思想的巨魔與守舊派集團之間的不共戴天。

    至此,人類社會將從整個艾澤拉斯千萬巨魔的陰影下解脫出來。

    阿歷克斯.巴羅斯一開始听說兒子說道這個計劃的時候,感覺是天方夜譚,但是在詳實的數據和可靠的推理下,奧特蘭克王國的攝政大公爵沒有發現書卷文稿都被自己捏破了。

    說服了大公爵後,由阿歷克斯.巴羅夫牽頭,卡洛斯得到了提瑞斯法議會幸存者的援助。

    當听到父親提起提瑞斯法議會的時候,卡洛斯整個人都驚呆了。

    等阿歷克斯講解完,結合自己的記憶,卡洛斯才明白過來,麥迪文當時毀滅的是提瑞斯法議會的總部,殺死了所有秘密基地內的法師,而有少數外出公干的人員幸存下來。

    “如果議會還存在。哪里容得下獸人如此猖狂。”

    巴羅夫家族作為提瑞斯法議會背後的資金提供者之一,阿歷克斯對于提瑞斯法議會的毀滅尤為痛心,家族幾百年來不計成本的投入,全部打了水漂。

    而卡洛斯如同听神話故事一般的雲里霧里。就感覺到這個世界好陌生,世界背後的黑幕好可怕。

    轉念一想,更是對薩格拉斯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不是恐懼恐懼墮落泰坦的力量,而是恐懼燃燒軍團對于人心的算計。

    薩格拉斯一步接一步,一環扣一環。早就了人類現在的困境。

    這到底是巧合還是計劃的一部分?

    當卡洛斯陷入思維的死循環時,一個名字將他拉了出來。

    “提瑞斯法的幸存者里,前任守護者麥格娜.艾格文大法師閣下現在就隱居在阿拉希高地的達比雷農場附近,你的報告太可怕了,我必須將這份報告提交給艾格文大法師閣下知曉。”阿歷克斯.巴羅夫是這麼說的。

    于是,卡洛斯見識到了用傳送門走路的傳奇法師,麥格娜.艾格文。

    無法用語言形容這位前任守護者的容貌,因為麥格娜.艾格文為自己恆定了高等指定遺忘術︰容貌。卡洛斯只記得那一頭如同黃金般閃耀著光澤的長發。

    在其他大法師還在研究元素魔法的時候,麥格娜.艾格文的法術造詣已經走上了艾澤拉斯的鼎峰。即使卡洛斯已經在聖光之路上加了四次經驗,依然感覺面前這個美的不可名狀的大法師渾身法力澎湃。深邃的如同大海,完全看不出深淺。

    不是說麥格娜.艾格文把大部分守護者的力量都傳給兒子麥迪文了嗎?怎麼虛榮狀態的麥格娜.艾格文還這麼猛?洛薩他們當初在卡拉贊是怎麼打贏麥迪文的?

    在卡洛斯走神的時候,麥格娜.艾格文已經閱讀完了卡洛斯的報告書。

    “很好,放心大膽的去做吧,我會給予你們必要的支持。”

    麥格娜.艾格文說完,沒有過多的施法手勢和咒語,一記響指,便打開了一扇傳送門,怎麼來的就怎麼走了,只留下巴羅夫父子二人在密室內。

    “父親。艾澤拉斯太危險了,我想回地球。”

    “卡洛斯,你說什麼?”

    “我說讓我們完善整個計劃吧。屋】”

    “是的,人類的利益和奧特蘭克的利益。以及我們巴羅夫家族的利益,必須得到整合。”

    洛丹倫國王泰瑞納斯的求援,讓巴羅夫父子二人修改了計劃書,同時也讓卡洛斯眼前一亮,找到了新的突破口————祖瑪沙爾。

    當大軍圍困了祖瑪沙爾,威逼利誘之下。巨魔屈服了,用幾百年來用于供奉先祖的貴重金屬,各色珠寶和神秘材料向人類換取生存所必須的物質。

    但是這只是開始。

    習慣是種可怕的力量,只要你退出了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直到你身後就是萬丈高崖,為無可退。

    對于祖瑪沙爾的巨魔女祭司伊爾莎雯斯來說,她認為卡洛斯和他的大軍歸還先祖祭杖和死亡三聖器的行為是一種愚蠢。

    先祖會庇佑巨魔的!

    雖然伊爾莎雯斯沒有米哈伊德那麼激進和極端,依然是個巨魔種族主義者。

    人類可以利用,但是不能相信。這一點伊爾莎雯斯深信不疑,她的所作所為看似前後沖突,但是一點始終沒有變過,那就是讓祖瑪沙爾遠離戰火。

    對祖瑪沙爾的惡苔巨魔而言,伊爾莎雯斯依然是那個仁慈的祭祀,關愛子民的主宰。

    當卡洛斯把第一批用來和惡苔巨魔交易的高價糧食送到祖瑪沙爾的那天夜里,伊爾莎雯斯在祭壇高台溝通先知之靈,希望得到啟示,但是女祭司驚恐的發現自己聯系不上任何神靈。

    焦急絕望的女祭司在祭壇高台吹了一夜的冷風卻一無所獲。

    伊爾莎雯斯所不知道的是,惡苔巨魔供奉了近千年的先祖之魂凝結成的神靈精魄,在曾經的半神麥格娜.艾格文面前,近乎甜點一般,而她用動過手腳的先祖祭杖和死亡三聖器溝通先祖之靈的行為,更是徹底的謀殺了虛弱的神靈精魄。

    “奧特蘭克的王,我完成了自己的那份責任。接下來的就交給你了。”

    僅僅是一句直傳心底的傳訊,證明麥格娜.艾格文動手了,而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顯示這位大法師在祖瑪沙爾出現過。

    “巨魔不需要神。”卡洛斯小聲的說給自己听,“那麼可以開始後續計劃了。”

    緊接著。卡洛斯向伊爾莎雯斯提出要求,聯盟不相信其他巨魔,要求伊爾莎雯斯確定自己在惡苔巨魔中的地位,並且正式簽訂文書,鞏固盟約。

    失去了神靈庇佑的伊爾莎雯斯如同觸電一般的如夢初醒和不可置信。人類居然真的準備守約!

    十天的時間,足夠祖瑪沙爾的巨魔誕生新的領導層。在伊爾莎雯斯之下,大大小小的頭領和小頭領都初步確定了自己的權威。

    在獨牙先生的串聯和人類軍隊的壓力下,前任的祭司派血腥的鎮壓了反對派,將一臉糾結的伊爾莎雯斯送上了惡苔氏族族長的寶座。

    然而卡洛斯,或者說聯盟不認可這個伊爾莎雯斯這個族長的地位。

    “要麼是祖瑪沙爾的城主伊爾莎雯斯,要麼是惡苔巨魔的女王伊爾莎雯斯,族長是個什麼玩意?你們不是剛剛才死了個嗎?”

    卡洛斯的明面的話語和暗中的慫恿,讓祖瑪沙爾陷入第四次混亂。

    可惜反對派即命運武器裝備也沒有糧食,伊爾莎雯斯想要反對。卻被部下們摁住手腳送上了王座。

    “卡洛斯,這有用嗎?”圖拉揚如同看話劇般的欣賞了幾日來的風雲突變,感覺劇情波折起伏,峰回路轉,過癮極了,但是他不確定效果如何。

    “高潮很快就要來了。”卡洛斯伸了個懶腰,這麼回答圖拉揚。

    在女王的登基儀式上,祖瑪沙爾的首相獨牙.惡齒先生發表了一篇攝人心魄的演講,觸動了惡苔巨魔的心神。

    “我知道,有的人不服。覺得這是個陷阱,人類遲早會殺了我們的!巨魔和人類的仇恨從上古時期延續到現在,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人類奪走了我們的土地,奪走了我們的文明。把不可一世的阿曼尼巨魔帝國摧毀成一片廢墟,讓曾經這邊大陸的主宰者變成了衣不附體,食不果腹的窮苦人。人類可恨啊!”

    獨牙先生的一陣反白吸引了所有惡苔巨魔們的注意力,你不是人類的走狗嗎?

    “但是你們想過一個問題沒有?巨魔和人類之間的仇恨真的不可磨滅,無法消除,知道直接的盡頭嗎?這是真的嗎?是誰說的。你們又是听誰說的?”

    獨牙先生用一長串的反問讓惡苔巨魔們陷入疑惑。

    “是族中的老者說的,是你們的父母在你們小時候說的,人類來啦!人類來啦!,你再補睡覺人類要來吃你啦!對不對!”

    獨牙先生大神的問道。

    “但是我要給你們講一個道理,一個之前都沒有人想過的道理。我們巨魔,就拿你們的英雄祖金來說,他吃得好睡的好穿的暖,已經活了六百多歲了!而一些老家伙能活到一千歲!我們巨魔只要不挨餓,能活一千歲啊!但是人類呢?吃好喝好也就是百年壽命。當那麼幾百年前的老家伙對著幾十歲的人類說,侵略者,你必須為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罪行償命的時候,換做你們,你們會怎麼想?”

    “現在的大多數人類,早就忘記了當年的戰爭,忘記了把我們巨魔打落塵土,打得滿臉是泥的那場戰爭。人類已經忘記了當年的仇恨,是我們還記得。”

    獨牙先生說完,原地走了幾步。

    “讓我告訴你們一件事,一件你們被騙了幾百年,幾千年的事。”

    獨牙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人類是不吃巨魔的!听好了,人類是不吃巨魔的!你們被騙了!,因為很重要,所以我再說一遍,巨魔吃人類,但是人類不吃巨魔!”

    獨牙先生用近乎咆哮的聲音吼道︰“你們在怨恨人類奪走了我們巨魔先祖的榮光,但是人類仇視巨魔僅僅因為你們吃人。是的,你們,不是我們,不是我,我,來自惡齒氏族的獨牙,我不吃人,所以我和人類,和人類的國王成為了朋友,而你們在和人類打生打死。我品嘗過洛丹倫的沒救,吃過奧特蘭克的奶酪,想用過對面大陸,你們口中比人類還可惡的精靈族釀造的美酒,穿著絲綢的衣物,用著魔法鍛造的武器!為什麼?因為我不吃人!”

    獨牙先生說一樣扔一樣,也不知道他怎麼把東西裝在身上的。

    “我們巨魔在上古時期是戰敗了,但是打敗我們的不是人類,是我們自己!我們放棄了作為智慧生物的尊嚴,變得和野獸一樣,我們吃人,把人類當做家畜一樣對待,人類怎麼可能不恨我們?是我們巨魔自己關閉了和平的大門,是我們巨魔自己把自己當成野獸啊!”

    聲嘶力竭的獨牙先生跪在地上發出了吶喊。

    “現在,和平的曙光又出現了,人類用糧食和物資表達了他們的誠意,他們有五千個壯漢,全副武裝,鋼刀鐵甲的壯漢。而我們算上所有的老弱婦孺也沒有他們人多,但是他們沒有殺我們,他們是可信的。和平,觸手可及,需要的只是我們摒棄一些陋習,比如吃人。”

    獨牙先生站了起來,挺直了巨魔那似乎永遠彎曲的脊梁。

    “新巨魔,新風氣,從我做起,我獨牙.惡齒,從前沒有吃過人,以後也不會吃!”

    說完,作為祖瑪沙爾王國宰相的獨牙先生雙手用力,掰斷了自己僅有的那顆大牙。

    “先祖的榮光不是忍饑挨餓,巨魔的榮耀不是野蠻愚昧,從今天起,大家可以叫我斷牙.修瑪。在巨魔語里,修瑪是堅忍不拔的意思。為了女王,為了祖瑪沙爾的所有巨魔,我會用盡全部力量來維持和人類的友誼,來創造大家都能吃飽和暖的生活,如果我違背了誓言,下場就和這顆牙一樣。”

    獨牙先生,不,斷牙宰相狠狠的把掰斷的牙齒砸在地上。

    見時機到了,斷牙宰相的托兒開始吶喊,而人類士兵們操著詭異的口音也在用巨魔語喊口號。

    最終,所有的聲音表達出同一個意思。

    “伊爾莎雯斯女王陛下萬歲。”

    “新巨魔萬歲。”

    “和平友誼萬歲。”

    在這震耳欲聾的聲響下,圖拉揚看著卡洛斯,湊到了他耳朵邊。

    “你策反了一個城市的巨魔?”

    卡洛斯也把頭湊到了圖拉揚耳朵邊。

    “這只是開始。”(未完待續。)

    ps︰  滿滿的都是算計,人與巨魔之間的信任哪里去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