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7章 當我擁有十點法力值

第377章 當我擁有十點法力值

    “方磚,可以了,匯報工作暫時就這樣吧。”

    “嗯,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等等。”

    “嗯?”

    “實際上,我遇到了點難題。”

    “少爺您說。”

    “有人向我咨詢了點感情上的問題,把我難住了。”

    “……”

    “你也知道,混到我這份上,朋友很少了,所以我很珍惜這份友情,對于不能為向我尋求幫助的友人排憂解難,這件事困擾著我。”

    “陛下,我是您的私人魔法顧問,不是您的感情顧問……”

    方磚連稱謂都變了,準備轉身離開,結果被卡洛斯把拉住衣領,拽了回來。

    卡洛斯的目光真誠中帶著霸氣,嘴角的微笑的弧度既可以是親愛的,也能是媽mp。

    “大少爺,您是不是打仗把腦子打傻了,找我咨詢感情問題?老夫今年三十四,上次口含咪咪還是三十三年前,您問我愛情是個什麼東西?”

    方磚臉的顏藝總結歸納就是句話︰我它md是個處男啊!

    “額……啊哈?!”

    “啊哈什麼鬼,入法門深似海,從此愛情陌路人,又想左擁右抱,還想實力高,這種好事哪里有,麻煩定通知我聲。”

    方磚記小攤手,無奈的搖了搖頭。

    “哎,那好吧,我找別人問問。”

    卡洛斯松開方磚的衣領,然後矯揉造作的抹了抹,在上等絲綢領子上留下了汗漬的印記。

    方磚再次彎腰行禮,離開卡洛斯的臨時辦公室,順手帶上門。

    “呵呵,我有個朋友……”

    老板的感情問題,當小弟的誰踫誰倒霉,**師忍不住哼笑聲,頭也不回的離開。

    拋開“我有個朋友如何如何”這種話題,卡洛斯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因為感情問題而糾結憂郁。

    因為忙。

    如果說時間是撫平傷痛最好的良藥,那麼工作就是效果拔群的鎮痛藥。

    因為許多法師都向他送出了邀請函,許多自認為有才華有成果有潛力的魔法商人都希望通過卡洛斯得到奧特蘭克王國的訂單或者拉到巴羅夫家族的投資。

    原本算作轉場休息的達拉然之旅,于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的變成了類似“非國事訪問”的半正式活動。

    為此,安東尼達斯不得不加派人手,將原本的暗中監控保護變成了明面上的衛兵護衛。

    然後卡洛斯果然的傲嬌了把,拒絕了克爾甦加德提出的為他更換住處的提議。

    肯瑞托也不是什麼好鳥組織,自己通過吉安娜找的臨時居所都現了監控魔法的痕跡,鬼知道克爾甦加德準備的宅邸藏了多少針孔攝像……魔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獸人也算幫了卡洛斯把。因為達拉然位于洛丹米爾湖沿岸,作為座獨立城邦的歷史已經有千多年,從阿拉索帝國後裔離開激流堡南下開始,就是人類世界的金融商貿中心。即使舊城區毀于戰火,新城尚未建設完畢,重生的達拉然依然是人類世界的金融商貿中心。

    泰瑞納斯私下里也耍過手段,試圖讓洛丹倫城取代達拉然的地位。

    然而治國強如泰瑞納斯之流,在這件事上也被看不見的空氣牆撞了滿頭的包。

    于是,從克洛斯群島舊址搬遷到洛丹米爾湖東岸的新達拉然給了奧特蘭克不少潛在的好處。

    雖然在卡洛斯眼里,自家的奧特蘭克是個商業不如提爾庫拉斯繁盛,國土不如洛丹倫廣袤,人口甚至比不上吉爾尼斯的小國。

    但是實際上,人類世界算上存在形態略顯詭異的達拉然,總計就七個王國,奧特蘭克王還是個戰功卓絕的猛漢,屬于已經證明了自身價值的成功人士,是值得伸手去抱的大腿子。

    所以卡洛斯的工作實際上非常的繁忙。

    忙到去見凱爾薩斯之前還在接待客人,都沒有時間洗個澡,僅僅換了身新衣服就乘馬車出門去了。

    于是,凱爾薩斯那位迷之優越的老管家雖然只是抽動了幾下鼻子,也讓卡洛斯莫名其妙的非常不爽。

    “王子殿下的實驗室是很機密的場所,所以您的屬下不能進去。奧特蘭克的卡洛斯陛下,請理解我們的難處。”

    凱爾薩斯的老管家身邊站了四名造型拉風的精靈持盾衛兵,卡洛斯雖然之前沒有見過,卻眼就認了出來————破法者!

    “我們不能進去?你是要求國王陛下獨自人……”

    卡洛斯趕忙打斷了手下的言,有求于人就要做出求人的姿態,在別人的地盤放狠話不是不可以,至少你得有揍得過別人的底氣吧。在個大魔導師的法師塔放狠話,不過自取其辱罷了。

    “沒關系,凱爾薩斯王子身為大魔導師,這種小場面是不會出什麼意外的。”

    卡洛斯直接將話題拉開,圓了個場。

    老管家略微點了點頭,輕輕拍了三下手掌,兩名破法者念動咒語,大廳地板中間位置出現道明亮卻並不耀眼的光柱,從地板直到天花板。

    “卡洛斯陛下,請吧,王子陛下正在等您。”

    “等等,東西怎麼辦?”

    卡洛斯的親衛見這些高等精靈絲毫沒有挪挪腳步的意思,不禁喊了出來。

    然而在場的五個高等精靈沒有人給出回應。

    場面僵了大概十秒鐘,親衛們眼楮都快紅了,有些急性子已經把手搭在了佩刀佩劍的握柄之上。

    卡洛斯沒有說話,退開兩步從手下人那里接過裝著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的劍匣抗災肩上,又用另只手抱住裝有四頭連枷殘骸的大木箱,現有些不趁手,于是也舉起架在肩頭,言不的走近傳送光柱,像個搬磚的農民工樣。

    在踏入光幕之前,卡洛斯避開高等精靈的視線,回頭掃了手下人眼,眼神凌厲至極,意思簡單明了————給我忍著!

    然後,陣略微的恍惚感過後,凱爾薩斯傳來聲驚嘆。

    “卡洛斯,你怎麼……”

    “嗯?!”

    “讓你久等了,因為你的要求有些……所以我多準備了兩天時間,不好意思。”

    凱爾薩斯三步並作兩步,小跑到卡洛斯身邊,猶豫了片刻,選擇接過劍匣,橫抱在懷里。

    雖然看不清他的臉,卡洛斯也感受到了略帶歉意的真誠。

    于是,卡洛斯隱藏心底的怒氣瞬間清空了。

    難怪血精靈落難後加里瑟斯那麼搞事情卻沒有人為血精靈說話,傲慢真是最大的原罪啊。

    卸下負擔後,卡洛斯才注意到,凱爾薩斯的實驗室是個什麼樣子。

    然後嚇了跳。

    這tmd叫做魔法實驗室?

    這恐怕是個半位面了吧!

    在半徑大約五百米的魔法屏障之外,群星閃耀,鳥語花香。

    而魔法屏障之內,各種稀有罕見的魔法事物閃耀著近乎輝煌的靈光,處火源之地的投影法陣內,碩大的飛禽正在酣眠。

    “這是我的寵物,奧。”

    凱爾薩斯順著卡洛斯的視線看過去,自豪的介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