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8章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第378章 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魔法的魅力不在于一手指戳死人的藝術,那只是力量帶來的爽快感。

    魔法的魅力在于提供了超越認知的想象,那是實現妄想的無與倫比。

    卡洛斯不是個魔法白痴,聖騎士也不是無腦的肌**子,與普通人的認知恰恰相反,有些道行的聖騎士幾乎都會轉而開始研究法術,借鑒法師們的經驗以完善自己的聖光法術。

    所以當卡洛斯仔細觀察了凱爾薩斯的魔法實驗室之後,一股“打土豪,分田地”的渴望自肺腑間噴涌而出,棺材板都壓不住。

    奢侈,太奢侈了,奢侈到低調,奢侈到沒有一定的知識儲備人生閱歷都看不出來有多奢侈。

    別提什麼橙色七武器,傳說級別的裝備不是站街的小姐姐,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每一柄傳說級別的器物放地球都是核彈級別的存在,不會放客廳供人參觀的。

    但是凱爾薩斯的魔法實驗室里,連個茶杯都是史詩品質,就算地板磚那也是金色稀有,這就有些不能忍了啊。

    “其實……你看那株黑蓮花,長得多好啊,是我路過斯坦索姆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葉柄處有角質層,根睫有紅色花紋,藥效是普通黑蓮花的三倍。”

    “哦,好厲害好厲害。”

    “實際上……冬泉谷的雪山泉水泡出來的紫蓮花茶味道並不比你們凱爾達隆湖的深層地下水味道好,枯葉草除了制造致盲粉以及閃光藥劑,也可以起到過濾劑的作用,配合地根草的汁液,可以去除很多植物的微弱毒性。”

    “嗯,真不錯真不錯。”

    “還有就是……”

    “啊,是這樣,學到了。”

    “我還什麼都沒有說……”

    “沒關系,我已經心領神會了。”

    卡洛斯張嘴說胡話技能up。

    兩個熟人以上朋友未滿的男人想要聊天,在沒有足球的艾澤拉斯,也就剩下女人、事業、說別人壞話這三個選項了。

    女人,凱爾薩斯難到和卡洛斯談論伊露西亞和吉安娜的長相、身材不成?

    事業,一個正牌王子能和一個現役國王談什麼?細思極恐啊。

    說別人壞話,這個可以有,唯一的問題是說誰的壞話呢……這有是另一個難題。

    凱爾薩斯倒是想和卡洛斯解釋一下之前的刁難不是自己的意思,更談對凱爾薩拉斯的內部政治傾軋訴訴苦,可惜這些話都不是能夠隨便說的,說出來將來是要負責任的,明不明白。

    于是只好一陣瞎咧咧。

    卡洛斯對于底下人的刁難倒是真沒有太放在心上,有求于人是這個樣子。卻被凱爾薩斯無意間散發的壕氣震的暈頭轉向。

    所以跟著一通瞎白話。

    所以在凱爾薩斯準備魔法的這段時間里,兩個大男人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說啥。

    和人類的魔法師不同,凱爾薩斯畫魔法陣根本不用自己動手,三柄附魔法杖散發著奧術洪流的光芒,如同浮游炮一般懸浮空中,精確的完成了法陣的繪制工作。施展魔法需要的藥劑為了保證最大的效力,也是現用現配,俗稱藍胖子的奧術僕從一絲不苟的進行的操作加工。兩台魔法研究專用的藍底金邊外殼的奧術傀儡使用著卡洛斯見都沒見過的魔法工具正在對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進行著奧能掃描,酷炫到沒邊兒。

    就這樣,一又十三分之七杯茶之後,凱爾薩斯完成了準備工作,尷尬的氛圍終于得到破除。

    “老實說,如果換個人向我提這樣的要求,要麼被我一腳踢出門去,要麼一瓶回夢藥劑就打法了。但是卡洛斯你作為我們奎爾多雷的老朋友,永歌森林的恩情逐日者家族銘記于心,所以我思慮良久,準備了這套魔法陣。”

    凱爾薩斯談論到這次的魔法委托,嚴肅了起來。

    “謝謝。”

    這次的道謝,卡洛斯是真心實意的。因為在剛才的交談中,卡洛斯明白了凱爾薩斯的誠意。

    卡洛斯的請求其實非常簡單,他想明白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或者說鴉人阿什坎迪和奈法利安之間發生了什麼。

    這並非簡單的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是指定下一步行動計劃的重要前提。世界線因為自己的行動已經發生了變動,再盲目相信記憶中的信息只能招來預料之外的失敗,所以情報就變得非常重要。而回憶當時的情節,卡洛斯總是有一種被人算計了的感覺,仿佛有一雙黑手在幕後操縱著一切。這種感覺很不好。

    確實,一瓶回夢藥劑就能讓卡洛斯追述過往。但是回夢藥劑對于幫助老年痴呆患者回憶一下自己年輕時候是不是和前來認親的野小子他母親進行過友誼賽很有幫助,卻無法對強者使用。無論是火元素領主還是成年黑龍,無意識的魔力發散就能破壞回夢藥劑的效力。

    而類似時間回溯這種法術,動靜太大,遇到比如黑龍王子奈法利安這樣的法術達人,破壞法術都是小兒科,歪曲扭造事實、制造幻象蠱惑人心簡直簡單得不要不要的。

    所以思前想後,卡洛斯不得不承認,魔法類的難題,即使是安東尼達斯之流也不太靠得住,遇到麻煩還是得找高等精靈。

    “你這把劍還真是一把凶器,亡魂的回響我不用法術都能听到,等鎮魂曲起作用,安撫抑制住這些躁動不安的波動,就能進行下一步行動了。”

    凱爾薩斯的右手很有韻律感的在空中畫了兩個圈,一道光幕罩住了懸停在半空中的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

    透過光幕,卡洛斯看見了原本無法用肉眼觀測的力量。只見如同遇打池塘一般不停在寬大劍身上泛起的暗影漣漪漸漸被抑制住,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的力量被凱爾薩斯的魔法壓制住了。

    “喝了它,你就能看見了。”

    卡爾薩斯接過奧數僕從送過來的一瓶藥劑,轉手遞給了卡洛斯。

    望著綠色冒泡的黏稠藥劑,卡洛斯腦子一懵,張嘴就來了句︰“代價是什麼?”

    “安全無副作用,我還特別添加了金苜蓿,味道也不差。”

    “額,謝謝……”

    卡洛斯一口灌下去,發現味道真的不糟糕,還有些回甜的味道,就是喝完立馬有些恍惚感。

    “現在,站到魔法陣里面去,握住你的劍,進入冥想狀態,用心去感受吧。”

    凱爾薩斯說完這一席話,卡洛斯是真的心存感激了。

    繞這麼大個圈子費這麼大的人情,卡洛斯就是不像其他人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

    真正的感謝從來不存在于口頭上,卡洛斯也沒有再廢話什麼,點了點頭就遵照凱爾薩斯的囑咐走進了魔法陣。

    雙手握住劍柄,卡洛斯使用了聖騎士慣用的懺悔姿勢進入了冥想狀態。

    然後凱爾薩斯立刻掏出法杖對著魔法陣就是一道奧能射線!

    “是什麼樣的回憶如此強烈,瞬間爆發的波動差點就破壞了整個法術的穩定……”

    瞬時發生的變故差點毀掉整個魔法,凱爾薩斯在穩定魔法陣之後,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虛汗,第一次對這柄劍的回憶產生了些許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