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79章 不想當鳥人王的唐僧不騎好白馬

第379章 不想當鳥人王的唐僧不騎好白馬

    紅色的是血,黑色的是土。《

    當鮮血噴涌而出灑在火山灰與風裂碩石交雜的土地上,紅色的血枯竭成黑色的痂痕。

    當黑色的大地在魔法的烈焰下由固態轉變為流質之後,黑色的大地成為紅色的岩漿。

    除了三百年前見證過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無上偉力的矮人,又有誰能夠想到,兩個人的戰斗可以宏大這這種程度。

    兩個“人”。

    利爪之王泰羅克的近衛侍官阿什坎迪,德拉諾大6鴉人族年青代的佼佼者,因為信仰與憧憬放棄了通天峰安逸奢華的生活,帶著使命和榮耀而戰斗的武者。

    艾澤拉斯最強黑龍,或許是最強之龍耐薩里奧的兒子,黑龍王子奈法利安,優雅與力量並存的純血龍族,屹立于東部王國力量巔峰的存在。

    如果有博彩公司敢為這兩人的戰斗開盤,哪怕比億的賠率,恐怕沒有也人會買阿什坎迪贏。

    因為奈法利安是龍,是巨龍,將來或許還會繼承他父親的偉力成為守護巨龍,即使現在也是凡的存在。而阿什坎迪再強,也不過是凡人的巔峰。

    原本,應該是這樣,是奈法利安深深小拇指碾壓阿什坎迪。

    可惜現實開了個大大的玩笑。

    當奈法利安玩膩味了,不想再以人類的姿態嬉鬧時,變故生了。

    “我會將你的尸骸帶走,你有這份資格。”

    人類形態的黑龍王子奈法里奧斯合身的法師袍前後後背各有道刀痕,透過破損的衣物可以看到他的身體表面已經不再是人類的皮膚,而是淡黑色的鱗片。

    “嘎嘎。”

    雖然不懂鴉人族的鳥語,奈法里奧斯依然听出了這聲“嘎嘎”中蘊藏著何等輕蔑的嘲諷。

    黑龍,不過如此!

    比起自身的傷痕,阿什坎迪對于黑龍族的輕蔑徹底激怒了奈法利安,黑王子用人類的喉嚨出了巨龍的狂嚎。

    是的,變身了,人類奈法里奧斯的身軀逐漸膨脹變化為黑色巨龍奈法利安。

    而阿什坎迪只是手握爪刃安靜的看著。

    “你將為你的輕狂付出代價~~~~啊!!!”

    在變身完成那刻,突如其來的變故帶給了奈法利安莫大的痛苦,因為激烈爭斗而無暇顧及被丟棄在旁的四頭連枷爆裂開來,轟擊在奈法利安身上,對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雖說是黑鐵矮人血祭數百生靈鍛造的神器,但是還不足以對黑龍王子造成致命的傷害,憑借奈法利安純血黑龍的強大恢復力,十數次呼吸間就能將**復原。

    但是四頭連枷的魔力隨著物質形態的崩解也得到釋放,魔力的鎖鏈在黑龍之血的引導下深入了奈法利安的身體,強行鎖住了屬于黑龍的力量,將黑龍奈法利安束縛成了半龍人**師奈法里奧斯。

    “現在,我們可以繼續了。”

    阿什坎迪抖了抖羽毛,用他生疏的艾澤拉斯通用語說道。

    “卑劣的伎倆!”

    黑龍王子嘗試動用黑龍之力,自血脈深處產生的痛楚令他無功而返,而平時為了裝逼消磨時間而繼續的奧術魔力卻回應了主人的召喚。

    這令奈法里奧斯驚魂方定。

    掰斷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在晦澀的咒語中,斷指變幻成柄龍骨法杖,于是戰士和法師的交鋒再次開始。

    阿什坎迪的爪刃是差點破碎聖盾的利刃,勢大,力沉,奈法里奧斯僅僅是用龍骨法杖輕輕磕,便明白不能硬拼。

    黑龍王子借力記毫無風度的驢打滾後空翻滾七百二十度轉身閃現的動作風騷操作充滿著地痞味的優雅,身無片縷的**師暗黑色的鱗皮粘上黑色的塵埃,顯得狼狽不堪。

    但是阿什坎迪屬于武士的習慣讓他失去了擊必殺的機會。

    為了刀斬斷奈法里奧斯的脖子,鴉人舒展了翅膀告訴突進。

    為了躲避**師的強化冰霜新星,鴉人只能爪刃劃地玩急停。

    于是在鴉人的爪刃嘩啦出的塵霧中,魔力召喚的天外隕石拖著焰尾轟然而至。

    往前步是冰霜新星凝結的冰牆,退後就是隕石糊臉,阿什坎迪的選擇無非左邊還是右邊。

    火球!火球!火球!火球!火球!

    黑龍王子也不知道鴉人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只好揮霍著自己的魔力,召喚了十枚火球,左右各五,預判糊臉。

    火球洗地,炙熱的魔力融化了土壤,狂野的魔力將火山灰的石英石重新變成了岩漿,天空是紅與黑的色調,大地是黑與紅的旋律,在天空與大地之間,臣服于暗影之鴉安甦的泰羅克賜予了阿什坎迪短暫穿梭于陰影的能力。

    ……黑龍王子奈法利安波彰顯實力的操作空大了。

    你~~見過招從天而降的刀法嗎?

    “尤金哇嘎亞庫啦!”

    阿什坎迪用鴉人語大喊聲,自奈法利安正上方陣塵土帶來的陰影中現身,攜雷霆萬鈞之力而下。

    然後也空了個大。

    媽的智障!

    奈法利安的心髒在胸腔內洶涌澎湃,連續三次閃現帶來的魔力流轉補償加劇了這種感覺。

    要不是龍化的身軀強化了听覺能力,這刀怕不是要出事啊!

    次危機的告段落,代表著下次危機的不期而至。

    戰斗還在繼續。

    刀,是密不透風的殺,阿什坎迪的表現讓人不禁對泰羅克感到好奇與敬畏,身邊個近衛都強成這樣,利爪之王本人又是何等的英姿。

    法術,是狂野的毀滅,奈法利安在絕境當中,也沒有放棄黑龍的尊嚴,有守有攻,彰顯了自己魔法的造詣,哪怕不動用黑龍之力。

    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戰斗記憶里,方圓幾百米的戰場已經變成人間煉獄的模樣,巨大的情緒起伏數次差點令卡洛斯從冥想狀態驚醒,無奈下凱爾薩斯只能持續引導法術穩固魔法陣的運作。

    隨著凱爾薩斯的插手,卡洛斯的個人意識越凝練,加上之前觀看希爾薇.摩根心象世界經歷,令他在近似夢境的回憶中有了淺層思考的能力。

    【雖然奈法利安的魔力還沒有枯竭,但是節奏已經掌握在阿什坎迪手中,最多再有三次,黑龍要守不住挨刀子了!】

    這是卡洛斯同為武者做出的判斷。

    果不其然,又經過兩次攻防轉換,直愛惜羽翼毫無損的阿什坎迪利用奈法里奧斯的慣性思維,拼著被寒冰箭矢凍住了左手的傷害,突進到法師的身邊,右手的爪刃脫手而出劃出詭異的螺旋弧線封住了黑龍王子的閃現路徑,再結果左手爪刃,狠狠的揮出。

    奈法利安要死!?!?!?

    巨大的精神波動差點令凱爾薩斯的法術失效,逼迫大魔導師召喚出了自己的翠綠魔珠來穩定魔法。

    然而看似死路條無力反擊的奈法利安卻在刀刃加身的瞬間松了口氣,扔掉了龍骨法杖屁股坐在了地上。

    “真是惡俗的趣味。”

    而阿什坎迪,詭異的保持著千鈞的姿態被定在了半空中。

    “嘻嘻,英雄總是在最後秒出現,不是嗎?我親愛的哥哥,你可真是狼狽啊!”

    卡洛斯的劇烈情緒波動連凱爾薩斯親手做的棺材板也壓不住了,他的意識飛快的脫離回憶夢境,回歸自己的身體。

    在清醒前的最後刻,卡洛斯終于觸踫到阿什坎迪殘存的靈魂碎片。那刻,他卡洛斯仿佛就是激戰中的阿什坎迪,透過鴉人獨特的視覺,遠方山崖上,隱藏身形看熱鬧的不僅僅是黑龍公主奧妮克希亞個。七只黑色的巨獸或躺臥或站立,或無奈或戲謔,唯獨沒有焦急,就那樣看著黑龍軍團的代行者奈法利安受苦。

    也就僅僅是受苦。

    【承諾,信守承諾,馬里奧!卡洛斯!承諾!】

    感受著阿什坎迪最後的精神波動,卡洛斯清醒過來。

    “什麼都別問,我想靜靜。”

    睜開眼,卡洛斯先打斷了凱爾薩斯的好奇,站起身隨便拉了把椅子坐下。

    個疑問的解開往往引出連串的疑問,個懵逼的後面通常是更大的懵逼。

    鴉人阿什坎迪的下場已經不用去猜了,但卡洛斯以為自己會看到出推理懸疑劇,沒想到卻觀看了場艾澤拉斯動作大片。

    在回憶夢境中,思維能力受到了限制,退出冥想後,卡洛斯很快琢磨出了點味道。

    結合當時在儀祭場的經歷,卡洛斯不禁瞪大了眼楮。

    無論自己,黑鐵矮人還是鴉人黑龍,統統都被人給坑了啊!

    緊接著武者卡洛斯和名偵探卡洛斯都給國王卡洛斯讓開了位置!

    奈法利安的傷勢!!!

    無法變回黑龍形態的奈法利安沒有資格統領黑龍軍團,那麼憑借瑟銀兄弟會之前的承諾,聯盟南征的部隊就可以不用顧忌黑龍軍團的態度,全力打擊獸人部落。

    必須探查清楚奈法利安的傷勢。

    卡洛斯心跳開始急加快,原本歷史的齒輪已經蹦了,創造新歷史的契機就在眼前。

    “好點了嗎,我為你配了副安神藥劑。”

    凱爾薩斯見卡洛斯恢復正常,便走過來遞上了杯氣味清香的飲品。

    “謝謝,對了,你認識個叫馬里奧的家伙嗎?在你們法師界應該挺有名的吧。”

    卡洛斯對阿什坎迪最後的執念很好奇,他有種直接,這個馬里奧就是幕後的黑手。

    “並不認識,想找人,你可以去肯瑞托找**師路易斯,他是很醒目的消息商人。”

    凱爾薩斯思索片刻之後,給出自己的回復。

    果然,馬里奧多半是假名,找什麼路易斯大師也沒用,我還不如去找蘑菇人或者碧池公主……

    碧池公主……卡洛斯內心吐槽的時候,突然現自己真的可以去問碧池…黑龍公主!

    黑龍公主——奧妮克希亞。

    這推理能力,我tmd是個天才。

    亢奮之下,卡洛斯突然站了起來,把抱住了凱爾薩斯。

    然後聖盾術和魔力護盾同時觸,聖光和奧術的激流引起場小型風暴,將附近卷的團糟。

    手里握著杯子的凱爾薩斯臉懵逼呆若木雞。

    “我欠你個人情,為了聯盟!”

    松開懷抱,改為把住肩膀,卡洛斯看不清凱爾薩斯的臉,為了顯示真誠,只好瞪大了眼楮。

    看著卡洛斯和(凶)善(惡)的臉,凱爾薩斯的內心只有四個字母————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