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0章 論佔據道德制高點的重要性

第380章 論佔據道德制高點的重要性

    艾澤拉斯從來都是個看(種)臉(族)的世界,那些以為努力就能出人頭地的傻白甜萌新可以洗洗睡了。》樂>文》小說 www.ウwxs.com

    人上有人,神上有神。

    因為半神艾維娜喜歡萌萌噠的鷹身女妖,所以這些讀作鷹身女妖寫作**女妖的鳥人在艾澤拉斯世界橫行霸道數十個世紀。

    因為荒野之神時興起捏泥巴玩,所以劣魔這種看見嫌丑打了髒手的玩意兒居然不是軍團制造業的失敗品,而是艾澤拉斯土著,果然【軍團出品,必屬精品】的金字招牌沒有砸啊。

    因為塞納留斯對于老爹瑪洛恩和月神艾露恩的崇敬和向往,叢林守護者和歡笑姐妹這種半人半獸的生物……這個可以有。

    而有樣學樣,塞納留斯的兒子扎爾塔和石母的女兒瑟萊德絲通瞎逼操作整出個半人馬出來,禍害了牛頭人好多好多年。

    然而這寫故事幸秘似乎告訴了我們艾澤拉斯這個魔法的世界沒有生殖隔離這種東西……

    咳咳,扯遠了。

    帶著記憶穿越重生的人想干點事情,終究逃不開改變歷史後對信息失控的困擾。你做的越多,原本的“記憶”就失效越多,當“世界”因為穿越者的努力而面目全非的時候,“新世界”的大門就對懷舊者徹底關上了。

    所以卡洛斯路走來,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因為他有著這個自覺————我可能是特殊的,但絕不是唯的;我可能比很多人強,但絕不比所有人厲害;我還需要吃飯睡覺讀書看報練武泡妞碼字寫稿,輪計謀絕沒有那些天到晚算計人心的家伙厲害,不要對自己的智商太自信;對芸芸眾生抱有善意,對萬事萬物保持懷疑。

    請不要誤會,卡洛斯不是突然腦抽開始給自己灌心靈雞湯,而是他需要這麼做,讓自己冷靜冷靜。

    在克拉甦斯面前,生活再次教了他做人。

    即使是最親民的紅龍,也有著龍族特有的高傲和固執。

    卡洛斯毫不懷疑,換個時間,克拉甦斯對待自己的態度可能會更友善更寬容,然而在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失蹤的當下,整個紅龍族群都躁動不安,克拉甦斯對于卡洛斯帶來的關于黑龍軍團的訊息就沒有那麼上心了。

    在黑龍之王耐薩里奧還頂著【大地的守護者】這頭餃的當下,凡人種族在巨龍面前就屬于被帶著刷副本負責躺著喊666的角色。在巨龍軍團面前,暗夜精靈充其量是鷓鴣,高等精靈算是鵪鶉,巨魔是大群麻雀,人類就是密密麻麻票行軍蟻,卡洛斯頂天了算只螞蚱。

    而五色巨龍軍團,黑龍堂口已經明確踢人單干了,藍龍會社停業整頓,青銅龍集團只招親友團熟練工,凡人種族接觸的最多的就是紅龍和綠龍。

    光看名頭,個是生命的守護者,個是夢境的守衛者,如果不知道情況,可能還以為紅龍更加好接觸,綠龍各種高冷。

    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

    綠龍因為職責所在,很少主動出來搞事,偶爾出現在人類的視野,也是安靜的干活,打完收工,回家睡覺,這樣的節奏,所以給人種高冷的感覺,實際上綠龍才是最好接觸的龍族。

    紅龍,作為生命的捍衛者,卻是眾生平等主義的忠實執行者。眾生平等,說著好听,其實是把自己放在了高人等的位置,真按照眾生平等的原則做起事來,是很可怕的。

    憑什麼精靈和人類是平等的?憑什麼巨魔和矮人是平等的?憑什麼我和只雞是平等的?

    在絕大多數紅龍面前,人類和火雞真沒有太大差別,都是被他們保護的對象,都是為了捍衛“生命的延續”可以犧牲的目標。

    從人類這個種族出,用自私點的想法思考,耐薩里奧墮落成死亡之翼動大災變其實是幫了凡人種族把。

    因為在此之前,艾澤拉斯從不屬于凡人。

    這個殘酷的事實,無能者感覺不到,強力者打破了壁壘,卡洛斯這種還沒有跳脫棋盤的大隻果感慨良深。

    反正都已經麻煩凱爾薩斯次了,當初永歌森林起揍巨魔打獸人的情分不是身為王子的凱子個人能還的了的,那麼再麻煩幾次好像也不是事。

    同人肯瑞托六人議會的成員,有凱爾薩斯的引薦,卡洛斯非常輕易的見到了克拉甦斯。

    因為不清楚克拉甦斯對于提瑞斯法議會的插手有多深,卡洛斯只能委婉的表達了巴羅夫家族對于【秘法會】的支持,並且給艾格文.麥格娜甩了口鍋。

    這里不得不提下,法師們可能有情商低的,但是絕對沒有智商低的,非提瑞斯法議會成員在這些人面前提起【提瑞斯法議會】本身就是見找死的事情。作為極度秘密的魔法結社,提瑞斯法議會的宗旨從來只有個,保護全人類(有閑工夫順帶保護高等精靈)!所以出現在人類社會光明面的只有當代守護者人,而在背後提供幫助和支持的組織機構是【秘法會】,雖然秘法會就是提瑞斯法議會,但是你在正牌提瑞斯法議會成員面前提起這個名詞,這幫法爺多半抬手就是氣定神閑變羊術,抓住了運回基地催眠洗腦套情報。

    紅龍軍團駐達拉然辦事處外交主管克拉甦斯同志親切友好的會見了奧特蘭克大螞蚱卡洛斯.巴羅夫,在對上堂口之後放棄了記憶清除的打算,十動然拒了關于【對黑龍軍團趁他病要他命3ooo計劃】的後續討論。

    “既然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那麼我也不怕告訴你些真相。艾澤拉斯的危機遠遠不止黑龍軍團,作為生命的捍衛者,我們不能放過任何對于生命的泯滅行為。紅龍軍團和黑龍軍團的戰事不是你或者我三言兩語可以決定的,感謝你的情報,但是我無法給你任何肯定的答復。不過我作為大魔導師,在達拉然城內還是有定的能量,你有事可以來找我次。”

    克拉甦斯禮貌而疏離的用次僅限于達拉然的承諾當做報酬打法了卡洛斯,整個會面過程連杯飲料都沒有。

    卡洛斯已經許久沒有被這樣輕視過了,說不生氣的可以把腦袋伸過來,王給你上個buff。

    不過平靜下來,卡洛斯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點明身份,大魔導師克拉甦斯必然對于奧特蘭克的國王卡洛斯禮遇有加,兩個“人”的見面定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派和諧。然而要談正事,亮明了身份,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最年輕的配偶克萊奧斯特拉茲,紅龍族少見的魔法天才,拯救世界已經好多好多次的成年紅龍對于個聖騎士卡洛斯.巴羅夫,這樣的接待已經是很禮貌了。

    可惜並不真誠。

    阿萊克絲塔薩在格瑞姆巴托的消息還是我放出來的,沒有我,你們紅龍軍團還要找上整整三年!

    可惜卡洛斯並不敢在克拉甦斯面前放這樣的話,情報來源是大問題。

    出了克拉甦斯的法師塔,言不漫步在達拉然嶄新的街道上,卡洛斯恍惚之間似乎現道熟悉的身影僵硬的閃而過。

    戴林.普羅德摩爾?!

    他不是在海上圍堵獸人所剩無幾的存在艦隊嗎?

    ……假公濟私會情人,可以的,海軍上將。

    因為這小小的插曲,卡洛斯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轉好了。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艾澤拉斯的存續不是我卡洛斯.巴羅夫個人的事情,何必為了所謂的完美結局搞的自己里外里不是東西呢。

    雖然比別人知道太多太多的卡洛斯明白看似充裕的時間從來沒有站在過人類這邊,但是屏蔽多余的信息,眼前的形式,聯盟方確實是片大好。

    “算了,順勢而為吧。”

    不自覺的笑出了聲,身邊的侍衛們不知道自家的王想到了什麼,不過心情變好了總沒錯。

    路閑逛,卡洛斯來到處魔法音樂噴泉,想了想,這不就是“赫赫有名”的許願池嘛!

    掏出枚金幣,卡洛斯想了想,隨手扔進了水池里。

    “我的人生我做主,成敗自在天,真要許願,那就期待英特耐雄納爾定會實現。”

    扔完硬幣,卡洛斯忍不住為自己的惡趣味點了三十二個贊,笑著搖了搖頭慢慢走遠。

    回到居所,卡洛斯先叫來方磚,讓他統計因為戰爭時期而有價無市的魔法資源,列個大概價值十萬枚金幣的清單。

    克拉甦斯的人情卡洛斯不準備留,直接用了就好。

    然後,排人給鐵爐堡送了則魔法訊息,收件人是赫米特.奈辛瓦里。

    訊息的內容非常的簡單,問好,敘舊,強調想念,然後向王牌獵人同志詢問個叫做卡雷的人類法師的聯系方式。

    (此時的藍龍卡雷苟斯簡直是巨龍界的恥辱,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香,菜的逼。他和赫米特.奈辛瓦里的孽緣是暴雪官方漫畫的梗,被獵人槍從天上蹦下來的巨龍,時間線有出入,這里假設事情已經生,卡雷已經和赫米特已經認識。)

    從鴉人阿什坎迪那里得到的情報非常有用,最後的謎題也不難猜。

    已知情報是鴉人阿什坎迪死到靈魂碎裂還念念不忘的承諾,卡洛斯欠阿什坎迪個承諾,神秘人物馬里奧。

    那麼問題來了,這三者之間如果有聯系,會是什麼?

    真相只有個,聚焦之虹。

    已知方程式(3x+2y)/5=聚焦之虹,那麼a定=瑪里苟斯!

    馬里奧,真是惡趣味的老龍啊。

    因為信息的不對等,卡洛斯輕易的解開了謎底,藍龍王定插手其中,出于對耐薩里奧的仇恨,瑪里苟斯不會吝惜為卡洛斯提供幫助。何況卡洛斯手里還有個至關重要的信息————耐薩里奧此時此刻應該還在諾森德搞生化研究,黑龍軍團群龍無!

    藍龍遠在諾森德,卡洛斯是沒有手段直接聯系上藍龍王的,所以在人類世界晃蕩的卡雷苟斯就成了選目標。

    只要和藍龍王搭上線,南征的事情就穩了半,剩下的半就看泰瑞納斯了。

    直處置相關事務,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茶的點兒。處理公務的時候,沒有人敢打擾卡洛斯,等他閑下來,伊露西亞才托著個餐盤走進來。

    “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

    卡洛斯正好覺得餓了,也沒有客套,結果餐盤吃了起來。

    “再過幾天不是要回凱爾達隆了嗎,安東尼達斯老師暫時把對我的授課停了。”

    伊露西亞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姐弟兩人隨意的對話,仿佛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這就是人類,明明有些事情已經生了,大家都知道它生了,但是只要所有知情人當做它沒有生,所有當事人認為它沒有生,那麼它生了也可以是沒有生。

    逃避可恥,但是真的有用,這就是為什麼處事辦法那麼多,只有“拖字訣”不會過時。

    卡洛斯的婚姻是場政治婚姻,雖然卡洛斯並不討厭嘉麗雅.米奈希爾,卻也說不上多喜歡。如果按照伊露西亞作為峰的標準,卡洛斯認為希爾薇.摩根稱得上乳不巨何以聚人心,有三峰的海拔,而嘉麗雅.米奈希爾還處于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育期。

    男人喜歡**有什麼錯!

    咳咳,這些都是細枝末節,關鍵在于沒有的時候想,多了自然就開始挑。

    當卡洛斯現自己有讓漂亮女人倒貼的資本以後,感情成分就比感官刺激重要的多了。

    嘉麗雅.米奈希爾是必須要娶的,這是份投名狀,即使卡洛斯對于泰瑞納斯的,也是米奈希爾家族對于卡洛斯的。

    此時的聯盟遠不是暴風城家獨大的那個聯盟。

    沒有暗夜精靈的加入,聯盟就是人類為了打獸人而組建的個暴力集團,參雜著各種利益算計。前線打的熱火朝天,卡洛斯火急火燎的返回奧特蘭克結婚,為什麼?

    政治站隊而已。

    最心愛的女兒急匆匆的送到凱爾達隆,沒有絲毫的不舍,是泰瑞納斯冷酷無情嗎?

    還是政治站隊。

    王國是國王的,土地和領民是領主的。

    不要指望底下人有多高的思想覺悟,隔著灣巴拉丁海峽,洛丹倫大6的子民看不到南征的重要性。尤其是因為卡洛斯的出現,洛丹米爾地區的人類受到的傷害遠比另條時間線小得多的多。這件事有利有弊,好處是保存了人類更多的元氣,壞處是削弱了當地人對部落的仇恨,弱化了戰斗積極性。

    而可以預見的未來,為對抗部落付出慘重代價的希爾布萊德人和吉爾尼斯人與損傷不大的激流堡人和洛丹米爾人之間的矛盾稍不注意就將激化。

    泰瑞納斯想要繼續推進南征,奧特蘭克的態度就變得至關重要。

    卡洛斯奮斗了這麼多年,改變家住命運的時刻終于到來了,只要支持南征,奧特蘭克就上了洛丹倫王國的戰車,只要娶了嘉麗雅.米奈希爾,巴羅夫家族就逃脫了被清算的命運。

    想到這里,卡洛斯忍不住舒了口氣說道。

    “再過兩天,我們回家吧。”

    對于卡洛斯和伊露西亞,家,不是達拉然的獨立實驗室,不是奧特蘭克空洞的王宮,是凱爾達隆湖心堡聯通廚房的秘密通道,是童年快樂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