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1章 待你長發及腰,變成歪瓜裂棗

第381章 待你長發及腰,變成歪瓜裂棗

    ♂!

    在艾澤拉斯世界,陰謀和權謀即使再高明,最終的實現方式依然是兵刃和魔法,是暴力。

    所以卡洛斯在離開達拉然之前,通過克爾甦加德弄到了前往紫色露台的資格。

    作為達拉然的核心,紫羅蘭城堡守衛森嚴,做為紫羅蘭城堡的最高點,紫色露台更是重地中的重地。

    和往日的輕裝便服不同,此時此刻的卡洛斯全身戎裝,裝備齊全。但是因為有克爾甦加德的陪同,肯瑞托衛兵非常識趣的離開了離開了紫色露台,諾大的平台上只有卡洛斯和克爾甦加德兩個人,還有三顆法術之眼。

    “需要我幫你除掉那些眼楮嗎?”

    克爾甦加德問道。

    “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想看就看吧。”

    卡洛斯一撩屁股後面的披風,將斜挎後腰的碩大聖典側拉過來,松開瑟銀鎖扣,將整本大部頭平攤手掌之中。

    “這【嗶】的是聖典?這就是鑄造成書本樣式的流星錘吧!”

    克爾甦加德因為與卡洛斯親近,又是兩人獨處,所以沒有過于在意自己說話的方式。在看到那魔化秘銀封殼,滲魔精金勾線,瑟銀側封帶鎖,厚實純銅包角的聖騎士聖典後,忍不住爆了粗口。

    對于法術書,或者說帶魔力的法術書,法師一點不陌生,使用頻率不比法杖少,然而這偽裝等聖典的流星錘頭,不是,偽裝成書本樣式的金屬塊,也不是,板磚樣式的書籍,光看全封閉的金屬外殼,少說百十來斤吧!好家伙,聖典的背脊浮雕上還有暗黑色的痕跡與魔化秘銀的原色極不搭調哦,是血跡干涸的原因吧,卡洛斯一定用這玩意兒砸過人臉吧!

    常威,還說你不會武功!

    克爾甦加德的胡思亂想沒有影響到卡洛斯的行為,解開封邊鎖,聖典無風自動。用純黑無角的羊羔皮制成的魔法羊皮紙已經記錄著滿滿的內容,都是卡洛斯一筆筆勾勒而成,當書頁翻到一張大圖時,停了下來。

    “哦!還真是魔導器啊!”

    每個有資格被稱作**師的法爺,在選擇人生第一個恆定魔法的時候,都考慮過奧術視覺這個法術,就算沒有選擇奧術視覺,也是奧術視覺用的賊溜的那種。

    因為這個法術是在是太好用了。

    此刻,克爾甦加德眼中,聖典散發出的魔力波動又急又快,大氣磅礡,那不是奧術的藍色,不是元素系的五彩繽紛,不是暗影之力的深邃,不是邪能的髒綠。

    卡洛斯本身的聖光,因為未知的原因染上了生命的綠,如同新發之芽一般晶瑩剔透,他手中的聖典波動出的,確實最純粹的光,略帶光輝的金黃。

    在克爾甦加德的奧術視覺中,卡洛斯手中的聖典和蓄勢待發的極效炎爆術差不多。

    于是一瞬間,紫色露台的法術之眼瞬間多了三顆。

    很好,肯瑞托六人議會的大佬們都來齊了。

    不再賣關子的卡洛斯高呼了一聲︰“聖光在上!”

    磅礡的聖光之力化作千萬涓涓細流,結成籠罩巨大的魔法陣,以紫色露台為中心,覆蓋了整個達拉然。

    他要做什麼?!

    達拉然的實際掌權者,六人議會的六名**師差一點就動手了,這種覆蓋整個達拉然的法術對這座城市來說是極其危險的。

    但是考慮到施法者是聖騎士卡洛斯,是奧特蘭克的王,是聯盟最年輕最傳奇的英雄,這種你讀條幾次我打斷幾次的沖動被抑制住了。

    看看吧,再看看吧。

    沒有被打擾,等待了片刻的卡洛斯繼續催動聖光,在之前成型的框架之下,超大魔法陣的細節越來越多,大概一分五十六秒後,魔法陣成型,巨大的聖光脈沖掃過達拉然。

    第一次,驅除疾病。

    第二次,聖光治愈。

    第三次,身強體壯。

    第四次,移除負面法術。

    第五次,弱效果王者祝福。

    第六次,力量祝福。

    第七次,意義未明。

    七次聖光脈沖,為達拉然的子民上了六次buff,所有達拉然人感覺到狀態前所未有的好,醫師藥館門口的病患突然覺得自己來看病是不是腦子有病,紛紛出現一種我要打十個的舒爽感。

    “這是軍團級的聖光法術啊!後生可畏,了不得。”

    “聖騎士嗎,小瞧了啊。卡洛斯嗎,被小瞧了啊。”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咳咳咳,水,給我水。”

    “奢侈的暴發戶。”

    “……”

    “多麼像太陽井的光輝啊。”

    六位**師所不知道的是,第七次聲光脈沖,為達拉然施加的術法正是救贖靈魂,透過這個法術的效果,卡洛斯反向利用法術之眼,短暫的監听到了六人的想法。

    卡洛斯的聖光法術效果不會太持久,他畢竟只是人不是神,連二十四小時也堅持不了,午夜前恐怕就會失效。

    但是為整座城市上buff的行為本身是示好,更是示威。是卡洛斯向達拉然表達自己友誼的方式,更是對那些敵視、無視自己的人一種無聲的警告。

    這背後隱藏更深的思慮便是聖騎士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嗎!

    還是卡洛斯.巴羅夫作為聖騎士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

    在達拉然的法師老爺們僵化的思維里,牧師等于醫生護士,戰士無限約等于**絲,作為兩者合體的聖騎士,也就是個能打能抗會加血的高等**絲。

    而這次卡洛斯的行為,打破了這種幻想。

    聖騎士,也可以是施法者,聖光法術,也可以這樣威嚴磅礡。

    “……”

    克爾甦加德欲言又止,卡洛斯猜得到,卻不願回答。

    “可以了,我們走吧。”

    開玩笑,難道告訴達拉然議會的副議長自己剛才光明正大的窺探了達拉然的秘密嗎?

    帥氣的合上聖典,收斂外放的聖光,卡洛斯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鎖封, 的一聲將聖典變回板磚流星錘,重新掛回腰際。

    “回頭我送你個魔法鎖扣吧,自動上鎖的。”

    克爾甦加德一臉古怪,想笑不敢笑。

    “嗯?啊,哦,好。”

    卡洛斯想了想,臉色也不禁古怪起來。

    媽蛋,說好的純爺們從不回頭看爆炸呢!自己彎腰的動作遜斃了啊!此刻就應該瀟灑的一掃披風,裝逼離開才對。

    啊~~~~~~~~~~~~~

    形象全毀了。

    裝逼大失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