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2章 總有旗幟迎風飄,不長眼楮要挨刀

第382章 總有旗幟迎風飄,不長眼楮要挨刀

    離開達拉然,卡洛斯下達了全軍戰斗換裝的指令。

    很傻,真的,卡洛斯自己都知道很傻,但是有時候屁股真的比腦袋重要。

    在紫色露台的shotime顯示了自己作為聖騎士的器量,秀了把個人肌肉。

    現在,是時候讓有心人見識下奧特蘭克騎士的軍容了。

    停留在達拉然之外的大隊人馬這幾日里沒有少被刺探窺視,但是戰斗力這種抽象的東西只有刀子砍在身上的時候才能具現化,與其讓人偷偷摸摸的猜,不如大大方方讓人看。

    沒辦法,懷疑是智慧生命存續的重要本能。

    即使卡洛斯已經在戰場上證明了自己,就算奧特蘭克人和獸人血戰無數次,哪怕聯盟內部公認卡洛斯是最能打那個……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我沒看見,我不承認,我不听我不听!

    有人崇拜英雄必然有人反英雄。

    有人向往偶像注定有人詆毀榜樣。

    在達拉然的這短短幾日,完全沒有點休假的樣子,反倒是公事國務諸事纏身,在獲取權勢的道路上,卡洛斯付出了必然的代價。

    所以,那就多來點吧。

    收拾完營地,將輜重打包上車,鮮衣怒馬的騎士們頂著堅固的鎧甲,臉懵逼的向著安哈多爾前進。

    “我們這是要去打誰?”

    士兵們因為頭盔的存在,小聲交談完全看不到嘴唇在動。

    “不知道啊,不是陛下在達拉然受了氣,要我們攻城就好。”

    如同被死神注視的災厄之子般,隨著盔甲上身,戰場的廝殺記憶也開始復甦,懶散了數日的將士們開始用肌肉思考問題。

    “不像,前進方位不對。”

    “別鬧,就我們這點人怎麼打達拉然,那幫子法師不是好惹的。”

    軍官們听到這些混賬話,也是又好氣又好笑,然而這樣驕縱的話語是需要身上的傷痕和敵人的尸體做注釋的,所以也只是用靴子腳後跟的鐵底敲了敲側掛在馬屁股上的半身盾,示意手下們保持安靜。

    于是,隊伍暫時安靜下來,只剩下馬兒的嘶鳴和鐵蹄的前進。

    名望有啥用?

    沒卵子用,卻頂個蛋用。

    卡洛斯波瞎逼操作,山上的朋友,樹上的朋友,水里的朋友,鐵窗後的朋友都知道了騎士王好**好**的,于是望風而投納頭便拜的事情開始多了起來。

    “我是安赫米德的阿巴頓,希望加入。”

    “我是溪木鎮的抓根寶,願為陛下效勞。”

    “利維亞的杰洛特。”

    “亞楠的瑪利亞。”

    “木葉村的金色閃光就是在下。”

    和游戲中樣,勉力維持的團隊永遠處在缺人和即將缺人的邊緣,而進度快的團隊主力打著本,外面插旗決斗的替補人員都能把對立陣營幾家工會堵的進不了本。

    現實中也樣,因為卡洛斯戰績好,名聲大,反正都是參軍找刺激,自然要找個最厲害的咯。

    店大欺客,客大樣欺店,卡洛斯這些年也有些習慣別人納頭便拜了。

    問題是你要拜是你的事,回禮是我的涵養高,但是我不可能隨便誰都送你二十兩銀子當盤纏啊,冤大頭不是這麼當的。

    但是人心是不能打擊的,忠誠需要檢驗,卻不能試探。

    明知道有其他勢力摻沙子,卡洛斯也只能閉著眼楮先吃下去。

    只看實力,不問出生,想要加入,先和我手下打過再說。

    就這樣,大軍走走停停,不斷有零散個人加入,有小團體加入,也有懷揣夢想的追夢少年被老兵打擊的五體著地,心碎回鄉老實耕地,更有前來接應的奧特蘭克**匯合,有參加婚禮的貴族領主在路邊等著卡洛斯。

    原本商隊馱馬都只用走六天半的路程,卡洛斯走走停停的用了十天。

    啊,安多哈爾,就在眼前。

    兩年多不見,曾經記憶中的小村落,如今已有了城鎮的模樣。

    用重物壓實的泥土路面鋪上了石板磚,聯通三路的交通要道外建立起營寨和哨塔,路走來,農田郁郁蔥蔥,正是作物掛漿的好時候,不出意外,今年會贏來次大豐收。

    “泰瑞納斯在開安多哈爾上還真是下了功夫啊。”

    坐在馬車上卡洛斯小聲的對伊露西亞說道。

    “還是布瑞爾更好。”

    伊露西亞知道這次交易的始末,忍不住皺眉頭。

    以前年紀小,沒有在意,等成年了,才現巴羅夫家族和米奈希爾家族之間的矛盾有多深。

    誰能容忍自家門口就是別人的花園。

    從洛丹倫城東門出去徒步十多分鐘的路程,就到了巴羅夫家族的領地,布瑞爾。

    要到凱爾達隆,無論水路還是6路,都繞不開安哈多爾,這座城鎮的建成直接切斷了凱爾達隆郡和奧特蘭克的聯系。

    安度因.洛薩沒有放棄帝國權柄時,這切還不是問題,大家都是阿拉索帝國的子民,將就著也就過了。

    然而在安度因.洛薩放棄帝位的現如今,在以防御獸人為正當理由的當下,泰瑞納斯光明正大的把安哈多爾從個鄉下土村莊變成了座堅固的要塞。

    這是不給巴羅夫家族活路啊!

    但卡死了安哈多爾,巴羅夫家族的勢力就會被分為二,尾不能相顧。這可比布瑞爾對于洛丹倫城的威脅大多了。

    在平原地貌的洛丹米爾,泰瑞納斯調動萬軍勢就能平推布瑞爾。

    在山地河流環繞的安哈多爾,卡洛斯調動三萬6軍再配上上百艘艦船,沒有兩個月也別想打通安哈多爾。

    這就是卡洛斯向泰瑞納斯妥協的最根本原因。

    在泰瑞納斯還沒有下定決心不講道理的時候,先把事情解決了。

    如果單純用金幣衡量布瑞爾和安哈多爾的價值,卡洛斯或者說巴羅夫家族簡直血虧。作為人類世界最達地區的洛丹米爾,本來土地價值就高,布瑞爾可以說是洛丹米爾最好的塊地,不談土地上的建築產出,光是土地本身的價值,估計就能有上千萬枚金幣,更別提布瑞爾領主這種政治身份的隱藏價值。

    安哈多爾呢?兩年前還是天蒼蒼野茫茫,山上亂跑羊的山間谷地小平原。所謂重要的地理位置也是相對于凱爾達隆所言。經過開,盛產糧食。但是要不是獸人入侵,人類王國哪家都不缺糧……綜上所述,就是片野地。

    雖然整個安哈多爾的面積大概有布瑞爾的三倍到五倍,換算成金幣的價值恐怕還不到兩百萬枚。

    用市儈點的說法,嘉麗雅.米奈希爾公主殿下作為添頭,就是來彌補那百萬枚金幣差價的。

    要想和誰迅拉近關系,講她仇人的笑話明顯是最快有效的方法。

    反正嘉麗雅又不在面前,卡洛斯關于百萬添頭的說法氣笑了伊露西亞,姐姐大人忍不住拍了卡洛斯巴掌,責怪他不尊重女性。

    說說笑笑中,安哈多爾的西大橋就要到了,卡洛斯不好再和伊露西亞共乘輛馬車,便下車換馬。

    “陛下,我們遇到點麻煩。”

    “嗯?”

    “安哈多爾有支洛丹倫駐軍,他們要求我們貴族領主可以過,奧特蘭克現役軍人必須繞南大橋才能通行。”

    哈,搞事情,從西大橋穿安哈多爾到南大橋用不了三個小時,從西大橋繞行冰封崗去南大橋最少得三天。

    **裸的搞事情。

    “理由。”

    “沒給。”

    “為什麼不問?”

    “問了,沒給,說我不夠資格。”

    卡洛斯看了眼向自己報告的軍官,非常好,聯盟官方認證的少校軍官不夠格,對面怕不是個將軍吧。

    “你沒報我的名號?”

    “對面說陛下通行無阻。”

    “哈,哈哈哈,很好。軍法官!”

    卡洛斯大喊聲,驚動了周邊所有人。

    “少校,把你剛才說的再重復遍,軍法官記錄在案。”

    少校軍官字不改的重復了遍。

    “全軍換裝,準備攻城!”

    卡洛斯的命令嚇懵逼了所有人。

    “陛下,請問理由是什麼?”

    軍法官的心髒撲通撲通直跳,但是職責所在,他必須問。

    “安哈多爾駐軍疑似背叛聯盟,犯下反人類罪!”

    卡洛斯拉韁繩,馬兒人立而起,原地轉頭。

    反身面對面對將士和看熱鬧的貴族,卡洛斯大聲喊道︰“我們是奧特蘭克的軍人,更是聯盟的勇士,戰爭期間,擁有軍事通行權,安哈多爾涉嫌背盟,全軍準備,平叛!”

    “諾!!!”

    戰爭的陰雲,來的如此突然。

    “公主殿下,玩脫了,國王卡洛斯打過來了!”

    在安哈多爾的洛丹倫駐軍營地,守備官毫無風度的路急奔,跑到身穿便服的嘉麗雅.米奈希爾面前,就差沒有哭出來了。

    也是,能打的都上前線打獸人去了,留守安哈多爾這種大後方的會是什麼厲害角色。

    “打,打,打過來了?!”

    嘉麗雅.米奈希爾被驚結巴了。

    她以為的下馬威小玩笑,不小心觸踫到了卡洛斯的痛點。

    小姑娘迷茫到忘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