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5章 吾與城北彥祖孰美

第385章 吾與城北彥祖孰美

    “卡洛斯,你在玩火,我們和巨魔的仇恨可以延續到千年之前,那幫綠皮的雜碎不值得信任。現在你比它們強大,用力量壓服了他們,等到他們有了反抗的力量,一定會在背後捅你一刀,又痛又狠。別忘了,這座凱爾達隆城堡最早建造的目的是什麼,從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開始,巴羅夫家族就踩著巨魔的尸體起家了。”

    提里奧弗丁作為壁爐谷的領主,總是有些特權的,所以烏瑟爾他們還在為了正軍備戰而忙的暈頭轉向時,弗丁可以享受凱爾達隆這處避夏聖地的清涼。

    雖然因為之前與獸人部落的戰爭,今年的凱爾達隆湖畔沒有了往日的喧囂,但是卡洛斯巴羅夫與嘉麗雅米奈希爾的婚事給了貴族領主們足夠的借口。

    讓戰後賑災和生產重建見鬼去吧,聯盟的英雄要結婚了!

    讓只知道要求降稅要救濟的領民見鬼去吧,兩個強盛家族的聯姻,不去的都是假貴族!

    讓七月份這燥熱的天氣見鬼去吧,凱爾達隆啊,我來啦!

    在預定的婚禮時間前一個星期,突如其來的賓客潮讓卡洛斯措手不及。

    真正的大人物們都在為維護自己的權力地位忙碌不休,本來這場婚禮就有些突然,卡洛斯的“朋友們”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對于發出的請帖給出明確答復。就比如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同僚,大部分都已經前往南邊的戰場,還留在洛丹倫的只有提里奧弗丁還有烏瑟爾。然而烏瑟爾作為泰瑞納斯胸前最閃亮的勛章,還在為了部隊整編的事情沒日沒夜的忙碌。

    所以提里奧弗丁的到來,讓卡洛斯非常的開心。【愛書屋】

    “提里奧,你是在講笑話還是故意考驗我?你真的看不出來羈縻祖瑪沙爾,分裂巨魔帶來的好處?”

    不遠處的凱爾達隆湖波光粼粼,微風襲來,舒服的讓人不想睜開眼楮,卡洛斯從浮著冰塊的水桶里取出鎮的剛剛好的美酒,扒開瓶塞,為老朋友和自己滿上。

    “真棒,好久沒有獨享過這種美酒了,那幫混小子打仗是一等一的棒,坑上司也是一等一的不留情面,壁爐谷送來點慰問品,我都還沒見這影子,就已經沒了。”

    提里奧弗丁好像是在抱怨白銀之手年輕的聖騎士們不厚道,然而卡洛斯卻听出了老父親般的炫耀。

    “喜歡就多喝點,實際上我也很久沒有吃喝過好東西了,人民只知道我們打贏了,卻不知道我們贏的多僥幸。”

    “我說卡洛斯,不要逃避話題,也不要用這種隱晦的方式談政治,難道我們不是過命的朋友嗎?”

    提里奧有些不滿的說道,從卡洛斯手里搶過酒瓶,自己給自己續杯。

    “提里奧,仇恨的輪回有多可怕我們都知道,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這個道理我們都懂。和獸人相比,巨魔溫順的如同你送給泰蘭的小兔子。”

    卡洛斯看了看提里奧手里的酒瓶,選擇重新再開一瓶新的。

    “我听見一些風兒,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提里奧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說出來。

    “什麼?”

    “清算。”

    “嗯?”

    “吉爾尼斯國內開始清算少數派了。支持吉恩的貴族領主在戰爭中損失慘重,銀松森林快三十年的拓荒成果,一年多的戰爭全毀了。他們開始清算那些沒有出力的貴族。”

    听著這些,卡洛斯沉默了片刻,最後只是和提里奧踫了個杯。

    “洛丹倫也有一股暗流,有人私底下聯系過我,要求壁爐谷表態,要求我站在他們那邊。”

    “他們想干什麼?”

    “王國是國王啊,好處是大家的,還能有什麼,要好處,要封賞唄。對這些人來說,戰爭已經結束了,是時候享受勝利的果實了。”

    提里奧短短幾句話時間,手里的酒瓶已經快見底了。

    “所以有人準備用祖瑪沙爾的巨魔向我發難?”

    卡洛斯算是听明白了,提里奧繞了一大圈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光是巨魔還好說,斯坦索姆的貴族不會因為巨魔而向你發難的,是希爾布萊德。不知道誰把事情捅破了,是你壞了那些人的好事。”

    “好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希爾布萊德的子民為了戰爭付出那麼慘痛的代價,就是為了讓這些人拿好處的嗎?”

    卡洛斯低沉的聲音蘊含著壓抑怒火。

    這麼多年下來,卡洛斯早就明白了沒有永恆的友誼只有共同的利益這個道理。

    腦海中另一個世界巴羅夫家族的悲劇,不就是同樣的起因嗎?不就是為了團結大多數而被犧牲掉了嗎?自己辛苦努力,難道只是做無用功嗎?

    提里奧弗丁不知道卡洛斯的心結,只見他身邊散溢出的能量匯聚成低氣壓,連喧囂的風兒都停止了嬉鬧。

    “所以我趕來,也有法奧大主教的意思。你不用過于憤怒,那些目光短淺的家伙終究成不了氣候。有泰瑞納斯陛下的支持,有法奧主教的支持,他們休想破壞你的婚禮。”

    提里奧弗丁堅定的說道。

    啊~~~~哈?!

    卡洛斯腦子一下短路了。

    “那些家伙妄圖在你的婚禮上發難,逼迫你支持他們,妄圖讓奧特蘭克退出南征,這樣他們就能在吉爾尼斯,在激流堡,在洛丹倫同時發難,讓我們之前的努力成為笑話。”

    不是,這個……

    “獸人是我們的大敵,部落終究是聯盟的心腹大患,南征勢在必行。”

    老佛爺,我們說的想的好像不是一回事吧!!!

    卡洛斯有那麼一瞬間氣的想打人。

    “只要你和泰瑞納斯陛下不動搖,吉爾尼斯的動蕩就影響不到巴拉丁海灣那一邊的洛薩元帥。看到你的態度我就放心了。你安心,凱爾達隆畢竟是你的地盤,我會去找其他人談話的,你的婚禮不會出問題的。”

    提里奧弗丁一下子來了精神,好像剛才憂國憂民的那個聖騎士不是他一樣。

    話都被你說完了,我還說什麼……

    直到現在,卡洛斯才真的明白了提里奧弗丁這個蠢貨到底想干什麼。

    無非是洛丹倫的反戰派勢力抬頭,想在自己的婚禮上搞事情,用政治綁架的方式逼迫奧特蘭克以及巴羅夫家族放棄支持南征。

    一句話三行字能說清楚的事情,你**叨那麼久,搞的我以為泰瑞納斯變卦了。

    我tmd能揍你嗎?

    卡洛斯不住的深呼吸,平息自己騷動的內心,艱難的把目光從酒瓶上挪開————他怕自己忍不住操起酒瓶就往提里奧弗丁的頭上砸去。

    “謝謝了啊。”

    “不客氣。”

    “……”

    “……”

    兩個瓜男人突然沒有了話題,在風景優美的凱爾達隆湖畔自顧自的喝著悶酒,渾然不知,在凱爾達隆湖心堡,有關他們的話題討論的如火如荼。

    “吉安娜,你說弗丁大人和卡洛斯殿下誰更厲害?”

    “不知道。”

    “吉安娜,你說卡洛斯殿下究竟有多高?”

    “不知道,反正我們兩個加起來肯定比他高。”

    “吉安娜,你說……如果……那個……假如……”

    “嘉麗雅,你好煩吶!”

    吉安娜毫無形象的躺在床上,閃著腰的她听見卡洛斯三個字就郁悶,而嘉麗雅三句話不離卡洛斯,這讓魔法少女很難受。

    “最後個問題。”

    “你問。”

    “我覺得卡洛斯殿下是我見過最帥氣的貴族,但是他們說凱爾薩斯也很帥。我沒有見過凱爾薩斯,但是你見過,你給我說說唄,他們兩個誰更英俊。”

    吉安娜無語問蒼天,嘉麗雅你會聊天嗎?

    不會我可以教你啊!

    (這章似乎比較水,因為我強行斷章了。你們要的黑龍妹妹還有30秒抵達戰場。)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