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7章 現在我們都是伊利達雷了

第387章 現在我們都是伊利達雷了

    當你有個兒子,你不好好教育他,哈哈,你就害了你全家。【愛書屋】

    當你有個女兒,你不好好教育她,哈哈,你就害了別人全家。

    所以你跟誰有仇,很簡單嘛,生個女兒寵壞她,然後嫁給你仇人的兒子。

    哈哈,大仇得報啦!

    克羅米艱難的從時間流中抽身而出,大口的呼吸,巨龍的身軀傷口縱橫,血流不止。

    然而片刻之後,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似的,整條龍又完好如初。

    緊接著,克羅米重新變為自己喜愛的侏儒形態,不住的排著小胸口。

    “太難了,沒有諾滋多姆的引導,差點就迷路了,不過這波不虧!”

    作為艾澤拉斯搞事王,克羅米一直堅持著兩件事情————搞事!搞大事……咳咳,是尋找最光明的未來以及探尋青銅龍之王諾滋多姆的下落。

    什麼維護時間流的穩定,關克羅米屁事啊!

    不過欺騙凡人種族幫忙干活的善意謊言而已。

    即使是青銅龍軍團,作為時間的守護者,對于自身的能力也是懵懵懂懂的,時間之沙會保護我們,守護時間流的穩定就是守護艾澤拉斯的未來……個屁啊!

    時間和空間從來都是對等的,撇開空間談時間就是耍流氓。

    時間流從來都只有一條,也只能有一條,但是觀測者個體卻有無數個。

    這就是克羅米對于時間流的認知。

    如果再具體一點,就是多元宇宙中無限多的平行世界。

    因為泰坦的賜福,青銅龍收束了自己在平行世界的存在,即無限多的世界只有同一只青銅龍,這也是青銅龍干涉世界線而不會引發災難的最根本原因。

    然而作為諾滋多姆最偏愛的後輩克羅米掌握了即使龍後也沒有掌握的秘密,只屬于時沙之王的秘密————平行世界的復數存在。

    雖然無法向諾滋多姆一樣曾經在同一時間召喚四個自己趕赴不同的戰場,但是克羅米至少將不同世界的自己記憶共享了。

    這也是克羅米干預干涉世界線的最大資本。

    我不知道光明的未來要怎樣創造,但是我知道是什麼導致了黑暗的降臨。

    那麼反過來想,只要我阻止了所有會導致bad end的事件,那麼艾澤拉斯終究會贏來happy end呢?

    之前,一個有卡洛斯巴羅夫存在的艾澤拉斯被毀滅了,克羅米冒險前往這個被毀滅的世界尋找時間流缺失的碎片。

    在死亡一百七十八次之後,克羅米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因為蒻s,卡洛斯被上古之神感染了,屠殺了所有上古之神並抽取它們的精華後,名為卡洛斯巴羅夫的人類男完成了生命形態的轉變,成為新一代的上古之神,完成了對艾澤拉斯星核的腐蝕,以絕對強無敵的形態開始了他/它的星際掠食之履,還給自己改了個名字叫做薩爾納加……

    哈哈哈哈,tmd老娘死了一百七十八次就因為你想蒻s,我躺下讓你膃n不好啊?

    克羅米怒極反笑,無語望天,氣不打一處來。

    然而克羅米這一次的窺探未來,損失了太多的自我存在,克羅米的實力跳崖式的下降,她真不確定自己現在打不打得過即將抵達凱爾達隆的奧妮克希亞。

    這就難辦了……

    奧妮克希亞那邊擺不平,就只能從卡洛斯巴羅夫這邊入手了。

    “真是麻煩,燃燒平原要打,黑龍得繼續坑,大螺絲要滅火,紅龍女王的營救還得去搭把手,我很忙的好不好!”

    自怨自艾了大概十三又三分之一秒,克羅米重新打起了精神。

    “至少這一次,確定了這個世界還有救,艾澤拉斯還有未來!”

    一記響指,傳送門應聲打開,龍憎神煩克羅米搞事去咯!!!

    偷偷摸摸潛行走,小小心心謹提防,克羅米成功的突破時光之穴的防守軍團,返回自己名義上的窩取得一些道具。

    仔仔細細多檢查,戰戰兢兢去搜刮,克羅米差一點就被守衛抓了個現行,但是偉大的克羅米同志此刻她不是一個人,無數潛行者先賢靈魂附體,她成功啦!她成功的從龍母的巢穴偷到了時光之沙!

    然後,顧不得排比對仗的克羅米撒丫子就跑,數次穿梭于時間流,終于擺脫了同胞的探查,成功來到了奧特蘭克山脈深處。

    “呼~~~差點就被抓現行,先慫兩天再說了,時間還有。”

    克羅米安慰自己之後忍不住掏出了承載著時光之沙的灌魔之瓶。

    無論看多少次,都是動人心魄的美麗啊。

    時光之沙並非是實體物質,更不是魔力結晶這種膚淺的構造,它更像是一種可以被觸踫的現象。

    沒錯,就和火焰一樣,是一種現象。

    與外界猜測的不同,泰坦賜予了青銅龍穿梭時間流的能力,卻並沒有賜予青銅龍改變時間的能力。

    這兩者差別很大,前者不過是時間的看客,而後者卻是時間的主人。

    所以想要利用穿梭時間流的能力去預知未來,實際上是青銅龍來到過去,在旁觀者的視角看著整個事件的發展,然後回到現在。

    是不是像一個冒牌先知?

    既是是青銅龍,生命也是有限的,這樣的探索方式有趣,卻並不效率。

    真正支撐著青銅龍軍團守護艾澤拉斯時間線穩固的法寶,其實正是克羅米手中的時光之沙。

    這些具現化的現象就是未來,是現在,是過去,是時間和空間的統一,是世界的縮影。

    利用時光之沙作為材料,青銅龍可以窺見不被干擾的未來。

    這就很方便了。

    只要使用時光之沙,克羅米就能很快的掌握整個事件發展的脈絡,然後直擊關鍵。

    原本,這樣的行為是光明正大的。

    可惜制造時光之沙是時間的守護者諾滋多姆獨有的能力,在諾滋多姆失蹤之後,時光之穴的青銅龍軍團不過是無限重復使用同樣的時光之沙而已。

    可以說除非青銅龍之王回歸,否則世上存在的時光之沙會因為克羅米的使用而永遠的少掉這一瓶。

    那麼問題來了,克羅米為什麼不在時光之穴循環使用呢?

    因為克羅米隱約已經察覺到了,諾滋多姆的失蹤和青銅龍軍團本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內鬼,叛徒,這兩個詞是克羅米最先想到的,她已經不再絕對信任自己的同胞了。

    雖然按照艾澤拉斯世界的時間來說,克羅米不過探尋真相一千多年。

    但是考慮到她散布萬千世界的無數分身,龍憎神煩的克羅米已經孤身作戰了億萬年。

    保持良好的心態是消磨時光最好的辦法。克羅米摟草打兔子,摸雞掏蛋帶捉魚,在荒山老林為自己置辦了一頓燒烤大餐。

    在天色黯淡下來之後,一邊吃,一邊用超越凡人種族理解的方式探尋著時間流的變化,克羅米終于等到了一個機會,一個脫離青銅龍軍團監視的時機。

    在如夢如幻的迷離中,克羅米使用了時光之沙。

    “來吧,真相啊,展現在我面前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