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8章 借貸黑不黑,九出十三歸

第388章 借貸黑不黑,九出十三歸

    說實話,卡洛斯有些不敢與母親見面。

    並非是因為時間與距離的阻隔而變得疏遠,而是更單純的尷尬和不滿……

    因為自己的妹妹。

    大約四個月前,卡洛斯的母親詹尼斯為他爹阿歷克斯巴羅夫生下一個女兒。

    作為超出記憶外的新生兒,卡洛斯對于妹妹的誕生是欣喜的,這個小小的女嬰是他改變了世界的見證。

    所以卡洛斯非常的喜歡這個孩子。

    然而,但是,巴特呀,這孩子從一見到卡洛斯就嚎啕大哭逐步進化到聞著卡洛斯的味兒就扯著嗓子干嚎,僅僅用了三天時間。

    寒葉飄零灑落我的臉,吾妹叛逆傷透我的心,你的哭聲像是冰錐刺頭我心底,哥哥真的很受傷……

    權力是世間最甜美的毒藥,兩個弟弟維爾頓和阿萊克斯雖然在自己面前還是一臉的天真浪漫,但是眼中的憧憬已經變味了。

    卡洛斯稱王之後,巴羅夫家族多出來的公爵名號,給了原本毫無希望的孩子過多的念想,童年時一起打狼的情誼也抵不過現實的利益。

    維爾頓和阿萊克斯之間的兄弟情誼,確實已經變味了。

    “所以母親,難道您就不管管嗎?”

    “不管。”

    “為什麼?!”

    “這就是成為王家的代價。”

    是啊,這就是稱孤道寡的代價。

    卡洛斯突然發現,自己為了守護家人而改變世界的同時,家人也因為世界的改變而發生了變化。

    父親的白頭發已經多過了黑發,母親比自己更加適應了王太後的身份,姐姐迷失在家庭與事業的漩渦中,兩個弟弟……

    好像就算沒有自己的世界線,維爾頓和阿萊克斯也是相愛相殺的典範……

    卡洛斯小小的氣餒了片刻,便放棄了這些兒女情長。

    畢竟還有三天自己就要結婚了。

    再見了,還沒有放縱便要逝去的青春。

    永別了,還沒有綻放就已消亡的放肆。

    天不怕地不怕的卡洛斯巴羅夫同志嘴里對嘉麗雅說著愛你永不變,我們的相遇上上蒼注定的緣。

    心里卻在緬懷自己還未放縱過的青春。

    方磚曾經當面點評過卡洛斯在犯賤,卻又配合卡洛斯一起看了半晚上的月亮。

    哎,男人嘛。

    追求浪漫不是女人的專利,卡洛斯也幻想過一份真摯的愛情,什麼《紅龍女王愛上我》、《泰蘭德的香蕉》、《艾澤拉斯公主列傳》、《異常魔獸見聞錄》這些枕邊讀物,卡洛斯也是看過的。

    然而現實生活給了卡洛斯一記響亮的耳光。

    去tmd的真摯愛情,自家三千女僕,長得驚艷的一個沒有,想爬自己床的都是別有用心的女人;農家女常年干粗活,皮膚粗糙發質糟糕,身上味道還大,完全沒有獵艷的基礎條件;貴婦人還是有些不錯的,就是品位不行,香水味道太難聞,小姐們蠢萌蠢萌的,能干不能聊。

    再說說所謂的名女人們。

    吉安娜胸肌還沒有自己大,死要錢的小坑貨一個。

    奧蕾莉亞,聲音甜美的女漢子一枚,死了弟弟,精神失常,要死要活。

    艾格文麥迪娜,法爺中的法爺,大佬中的大佬,驚鴻一瞥,自己當時的實力甚至看不破她的護身迷霧,無法點評。

    至于什麼希爾瓦娜斯、阿萊克絲塔薩、伊瑟拉、泰蘭德、瑪維之流,卡洛斯更是見都沒有見過。

    拜托,真實的艾澤拉斯世界那那那那那~~~~~麼大,光是從凱爾達隆到斯坦索姆走大路都要一個多月,更別提跨越無盡之海去卡利姆多風險多大了。

    真要說和自己有過瓜葛的“名女人”,好像就一個黑寡婦法琳娜。

    人生真是空虛啊。

    說一千,道一萬,卡洛斯還是沒有做好當渣男的準備。

    即使是參雜著政治交易的婚姻,但是嘉麗雅是無辜的,何況小姑娘已經開始發育了,等個幾年就能從美人胚子長成美人,自己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女人嘛,轟她一時叫感情騙子,轟她一輩子就是情聖。

    出于婚前抑郁中的卡洛斯一方面和各方勢力眉來眼去見招拆招,一邊享受著家人的溫馨。

    直到,拉文霍德莊園的到來。

    凱爾達隆畢竟是巴羅夫家族經營一千多年的大本營,暗道什麼的還是有那麼百八十條。避開各種鬼知道哪來的勢力的眼線,卡洛斯在曾經屬于父親的那間書房里接待了拉文霍德莊園的來客。

    俗話說得好,欠錢的都是大爺,比如卡洛斯。君不見摩根財團的女主人討債討到自己都搭進去了。

    俗話又說得好,不要得罪有武裝討債能力的人,比如拉文霍德莊園。就算是自以為武力東陸第一的奧特蘭克騎士王,還不是得微笑招待幾個上不得台面的賊偷。

    “偉大的奧特蘭克之主,希爾布萊德的拯救者,凱爾達隆的領路人,聯盟的驕傲,聖光照耀的驕子,無畏的群山之巔,拉文霍德莊園永遠的朋友,尊敬的卡洛斯巴羅夫陛下。無冕者向您問好。”

    嘖嘖,秘密訪客的問候詞讓卡洛斯想到了兩件事。

    第一件是聯想到了安達爾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大草原的卡麗熙,解放者,龍之母,不焚者,風暴降生丹尼莉絲。沒想到我卡某人有一天也會有這麼多稱號啊。

    第二件就是在這個時間點,無冕者還沒有解散呀。

    如同聯盟按照暗夜精靈的加入為標志,實際上分為屬于人類的第一聯盟和大家圓桌會議撕逼的第二聯盟一樣。

    刺客聯盟實際上也有個明顯的區分,那就是拉文霍德莊園一家獨大的時代,以及後來重新建立的無冕者組織。

    順帶一提,亡靈天災的爆發,是摧毀無冕者組織基礎的最主要原因。

    “我對你們的身份並無懷疑,但是我沒有稱呼人為那個家伙或者喂的習慣。”

    卡洛斯安坐正位,不軟不硬的頂了個刺。

    這些潛行者托大了,會見王者,居然連斗篷罩帽也不解開,真當我卡洛斯殺不來人咯?

    “抱歉,陛下,並非我們不知禮節,而是無冕者沒有名字。您稱呼我們喂,那個人,甚至傻逼,狗屎也沒有關系,代號而已。”

    拉文霍德莊園來人有四個,不多不少,剛好卡住了卡洛斯的心理底線。然而卡洛斯有一種迷之直覺,那個一直說話的大個子並不是主事人,反而是站在大個子身後用他擋住自己身體三分之一的小個子讓卡洛斯有些在意。

    那麼問題來了,媽媽船能吸媽媽船嗎?

    咳咳,是真的存在英雄惜英雄這回事嗎?

    “你,讓我看見你的相貌。”

    卡洛斯直接伸出手指命令道。

    “陛下……”

    “閉嘴,執行命令。”

    雖然拉文霍德莊園的來客不是卡洛斯的手下,但是王者有傲嬌的特權。

    無冕者們也不想因為這些小事得罪奧特蘭克的掌權者。

    所以,解開胸前的繩結,一個黑發的大美人亭亭玉立于前,卡洛斯懵逼了。

    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高一分則尖銳,矮一分則平庸。

    卡洛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她的相貌,就如同看不清高等精靈的臉一樣,這個女子你要說她的容貌美在什麼地方,都說不出來,五官拆開看,都是很平庸的組件,湊合在一起,卻和諧得驚心動魄,非要形容一下,那就是人類的美女就該長這樣。

    “你是怎麼看出我才是管事的人?”

    那黑發女子開口問道,卡洛斯突然回魂了。

    天啊,你就不能安安靜靜做個美女子嗎?

    卡洛斯飄飄然的心落到了地下。

    容貌一百分的女人,聲音卻只有九十九分,這巨大的落差感,讓卡洛斯說不出的難受。

    論聲音,果然還是奧蕾莉亞的好听。

    “直覺,那大個子雖然不卑不亢,但是他沒有那股氣勢。”

    美女總是有特權的,卡洛斯破例解釋了一下。

    “很好,你的點評我很滿意,重新認識一下吧。我是喬拉齊喬安娜拉文霍德,你可以簡稱我為喬喬。”

    女子一臉高傲的揚起了下巴。

    而此刻卡洛斯腦海里閃過庫魯,庫爾,庫熱斯特的回響,哎呀,這個女人揚個下巴都這麼好看!!!

    不對!

    卡洛斯猛地站了起來。

    “你是這一代的……喬喬?”

    “嗯哼?”

    卡洛斯猛的將話語停在喉嚨眼,拉文霍德莊園的傳承是級別非常高的機密,不該由自己說出口,趕忙轉換了話題。

    “真是個不錯的名字。”

    生硬,非常的生硬。

    “謝謝。那麼你們這麼急著見我,有什麼事情。”

    卡洛斯又坐了回去。

    “當然是有關你的債務。”

    喬拉齊喬安娜拉文霍德毫不客氣的說道。

    “嗯哼?”

    這回輪到卡洛斯不置可否了。

    “我們拉文霍德莊園投資陛下您,當然是因為您能夠為我們帶來豐厚的回報。但是現在,我們得到了消息,有些人想利用您的婚禮發難,攪和希爾布萊德的土地並購計劃,所以我們來了。”

    哦,用得到就是“您”,用不上就是“你”,還真是實在啊。

    “我對此已經有所防備……”

    “完全不夠,拉文霍德莊園在這件事上面的投入不比巴羅夫家族少多少,卡洛斯陛下,我們比您還在意事情的進展。”

    是這樣,對于事實,卡洛斯無言以對,所以被打斷說話也沒法生氣。

    “所以,希望您對于我,對于我們,對于我們的計劃,對于大家的事業,提供必要的幫助和足夠的支持。”

    “一個疑問。”

    卡洛斯討厭這種被人帶節奏的感覺,強行轉移了話題。

    “嗯哼?”

    “你怎麼證明你就是喬拉齊喬安娜拉文霍德。”

    “你看不起女人嗎?”

    “當然不,我從來不敢小看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但是,你的穿著不像是一個老刺客。”

    卡洛斯的話語很不客氣,卻直擊要害,所有的積年老賊在穿著上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簡約而不簡單,隨時能從普普通通的衣物里掏出二三十把飛刀,厲害的連褲襠藏弩都辦得到。

    而眼前這個女人的衣物太華麗了一點,不符合刺客的習慣,尤其她船了一條拖地的長裙。

    听到卡洛斯的質疑,自稱為喬拉齊喬安娜拉文霍德的女人一步一步走到卡洛斯的書桌前,整個過程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然後,喬拉齊喬安娜拉文霍德猛地抬起腳踩上書桌邊沿,整個人重心順勢前傾,很有壓迫力的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腳背和紅色高跟鞋。

    “別拿我和那些小賊做對比,不能穿著晚禮服高跟鞋飛檐走壁潛行暗殺,好意思稱自己為無面者嗎?”

    這,有理有據令人信服,難道你真名其實叫伊芙琳?

    卡洛斯決定不在身份上扯皮了。

    “那麼,說說你的計劃吧。”

    “正合我意。”

    書房內,卡洛斯正在醞釀一場對付陰謀的軌跡,而詹尼斯巴羅夫的臥室,巴羅夫家族新生小公主的搖籃旁,兩雙水汪汪的大眼楮正在對視。

    “有誰能想到,再周密的計劃,也頂不過你的一聲哭啼,艾澤拉斯的未來就靠你拯救咯。”

    某白毛女侏儒在身高上得到了巨大滿足,優越感滿滿的說道,渾然忘記了自己的本體是條巨龍。

    插播個小段子,怕寫在後語里被盜版刪掉了。讀者老爺們見諒。

    今天發生個事,挺尷尬的。

    在書友群里和水友愉快的吐槽現在的玄幻文,話題幾經轉進,扯到了道學上,然後和某水友有了分歧。因為該名水友引用百度,我也很無奈啊,就說話題到此為止吧。

    然後上廁所去了。

    等回來,該水友退群了,留下遺言︰這段時間認識你們很高興,我讓作者難做了,我走了,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個鬼啊!

    你是黑裝粉,你逮著機會故意黑我的吧!

    我一直強調不要在網上和人爭對錯,辯輸贏,因為我又不能順著網線一拳揍你臉上,所以這很沒有意義。

    水群,聊個樂呵就是了,不對付的人屏蔽就好,至于嗎您。

    我也不知道你是付費觀眾還是網文愛好者,這里只好坑其他正版老爺大概02分錢發表個聲明了。

    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吶,你這樣搞的我哭笑不得,我也很絕望啊!

    另外就是,讓正版老爺看笑話了,為了補償你們,24地球小時內會有一更。

    那些黑我一天72小時的,你們夠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