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9章 我最強的套路是讓你再走一遍回家的路

第389章 我最強的套路是讓你再走一遍回家的路

    第一聯盟時期。

    人類最強戰力是什麼。

    報告,聖騎士。

    卡洛斯巴羅夫,坐。

    徒手撕獸人。

    單挑滅巨魔。

    沖鋒、斬殺、聖盾、爐石瞬間完成。

    是聖騎士中的豪杰。

    什麼?

    你說艾格文麥迪娜還活著,麥迪文還沒死透!

    爾等刁民不要放肆,守護者是魔獸爭霸歷史上最強單位,不對,是艾澤拉斯歷史上最強單位,是神,是god,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代表了最廣大人類的根本利益,彰顯著全人類進步的方向!

    所以醒醒吧,這等大佬怎麼會關心爾等**的死活。

    所以當以秀肌肉聞名東陸的卡洛斯巴羅夫開始動腦子了,各地來參加婚禮的別有用心者全都在等著看笑話。

    陰謀,之所以被稱之為陰謀,是因為它見不得光。

    主用人性的陰暗,輔以人心的死角,搭配上思維的慣性,再滴上幾滴信息的不對等,一盤陰謀詭計簡直鮮香可口,令人欲罷不能。

    然而這道陰謀詭計的材料雖然簡單,對于烹飪者的火候把握要求確實極高的。

    醞釀不足,極易夾生,被人掀桌子開片,又或者為他人作嫁衣裳。

    思慮過度,容易煮糊,機關算盡太聰明,奈何對手是傻逼,然後陷入未知領域一臉懵逼,被人用豐富的經驗打敗。

    所以好的陰謀,必然是咸淡適中,清爽可口的涼菜,上桌子前就聞到香氣,先開蓋盤,只有簡簡單單干脆利落的一盤小菜,讓食用者含著眼淚心甘情願的說出【愛書屋】。

    這才是一道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陰謀詭計。

    然而卡洛斯的敵人們本身就是一盤散沙一團亂麻,自己內部的糾紛都還沒有捋清楚,又秀得出什麼風騷的操作。

    “他們不敢站出來光明正大的和泰瑞納斯王對抗,更別提在凱爾達隆對你動手了。所以閉著眼楮猜也猜得出來,無非是收買拉攏、腐蝕同化、煽風點火、威脅恐嚇那一套。你的婚禮給了他們光明正大的串聯機會,這是我們先天的劣勢。但是在你的地盤,他們的實力處于絕對劣勢,這是你最大的優勢。所以他們收買你反對者發難什麼的,反而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一套我打你耳光是為你好的表演。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自信的女人,總是光彩耀人,卡洛斯看著喬安娜小姐的精彩演出,下意識的拍手鼓掌。

    “嗯?”

    喬安娜不滿的皺起了眉頭。

    鼓掌,在很私密的場合,並不意味著贊揚,因為這個動作天生帶有居高臨下的態度,要麼是敷衍了事好啊好啊的輕巧,要麼是打的不錯我很抱歉的高傲。

    一群人鼓掌,是氣氛的渲染,一個人的鼓掌,不是反派裝逼的做作就是主角吸引火力準備翻盤。

    如果都不是,那麼就是配角臨死前的聲嘶力竭。

    卡洛斯不想當配角,卻又不動腦子的做出不合時宜的舉動,你要問他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在絕望中,卡洛斯想到了裝逼。

    沒有什麼問題是無法靠裝逼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再裝一個。

    “說的好,但是這通分析毫無意義。”

    【愛書屋】

    “哦?不知陛下有何高論。”

    喬安娜雙手抱胸,強行將事業線提高了一個檔次。

    “根本不需要那麼多證據來證明什麼,從我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發公函陳述他無法來參加他兒子的婚禮,我就已經知道有人在搞事情了。”

    【愛書屋】

    “很新奇的角度,但是……無法反駁,很有道理。”

    喬安娜用食指指尖側面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嘴唇。

    “所以,我不介意用最惡意的想法去懷疑我的對手。他們會在我的婚禮上策劃一次暗殺。”

    【愛書屋】

    “我不這麼認為,卡洛斯陛下,您太敏感了。那幫死要錢的貴族領主想從您身上割肉是毫無疑問的,想要您退讓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說到大庭廣眾之下殺害王室成員,這恐怕有些危言聳听了吧。”

    “呵呵呵呵,哼哼哼哼。”

    【愛書屋】

    “不知道我說了什麼惹您發笑。”

    喬安娜走到卡洛斯面前,站立的她比坐著的卡洛斯高出一個頭,很有壓迫感的注視著卡洛斯的眼楮。

    卡洛斯微笑著站了起來,發動了最後的秘技【愛書屋】。

    “戰爭,是戰爭,是戰爭改變著世界。從阿拉希部落聯合到阿拉索帝國時代,再到現在的洛丹倫聯盟,每一次人類社會結構的改變,無一例外都是從一場或者幾場戰爭開始。這次的戰爭,和獸人的戰爭,我們贏了,聯盟贏了,所以那些人理所當然的把自己擺在了勝利者的位置上。戰爭,贏家通吃的游戲,戰爭的勝利讓那些人的膽子也變大了。”

    卡洛斯繞到喬安娜身後,不動聲色等了幾秒,等到喬安娜也轉過身來,才繼續說著。

    “先私下串聯,允諾許願,然後只造聲勢,威逼利誘,如果這些都不奏效,就人身威脅,用了幾千年的老套路了,太陽底下沒有多少新鮮事。”

    “那麼,陛下準備怎麼對付那些卑鄙的小偷、無恥的強盜?”

    “當然是依靠伙伴的力量,你說呢。”

    “當然,為了我們的友誼。”

    “干一杯?”

    “干一杯。”

    磨磨唧唧半天,送走了喬安娜,卡洛斯聞了聞指尖的余味,覺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

    “禿兄,這個喬安娜,查出來點什麼了嗎?”

    “禿兄?”

    等了大概十多秒,禿兄才出現在卡洛斯面前。

    “老板,這個女人不簡單,我根本不敢監听你們說話。”

    “你的意思,她真的有可能是這一代的拉文霍德大公爵?”

    “大公爵非常的神秘,我的級別不夠,根本沒有見過大公爵本人,無法回答您的問題。”

    “嗯……想辦法法拉德先生求證一下,委婉點,動作要快,一天之內我要結果。”

    “遵命。”

    不提卡洛斯從一開始就沒有完全相信過這幾個所謂的拉文霍德莊園來客,就連自己的兩個弟弟他都不太相信。

    短短幾天時間,兩個孩子已經比賽一樣的引薦好幾位“棟梁之才”給自己兄長認識了。

    就連伊露西亞也架不住閨蜜的人情,提過幾次人事問題。

    卡洛斯一邊忙于婚事的準備,一邊適應和親人之間相處模式的變化,一邊還要在秘密戰線打擊外敵,反倒是平時堆積如山的國事一時間好像處理起來都沒有那麼痛苦了。

    對了,還要哄嘉麗雅開心。

    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即使是卡洛斯聖騎士級別的心智,也出現了裂縫。

    在責任和責難中,卡洛斯越發的喜歡自己的小妹妹了,尤其是經過幾天時間的熟悉,小家伙見到自己已經不哭了。

    嬰兒的笑容總是溫暖人心,更何況旁邊還有母親的包容。

    在愛與家庭的重擔下,卡洛斯焦慮卻不焦躁,還沒有迷失本心。

    所以奧妮克希亞有些不高興了。

    一扇門,仿佛隔開了兩個世界,如同時間停滯了一般,拉文霍德的無冕者們如同丟了魂的木偶一般呆立一旁,奧妮克希亞毫無形象的靠在床上,也不在乎自己的大白腿露出了裙子。

    【愛書屋】

    “閉嘴,我不需要誰施舍什麼。”

    【愛書屋】

    “能讓你閉嘴嗎?”

    【愛書屋】

    “我的人生我做主!”

    氣急的奧妮克希亞眼楮已經變回龍瞳,一把將手中的古角魔典摔在地上。

    突然回過神的奧妮克希亞趕忙收斂氣息,這里可是凱爾達隆湖心堡,不是黑石山,更不是自己的巢穴。

    但是黑龍公主多慮了,雖然本體被無情的摔在地上,古角魔典依然忠實履行著自己的職責,用不祥的氣息籠罩著房間內的空間。

    “收起你惡心的觸手,要我宰斷它們嗎”

    奧妮克希亞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古角魔典前,一腳踩上去,用高跟鞋的後跟反復蹂躪著這本可憐的書。

    【愛書屋】

    “制作出這樣變態的魔典,你的主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奧妮克希亞身為龍族的驕傲幫助她抵抗住了上古之神低語的誘惑。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