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1章 米婭莫拉甦娜丹妮謝莉紅

第391章 米婭莫拉甦娜丹妮謝莉紅

    “勇士們,請跟我來。。ウw0。”

    互不相識的五位勇者跟隨著未知的雄渾聲音跨過時間與維度的界限,來到……個侏儒面前?

    “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

    克羅米開著輛充滿蒸汽朋克風格的大型機械說道。

    “抱歉,我好像走錯房間了,能送我回去嗎?”

    “咦?不是說好的屠龍寶刀點擊就送嗎?怎麼青銅龍也騙人啊!”

    “你是不是蠢啊,龍族送你屠龍寶刀,切。”

    “看他的樣子就知道很蠢啊,你真瞎。”

    “……”

    好吧,看起來勇者們都是問題兒童。

    “真的沒有時間解釋了,先上車,邊走邊給你們解釋。”

    克羅米保持著微笑。

    “嗯,很可疑啊,好歹拯救世界十多次了,沒見過你啊。”

    “話說,時光守護者們為了給勇士們獎勵已經破產了嗎?居然雇佣童工?”

    “你是真的蠢啊,侏儒哪里看得出來年紀,說不定已經是老太婆了怎麼說。”

    “看來你和他也是路貨色,又蠢又瞎,侏儒看外貌也是能分辨年紀的。”

    “………….”

    “需要我給總部通訊送你們回去嗎?時間雖然緊迫,換撥勇者的時間還是有的。”

    克羅米依然保持著微笑,只是踩油門的節奏出賣了她的心情。

    實際上,青銅龍軍團的正式工編制直沒有滿編,當年流沙之戰更是損失了大量業務骨干。但是維護時間流的穩定又是不能找借口理由的工作,這該怎麼辦?

    于是乎,無數來自過去、未來、平行世界的艾澤拉斯勇者們幾乎都听過那套關于任何個時間流的毀滅必將導致世界終結的說辭。

    開玩笑,在艾澤拉斯的英雄界混,沒有拯救個十幾二十次世界你好意思和人吹逼嗎?

    咳咳,鑒于英雄們開始行動前都簽了保密協議,你還真不能吹逼。

    所以你以為你隔壁天天織毛衣的大嬸就是個死胖子?說不定就是lv.5的救世主能力者。

    所以你以為總是和你老爹稱兄道弟的隔壁大叔為啥總給你棒棒糖?他姓王!

    克羅米雖然已經脫離時沙之鱗的基層崗位很久了,但是當年業務培訓時候學到的東西還沒有還給教官。

    工作守則第條————這個世界不是我們青銅龍家的,愛救救,不救滾。

    當克羅米貫徹六字精神後,五位勇士慫了,乖乖的上了車。

    “各位都不是第次拯救世界了,就不再 鋁耍 嚀邇榭鑫壹虻Я得饗隆!br />
    克羅米邊飆車邊講解。

    “現在的時間點是奧特蘭克國王與洛丹倫公主大婚的前夜,神秘敵人試圖用暗殺的方式破壞這次婚禮,進而妨礙聯盟南下攻打部落的計劃,我們必須阻止他們。”

    克羅米邊說著,勇者們也在互相吹水。

    “哎?那個肌肉長腦子里的卡洛斯.巴羅夫?他哪里用我們去救啊,在我那個時代,卡牌游戲里身材這家伙身材2,還沖鋒帶亡語,簡直作弊樣的存在嘛。師傅,麻煩停車,我要回家。”

    “咦?奧特蘭克國王?洛丹倫公主!額,在我的世界,我吉爾尼斯才是聯盟棟梁。”

    “管他什麼奧特蘭克王,你就直接說吧,去哪里殺多少怪,找什麼東西。最好說明下boss技能。”

    “這次的獎勵不怎麼樣啊,上次你們請我去上古之戰,給的充氣版逐風者之劍用了沒兩天就壞了。”

    “……”

    “喂,國字臉,路上你都不說話,啞巴?”

    “蠢貨,別人砍身材長相就是實干家,誰跟你吹逼啊。”

    “你才是真蠢,別人明顯無視你,還直蠢貨蠢貨的叫,沒點眼力勁。”

    “有實力,是這樣的呀,我拯救世界十四次了,你才幾次。”

    “呵呵,沒你多,海加爾山干阿克,冰冠堡壘唱過歌,天譴之門我沒死,流沙之戰我沒事,火源之地橫著走,稱兄道弟大表哥。”

    “吹吧,你就可勁的吹吧。”

    克羅米眼角直跳,感覺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喂,你看那小矮子,她是怎麼踩油門的?”

    “大概是用沖擊波的形式吧。”

    “咦?我以為她鞋子上加了根棍子。”

    “蠢啊,說明這車是體式的方向盤啊。”

    “……”

    雖然路吵吵鬧鬧,克羅米還是將職業救世主們送到了目的地。

    “來來來,時光道標,都會用吧,人五個,可以互相交易,作用免死次。”

    克羅米完貨接著說。

    “看到前面那個倉庫了吧,這是第個任務節點,神秘勢力的行動隊就藏在里面,干掉他們。

    然後根據指引,在天亮前到感到凱爾達隆湖心堡外集合。艾澤拉斯的英雄們,艾澤拉斯的未來就靠你們了。”

    說完,克羅米也不等勇士們問,自己先跑了。

    然後場面度非常尷尬。

    “好了,都別裝了,大家也不是第次出這種任務。從那侏儒引導者的外貌來看,應該就是傳說中龍憎神煩的克羅米了。為時光軍團辦事,外貌都是假的,甚至性別都是偽裝,我沒有興趣告訴你們我是誰,也不想知道你們是誰。大家簡單說下種族職業就行了。”

    直沒有說話的國字臉終于開口了,而且開口就很靠譜的感覺。

    “我自己先說吧,我是半精靈聖騎士,劍盾專精。”

    “嗯,克羅米布的任務,難度不小啊。我是人類法師,玩冰的。”

    “德萊尼盜賊……”

    很不禮貌,還沒等別人介紹完,剩下四個人起直盯盯的望向說話的人。

    沒想到啊沒想到,眉清目秀的文藝青年外表下,是個德國蹄子。

    “潛入專場,開鎖大師。”

    “問句題外話。”

    “你問。”

    “德萊尼盜賊和牛頭人盜賊誰強?”

    “想要插旗?”

    “怕你!”

    “夠了,先自我介紹吧。”

    國字臉打斷了爭執。

    “人類戰士,五字角斗士,順便提,我是奧特蘭克人,這里算我的主場。”

    之前黑卡洛斯卡牌模的家伙自我介紹道。

    “人類德魯伊。”

    最後人無所謂的說道。

    “咦?人類都能當德魯伊了?天理難容啊!”

    “不算什麼啊,在我的時代,侏儒都有薩滿了,部落那幫牲口連獸人聖騎士都弄出來了。”

    “真不要臉。”

    “是啊,工程專精的獸人聖騎士,特別難打。”

    “我說的侏儒薩滿。”

    “……”

    “咳咳,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吧,有什麼感興趣的話題我們趕路的時候聊。”

    國字臉打斷了臨時隊友間無意義的撕逼。

    “聖騎士,戰士,法師,盜賊,德魯伊,陣容還行,我來打頭陣,盜賊注意打斷對面法系施法,法師注意控制住局勢,戰士……你看著辦吧,德魯伊盡量治療我。”

    “沒問題。”

    “好的。”

    “你打誰我打誰,眼神交流就行。”

    “那個……”

    德魯伊有些困惑的說道。

    “我不會治療法術啊。”

    “……”

    “……”

    “……”

    “你什麼流派的德魯伊?”

    國字臉深呼吸兩口氣,平靜的問道。

    “種田流啊,我師從大德魯伊農平.猿氏的。要不,我送你們幾瓶藥水吧,我是煉金大師哦。”

    “會變貓嗎?”

    戰士問道。

    “會變熊嗎?”

    國字臉問道。

    “會變咕咕嗎?”

    德萊尼問道。

    “有泰坦合劑嗎?”

    法師問道。

    “你們等等,我聞到那邊有枯葉草的味道。”

    無視跑到旁采集草藥的德魯伊,國字臉問戰士︰“你能當前鋒嗎?我的聖光法術還是能用用的。”

    “算了吧,來來來,我拉個餐桌大家將就著就著吃吃就行了。”

    法師看著戰士背後的雙手劍,已經不對這個臨時隊伍報什麼希望了。

    “你們先商量著,我去前面探探路。”

    德萊尼盜賊消失在夜色中。

     , , 。

    “我說你們真磨嘰,沖上去頓砍瓜切菜就完了,還商量什麼戰術,說的商量好的戰術就能落到實處樣。”

    戰士不屑的說道。

    “我回來了,現做了點致盲粉,來大家人拿份,對著眼楮撒,特好用。”

    德魯伊回來了,然後疑惑的問道。

    “盜賊呢?”

    “哈~~~~~~”

    國字臉感覺心有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