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2章 昆圖庫塔卡提考特甦瓦西拉松

第392章 昆圖庫塔卡提考特甦瓦西拉松

    ♂!

    【拉文霍德莊園內部發生了不為人知的變故,曾經的同盟者變成了催命的背叛者,現在時間緊迫,勇士們請偽裝成無冕者潛入敵人內部獲取詳細的行動方案。】

    完成了斬殺任務的五位勇士在血漿爆裂的房屋內搜索著任何看起來像是行動計劃書的玩意兒。

    “咦,你不是種田流的德魯伊嗎?我還以為你會暈血 。”

    “小意思啦,堆肥的時候需要把原料手動粉碎咯。除了覺得有點浪費,其他還好吧。”

    “果然看似溫和的都是最狂野的,眯眯眼和微笑保持著都是殺人凶手。”

    “你這是什麼二流故事里的設定?”

    “喂,你主場那個,完全找不到後續的線索,怎麼辦?”

    “你問盜賊啊,拉文霍德莊園的事,我怎麼知道。”

    “抱歉,我是因為膝蓋中了一箭才被迫轉職盜賊的,其實之前我也是個戰士。”

    “喲,你是在黑戰士吧,是的吧?”

    “不,是真的,我並沒有收到過拉文霍德莊園的密信。”

    “那現在怎麼辦,去找克羅米?”

    “怎麼找,沒有線索,你知道去哪里匯合。”

    國字臉捏了捏鼻梁,無視了隊友們的爭吵,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思考。

    雖然大家的目的相同,都是為了阻止歷史被破壞,但是每個人的個人目的並不一致。

    這也是為什麼進入這個時空後,青銅龍會強制勇者們變幻外形的原因。

    說不定和你勾肩搭背那個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而被你坑了的家伙是你頂頭上司,誰知道呢。

    所以國字臉是真不想告訴其他人,這段歷史是屬于自己那個世界的。

    按照歷史記載,奧特蘭克王卡洛斯.巴羅夫的婚禮上,一伙獸人潰兵潛入凱爾達隆湖心堡,試圖為部落復仇,結果被參加婚禮晚宴的聖騎士大戰士們一頓狂砍,那叫個慘。

    因為洛丹倫公主嘉麗雅.米奈希爾的白色禮服被獸人的鮮血染成了紅色,所以這個事件也被稱為【血婚】。

    當然,這是官方說法。

    歷史是經不起推敲的。凱爾達隆湖心堡是什麼地方,那是一座徹徹底底的軍事要塞,從建造之初就是以拱衛阿拉索帝國北疆為目的建造的,哪怕落到巴羅夫家族手里,依然是一座易守難攻的軍事堡壘。

    獸人是怎麼潛伏進去的?

    雖然站在聯盟的立場,矮化部落,丑化獸人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一位國王的婚禮,哪里來那麼多兵器,赤手空拳的聖騎士大戰士就打得過有武器的獸人咯,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最後,是什麼樣的嘉麗雅會被獸人的血染紅婚紗?

    國字臉腦海中閃過一個身穿白色婚紗,手持方天畫戟的可怕形象,忍不住自己晃了晃腦袋,驅散這樣的妄想。

    所以說知道歷史看過書有什麼用,歷史就是勝利者的涂鴉板,想怎麼畫怎麼畫。

    “法師閣下,您有什麼發現。”

    國字臉最後選擇相信從古代流傳至今的那句老話————內事不決問薩滿,外事不決問法爺。

    “說實話,我對這次的行動充滿了疑惑。雖然牽扯到青銅龍和時間流的事兒就沒有不操蛋的。但是像這次一樣沒頭沒腦的,還是第一次。你們能想象嗎,我在被傳送來之前,正在洗泡泡浴。”

    ……國字臉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在我的世界,奧克蘭特早就亡國了,沒有什麼騎士王卡洛斯,更沒有什麼洛丹倫聯姻。所以我完全不了解整個事件的因果關系。要分析一個事件的發展,首先得把握紛雜現象背後隱藏的那條線,那條貫穿這個事件的線。”

    法師頭頭是道的分析吸引了其他四個人的注意力。

    “但是這件事,或者說這次的事件,我看不見或者說摸不到這條線。按照青銅龍給我們的信息,這個卡洛斯是個武力值高到能單挑巨龍的狠角色。同時也是聯盟方面的主戰派。這次的聯姻就是洛丹倫和奧特蘭克為了推動南征獸人部落進行的一次媾和。我這麼理解沒錯吧。”

    無人說話,基本默認了法師的分析。

    “那麼問題就來了,神秘勢力想要改變的歷史是什麼?究竟是想要改變聯盟勝利的事實,還是改變奧特蘭克的立場。”

    “有區別嗎?”

    德萊尼盜賊不解的問道。

    “區別大了,聯盟的勝利是整個東部王國合力制造的結果。獸人已經被趕回艾爾文森林了。奧特蘭克究竟要隱藏多大的秘密,才能扭轉這個結果。”

    法師一臉嫌棄的表情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的敵人想要的是改變奧特蘭克這一方的既定現實?”

    國字臉若有所悟的樣子。

    “不是我的意思,只是用凡人的智慧去思考,得出的最高可能性結論。畢竟歷史本身就是謊言和想當然編織成的遮羞布,充滿偏見和誤導性,何況這段歷史還不是我熟知的歷史,要在虛妄中探尋真相,你高看我了。”

    法師的發言很謙遜,但是姿態非常的高傲。

    “嗯,說的很有道理,不過別人聖騎士問的是你有什麼發現,下筆千言離題萬里說的就是你吧。”

    戰士一直沒有說話,一說話直接就開懟。

    “這就是我的發現啊,青銅龍隱瞞了我們一些關鍵訊息。”

    “說的青銅龍什麼時候坦誠過一樣。”

    “抬杠是吧。”

    “就抬杠怎麼了?”

    “想打架是吧?”

    “當我五字角斗士的名頭是混出來的?”

    “那個……”

    德魯伊被無視中。

    “其實我想說……”

    德魯伊繼續被無視中。

    “算了,你們繼續。”

    德魯伊放棄了發言。

    “你想說什麼?”

    國字臉問道。

    “克羅米說的很清楚啊,完成任務去城堡外圍找她。就算我們沒有得到具體線索,還是可以去找她啊。凱爾達隆很大,凱爾達隆湖心堡又不大,我們繞一繞,總能找到克羅米的。”

    “……”

    “妙啊。”

    “種田的,看不出來,你還是很靠譜的嘛,比某個長篇大論的廢物法師強。”

    “廢物法師?哈,我都是廢物,艾澤拉斯有幾個法師不是廢物。”

    于是又一番“說得好但是毫無意義”的爭吵。

    “我回來了。”

    爭執還在繼續,出去溜了一圈的盜賊回來了。

    于是看熱鬧的德魯伊和試著調停的聖騎士一起懵逼了。

    他什麼時候離開的,完全沒有注意到啊。

    “我出去逛了一圈,又去酒館坐了坐,打听到一點有用的消息。”

    看到法師和戰士有繼續對噴的抬手式,國字臉先站了出來。

    “說說看。”

    “這個村子位于安哈多爾和凱爾達隆之間。明天就是奧特蘭克國王大婚的日子,公主嘉麗雅的送親隊伍在安哈多爾,明天一大早出發。”

    “不對吧,安哈多爾到凱爾達隆,急行軍也要一整個白天,送親隊伍現在還在安哈多爾?”

    傳說中的本地人戰士發出了質疑聲。

    “趁夜行動?”

    “怎麼可能。”

    “一頭霧水啊。”

    “你這消息沒什麼用啊。”

    “不,很有用。”

    國字臉大概明白了盜賊想要表達的意思。

    “那我們現在可以去見克羅米接下一步任務了嗎?”

    德魯伊完全不明白這些人打的什麼啞謎,說了半天,真的討論出什麼有價值的結論嗎?

    想那麼多,還不如听听克羅米怎麼說。

    【這些人終于明白了,動作快點,在完成青銅龍任務的同時,我們還能去賺一筆!】

    德萊尼盜賊認為其他人理解了他的潛台詞。

    【好煩啊,下次一發暴風雪不能解決的任務我堅決不解了。】

    法師一臉無所謂的外表下,是耐心的快速流失。

    【這惡毒的時代,這骯髒的王國,毀滅掉就好了,有什麼拯救的價值。】

    戰士惹事情不嫌事大的背後,是對奧特蘭克深深的恨意。

    【……】

    國字臉聖騎士的內心同樣充滿了糾結。

    【這些人好 擄。 峽 攘聳瀾綹骰馗骷也緩寐穡 Шт筮蟺模 髏饕桓齦齠紀η苛Γ  敲炊喔陝錚  際槍鄭過去啊。】

    一直表現得人畜無害的德魯伊決定繼續裝無能,劃水拿獎勵什麼的最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