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4章 救世主來自異時空都是問題兒童

第394章 救世主來自異時空都是問題兒童

    ♂!

    “你們看,出現了。超快穩定更新小說,”

    “真的來了啊。”

    “真的來了呀。”

    “不要學我說話!”

    “這里,這里。”

    “克……嗚嗚嗚。”

    一陣雞飛狗跳,宰了只山豬烤宵夜的勇士們朝克羅米友好的打著招呼。

    “……”

    克羅米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醞釀一下感情。

    “你們真厲害,這麼快就解決了倉庫里的敵人,線索找到了嗎?”

    克羅米用純真的微笑完美的掩蓋了內心洶涌不息的mmp。

    “沒有。”

    “完全沒有。”

    “根本找不到。”

    “呼呼,好燙。”

    “抱歉,我們翻遍了整個倉庫,沒有找到任何後續的計劃。”

    克羅米有些繃不住了。

    就怕你們犯二,我不是還特意偽造腳印了嗎。

    “額,你們沒有在那處倉庫附近找一找嗎?”

    回應克羅米的是五臉懵逼。

    “好吧,不打攪你們宵夜了,我回去現場看一看。”

    克羅米使用了閃現術。

    “你們看,我就說吧,找線索什麼的麻煩死了,等著青銅龍來帶路多方便。”

    德魯伊一邊吹氣,一邊說著,手里的肉塊散發出誘人的香氣。

    “也不是啊,有一次我去敦刻爾克城堡救薩爾那個老傻逼,結果干掉典獄長後那家伙要去救他的小情人,一個人刺溜刺溜的跑了,等我們追上他,那家伙一個人屠殺了整個村子,抱著他小情人的尸體在那干嚎。當時我們幾個就在想,薩爾那麼牛逼,還需要我們去救?這種殺害人類的劊子手,根本就該扼殺于搖籃中。真的,要不是打不過薩爾,我直接就動手了。”

    “廢話真多,是不是想說聯盟欠你一枚軍功章?”

    “我不是沒有動手嘛。”

    “因為你打不過啊。”

    “你們能好好听人說話嗎,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有時候青銅龍也不會出來帶路的。”

    “我覺得那是因為你長得太丑了。”

    “丑?老娘國色天香!”

    “咦?你是個娘們啊。”

    “哦!原來你是個女人啊!”

    “我……我遭得住你們。”

    “做女人,挺好。”

    國字臉看了看吵吵鬧鬧的四人,決定還是安安靜靜的補充體力好了。

    大約啃一只豬爪的時間,克羅米回來了。

    “你們太粗心了,線索就在倉庫後面埋著呀,你們看。”

    克羅米遞過一個帶著土腥味的油紙包,等國字臉接過之後將小手在德萊尼身上蹭了蹭,抓肉吃去了。

    “這神秘組織有病吧,明明倉庫就是據點,計劃書往地里埋。往地里埋就算了,還就埋在倉庫後面!”

    “是不太正常,大家明明是生死大敵,還一邊打一邊解說,和敵人廢話這麼多,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組織。”

    “學到了,越簡單的招數越有效。”

    “咦?就算你們這麼生硬的轉換話題,也掩蓋不了我們沒有找到線索的事實啊。”

    “閉嘴,你個根本沒有出力的廢物。”

    “把泰坦藥劑還我。”

    “好吧,算你出力了,但是丟人的也有你一個,少撇清自己。”

    “但是從一開始我就說了除了種地采草做藥水,我其他的統統不會呀。”

    “……”

    國字臉快速的看完神秘組織的計劃書,遞給其他同伴,卻尷尬的發現沒有人接手。

    “趕快吃,老大,這侏儒飯量也忒大,你再不動手就沒了。”

    德萊尼盜賊說道

    “等等,怎麼他就成老大了?”

    戰士不滿的問。

    “我無所謂啊,打完這一仗大家老死不相往來,誰當老大完全沒有關系,不是你這死人妖就行。”

    法師繼續和戰士不對眼。

    “你們廢話太多,他當隊長挺好的。”

    德魯伊覺得吮指原味豬排味道好頂贊。

    你們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國字臉想了想,還是不和他們計較的好。

    “我就簡單說一說吧。公主嘉麗雅並不在送親的隊伍里,而是提前去了凱爾達隆湖心堡。但是明天的迎親儀式上,需要公主現身,所以大概明天上午十點左右,公主會秘密離開城堡,在路上和送親的隊伍會合,再正大光明的返回城堡。神秘組織打算利用這個機會劫持公主,換上個假貨進入婚宴現場鬧事。”

    “我收回之前的評價,神秘組織很有想法嘛。”

    “這些貴族真是沒事找事。”

    “還好啊,更操蛋的事情都見過。”

    “給。”

    德魯伊等國字臉說完,遞給他一塊微微有些烤焦的肉。

    “額,謝謝。”

    國字臉就著篝火的光芒,試圖判斷這塊漆黑的玩意兒是豬的哪個部位。

    “我覺得這個臨時小隊就你夠爺們,所以悄悄幫你留了,丁丁只有強者有資格享受。”

    國字臉毫無破綻的手滑了。

    “抱歉,浪費了你的好意。”

    “可惜了,超過三秒了。”

    “抱歉。”

    克羅米在他們插科打諢的時候,已經用豬骨頭在地上勾勒出了一副簡易地圖。

    “我計算了一下行程,適合伏擊的地點就只有這里,你們休息一下,然後天亮前出發,時間上還來得及,祝你們好運,聯盟的勇士們。”

    說完,克羅米又消失不見了,留在勇士們面前的只有一副地圖和半只豬的骨頭。

    “這貨真能吃。”

    “龍憎神煩,名不虛傳。”

    “我再去弄點肉回來。”

    盜賊消失在隊友面前。

    德魯伊還在糾結地上的豬丁丁。

    國字臉看了看地圖,就已經知道了地上那個x是哪里,解下背後的盾牌當枕頭,就地躺下用披風蓋住身體,準備小睡一會。

    其他人沒有肉吃,也安靜了下來。

    于是除了木柴燒裂的 啪聲,夜晚終于恢復了應有的寧靜。

    “喂,睡著了沒有,廢物。”

    “法師果然都是瞎子,不會自己看啊。”

    “我看到你腰袋了,里面裝了昆特牌吧?”

    “怎麼?你也是愛好者。”

    “來一局?”

    “來就來。”

    “這是什麼?我那邊不流行這個,沒見過。”

    德萊尼好奇的湊了過去。

    “那你那邊流行什麼卡牌游戲?”

    戰士好奇的問道。

    “麻將。”

    “沒听說過啊。”

    法師自認為見多識廣,知識淵博,對于未知的事務產生了好奇。

    “听沒意思的,那些家伙一個個嘴里叫嚷著打麻將什麼的最討厭了,然而技術好的不行,我幾乎沒有贏過。”

    “哦,听起來很有意思的樣子。”

    “口嫌體正直嘛。”

    “我是真不太喜歡啦,只是大家都愛玩,也跟著玩而已。被時沙之鱗召喚之前,她們才告訴我天胡的秘密。”

    “天胡?”

    “大概就是你們昆特牌起手五英雄四間諜帶號角那種吧。”

    “哦,這個厲害。”

    “那天胡的秘密是什麼?”

    “傳說中的空穴來風換手氣。”

    “不懂。”

    “沒听說過。”

    國字臉按耐住煩躁,勸告自己————死戰之前如此豁達,這些隊友是有實力的,沒什麼好擔心。

    睡覺,睡覺,說不定會感到不安的自己才是最弱那個。

    休息,休息,保存實力,恢復體力。

    “喲,昆特牌啊,帶我一個?”

    盜賊突然出現,腰帶上系著五只兔子。

    “頭兒睡這麼早?”

    “你動作挺快的嘛。”

    “趁夜摸兔子而已,又不是什麼大牲口。”

    “下一局吧,輸的換你。”

    “沒問題,我等著。”

    德魯伊摸到國字臉身邊開始念叨。

    “隊長,起來吃一點吧,餓著肚子睡覺對身體不好。”

    “你不是德魯伊嗎?放血剝皮什麼的應該很熟練的嘛。”

    聖騎士一眼看穿了隊友的把戲。

    “調料品是我出的。”

    好吧,你贏了。

    看在這聲隊長的份上,雜貨我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