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49章精靈不是妖,性感不是騷

第149章精靈不是妖,性感不是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帶著三百三十七個巨魔中的瓖牙者回到北地要塞,卡洛斯覺得這一趟斯坦索姆之行差不多可以畫上終點了。

    斯坦索姆地區的聲望也刷了,錢也賺了,巨魔也打了,戰爭財也發了,該佔的好處基本都站了。

    在最後的軍事總結會議上,手下們提出了一個疑問︰萬一巨魔反水怎麼辦?

    這個問題驚醒了洋洋得意的卡洛斯,果然一人計短,眾人智高,自己太理所當然了,萬一斷牙宰相被人搞政變推翻了怎麼辦?

    被一語點醒的卡洛斯從會議桌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掛壁地圖面前,細細的思量了起來。

    “卡洛斯,你看,我們在這個位置修建了北地要塞,卡住了巨魔通往斯坦索姆城以及周圍地區的通路。”

    圖拉揚也站了起來,在地圖上點出了北地要塞的位置。

    “那麼,只要我們在這里修建南地要塞,卡住巨魔走山區侵擾達隆郡的通路,再建議斯坦索姆城的老爺們布置一只五百人規模的巡邏騎兵遮掩考林路口,就萬無一失了。走山路襲擾的巨魔數量少了那五百巡邏騎兵足夠剿滅,數量多了物質補給絕對出問題,南北兩個要塞一卡,考林路口一掐,餓也能餓推巨魔。”

    圖拉揚在地圖上點出了他認為理想中的南地要塞位置。

    一場巨魔攻略讓自己有些飄飄然了啊!

    卡洛斯警醒了起來,自己居然有了種老子是主角,天命歸我的心態,這是大忌啊!一般有了這種思想的家伙都是行走在毀滅的道路上,即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

    微微的晃了晃了腦袋,將注意力放在地圖上,在心里盤算了一番,忍不住感嘆道圖拉揚真是個天生的統帥,這選址的毒辣。太可怕了。

    當初北地要塞的地址,卡洛斯是請教過賽丹.達索漢,並且實地考察了好幾天才做出的決定,而南地要塞的選址。圖拉揚僅僅是通過趕路過程中的觀察和地圖研判就做出了判斷。

    判斷的結果和卡洛斯記憶中那個南地崗哨的位置相差無幾。

    自己小看了這個世界的英雄們啊,還好身邊有良友,沒有讓自己自我膨脹起來。

    卡洛斯非常慶幸自己發現得早,所以從善如流的應允了大家的提議。

    等完善了斯坦索姆地區的防務再退兵,對于泰瑞納斯的委托。善始善終。

    斯坦索姆城的貴族們听說了卡洛斯在祖瑪沙爾的大勝利,紛紛前來勞軍。而听聞卡洛斯的戰略打算後,更是贊不絕口的頌揚洛丹倫和奧特蘭克的友誼萬古長青。

    厚道,卡洛斯這個事情辦得厚道!白吃白喝還有錢拿的日子都不過,說走就走,走之前還幫主人家把牆洞給堵了,這真心厚道。

    于是斯坦索姆城的權貴們酬軍的力度更大了。

    就在修建南地要塞的這段時間里,奧蕾莉亞回來了。

    奧蕾莉亞離開時孤身一人,回來時也只帶了兩個跟班。

    “卡洛斯陛下,再次相逢真是不勝歡喜。”

    奧蕾莉亞見迎接她的都是些老面孔。露出了陽光燦爛的笑容。

    “卡洛斯,我需要幫助。”

    在摒除了閑雜人等的小會議室內,奧蕾莉亞言簡意賅的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發生了什麼?奧蕾莉亞,快說!”

    圖拉揚在自己心目中的女神面前,總是無法展現出自己應有的風采,顯得如同愣頭青一般,卡洛斯完全無法把此時的圖拉揚和那個軍事會議上侃侃而談的圖拉揚視作一個人。

    “奧蕾莉亞,不知道你現在是用什麼身份和我交談,朋友,還是奎爾薩拉斯的使者?”卡洛斯前兩日來自省過。此刻姿態擺的很正。

    “朋友。”

    奧蕾莉亞回答道。

    “那麼你說吧。”

    卡洛斯點了點頭。

    于是奧蕾莉亞將自己和自己家人遭遇到的不幸經歷說了出來,在她悠揚的聲線和深沉炙熱卻內斂的情感烘襯下,卡洛斯感覺自己如同听了一出最頂級的音樂劇。

    “我很抱歉,奧蕾莉亞。請節哀。”圖拉揚在胸前比劃了代表祝福的手勢,對奧蕾莉亞說道。

    “之後,我利用個人聲望和關系,在極短的時間內組建了一只五百人的志願軍,並且在交戰中逐漸壯大,現在已經有一千余人。但是……”奧蕾莉亞的面容變得猙獰起來。“銀月城議會那些蠢貨居然覺得為我提供武器裝備就是支持了,我只有一千人,而敵人是我的十倍,我無力解救那些受苦受難的同胞,就如同我無力解救里拉斯,我可憐的弟弟。”

    奧蕾莉亞說道傷心處,小聲的啜泣起來。

    “卡洛斯,我們該如何幫助我們共同的朋友?”

    圖拉揚的發問完全出乎卡洛斯的意外,也讓卡洛斯認定了這個朋友值得托付生命。即使是女神在哭泣,圖拉揚也能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的地位和處境,沒有大包大攬,也沒有神魂顛倒,而是非常尊重實際上的主帥卡洛斯。

    “奧蕾莉亞,首先,奎爾薩拉斯沒有加入聯盟,我們人類進入你們奎爾薩拉斯就是政治上的大問題。其次,你需要我們怎麼幫?我不可能拿幾千將士的性命去開玩笑,如果我失敗了,或者我、圖拉揚,我們的軍隊失敗了,迎接斯坦索姆的將是一場鮮血淋灕的屠殺,你懂的。”

    卡洛斯很冷靜的說道。

    擁有上一世的記憶,卡洛斯當然知道奧蕾莉亞的命運和她弟弟里拉斯的悲慘遭遇。

    但是,這和卡洛斯有什麼關系?

    並非冷血,而是很現實的問題,我們什麼關系,你值不值得我暴露出各種破綻,何種不合理且無法解釋的詭異之處去幫你。里拉斯.風行者的生死和他卡洛斯.巴羅夫有半毛錢關系?

    退一萬步說,就算他卡洛斯.巴羅夫是個爛好人,見不得死人,尤其見不得朋友,漂亮的女性朋友家里死人,出兵救了里拉斯.風行者。

    你怎麼面對奎爾薩拉斯的質問。你人類大軍到我奎爾薩拉斯的地盤來干什麼?

    你怎麼面對聯盟的質問,泰瑞納斯花錢賣人情是請你到斯坦索姆救急的,你跑去高等精靈的地盤當好人,你讓同是聯盟內混的人類同僚們怎麼想?

    所以沒有奎爾薩拉斯的正式請求。卡洛斯不會踏入高等精靈的地盤一步,好事做盡被當成傻逼的事,卡洛斯不干。

    況且,奎爾薩拉斯加入聯盟對部落宣戰也是第二次獸人戰爭的重要轉擇點,如果卡洛斯當爛好人。拯救了奎爾薩拉斯,太陽王和那幫銀月城議會的大佬覺得天下太平,人類組成的聯盟這麼能打,我們精靈繼續吃飯睡覺打豆豆吧。

    那不就搞笑了!

    道德正確不等于政治正確,身為國王的卡洛斯,沒有道理,也沒有立場提醒奧蕾莉亞以及所有的高等精靈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那個名叫卡洛斯.巴羅夫的男人是奧特蘭克的國王,是人類的王。

    “我希望你能率軍北上,我將配合你剿滅巨魔。”

    奧蕾莉亞說出了自己的期望。

    “等等。配合我?我去剿滅巨魔?奧蕾莉亞,你需要休息會喝一杯嗎?”

    卡洛斯伸手攔住了想要說話的圖拉揚,奧蕾莉亞這話說的太藝術了,主體關系完全搞反了好不好。

    “卡洛斯,對不起,我不該對你耍小心眼,但是現在能夠幫助我,幫助我的那些無辜同胞的只有你了。站在一個領導者的高度,我很理解阿納斯塔里安陛下的決定,但是作為一個戰士。我無法放任眼前的苦難。你現在幫助了我們,我們奎爾多雷精靈是有恩必報的。”

    奧蕾莉亞發現感情牌不太好用,轉而開始講道理。

    “很有道理,但是不夠。我來這里是肩負著使命的,你也是個將軍,你懂的。”

    卡洛斯冷酷的拒絕。

    “巨魔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他們背後的部落和那些獸人術士。你的要塞不可能抵擋住這只大軍的沖擊,幫我就是在幫你們自己。”

    奧蕾莉亞道理沒有說錯,屬于用真話蒙人。卡洛斯清醒的知道。奎爾薩拉斯的國王阿納斯塔里安.逐日者不會放任巨魔肆虐的,在調查清楚古爾丹盜取符文石的小動作之後,逐日者王朝有足夠的實力和底蘊覆滅祖金的祖阿曼巨魔。北地要塞畢竟初建,沒有配套的設施,不可能在巨魔不計代價的沖擊下幸免。但是就憑這北地要塞,人類能將巨魔堵上至少三個月,這就足夠了。

    “奧蕾莉亞,你要求我的已經超過了朋友所能給予的。你要的不是一件稀罕玩意兒或者一筆錢之類的東西,是六千條人命。”

    卡洛斯話里話外就一個意思,代價呢?代價是什麼。

    “如果聯盟能幫助我消滅這些巨魔,我會在戰爭結束後再發動兩千人規模的志願軍加入聯盟。”

    奧蕾莉亞咬了咬牙,放出狠話。

    “奧蕾莉亞,你需要休息,我們明天再談吧。”

    卡洛斯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圖拉揚,你能暫時離開下嗎,我有些話想單獨對卡洛斯陛下說。”

    奧蕾莉亞著重點出“陛下”這個詞,圖拉揚擰著眉頭,還是點頭離開,順手帶上了房門。

    “你想說什麼?”

    卡洛斯見這麼個情況,又坐了下去。

    “你希望獲得什麼,卡洛斯陛下。”

    奧蕾莉亞不客氣的說道,但是在她美妙的嗓音下,生氣的質問也是別有風情。

    “奧蕾莉亞,不是我希望獲得什麼,而是你逾越了朋友的界限。”

    卡洛斯面對無端質問,並不生氣,依然心平氣和的回答道。

    “那麼,你怎樣才肯幫我。”

    奧蕾莉亞置氣一般的拉過椅子坐在了卡洛斯旁邊。

    “幫你干什麼?復仇嗎?”

    卡洛斯知道奧蕾莉亞內心深處的想法,話語如同子彈一般的擊中了奧蕾莉亞的死血。

    “奧蕾莉亞,你的心亂了,現在的你可不是當初那個如同山間明月,林間清風一樣灑脫得令人向往的風行者,站在朋友的立場,我不希望你這樣。”

    見奧蕾莉亞沉默不語,卡洛斯勸慰道。

    “你希望我放棄仇恨?”

    奧蕾莉亞的聲音帶上了顫音。

    “不,當然不,復仇是神聖的,復仇是美好的,復仇是正義的,但是毫無底線的復仇是毫無意義的。我想按你的閱歷,應該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

    “我懂,我明白,可是我做不到,那些在我面前慘死的同胞,還有我可憐的弟弟里拉斯,那個叫泰隆.血魔的渣滓甚至玩弄了他的尸體……”

    奧蕾莉亞說完,眼淚無聲無息的落了下來。

    卡洛斯糾結半天,還是用指腹抹去奧蕾莉亞的淚水,安慰道︰“別這樣,這不像你。”

    卡洛斯突然間無比痛恨自己沒有帶手絹的習慣。

    “卡洛斯,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真的只有你才能幫助我,幫助那些無辜受苦的子民們,幫幫我們,幫幫我吧。”

    奧蕾莉亞最後一次求情道。

    “那麼我這麼問你,奧蕾莉亞,幫助你,除了你的友誼和感激,我能得到什麼,奧特蘭克王國能得到什麼,聯盟能得到什麼?如果我不是國王,我可以立馬提上斧頭幫你砍巨魔去。但是我是國王,我手下有著六千將士,恩,除開圖拉揚的那部分還有五千多,我不可能讓他們為我的友誼買單。奧蕾莉亞,我當你是朋友,所以很直白的告訴你這些本來不應該說的話。”

    卡洛斯撓了撓腦袋,感覺非理性狀態的女人好難溝通啊。

    “我雖然卸任了,但是銀月城並沒有新的游俠將軍。卡洛斯,風行者家族不是個小家族,如果你幫助了我這一次,你會獲得風行者家族的友誼。魔法知識,武技奧秘,金錢財富,政治聲援,你想要什麼?”

    卡洛斯的話讓奧蕾莉亞回過味來,開始講好處,開條件。

    “我想要奎爾薩拉斯加入聯盟,共同對抗部落。我想要要通過你們奎爾薩拉斯的支持在聯盟中獲得更大的話語權。”

    在這只有奧蕾莉亞.風行者和他兩個人的小房間,卡洛斯說出了心里話。

    “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在希爾布萊德的奧蕾莉亞,只是個游俠領主,在奎爾薩拉斯的奧蕾莉亞,可是護國英雄!”

    奧蕾莉亞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奧蕾莉亞,我需要一份有價值的抵押物。你就快說服我了,但是還差那麼點,這份約定讓我沒有安全感。”

    卡洛斯皺著眉頭說道,這種把朋友變成交易伙伴的感覺並不好。

    奧蕾莉亞沉默了一陣子,說道︰“我需要準備一下,你會得到一份有價值的抵押物。”

    在會談結束後,圖拉揚走了進來。

    “卡洛斯,你打算怎麼辦?”

    圖拉揚問道。

    “你希望我怎麼辦?”

    卡洛斯反問道。

    “我很矛盾。”

    圖拉揚回答。

    “我很糾結。”

    卡洛斯嘆氣。(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