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5章 反派死于話多,正派亡于解說

第395章 反派死于話多,正派亡于解說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已知目標點a和目標點b之間的道路長137公里,隊伍c從目標點a出發以每小時15公里的速度趕往目標點b。小嘉同學要人不知鬼不覺的從目標點b出發混入隊伍c再一同返回出發地。

    那麼最佳方案是什麼?

    當然是坐船去咯。

    走陸路,就送親隊伍那速度,等著吃宵夜不成?

    凱爾達隆的整體地形地貌,就是一個高原盆地,盆地中心就是凱爾達隆湖,凱爾達隆湖中心,就是凱爾達隆堡。

    有號稱本地人的戰士帶隊,勇士五人組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就到達了一片被水生灌木叢以及蘆葦、菖蒲、茨菰、蘆竹覆蓋的水岸。

    “哈,這種鬼地形,別說戰斗了,怎麼隱藏啊,現在天都沒亮完,霧氣也沒散盡,在這種地方潛伏幾個小時,不用敵人打過來,自己都生病了。”

    “所以說法師就是矯情,是不是在河邊走走弄濕了你的鞋都是不能承受的戰斗損耗啊?你不會給自己加個法術嗎?”

    “來,把腦袋伸過來,我給你加個buff。”

    無視了打打鬧鬧的戰士和法師,盜賊也是無語的看著國字臉,這樣的地形根本沒法打伏擊。

    “確定這里是最好的埋伏地點?”

    聖騎士扭頭問戰士。

    “沒錯。你看對面,現在霧氣還沒有散開,可能不是很清晰。對面就是轉彎角,如果那位小公主要走水路趕時間,一定會經過這里。凱爾達隆湖說大不大,那是地圖上畫,說小可真的不小,繞一圈不是兩三天的事情,不走這些道標點,迷航什麼的真不稀奇。對岸光禿禿的,根本藏不住人,我們只能埋伏在這邊。”

    戰士在談論到軍事時,還是很專業的樣子,將具體情況說明了一下。

    “他們會靠岸嗎?我是指小公主乘坐的船只。”

    國字臉問道,這個問題很關鍵,後續的戰術安排都必須以這個為前提。

    “我怎麼知道。”

    戰士毫無心理壓力的小攤手。

    “凱爾達隆湖的水流會推著船路過這里,所以這里是個航標地。但是在哪里下船,哪里都可以,凱爾達隆湖畔能供大船停靠的地方太多了,各種漁民自己搭的小碼頭數不勝數。”

    “那要是神秘組織不在這里動手怎麼辦?”

    國字臉听完戰士的解說,臉都快綠了。

    “哈?你們是不是錯誤的理解了什麼?在這里我們能等到小公主的船而已,誰告訴你們敵人一定會在這里動手?”

    戰士用看傻逼的眼神說道。

    “你啊。”

    德魯伊背後補了一刀。

    “我沒有說過!”

    “說過。”

    德萊尼回憶片刻,撒了把鹽。

    “傻子就是傻子,自己說過的話都記不得,嘖嘖。”

    法師繼續嘲諷。

    “講道理好不好,守在這,我們至少知道首要目標的位置,還是說你們有更好的主意!”

    “沒有。”

    “切~~”

    盯……

    國字臉望著水霧彌漫的湖面,思索著。

    戰士的說法並沒有錯,一份作戰計劃,無外乎三個部分————到哪里,干什麼,怎麼干。

    在通俗易懂點就是————哪?誰?揍他!

    許多年輕的指揮官總是在抄刀子砍人那部分嘔心瀝血,計劃萬千,但是真到了實戰的時候,可能手下一個屁忍不住,計劃完全玩完。所以有老邁的指揮官,從來不在怎麼干這個問題上耗損太多心力,到了地方再說。

    戰士帶路來的這個地方好歹解決了到哪里的世界性難題,國字臉作為臨時指揮官,已經夠滿意了。

    現在的問題是要解決干什麼。

    嗯,盜賊,忽略。

    這個,法師……算了。

    “德魯伊,你有什麼辦法讓我們上船或者跟上船嗎?”

    國字臉一邊問,一邊想著,要是有個薩滿或者牧師就好了,水上行走是神技啊。

    “有哦,海魂藥劑。”

    原本並沒有期待得到答復的國字臉愣住了。

    德魯伊伸手從衣袍下掏出四根小小的試管瓶,淡藍色的液體給人一種晶晶亮透心涼的感覺。

    “用熒根草、月光蝶粉還有潮海象的獠牙和心髒輔以蛇頸龍的魚油煉制而成,喝了可以短時間變成幽魂海象哦。我下海摸魚的時候常用,安全可靠,沒什麼要命的副作用。”

    “咦,還有這種藥劑啊?我還以為藥劑師煉出來的都是一坨紅一坨藍之類的。”

    “另眼相看咯,能煉制這種功能性的藥劑,你的附魔學識也不低啊,單純的煉金師可沒有這樣的能力。”

    “嗯,厲害。”

    國字臉想了想,打定主意。

    “很好,問題解決了,我們一人一只,德魯伊的旅行形態變化可以下水,接下來……”

    “那個……”

    “我們只要等到小公主的船經過之後下水跟著……”

    “不好意思……”

    “然後……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我只帶了四支海魂藥劑。”

    “是藥劑的持續時間有問題嗎?那就得考慮在岸上追跡一段時間了。”

    “我只帶了四支海魂藥劑!”

    “我明白了,會考慮……”

    “你不明白啊!我自己需要用一支啊!”

    “……”

    “……”

    “……”

    “……”

    最害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說好的德魯伊上天下海無所不能呢?

    “算了算了,你們誰身上有強效魔法物品,我留個標記,打起來了傳送過去好了。”

    最後,還是法師無語扶額,給出個解決方案。

    在潮濕寒冷的岸邊,尷尬的埋伏了兩個多小時,天光完全放亮之後,一些身著黑袍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出現在戰士所說的,光禿禿根本沒地方藏的位置。

    或者這些黑袍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隱藏身形。

    “他們在干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