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6章 NICE BOA

第396章 NICE BOA

    ♂!

    “我們有必要出手嗎?”

    “不知道啊,護衛這麼猛,我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感覺比暴風城的皇家衛兵還厲害。”

    “對啊,根本不用我們干什麼,那些黑衣人根本不可能成功嘛。”

    “是奧特蘭克騎士團的藍衣鐵衛。”

    國字臉看著一百米開外的戰斗,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而其他人則是一臉好奇的望過來,等著听下文。

    “你們都知道的,再往後走十多年,聖騎士要麼是從訓練生開始從小培養,要麼是牧師接受洗禮轉職而成。而最初的聖騎士,有很大一部分是戰士轉化而來的。在我們那個時代,這種做法已經成為被嚴厲禁止的戒律條文,沒有堅強的信念,是不配成為聖騎士的。但是戰爭時期,尤其是聯盟和獸人的這次大戰,聯盟在戰爭初期的準備不足,一度陷入巨大的劣勢,為了彌補這種劣勢,大量戰士被轉職成為聖騎士。其中就以奧特蘭克干的最過分,一次幾百上千人的轉化,為此白銀之手和奧特蘭克騎士團是鬧的很不愉快的。你們看,那些護衛胸前有一條藍色絲綢勛帶,那就是他們身份的象征。”

    國字臉解說完畢,法師立馬發現了盲點。

    “你是怎麼知道的?”

    “對啊,我這個奧克蘭特本地人都沒有听說過什麼藍衣鐵衛,你是怎麼知道的?”

    戰士跟風補刀。

    “哎……”

    國字臉無奈的搖搖頭。

    “第一,我是聖騎士,這些東西在教典里是有明確記載的,你不讀書不能要求我也是文盲吧。第二,在我的世界,也是有卡洛斯王的,這和我是不是奧特蘭克人有什麼關系。”

    “嗯,有理有據,令人信服。我對于那些質疑先知維綸的家伙也是這個觀點。自己不讀書,拿著敵人發的小冊子非要說偉大的維綸是叛徒,真想殺了那些人。”

    德萊尼盜賊不知道被國字臉的那句話觸踫到g點,罕見的發表了個人意見。

    “維綸是誰?”

    “沒听說過。”

    “其實我連德萊尼是什麼都不知道。”

    盜賊想了想,嘴唇張開又合上,沒啥好說的。

    “別在意,我知道。”

    國字臉安慰性的拍了拍盜賊的肩膀。

    “謝謝啊。”

    盜賊有些哭笑不得的敷衍著。

    然後,時光一陣扭曲,拯救世界的勇士們每人少了一枚時光道標。

    “怎麼回事?”

    “我們……好像回到剛才了。”

    “好像是的,你看,船還沒開過來。”

    “任務失敗了?”

    “果然劃水不行啊。”

    五個人齊齊的抬頭看著遠方越來越大的黑點,思索著剛才發生了什麼。

    “你吹的那麼凶的藍衣鐵衛不怎麼樣嘛。”

    “但是他們明明壓著黑衣人在打,就快贏了啊。”

    “是船上!調虎離山,聲東擊西,恐怕是小公主出事了!”

    “但是我們貿貿然沖出去,怕是會被當做黑衣人的同伙一起挨揍吧。”

    “要不這樣,你們試試在岸邊牽制他們,我潛行上船看看情況。”

    “這注意不錯。”

    “好。”

    計劃制定完成,五位勇士又見了一遍事件回放,黑袍們操縱水流強行將承載著洛丹倫公主嘉麗雅的船只拉到淺水灘擱淺,三十多號藍衣鐵衛一躍二十多米遠,落地就和黑衣人開片,完全沒有多余的廢話。

    看著盜賊消失在視野中,又等了大概半分鐘,剩下的三人沖了出去。

    “為了聯盟!”

    “為了奧特蘭克!”

    “聖光啊!那個敵人值得一贊!”

    “加油呀!”

    藍衣鐵衛們愣了片刻,終于還是沒有將藏在衣袖里的手弩對準戰士騎士和法師。

    畢竟那三個家伙的裝扮看起來像是貴族,還都是人類。

    于是在將黑衣人屠戮殆盡之後,還來不及和藍衣鐵衛們套套近乎,時光一陣扭曲,五位勇者又回到蹲草叢的狀態。

    個人的時光道標數量-1。

    “什麼情況?”

    “是幌子,船上有潛伏者,終于小公主的侍衛跳船下去,船上直接開片了,我打不過那麼多人,只好跑路了。”

    盜賊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情況。

    “那怎麼搞?”

    “恐怕不能指望船上的藍衣鐵衛了。得趁著船還沒有靠近的這段時間,我們幾個先解決那些黑衣人。”

    “靠譜嗎?別看剛才好像砍瓜切菜,沒有藍衣鐵衛抗正面,就我們五……四個,亞歷山大啊。”

    “那怎麼辦,反正還有三次機會,試試唄。”

    “那就上吧。”

    “加油。”

    將武器涂抹好龍血藥劑,新一輪的攻略開始了。

    暴風雪開路,戰士手中的巨劍舞出毀滅的風暴,盜賊開始了一場殺戮的盛宴,而任何想要沖破這四人隊伍小小防線的攻擊,都會被國字臉攔下。

    想當精彩的配合,非常高效殺戮,一時間,勇士們和數倍于己的敵人戰了個勢均力敵。

    于是這場聲勢浩大的戰斗,聲光效果俱佳,嘉麗雅的坐船自然不會看不見,改變了航線緩慢的靠了過來。

    于是,五個人再次蹲草叢。

    “這次又是什麼鬼?”

    “我看見了。”

    德魯伊舉手發言。

    “船上有個穿兜帽罩衣的矮個子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

    “公主又死了?”

    “又死了吧。”

    “狗屁的騎士王,搞毛啊,給未婚妻配的護衛里到底多少二五仔啊。”

    國字臉也有些糾結,思考了片刻,說道。

    “大家都別藏著掖著了,時光道標不多了,這次拿出全力,在公主的船靠近之前,我們就解決掉他們,怎麼樣。”

    “可以試一試。”

    于是,國字臉收起了盾牌,拿出另一把單手劍, 嚓 嚓的拼裝一下,合成了一把鳳凰雙刃。

    于是,盜賊也收起了自己的兩把單手劍,換出兩把黯淡無光的小匕首。

    于是,法師掏出一枚寒氣凜然的寶珠,裝在了法杖上。

    于是,戰士收起了自己的雙手大劍,換出一柄殘破的斷劍。

    于是,德魯伊一臉懵逼。

    “這就是你們的最強姿態?靠不靠譜啊。”

    德魯伊被四個人直愣愣的盯著,還是有點虛。

    “算了算了,來來來,一人一瓶龍血藥劑,紅的。虧大了,這次真的虧大了。”

    收下德魯伊的藥水,負責戰斗的四位勇者當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再次走向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