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9章 oh! not bad,this g8!

第399章 oh! not bad,this g8!

    一場荒唐的鬧劇,這是卡洛斯理順了思路之後得出的結論。【網 更新快  請搜索huo/c/o/m】

    無論是克羅米的行動還是自己的餿主意。

    腦子是個好東西,只要有,就使勁用,只要用,就一定會有收獲。

    從來自未來的勇者那里獲得的消息只要梳理匯總,就不難發現,克羅米坑了這些勇者。

    為什麼?

    因為邏輯不通,因為沒有利益。

    戰斗力不夠,穿越來湊,這沒毛病。

    所以青銅龍軍團拉壯丁,一般都是叫一波能打的過來,a上去就贏了。

    然而看看克羅米這次都干了什麼?

    這不合常理。

    所以事情發生異變,用屁股想也知道克羅米那邊出了ど蛾子。

    再自己,找個女人用偽裝成嘉麗雅先把婚禮糊弄過去。

    老哥,穩啊!

    別被戳穿了風險有多大,就算平安糊弄過去,將來怎麼和嘉麗雅解釋?

    家宅不寧預定ing。

    可惜卡洛斯根本沒法和其他人解釋,哪怕是自己的母親。

    永遠別把其他人當傻子,自己可以從情報中推斷克羅米那邊出了問題,其他人同樣可以從自己的干的事情當中推斷出一些情報。

    一些卡洛斯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情報。

    比如高貴冷艷的系統君。

    所以哪怕是對于母親,卡洛斯也只能昧著良心扮演一條追逐利益的權力狗。

    “你真的決定要這麼做嗎?這對嘉麗雅是一輩子也無法撫平的傷害,她是個好孩子。”

    “母親,局勢很嚴峻,我們的任何一點退讓都會被有心人解讀為軟弱。活著,比什麼都重要。為了你們……”

    卡洛斯低頭四十五度角用憂傷而明媚的眼神溫柔的看著母親懷抱里的妹妹,逃避了自己母親嚴厲的審視。

    我抽煙喝酒燙頭紋身打架賣k米分,但是我孝順。

    卡洛斯用這樣一種犧牲者的姿態軟化了母親的心。

    “明白了,我會幫你的,我會準備你需要的法術,現在去選你的【新娘】,卡洛斯.巴羅夫你這個混賬子。”

    詹尼斯夫人換了個姿勢單手抱著襁褓,抽出之手捏了捏鼻梁。

    “有時候我真後悔,當初沒有勸阻阿歷克斯和你的計劃。權勢、地位有了,但是我並不覺得現在的生活比過去更幸福。”

    “母親,您以後會幸福的。”

    卡洛斯蹲了下來,正好能夠和坐在椅子上的母親平視。

    “我希望的是你,是阿萊克斯和維爾頓,是你父親,還有這個家伙,我希望的是你們幸福啊,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卡洛斯無言以對,只能靜靜的看著母親仍然美貌,卻不再年輕的容顏。

    世人皆知詹尼斯夫人是阿歷克斯.巴羅夫的合法妻子,是奧特蘭克國王卡洛斯的母親,還有幾個人記得她其實還是天賦卓絕的幻象大師,是達拉然扛把子安東尼達斯的同門師妹?

    這個女人為了自己的家庭,放棄了太多太多。

    可惜溫情的時刻無法雋永,距離限時任務的三個時時限還有一半,迎婚儀式已經準備好了,送親隊伍最多還有半個時的路程就要到了,新娘還沒有準備好。

    有老娘這個幻象大師出手,卡洛斯不擔心偽裝露陷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誰來扮演嘉麗雅的角色。

    要知道,作為一個貴族,可以貪婪,可以愚蠢,可以無能,可以犯渾,就是不能沒有眼力勁。古語有雲,不打懶的不打笨的就打不長眼的。用在貴族身上格外貼切。

    嘉麗雅作為洛丹倫的大公主,從耳濡目染,那份高貴的氣質是一般人裝不來也學不會的,隨便找個女人裝扮成嘉麗雅的樣子,光是走兩步路就會被真正的貴族看出問題。

    畢竟在艾澤拉斯的人類社會,除了大家族的大姐,誰會被教養嬤嬤管天管地管吃飯管睡覺一管十多年。那份日積月累的儀態,是村姑黨們學不來的。

    而嘉麗雅.米奈希爾,是大姐中的大姐。

    卡洛斯首當其沖就想到了自己的姐姐伊露西亞.巴羅夫。輪言行舉止,伊露西亞端莊得體,雖然性格上少了幾分少女應有的活潑,不過禮服往身上一套,緊張嘛,得過去。但是糾結許久,卡洛斯將這個選項刪除于候選列表。太不爺們了。

    緊接著,卡洛斯莫名其妙想到了索拉.碎星者。不得不,那個女神經病作為反銀月城政府的革命導師,正經起來的時候自有幾分莊嚴肅穆,加上干革命導師這行當的,天生自帶【演員】特質,一個字,穩……個屁啊!過過過,這話茬沒法接。

    揉了揉太陽,卡洛斯繼續思索著自己還認識哪些女性。

    喬安娜,太妖了,雖然氣質夠,但是關系不到位,這種事情還是少跟外人扯上關系為好,即使到目前為止,卡洛斯還是不能完全相信她,pass。

    騎士團里的那些女騎士?

    過過過,戰爭時代的女騎士,都是等同于男人略于牲口的存在,往那一站自帶刀山火海血流成河的背景畫面以及金戈鐵馬的bgm音效,不成不成。

    其實,自己的母親詹尼斯也是很符合條件的,二十多年的養尊處優以及身為法師的優越感,以及身為王太後的氣場,演個公舉還不是手到擒來!

    啊,除了會被老爹砍死,簡直完美。

    卡洛斯一邊思索著,一邊絕望的發現,沒人了啊!

    要不,還是找自己姐姐伊露西亞?

    就在卡洛斯陷入人性于的漩渦不可自拔的時候,敲門聲傳來了。

    “進。”

    是吉安娜。

    “卡洛斯大哥,那個,不好意思啊。”

    “嗯?”

    “我老爹的人來了,恐怕我不能參加你的婚禮了。”

    “嗯。”

    “然後,順便能給我提供一個隱秘的房間讓我躲一躲嗎?”

    “咦!”

    “我得到了消息,戴林海軍上將下了通緝令,要捉拿我歸案,好女兒不和惡父斗,我得先避避風頭。”

    “嘖嘖。”

    “嘖嘖是什麼意思?我都認你做大哥了,你不會想把我綁了送去給普羅德摩爾同志換賞金!”

    吉安娜和卡洛斯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卻愉快的進行著對話。

    “不會。”

    卡洛斯突然有一種心里敞亮的感覺。

    “就知道你夠義氣,如果庫爾提拉斯的人問起來,你就我沒來過。不行,騙不過去,你就我兩天…三天前有急事離開了。”

    吉安娜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

    “你在外面到底欠了多少賬?”

    卡洛斯問道。

    “也不多,五千多枚金幣。”

    不多,兩個軍團一個月的軍餉而已,你才幾歲啊!卡洛斯忍不住腹誹。

    “我有一樁價值六千金幣的買賣,你有興趣沒有?”

    卡洛斯露出保險業務員專用的微笑,用鄰家大哥哥般陽光的語氣諄諄善誘道。•k•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