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2章長大後我就變成了你

第402章長大後我就變成了你

    “宇宙多元,位面諸天,我克羅米哪里沒有去過,哪里走不得現在的年輕龍啊,說話辦事狂妄的很,傲的沒邊,總以為老一輩都是躺在功績薄上混吃等死的盲流,總以為世界是屬于他們的,總以為年輕就是資本胡來不用上稅。nave,實在是nave沒有我們這些老一輩的浴血奮斗和無私奉獻,哪有你們安穩成長的空間。巫妖王知道嗎我跟它談笑風生又一年。克甦恩見過嗎它廢話太多,眼楮都被我打瞎了一只。大下巴那麼狠的角色,還不是被人民的力量懟翻了。所以人民,只有人民,注定只有人民,才是決定生產力發展的決定性因素,才是推動世界發展的根本力量。作為一頭龍啊,我個人還是太渺小了,巨龍軍團的未來還是要靠你們呀”

    克羅米慷慨激昂的演說並沒有得到熱烈的回應。

    不過這也是必然的事情,今年輪到青銅龍看守龍眠神殿的地下孵化場,而龍母索莉多米義正言辭的警告克羅米,敢跑路,就下達青銅龍軍團的內部通緝令。

    這讓克羅米非常的憂傷。

    一年的時間啊,就只能和這些龍蛋聊天,這日子怎麼過啊。

    雖然這些龍蛋都能听懂自己說什麼,一個個稚嫩的思維波動正在催促自己繼續講故事

    但是我克羅米很忙的好不好,跟這幫躺在蛋殼里只會喊666的小家伙有個屁的共同語言啊

    窮極無聊。

    窮極思變。

    窮凶極惡。

    克羅米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想起了在無數世界,還有兩萬多個自己,干脆找個身受重傷的扔過來看蛋,自己繼續搞事情,這樣兩相得宜,豈不美哉

    說干就干,克羅米安撫了一眾龍蛋寶寶,借口尿遁找了個魔網死角,開始實施自己的克羅米拯救欺凌計劃。

    “咦”

    “啊”

    “啊 ”

    “啊  ”

    “時空被封鎖了,誰干的”

    當然是其他克羅米咯。

    龍蛋保姆克羅米絕望的發現,只屬于的秘術,無限龍制失效了,自己無法聯系到任何一個其他世界的自己。

    “算了,睡一覺吧,這一年的時間恐怕要光陰虛度咯。別讓我知道是誰干的我發起狠來自己都打”

    克羅米回到孵化場,無視了龍蛋寶寶們催更的呼喊聲,恢復龍型安然大睡。

    而另一條世界線,洛丹倫大陸,凱爾達隆湖畔,殉道者克羅米正在和永恆之龍姆羅諾克進行著全面的對峙。

    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零和游戲。

    這是一場無關力量的殊死搏殺,比拼的是信念和意志。

    因為這是過去與未來的爭鋒。

    “真是好用啊,多元世界復數存在的能力,可惜巨龍之暮發生後,我失去了這種能力。”

    “停止吧,這毫無意義的言語攻勢。”

    “要怎樣你才會相信,我沒有惡意”

    “怎樣都不會相信,要不是我反應快,就被你抓住空子,召喚我的其他存在了。我是不明白你哪里來的自信,光對抗我你已經很吃力了,又怎麼敢對抗復數存在的我”

    “因為我說過,我沒有惡意,只是想給你,給你們,給我們看看世界的真相。”

    “呵呵,抱歉,我絕不承認。”

    好無厘頭的對話,但是無論克羅米還是姆羅諾克都能清晰的明了對方的意思。

    畢竟,最了解你的人除了你的敵人就是你自己。

    青銅之龍與黑白之龍的爭斗,沒有簡單的付諸武力,兩頭巨龍都沒有用尖牙和利爪交流的意向。

    但是這並非是說兩頭巨龍就是隔空對持打嘴炮,爭斗的激烈程度不亞于當年五大龍王與迦拉克隆之戰。

    因為克羅米和姆羅諾克爭奪的是這個世界的時間流控制權。

    依靠獻祭復數位的自己,克羅米短時間內擁有了比擬時砂之王諾滋多姆的力量,然而眼前的姆羅諾克卻輕易的干預了克羅米的權柄。

    這太可怕了。

    克羅米敢于亂來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籠罩凱爾達隆的時光結界。

    哪怕事情到了最糟糕的地步,克羅米還有重置時光這一招,將凱爾達隆恢復到布置結界前的時間節點,對于被時光結界籠罩住的凱爾達隆居民,無非就是時間被偷走了一天。

    反正艾澤拉斯的不可思議時間數不勝數,日子少一天什麼的一點不稀奇。

    然而因為姆羅諾克的插手,事態失控了。

    因為要抽調力量屏蔽姆羅諾克偽造信息召喚其他世界的自己來趟這趟渾水,克羅米已經沒有多余的精力和富余切斷兩個世界的融合。

    在凱爾達隆城堡,鋼鐵聯盟的領袖卡洛斯巴羅夫已經和奧特蘭克之王卡洛斯巴羅夫見面。

    初見殺啊

    王對王啊

    絕望與傷痛的彷徨之主與救贖和聖光的希望之王,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阻隔,見面了。

    但是克羅米卻無力去分辨兩者之間的差異了。

    甚至沒有心力去控制這場鬧劇的走向了。

    因為克羅米發現,在爭奪時間流的這場斗爭中,自己逐漸落於下風。

    “不要這樣,因何詫異,又為何悲傷,我畢竟比你多活了一萬年。”

    姆羅諾克看出了克羅米的心理活動。

    “你的一萬年活到了狗身上”

    克羅米憤怒了。

    名為克羅米的青銅龍為了拯救心愛的艾澤拉斯世界,付出的犧牲和努力又何止一萬年

    如果是其他人說這個話,克羅米可以直接當做耳旁風,可以當做听不見。

    但是說話的是姆羅諾克這讓克羅米異常憤怒。

    墮落者,你不僅侮辱了我,你更侮辱了你的堅持。

    一萬年,三個字,讓名為的存在成為了一個可悲的笑話。

    也正是這三個字,讓克羅米近乎發狂。

    于是斗爭再一次升級。

    這一次,是克羅米主動發起進攻。

    如果言語無力,那麼就從形體上毀滅你

    “墮落者,多少可悲的一個詞。一萬年啊,當初我還笑話過伊利丹怒風。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無知就是犯罪啊”

    姆羅諾克得益于龍語的精煉,在克羅米沖到它面前的短短數秒鐘時間,已經完整的表達完全自己的意思。

    就在克羅米輕易咬住姆羅諾克的脖頸時,姆羅諾克居然還有余力說話。

    “如何,我的血液苦澀嗎做好準備承接真實的重量了嗎”

    克羅米詫異的發現,身體動不了了。

    姆羅諾克你算計我

    血里有毒

    繼續是前天的分量